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卡森:美國夢依然鮮活 但必須努力

(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原泉翻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07日訊】「我們應該利用一切可用的手段來抗擊這一流行病。」 本•卡森(Ben Carson)博士說。

這不僅意味著疫苗和單克隆抗體,還包括羥氯喹和伊維菌素等治療藥物,「讓我們看看所有這些可用手段。……讓我們把政治拋在腦後。」

在對美國前住房和城市發展部部長本•卡森博士的獨家採訪中,他對我們當前的政治形勢,從對兒童的強制疫苗接種到批判性種族理論的興起,提出了他的見解。

他分享了自己令人難以置信的故事。小時候,卡森住在一個蟑螂和老鼠出沒的廉租公寓裡,成績在班上墊底。33 歲時,他成為約翰‧霍普金斯醫院兒科神經外科主任。

「美國夢依然鮮活。但你不能不勞而獲。你必須付諸努力。」卡森是美國基石研究所(American Cornerstone Institute,)的創始人,這是一個非營利組織,旨在根據「信仰、自由、社區和生活」的原則推廣保守的解決方案。

本•卡森博士談到抗菌療法、大流行病政治和批判性種族理論的危險性。他說:「我覺得很多人本來不必死的,我們應該利用一切可用的手段,那就是抗菌療法。」

今天,我採訪的是美國住房和城市發展部部長(2022年1月20日卸任)、退休兒科神經外科醫生本•卡森(Ben Carson)。

在此次近距離的個人採訪中,卡森博士向我們講述了他的成長故事,從生活在老鼠出沒的廉價出租房、從五年級成績墊底的學生,到33歲時,成為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兒科神經外科主任的經歷。

卡森說:「人就是人,是什麼造就了他們?是他們的膚色嗎?真的嗎?」

他還分享了對美國當前政治形勢的見解,從批判性種族理論的興起到兒童的強制疫苗接種

「為什麼要把無辜孩子的一生置於未知的風險中?」卡森說。

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

楊傑凱:本•卡森博士,很榮幸您再次來到《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卡森:謝謝,參加你的節目感覺總是很棒。

出身貧困 母親要我從閱讀開始

楊傑凱:您擔任住房部長時,我們並沒有像今天這樣,有機會坐下來長談,我希望談談您的成長經歷,這是一個了不起的故事。我的父母是來自波蘭的移民;而從某種角度看,您的故事,雖説是發生在美國,但對於移民來說,這也是美國夢的一部分。您的故事就是這樣打動了我。

卡森:哦,正是如此。有些人不太喜歡我的故事,因為沒有迎合(黑人是)受害者的邏輯。然而,我的母親就是這樣一個強調個人責任的人,我的父母很早就離婚了,我們不得不從我深愛的家中搬出來,那是那種有700平方英尺的軍隊住宅,但那是我們的700平方英尺的家啊,房子有個小院,我覺得這裡簡直是人間天堂,但我們不得不離開那裡。

楊傑凱:您的母親有23個兄弟姐妹,我有個親戚,他是他們家13個孩子中的一個,但(您母親是)24個孩子之一……

卡森:記得在幾十年前的南方農村,非常大的家族並不像現在這樣不常見,但即使在那時,那也是很大一窩孩子,有一些是死胎。而母親深陷貧困之中,上學有(經濟)困難,雖然她沒有讀完三年級,但她極具智慧。後來,母親和父親結婚了,他們搬到了底特律。

父親比母親年紀大得多,大一倍多,父親在一家工廠工作,母親非常節儉,她把多餘的每一分錢都存起來,投入到房地產上,他們一度擁有相當多的財產。如果我的父親沒有陷入賭博、毒品和女人……女人是可以有的,但你只需要一個(太太)人……我想我本可能生在一個完全不同的環境中,但母親發現父親重婚,他另有家室,很不幸,我們不得不另找地方住。

母親在波士頓的一個姐姐收留了我們,那是一個廉價出租房,一個人們在電視上看到的那種典型的廉價出租房,老鼠、蟑螂肆虐,街頭充斥著幫派、警笛聲和謀殺,到處都是碎玻璃,但我們畢竟有了容身之地。那幾年給了母親足夠的時間重新站起來,我們搬回了底特律,我們買不起夢想的房子,但至少我們有了立足之地。

我那時只是個糟糕的學生,自認為不聰明,我的同學和老師也都不認為我聰明。但是,我媽媽認為我很聰明,她總是鼓勵我,她堅信教育,因為她是做家政的,她打掃的房子都很漂亮,她總是說:「是什麼讓這些人如此成功?」她的結論是,那是因為他們讀了很多書,

這些人不怎麼看電視,而是大量閱讀。她回到家,要求我和哥哥也讀書,我們對此一點也不高興,但在那個時代,孩子們必須聽父母的話。

放在今天,我們可能會打電話給社會服務機構,然後有人會把母親銬起來帶走,但在那個時代……

楊傑凱:會說:「嘿,你要去讀……」是什麼?我想是一週兩本書吧。

卡森:每週從公共圖書館借兩本書,並向她提交讀後感,我們那時候不知道她幾乎不識字,但她很聰明,她會在所有地方做標記,劃重點。

一年半時間 學習成績從全班倒數變成第一

在一年半的時間裡,我的學習成績從全班倒數變成了第一,這讓過去常叫我笨蛋的學生非常吃驚,他們都來找我要答案。而(原因是,)在那個時候發生了一個不可思議的轉變。這很有趣,涉及一段奇異經歷、一些老師,一些老師的反應。因為我們住在鐵軌的白人一側,所以我不得不去白人學校。

當我學習不好時,他們說:「哦,當然,他是個黑人孩子,當然學習差。」這沒什麼大不了的。但當我的成績上升到全班第一名時,「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特別清楚地記得八年級的時候,學校會給成績最好的學生頒發一個特別獎,我很確定我會拿到這個獎。

我拿著成績單去找每位老師,他們會在上面寫上分數,我的成績是全A。到了最後一門課,是樂隊,我在樂隊是個非常好的學生,所以我知道我會拿A。然而,樂隊老師卻給了我一個C,就是為了毀掉我的成績單,毀了我獲獎的機會。但是,讓他懊惱的是,原來樂隊成績不算數,所以我還是拿到了這個獎。

楊傑凱:所以,這是直截了當的種族歧視?

卡森:是直截了當的無知。因為我認為,在過去,人們有(種族歧視的)想法,而這些想法沒有受到過挑戰,所以,人們這樣想是很自然的事情,我在幾個月後即將出版的新書《生來平等》(Created Equal)中談到了這一點。我絕對不會對那個人或其他有(這種)可笑想法的人懷恨在心,因為那是他們看到的,是他們聽到的,是灌輸給他們的。

美國夢依然鮮活 但你不能不勞而獲

楊傑凱:在這種情況下,(媒體)如何在社會中發揮作用?

卡森:這變得非常困難,我想這是我們現在有這麼多困難的原因之一,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必須放棄。我們必須認識到問題的根源是什麼,我們需要加以討論,我們要明白,我們,美國人民,不是彼此的敵人,真正的敵人是那些試圖讓我們認為我們互相仇視的人。

那個在過去20年裡與你和平相處的街對面的人,並不因為他們院子裡豎起的(支持者)牌子與你不同,而突然成為你的敵人。我們必須停止相信這類東西。

楊傑凱:我剛才提到過,我覺得對於你的故事,我想我們只講到了開頭,我想再多談一點……實際上是,許多人都獲得了的這個美國夢的化身。在你看來,今天的美國夢是什麼狀況?

卡森:我認為仍有一些人在極力推動。這裡有一個非常引人深思的現象。美國存在財富差距,我想每個人都認識到黑人和白人之間存在著相當大的差距。不過,如果你看看來到美國的加納人和尼日利亞人,他們和白人之間沒有貧富差距。

現在,如果你了解這些地方(移民來美國)的家庭,你就會知道他們非常重視家庭和教育,他們已經消除了(和白人之間的)貧富差距。因此,我在想,也許我們應該從中吸取到一些東西,並認識到,美國夢依然鮮活,但你不能不勞而獲,你必須付諸努力。而且,這個美國夢曾是人們過去想要的。

他們想來,他們曾說:「我不在乎我必須努力工作,只要我從努力工作中受益,而其他人不會過來說:『我要拿走你的東西,因為你不配擁有。』」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