李正宽:“徐州八孩母亲”掀开“盛世”黑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江苏徐州八孩母亲被锁链拴在阴冷小黑屋的视频流出后,迅速在网路发酵,掀开了中共治下“拐卖妇女”、“强奸”、“轮奸”等多重黑幕,引发了群情汹涌,并发展成国际性事件。

《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BBC等多家国际大媒体已经对此争相报导。这是继中共前国务院总理张高丽性侵网球女将彭帅之后的又一大国际性的丑闻。

此波舆论海啸正好赶在了中共处心积虑筹备的冬奥前夕,本来美、英等西方大国就因中共恶劣的人权在公开抵制中共的冬奥,这下,想必中南海的脸面又不知该往哪搁了。

丑闻意外曝光 扯下了中共的“盛世”面具

据悉,徐州市丰县欢口镇董集村男子董志民家早已成为网红博主们打卡的地方。

尽管生育八个孩子明显违反了中共过去多年实施的“计划生育”,但在中共因急缺“韭菜”而催促全民生三孩的当下,对八孩家庭的“热心”关注和帮助显然是符合党国之“政治正确”的。讽刺的是,丑闻的曝光恰缘于网友一次“爱心送温暖”走访的意外发现。

视频中,八个孩子的母亲在寒冷的冬天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衣服,被男主人董志民用铁链子拴在脖子上,囚禁在一个简陋、没有门的阴冷黑暗的小屋里。视频显示,该女子精神异常,无法与人正常沟通,口齿不清,据悉其满口的牙几乎都被董志民打掉,舌尖儿也被剪掉。

据知情网友透露,该女子是董志民的父亲于1998年花了几千块钱买来的,长期被董家父子三人强奸。不仅如此,很多当地的村干部、镇党委的领导也都强暴过她,有的党委干部的妻子还因自己的丈夫“偷腥”而大闹过。

因此,那八个孩子的亲生父亲究竟是谁,应该说是一本糊涂账。这一点,董志民也心知肚明,面对质疑,他若无其事地表示,不管是谁的种,孩子生下来都得管他叫爹。

该女子刚被拐卖到董家的时候只有十几岁,还未成年,二十多年来在董家受尽凌辱,过着非人的、地狱般的生活,不禁令人心酸、悲痛。令人震惊的是,对于女子被拐卖和强奸一事,当地的百姓基本上都是知情的,而当地拐卖人口相当严重,民众早已司空见惯。

徐州八孩母亲”事件曝光后,紧接着,大陆前资深调查记者邓飞在微博爆料,同村里还有一名同期来的女子,也是被铁链锁着,境遇更为悲惨,趴在地上不断摇动自己的头,“二十多年了都是在地上生活,衣服都不能穿,就是弄条被子裹着,很可怜的……”

迫于网络上潮水般的舆论压力,中共丰县县委在1月28日发出事件通告,声称经过“全面调查核实”后,徐州八孩母亲跟董志民是“合法结婚”,否认存在拐卖行为。网民根本不买账。有网民说“说有结婚证,请公布出来!”

1月30日,迫于更大的压力,丰县县委又发了一个通告,编造出更加离谱的故事,称该女子于1998年在欢口镇一处流浪乞讨时,被董志民的父亲收留,然后给董某民“一起生活”……这漏洞百出的故事,招致了网民更多谩骂。

女子真实身份现端倪 拷问中共的“依法治国”

事件曝光后,有网友发现,徐州八孩母亲与四川南充市一位名叫李莹的失踪女孩长相极其相似。

1984年出生的李莹,1996年12月失踪,当时只有12岁,失踪前正在南充市上小学六年级。从年龄来看是对得上的,因为徐州八孩母亲在98年到董志民家时也是个十几岁的孩子。

网民们把徐州八孩母亲和李莹的照片放大后,仔细比对,都惊呼:“长得也太像了!”

有专业人员将徐州八孩母亲和李莹的照片比对后,结果发现,两人的脸型、眼睛、鼻子(两人鼻角都有一个痣)、嘴、下巴、甚至是眉间距精细测量、眼球大小精细测量等多项数据,都是惊人相似。几乎可以确定徐州八孩母亲和李莹是一个人。

有网友让自己父亲看了比对照片后,他的父亲立刻认出了李莹的爸爸是在西藏当兵时的战友、已经过世好几年的李大忠。

而且,很多网友都听出来了,徐州八孩母亲说的话是四川方言。在一段视频中,女子在被解开铁链后,手指着董家的房子,用四川方言说:这一窝都不是东西,全家都是强奸犯。

据悉,李莹的母亲梁姨已获悉“徐州八孩母亲”事件,并去南充警方采血提供DNA样本,希望可以进行亲子鉴定。有不少网民担心,就算徐州八孩母亲真是李莹,中共也不会承认的。

中共历来声称自己“依法治国”,那么如果DNA比对成功,中共会不会公布真相?

中共徐州当局如果公布真相,那么就会让大众看到,之前的两个通报全是造假,等于打自己的脸,同时这个真相一定会引发舆情进一步沸腾、乃至失控。

这样大的社会性事件,中南海肯定不会不知情。那么,如果中南海介入此事的话,会让下面的人去公布真相吗?中共历来死要面子,张高丽性侵案在全世界曝光后,“彭帅在哪”的T恤都被澳网公开赛的球迷穿到身上了,可中共就是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不处理。而一个地方上的拐卖、强奸案,中共会放下面子给国内外的民众一个交代吗?

这还不仅仅是面子问题这么简单。

2020年6月,美国国务院发布了一份报告,显示中共国是全球人口贩运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报告中,其它人口贩运臭名昭著的国家还有伊朗、朝鲜、古巴等。

一旦“徐州八孩母亲”的真相公布出来,就相当于在国际上坐实了中共国人口贩卖的惨烈程度,自由社会势必会在人权问题上对中共进一步制裁和打击。

因此,对于真相能否被中共官方公布出来,不容乐观。这不,中共当局在第一时间已经开始“维稳”,已经在墙内将“徐州八孩母亲”相关视频删除……

更令民众愤慨的是,性侵、虐待八孩母亲的董志民不但没有得到任何的处罚,反而还收到了“网友”捐款。据大陆媒体搜狐网2月3日报导,董志民“手里攥着网友捐赠的人民币,脸上乐开了花,他把孩子们召集到一起,供大家直播,不停地感谢给他捐款的人”。

这一切,如果没有中共的默许、背书以及暗箱操作,应该是不会发生的。

中共国是人口贩运最严重国之一 现实很惨烈

徐州,作为中国经济大省江苏的一个地级市,是江苏省煤炭工业基地,矿业、机械都很发达。2019年,徐州的GDP位居江苏第六位,人均GDP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这样一个经济较为繁荣的城市,其拐卖人口到底有多严重呢?

早在1989年,调查报告《古老的罪恶——全国妇女大拐卖纪实》就已经出炉,作者为谢致红和贾鲁生。报告提到,从1986到1989年短短三年间,人贩子从全国各地卖到江苏徐州的妇女,就有超过4万8千人。

报告中指出,仅一个叫牛楼村的地方,那三年人口增加二百多,全部都是被拐卖的女人,是全村已婚女性的三分之二。而徐州的姜集村,被称为是江苏北部的“最大人口批发市场”,当地村民几乎所有人家,都参与拐卖人口。当地公安局、派出所、计生办、各个政府部门对拐卖人口完全知情。

徐州这样相对富饶的城市尚且如此,那么那些更加贫穷的地方会是什么样呢?

报告中提到,中国各地贫困地区的人贩子相当猖獗,包括山东、河南等等。其中在山东与河南交界的一个热闹的集市上,人犯子还公开拍卖7名只穿着背心和短裤的妇女。

这还是三十多年前的情况,在计划生育造成男女比例更加失调的今天,而且在中共公检法司更加腐败堕落的情况下,现实又会是何等惨烈呢?

中共不只是包庇作恶者 更是始作俑者

从徐州当地各种网络爆料可以看到,中共警察不仅包庇人贩子和强奸犯,而且其自身也与他们是一伙的,充当保护伞。

据《古老的罪恶——全国妇女大拐卖纪实》记载,贵州同仁县的年轻女子李小兰被拐卖到徐州后,曾经在当地大街上向一位警察求助。结果警察把她带到了自己的堂兄家里。当晚,警察的堂兄强暴了李小兰,然后在第二天把李小兰再次以1,800元的价格转手卖出去了。

从上述这个案例,人们足以窥一斑而知全豹了。

事实上,中共是“拐卖妇女”的始作俑者。早在中共篡权初期占领新疆后的1950年,中共便从湖南以“招收女兵”的名义拐走了8千多个20岁以下的女孩子,送到新疆为中共的军人解决婚育问题。

因此,在中共眼里,“拐卖人口”压根儿就不是啥大问题。中共不断用行政手段为“拐卖人口”这种罪恶公然开脱。

公安部和民政部等多个部门有这样一份联合通知,《关于做好解救被拐卖妇女儿童工作的几点意见的通知》,其中有一段话这么说的,“被拐卖时是少女,现已达到法定的结婚年龄,本人又愿意与买主继续共同生活的,应当依法补办结婚登记和户口迁移手续。”这足以看出中共对拐卖妇女的真实态度了。

如今,面对人口老龄化以及计划生育造成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恶果,急缺“韭菜”的中共更不会真正去解决拐卖人口问题。只要能给中共多生“韭菜”,别管符不符合伦理道德,违不违反人性,都会成为中共眼中的“正能量”。

至于说强奸,中共更是罪魁祸首了。如果扒开中共的祖坟,可以看到中共的老祖宗巴黎公社就是彻头彻尾的流氓武装起义。文革时期,中共内部曾认真讨论过流氓是属于“敌我矛盾”还是“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争论来争论去,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就是流氓是“人民内部矛盾”,因为巴黎公社的流氓就是共产党的老祖宗。

流氓不就是要强奸吗?上至以张高丽为代表的正国级高官性侵女体育明星,下至以董志民为代表的社会底层老农强奸被拐卖妇女,作恶者们都可以在流氓政权的治下逍遥法外……

结语

如今,劳民伤财的冬奥会已经正式开始,中共当局还强行披着“依法治国”、“共同富裕”等一件件“皇帝的新衣”继续在世界上展现红朝“盛世”,“最民主国家”……而“徐州八孩母亲”事件爆出的丑闻则狠狠地打了流氓政权一个耳光。

而这只是中共治下民众悲惨遭遇的冰山之一角。更可怕的是,在这个事件中,大量当地民众对拐卖人口、强奸、轮奸等罪恶的漠视、甚至是协同作恶令人瞠目,体现出的是中共“无神论”治下社会道德的缺失。

当普世价值逐渐被抛弃、甚至荡然无存的时候,每个人都不再是安全的,每个人随时都可能成为下一个受害者,因为“对一个人的不公,就是对所有人的威胁”。问题是,善良的中国人还要继续沉默下去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