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文:夢家夢破 夢巧夢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陳夢家,1911年生人。曾與聞一多、徐志摩、朱湘一起,被稱為「新月詩派四大詩人」。在考古學、金石學等領域取得重大成績。曾在芝加哥大學訪學,是清華大學教授。

1966年8月24日,北京東廠胡同,紅衛兵小將們的砸搶運動進入巔峰,他們隨意抄家,肆意打人,任意毀物。棍棒抽打、皮帶鞭打,澆冷水、灌沸水,各種罪惡堂而皇之的上演。白天,陳夢家被戴上了「流氓詩人」的高帽子,被戲弄、被揪斗、被示眾。他覺得:「我不能再讓別人把我當猴耍了。」晚上,他吞食了大量的安眠藥,可是自殺未遂。8天後,他懸梁自盡。他選擇離開,沒有葬禮,沒有骨灰。

夢家,夢見家鄉,多美的名字,詩人考古學家,多浪漫的事業。陳夢家是教授學者,是學界名流,人中翹楚。而當他回到了魂牽夢縈的家鄉,等待他的是揭發、批判、下放、揪斗。他哭泣、哽咽、傷心與絕望。夢裡家鄉,溫馨如畫,溫柔似水。現實家鄉,遍地狼藉,人惡如豺。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給予詩人的,是稀碎的家,是破碎的夢。

夢巧,浙江金華市永康市唐先鎮大後村人,法輪功學員。

2011年8月4日,永康市公安局長楊兵率領好幾車人,把施夢巧從家裡綁架到金華洗腦班。在這短短的幾天時間裡,施夢巧被迫害得說話都斷斷續續,很難發出聲音來。

2020年2月12日,施夢巧遭到附近像珠鎮派出所警察綁架。警察稱在監控看見她在發真相資料。隨後二十幾個警察闖入她家中非法抄家、搶劫。7月21日施夢巧被非法庭審,她本人在法庭上有理有據、不卑不亢地陳述了法輪功給她帶來的益處,法輪功是正法的事實。她也善勸公檢法人員不要知法犯法,不要迫害佛法,這樣對他們未來是不好的。最終她被冤判18個月、勒索兩萬元。2021年3月底,她在看守所被迫害致腦顱內受傷,在未經過家屬同意簽字下被動手術,昏迷兩個多月後,於6月6日含冤離世。看守所沒有給出任何交代和解釋,就將施夢巧的遺體連夜拉往殯儀館。

夢巧,夢見纖巧,多好的寓意。家在江南,心靈手巧,善良樸實。施夢巧是普通的農家女。她太渺小了,在這個信息泛濫的時代裡,我們甚至查不到她的生辰年份,查不到她的個人簡歷,沒有人關注過她,沒有人記錄過她。可是,只因為她信仰法輪功,只因為她發放了法輪功真相資料,她就被綁架、被判刑,被折磨致死,被強制火化。

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無論你是教授還是農民,只要中共看不慣你,收拾你易如反掌,殺人如取卵。可以殺人不見血的,叫你自己去死。可以把你抓起來,讓你活的生不如死。可以把你殺死後,迅速焚屍滅跡。這是陳夢家夢裡的家園嗎?這是施夢巧夢中的水鄉嗎?

中共殺害的不止是人的肉體,更是人的靈魂、信仰,以及夢想、理想。我們的父輩眼睜睜的看見一個又一個的陳夢家,死在中共的魔掌下。他們默不作聲,他們噤若寒蟬,他們自顧不暇,他們明哲保身,他們希望活著,即使苟延殘喘。可是,如果沒有人覺醒、吶喊、反抗,就是姑息、遷就、縱容,魔鬼不會被震懾,魔鬼還會肆無忌憚,魔鬼還會肆意殺戮。

只有智者以筆為刀揭露邪惡,只有勇士不畏強暴揭穿謊言。施夢巧是普通農民,更是仁人志士。在中共的暴力打壓下,她沒有屈服,在謊言漫天下,她澄清真相。現在,施夢巧的身軀躺下了,離開了這個傷害她的世界,而她的真相卻留在了人間,沁入著我們的心田。如清流如泉水,去謊言洗污穢,滌盪靈魂,發人深省。

夢家夢破,夢巧夢碎,是不幸的,更是悲哀的,是中華民族的悲哀,是中華民族的傷痛。

一個國家的文藝復興,需要慷慨激揚的詩人;一個社會的撥亂反正,需要無私無畏的勇士;一個民族的文明和諧,需要千百萬敢於探索真相,願意傳播真言的民眾。中國需要真相,真相能拯救中國。當真相來到你身邊,請萬千珍重。當真言傳到你耳邊,請側耳傾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正見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