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卡森:美国梦依然鲜活 但必须努力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原泉翻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07日讯】“我们应该利用一切可用的手段来抗击这一流行病。” 本•卡森(Ben Carson)博士说。

这不仅意味着疫苗和单克隆抗体,还包括羟氯喹和伊维菌素等治疗药物,“让我们看看所有这些可用手段。……让我们把政治抛在脑后。”

在对美国前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部长本•卡森博士的独家采访中,他对我们当前的政治形势,从对儿童的强制疫苗接种到批判性种族理论的兴起,提出了他的见解。

他分享了自己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小时候,卡森住在一个蟑螂和老鼠出没的廉租公寓里,成绩在班上垫底。33 岁时,他成为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儿科神经外科主任。

“美国梦依然鲜活。但你不能不劳而获。你必须付诸努力。”卡森是美国基石研究所(American Cornerstone Institute,)的创始人,这是一个非营利组织,旨在根据“信仰、自由、社区和生活”的原则推广保守的解决方案。

本•卡森博士谈到抗菌疗法、大流行病政治和批判性种族理论的危险性。他说:“我觉得很多人本来不必死的,我们应该利用一切可用的手段,那就是抗菌疗法。”

今天,我采访的是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部长(2022年1月20日卸任)、退休儿科神经外科医生本•卡森(Ben Carson)。

在此次近距离的个人采访中,卡森博士向我们讲述了他的成长故事,从生活在老鼠出没的廉价出租房、从五年级成绩垫底的学生,到33岁时,成为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儿科神经外科主任的经历。

卡森说:“人就是人,是什么造就了他们?是他们的肤色吗?真的吗?”

他还分享了对美国当前政治形势的见解,从批判性种族理论的兴起到儿童的强制疫苗接种

“为什么要把无辜孩子的一生置于未知的风险中?”卡森说。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

杨杰凯:本•卡森博士,很荣幸您再次来到《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卡森:谢谢,参加你的节目感觉总是很棒。

出身贫困 母亲要我从阅读开始

杨杰凯:您担任住房部长时,我们并没有像今天这样,有机会坐下来长谈,我希望谈谈您的成长经历,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故事。我的父母是来自波兰的移民;而从某种角度看,您的故事,虽说是发生在美国,但对于移民来说,这也是美国梦的一部分。您的故事就是这样打动了我。

卡森:哦,正是如此。有些人不太喜欢我的故事,因为没有迎合(黑人是)受害者的逻辑。然而,我的母亲就是这样一个强调个人责任的人,我的父母很早就离婚了,我们不得不从我深爱的家中搬出来,那是那种有700平方英尺的军队住宅,但那是我们的700平方英尺的家啊,房子有个小院,我觉得这里简直是人间天堂,但我们不得不离开那里。

杨杰凯:您的母亲有23个兄弟姐妹,我有个亲戚,他是他们家13个孩子中的一个,但(您母亲是)24个孩子之一……

卡森:记得在几十年前的南方农村,非常大的家族并不像现在这样不常见,但即使在那时,那也是很大一窝孩子,有一些是死胎。而母亲深陷贫困之中,上学有(经济)困难,虽然她没有读完三年级,但她极具智慧。后来,母亲和父亲结婚了,他们搬到了底特律。

父亲比母亲年纪大得多,大一倍多,父亲在一家工厂工作,母亲非常节俭,她把多余的每一分钱都存起来,投入到房地产上,他们一度拥有相当多的财产。如果我的父亲没有陷入赌博、毒品和女人……女人是可以有的,但你只需要一个(太太)人……我想我本可能生在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中,但母亲发现父亲重婚,他另有家室,很不幸,我们不得不另找地方住。

母亲在波士顿的一个姐姐收留了我们,那是一个廉价出租房,一个人们在电视上看到的那种典型的廉价出租房,老鼠、蟑螂肆虐,街头充斥着帮派、警笛声和谋杀,到处都是碎玻璃,但我们毕竟有了容身之地。那几年给了母亲足够的时间重新站起来,我们搬回了底特律,我们买不起梦想的房子,但至少我们有了立足之地。

我那时只是个糟糕的学生,自认为不聪明,我的同学和老师也都不认为我聪明。但是,我妈妈认为我很聪明,她总是鼓励我,她坚信教育,因为她是做家政的,她打扫的房子都很漂亮,她总是说:“是什么让这些人如此成功?”她的结论是,那是因为他们读了很多书,

这些人不怎么看电视,而是大量阅读。她回到家,要求我和哥哥也读书,我们对此一点也不高兴,但在那个时代,孩子们必须听父母的话。

放在今天,我们可能会打电话给社会服务机构,然后有人会把母亲铐起来带走,但在那个时代……

杨杰凯:会说:“嘿,你要去读……”是什么?我想是一周两本书吧。

卡森:每周从公共图书馆借两本书,并向她提交读后感,我们那时候不知道她几乎不识字,但她很聪明,她会在所有地方做标记,划重点。

一年半时间 学习成绩从全班倒数变成第一

在一年半的时间里,我的学习成绩从全班倒数变成了第一,这让过去常叫我笨蛋的学生非常吃惊,他们都来找我要答案。而(原因是,)在那个时候发生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转变。这很有趣,涉及一段奇异经历、一些老师,一些老师的反应。因为我们住在铁轨的白人一侧,所以我不得不去白人学校。

当我学习不好时,他们说:“哦,当然,他是个黑人孩子,当然学习差。”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当我的成绩上升到全班第一名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特别清楚地记得八年级的时候,学校会给成绩最好的学生颁发一个特别奖,我很确定我会拿到这个奖。

我拿着成绩单去找每位老师,他们会在上面写上分数,我的成绩是全A。到了最后一门课,是乐队,我在乐队是个非常好的学生,所以我知道我会拿A。然而,乐队老师却给了我一个C,就是为了毁掉我的成绩单,毁了我获奖的机会。但是,让他懊恼的是,原来乐队成绩不算数,所以我还是拿到了这个奖。

杨杰凯:所以,这是直截了当的种族歧视?

卡森:是直截了当的无知。因为我认为,在过去,人们有(种族歧视的)想法,而这些想法没有受到过挑战,所以,人们这样想是很自然的事情,我在几个月后即将出版的新书《生来平等》(Created Equal)中谈到了这一点。我绝对不会对那个人或其他有(这种)可笑想法的人怀恨在心,因为那是他们看到的,是他们听到的,是灌输给他们的。

美国梦依然鲜活 但你不能不劳而获

杨杰凯:在这种情况下,(媒体)如何在社会中发挥作用?

卡森:这变得非常困难,我想这是我们现在有这么多困难的原因之一,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放弃。我们必须认识到问题的根源是什么,我们需要加以讨论,我们要明白,我们,美国人民,不是彼此的敌人,真正的敌人是那些试图让我们认为我们互相仇视的人。

那个在过去20年里与你和平相处的街对面的人,并不因为他们院子里竖起的(支持者)牌子与你不同,而突然成为你的敌人。我们必须停止相信这类东西。

杨杰凯:我刚才提到过,我觉得对于你的故事,我想我们只讲到了开头,我想再多谈一点……实际上是,许多人都获得了的这个美国梦的化身。在你看来,今天的美国梦是什么状况?

卡森:我认为仍有一些人在极力推动。这里有一个非常引人深思的现象。美国存在财富差距,我想每个人都认识到黑人和白人之间存在着相当大的差距。不过,如果你看看来到美国的加纳人和尼日利亚人,他们和白人之间没有贫富差距。

现在,如果你了解这些地方(移民来美国)的家庭,你就会知道他们非常重视家庭和教育,他们已经消除了(和白人之间的)贫富差距。因此,我在想,也许我们应该从中吸取到一些东西,并认识到,美国梦依然鲜活,但你不能不劳而获,你必须付诸努力。而且,这个美国梦曾是人们过去想要的。

他们想来,他们曾说:“我不在乎我必须努力工作,只要我从努力工作中受益,而其他人不会过来说:‘我要拿走你的东西,因为你不配拥有。’”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