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梦家梦破 梦巧梦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陈梦家,1911年生人。曾与闻一多、徐志摩、朱湘一起,被称为“新月诗派四大诗人”。在考古学、金石学等领域取得重大成绩。曾在芝加哥大学访学,是清华大学教授。

1966年8月24日,北京东厂胡同,红卫兵小将们的砸抢运动进入巅峰,他们随意抄家,肆意打人,任意毁物。棍棒抽打、皮带鞭打,浇冷水、灌沸水,各种罪恶堂而皇之的上演。白天,陈梦家被戴上了“流氓诗人”的高帽子,被戏弄、被揪斗、被示众。他觉得:“我不能再让别人把我当猴耍了。”晚上,他吞食了大量的安眠药,可是自杀未遂。8天后,他悬梁自尽。他选择离开,没有葬礼,没有骨灰。

梦家,梦见家乡,多美的名字,诗人考古学家,多浪漫的事业。陈梦家是教授学者,是学界名流,人中翘楚。而当他回到了魂牵梦萦的家乡,等待他的是揭发、批判、下放、揪斗。他哭泣、哽咽、伤心与绝望。梦里家乡,温馨如画,温柔似水。现实家乡,遍地狼藉,人恶如豺。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给予诗人的,是稀碎的家,是破碎的梦。

梦巧,浙江金华市永康市唐先镇大后村人,法轮功学员。

2011年8月4日,永康市公安局长杨兵率领好几车人,把施梦巧从家里绑架到金华洗脑班。在这短短的几天时间里,施梦巧被迫害得说话都断断续续,很难发出声音来。

2020年2月12日,施梦巧遭到附近像珠镇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称在监控看见她在发真相资料。随后二十几个警察闯入她家中非法抄家、抢劫。7月21日施梦巧被非法庭审,她本人在法庭上有理有据、不卑不亢地陈述了法轮功给她带来的益处,法轮功是正法的事实。她也善劝公检法人员不要知法犯法,不要迫害佛法,这样对他们未来是不好的。最终她被冤判18个月、勒索两万元。2021年3月底,她在看守所被迫害致脑颅内受伤,在未经过家属同意签字下被动手术,昏迷两个多月后,于6月6日含冤离世。看守所没有给出任何交代和解释,就将施梦巧的遗体连夜拉往殡仪馆。

梦巧,梦见纤巧,多好的寓意。家在江南,心灵手巧,善良朴实。施梦巧是普通的农家女。她太渺小了,在这个信息泛滥的时代里,我们甚至查不到她的生辰年份,查不到她的个人简历,没有人关注过她,没有人记录过她。可是,只因为她信仰法轮功,只因为她发放了法轮功真相资料,她就被绑架、被判刑,被折磨致死,被强制火化。

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无论你是教授还是农民,只要中共看不惯你,收拾你易如反掌,杀人如取卵。可以杀人不见血的,叫你自己去死。可以把你抓起来,让你活的生不如死。可以把你杀死后,迅速焚尸灭迹。这是陈梦家梦里的家园吗?这是施梦巧梦中的水乡吗?

中共杀害的不止是人的肉体,更是人的灵魂、信仰,以及梦想、理想。我们的父辈眼睁睁的看见一个又一个的陈梦家,死在中共的魔掌下。他们默不作声,他们噤若寒蝉,他们自顾不暇,他们明哲保身,他们希望活着,即使苟延残喘。可是,如果没有人觉醒、呐喊、反抗,就是姑息、迁就、纵容,魔鬼不会被震慑,魔鬼还会肆无忌惮,魔鬼还会肆意杀戮。

只有智者以笔为刀揭露邪恶,只有勇士不畏强暴揭穿谎言。施梦巧是普通农民,更是仁人志士。在中共的暴力打压下,她没有屈服,在谎言漫天下,她澄清真相。现在,施梦巧的身躯躺下了,离开了这个伤害她的世界,而她的真相却留在了人间,沁入着我们的心田。如清流如泉水,去谎言洗污秽,涤荡灵魂,发人深省。

梦家梦破,梦巧梦碎,是不幸的,更是悲哀的,是中华民族的悲哀,是中华民族的伤痛。

一个国家的文艺复兴,需要慷慨激扬的诗人;一个社会的拨乱反正,需要无私无畏的勇士;一个民族的文明和谐,需要千百万敢于探索真相,愿意传播真言的民众。中国需要真相,真相能拯救中国。当真相来到你身边,请万千珍重。当真言传到你耳边,请侧耳倾听。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正见网/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