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徐州通報「8孩母事件」 疑點重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09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2月7日(星期一),亞太時間是2月8日(星期二)。

今天焦點:徐子捌事件定論,徐州發布疑點多;小花梅就是李瑩?拐賣細節曝光;人販子自爆黑幕,活人死人都是買賣;丟失兒童何其慘,12歲女童孕檢;新華社主任被封殺,5女相百男。

60秒新聞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7日開始了亞太之行,他將先後訪問澳大利亞、斐濟和夏威夷,並將出席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非正式會議,討論在印太地區的協調,以應對中共軍事擴張。

《悉尼先驅晨報》7日頭版刊出題為「達頓:我們必須挺身對抗中國(中共)」的文章。文章表示,澳洲國防部長彼得‧達頓強調,澳洲必須在南海與中共對抗,否則澳洲及盟國將「失去未來10年」。

北約祕書長斯托爾滕貝格7日表示,北約正考慮在東歐建立比較長期的軍事態勢,以加強當地防務。北約各國國防部長可能在本月16—17日的會議中,商討增兵問題。

廣西百色市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嚴重,從7日0點起全市居家隔離,非必要不離開,成為虎年第一座封城的城市。全市公共交通停運,學校及教培機構停課,全域執行人員車輛「不進不出」措施。

截止到美東時間2月7日下午2點,全球新增確診中共病毒人數177萬2,734人,總確診人數達到了3億9,598萬545人;單日死亡5,793人,累積死亡總數是575萬8,701人。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徐州市政府對徐子捌事件有定論了,但這個定論有太多疑點。而且這起事件所引發的效應越來越明顯,更多的黑幕被曝光了出來。

徐子捌事件定論 半夜鬧鬼?

今天(7日)上午10點,也就是大陸的夜間11點,徐州市政府通過官方微博對「徐子捌事件」做了通報。聲稱公安對「楊某俠」的身分以及與董志民的關係等等做了鑒定,簡單說就是沒什麼大問題。

徐州當局在「徐州發布」中表示,調查組查閱了董志民與楊某俠「婚姻登記申請資料」,發現其中有「雲南省福貢縣亞谷村」字樣。經過亞谷村相關村民「比對照片、口音,確定楊某俠原名為小花梅(父母已故)」。

通報稱,小花梅1994年嫁到了雲南省保山市。1996年離婚後回到亞谷村,已經出現了「言語行為異常」。

通報還稱,小花梅親屬反映,本村已經嫁到江蘇省東海縣的桑某某將小花梅帶到江蘇治病。豐縣公安找到桑某某後,桑某某稱當年受小花梅母親所託,帶小花梅到江蘇治病並找個好人家嫁了。兩人從雲南乘火車到江蘇東海縣後,小花梅走失,當時未報警,也沒有告知小花梅家人。

「徐州發布」還表示,經過對楊某俠精神分裂會診,目前精神狀況趨於穩定。「楊某俠牙齒脫落因重症牙周病所致,其它健康指標正常」。而那8個孩子,經DNA堅定,與董志民、楊某俠「均符合生物學親子關係」等等。

這個「徐州發布」通報的主要內容大概是這些。我知道中共沒下限,邪惡至極,但是徐州的流氓這波操作還是超出了我的想像。給我發送郵件的網友寫了這麼一句話,「光是用氣憤和無語都不足以來表達。只想簡單(對汞慘黨)說一句:高速路上逆行的最終結果一定是車毀人亡。」

大家注意,這次發通報的是「徐州市政府辦公室」,也就是說這是徐州市政府的最終說法,不再是豐縣出面了。換句話說,徐子捌事件已經被徐州市政府蓋棺定論了。

徐州通報剛發出,一位網友就留言質問,「你家怎麼老是半夜發通告啊?」下面有網友跟帖表示,「不容易被頂上熱搜」,「不想被太多人看到唄」,「能少挨罵」;「那麼喜歡半夜發通告,這件事是多麼地見不得光」;「晚上才能幹見不得人的事啊!」

雖然是大半夜,但沒想到,僅僅2個小時,就有10萬人轉發,4萬7,000多人評論。而從評論內容來看,中共成功地把網友的憤怒給勾了起來。一位網友表示,「徐州發布」以為大家都睡了,沒想到每個人都醒著!

每個人都醒著!徐州通告疑點太多

徐州的這份通告,已經是第三份了,把前面兩份通告又推翻了。換句話說,「徐州通告」已經證實了,前面兩份通告都是騙人的。其實這份通告也是一樣,漏洞百出,禁不住任何推敲。

徐州市刻意編了一個「故事」,說楊某俠原籍是雲南的「小花梅」。但是小花梅究竟姓什麼、叫什麼?哪一年出生的?年齡多大?既然「言語行為異常」,她還記得自己的老家?

江蘇公安聲稱「小花梅」的父母已經亡故,弄一個死無對證。為了確定身分,經過了村民「比對照片、口音」,於是認定楊某俠就是小花梅。現在警方鑑定身分,不需要做DNA比對了嗎?

就算是小花梅的父母已經故去,她總有姨舅姑伯吧?血緣也可以鑑定的。24年過去了,口音準確嗎?比對照片,是哪一年的照片呢?24年前的,還是現在的呢?

為了圓謊,當局安排了一個小花梅嫁到雲南保山2年的橋段,聲稱在這兩年後,離婚時「言語行為異常」。請問小花梅嫁到了雲南保山市的具體地址是哪裡?她的前任丈夫是誰?有沒有子女?當局不會說她的前任丈夫和子女也都亡故了吧?

當局稱桑某某受小花梅母親之託,帶著小花梅去江蘇治病,並幫小花梅在江蘇找個好人家嫁了。反正小花梅的母親已經死去了,桑某某怎麼說都是死無對證。但是這個桑某某具體在哪,豐縣警方為什麼也不通報?是怕人找到桑某某嗎?

桑某某帶著小花梅到了江蘇東海,聲稱小花梅走失了,當時沒有報警,也沒有告知小花梅的家人。一個大活人走失了,為什麼不報警也不通知家人?是沒有報警還是不敢報警?你們家的孩子被別人弄丟了,然後不聲不響地就過去了,是這樣嗎?

就算徐州通報這個是真的,那麼接下來我們想問,小花梅是怎麼從江蘇連雲港市東海縣到的徐州市豐縣?小花梅離開雲南的時候,已經是「言語行為異常」了,董志民死去的爹是怎麼把她「撿回來」的?「撿」到一個大活人可以不用報警,直接帶回家收留?有這種邏輯嗎?

中共的《婚姻法》第七條規定,患有精神病的人是「不應當結婚的」。那麼董志民是怎麼跟小花梅領取的結婚證?是誰給他們發的結婚證?相關的中共各級官員該不該追責?

中共《刑法》第236條和《殘疾人保障法》中規定,明知對方為精神病人,與精神病人發生性關係的,「不管犯罪分子採取什麼手段,都應以強姦罪論處」,在小花梅「言語行為異常」的情況下,董志民和她發生關係,這不是強姦嗎?

董志民生了8個孩子,別說十幾年前、二十幾年前中共搞一胎化,就是現在放開了二胎三胎,生8個孩子也是嚴重超生。是誰給上的戶口?為什麼他的7個孩子都辦了低保?是誰給辦的?

另外,為了人們相信,特別是讓四川南充李瑩的家人相信,徐州當局請把小花梅領取的結婚證晒一晒,把那上面的照片公布一下。讓大家看看那上面的照片,究竟是不是四川南充丟失的女孩李瑩?

再有關於楊某的牙齒,徐州通報稱是因為「重症牙周病所致」。就這個問題,我諮詢了一位曾經做過多年醫生的朋友。這位朋友告訴我,重症牙周病可以使人的牙齒脫落,但最多也就是一兩顆,絕不會使滿口牙都脫落。所以當局這個說法完全是胡言亂語。

我不想評論,找不到合適的語言了。我只想問一句,地獄還有它們的位置嗎?

小花梅就是李瑩?被拐賣細節曝光

一位網名「驕傲女孩」的朋友在推特上披露,楊某俠(也就是現在官方說的小花梅),經過網友認真仔細的比對,確定她就是四川南充當初丟失的女孩李瑩。李瑩是怎麼被拐賣的呢?

「驕傲女孩」表示,李瑩是由董家老二弄來了。董家老二就是董志民那個曾經進過監獄的弟弟。董老二通過當年的人販子頭目姚戰峰、姚戰傑兄弟轉手來的。

這對姚氏兄弟是有後台的,「他們的近親屬,被他(姚氏兄弟的後台)安排進了徐州公安局某派出所,現在是副所長」。「除了這小副所長,他們姚家兄弟的大樹——有的現已經是廳級幹部!」

根據「已挖出來的信息:自1985年—2000年間,徐州參與販賣人口的公職人員有411人。這些人中,有的已去世,有的已高升,有的已退休,有的還在徐州!」

「驕傲女孩」還披露,「徐州司法有多亂?王在清、李豹是黑社會老大嗎?在徐州當地,都知道他們是『上面有人』!王在清案拉下的四位公安局長當王在清的『小兄弟』,但是,王在清背後的靠山呢?升官了!」

公開資料顯示,王在清被看作是徐州的黑老大,「手眼通天」、「黑白通吃」,編織了一張情色巨網。2018年6月落網時,徐州官場曾掀起巨浪,包括四名原公安局長、原徐州雲龍區委書記方正華等等,都是他的保護傘。這僅僅是當局通報的,沒有通報的不知還有多少。

李豹也是徐州的一個黑老大。他曾說,「全徐州的公安都不敢抓我。就是你把我抓了,我手下也會天天盯著你。」

「驕傲女孩」還披露,「徐州官場、學校有多亂?徐州書記,一年換仨!」「從江蘇師大到江蘇師大培養出來的老師:強姦、誘姦、藥姦學生,不是事!」

據稱一名江蘇師大的男教師曾說,「畢業時,你班女生還有處女,這對那個『剩女』是殘忍的(意思是她太醜了)!」全徐州沒有不知道的,王在清的「情色集團」瞄準的第一目標就是「大學生」。

目前「驕傲女孩」披露的這些,已經令人觸目驚心了。但是「驕傲女孩」卻說,「很多東西還沒晒出來」,「能晒出來的不及我們做得幾百分之一」。

「驕傲女孩」稱能晒出來來的僅有幾百分之一,也就是說他們還掌握著更多、更可怕的黑幕。究竟那個黑幕有多少呢?

人販子自爆黑幕 活人死人都是買賣

網上有一段問答,據稱是人販子被抓後的回答,從中可以看出,人販子沒有任何人性可言。他們販賣兒童的原因就是「錢來得快又比較簡單」,「每個月都賣好幾個,最多一次拐了3~4個」。

這些人販子有分工有合作,一條龍作案。作案手法「哄得聽的就騙,太機靈的就搶,不聽話的就打暈帶走,大人不留神就下手」。

大家注意最後一個問答。在回答「拐賣過程中你是否殺害兒童」這個問題時,人販子先是沉默了一會,然後點頭。人販子說,「那娃哭聲太大,差點把人招來,和我一夥的怕事,就把娃丟河裡了。這是他幹的,不是我。」

這個人販子提到了「把娃丟河裡」,很顯然那個娃已經被害死了。這樣的事還有多少呢?

「驕傲女孩」在推特中,披露了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消息。據老人回憶,1985年—2000年間,楊某俠所在的徐州豐縣歡口鎮董集村就死掉了30多名女人。「有的是被打死,有的是喝農藥自殺,連牲口都不如。」

據稱開始死一兩個的時候,就是「扔河裡(即沿河而埋)」。後來死的多了,豐縣縣城就有人來「收屍體」。收走的屍體大多數賣給徐州醫科大學和南京醫科大學。「驕傲女孩」引述老人的說法,「這是一個從活人到死人的產業!當地人都覺得這是買賣,沒人覺得這是罪惡。」

我諮詢了一位曾經在大陸某市一家三甲醫院做醫師的朋友,他認為徐州醫科大學和南京醫科大學收購屍體「是可能的」。這位朋友表示,醫學院確實需要買屍體,而且還不好買。因為中國人都比較忌諱,有親人的都不願意自己的親人死後還要千刀萬剮,所以買來的屍體往往都是這類「沒親人的或來源不明的」。

警察洗白「拐賣」 丟失兒童何其慘

前中共海軍司令部中校姚誠也對大紀元和新唐人談到了中國大陸拐賣人口的情況。2016年離開大陸前,姚誠從2007年開始,擔任著非政府組織「中國婦權」駐大陸負責人。

姚誠表示,中共抓政治犯一抓一個準。但對那些拐賣犯,公安就是不抓。因為許多被拐賣的兒童已經被「戶籍警」洗白,如果警方協助抓人,最後就是找到自己人。

有的家庭花錢找派出所,給小孩入籍,將買來的孩子轉為自己所生養。一找他們,自己警察就要倒楣。因為警察收錢了,所以中共「查緝拐賣團伙並不積極」。

據「回家網」和民間數據統計,中國每年有7萬左右的兒童被拐賣失蹤。這還不包括棄養、沒有尋親的家庭,所以真實數據遠遠不止於此。

姚誠分析,大量的失蹤兒童有的被買回去當了童養媳,有的被人販子送到了色情場所,最悲慘的是「被摘取器官」。在中國大陸,人體器官已經成了人販子們發財的渠道。他說,「在廣東汕頭,整床整床的孩子,男男女女被送往東南亞去摘取器官。」

姚誠說,「一個孩子身上的器官要值100多萬人民幣。」將小孩送到海外,因海外很多人在排隊等待器官移植。姚誠曾在汕頭地區發現了販售孩童器官的嫌疑犯,但他也沒辦法再進一步行動。因為「你發現以後,你要再去解決,就有生命危險」。

姚誠還講了一件事。中國陝北與內蒙地區有「配陰婚」的。未婚男子過世後,親友安排娶一名已過世未婚女性,將兩具屍體合葬。但中共統治中國後,「配陰婚」已經演變為買一名女孩子「活埋」。

姚誠介紹,陝北和內蒙一帶有很多煤礦,那些找不到老婆的礦工死後就「配陰婚」。他在查找拐賣女童時,調查到一起實例,並直接向新聞媒體爆料,當時連中共央視都不得不進行報導。

徐州又曝一樁 怪異現象何其多

昨天(6日),微信朋友圈和微博又再瘋傳一則消息。一名「十分年幼」的女孩,在一男一女陪同下到徐州市中心醫院(徐州四院)做孕檢。經檢查小女孩確實已經懷孕,孕週相當於12週。但女孩實在太小,只有12歲。

這是2017年、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四次被評為最具幸福感的城市徐州爆出「徐子捌事件」後,網友們晒出的2016年的消息。事實上,類似的事情在今年過年期間就發生了好多起。

大年初四,山西興縣棗卯粱村11歲女孩趙雪在家裡丟失了;正月初一,山西稷山縣仁義村13歲女孩孟茹鈺在村子裡丟失了。

在家裡、在村子裡,一個正常人不明不白地「丟失」了,這是個什麼樣的社會?人去哪了呢?現在的中共警察是找不到的。

再看幾個早前的消息。2021年12月31日,大陸門戶網站搜狐報導,「雲南:男子撿了個智障流浪女當老婆,生了兩個兒子,都是正常人」;2021年11月29日,大陸門戶網站網易報導,「七旬光棍老人撿了個年輕姑娘,他們生的兒子讓人看了心疼」;2017年8月25日,中共政府官網報導,「農村一光棍和撿來的老婆生了三個娃,日子貧困且招人非議」;2011年3月5日,江西新聞網報導,「男子先後撿來倆女人做妻女,政府為其妻辦社保」等等。

那兩名女孩,會不會變成下一個「楊某俠」呢?會不會「被智障流浪」,然後被老光棍「撿」走呢?她們的命運是非常令人擔心的。

新華社主任被封殺

昨天(6日)中共頂級喉舌新華社對外部主任韓松發了一條微博,「這幾天我更關注的不是水門橋(長津湖第二集),也不是冰墩墩(北京冬奧吉祥物),是拐賣婦女的,是網上講江蘇豐縣八個孩子媽媽被虐待精神失常疑遭拐賣的事情。」

韓松寫道,「還有個視頻,一個四川的叫曹小青的女的被拐賣,十五年被關在內蒙的一個窖洞裡,吃喝拉撒都在同一個鐵鍋裡完成,生存環境跟豬圈一樣。是倒手賣了四次,最後是一對劉姓兄弟花六千元買來做『共妻』。他們沒錢娶老婆。想跑被抓回來,毒打。生了兩個孩子,牆上寫滿跑字。被解救時基本精神失常了。」

微博中指出,「另外還有一些報導說,那些被拐婦女距離派出所、鄉政府可能就幾百米、一公里,但就是跑不出去。這都是二十一世紀元宇宙元年女航天員在太空中講課了」;「又有人找出《光明日報》的一篇文章,講對十一個女研究生被拐騙案的思考。說到一個上海名牌大學的女生、地區高考前幾名、全國重點大學研究生班長、共產黨員,她為寫論文去做社會調查,在鄭州被用人兩千四百八十塊錢賣給一個弓腰駝背的中年農民,『成婚』後被關押七十一天沒法逃脫。」

目前韓松發表這篇微博後,先是遭到微博管理員的警告,隨後相關文章又被刪除了。不過有網友已經截圖下來,才可以讓我們看到一些痕跡。

前天(5日),一位曾在1988年參加湖南某縣檢察院三個月「打拐專項行動」的網友發帖表示,豐縣、沛縣等地,每個村至少都有幾十戶的媳婦是從南方省份拐賣去的。

這位朋友表示,當時曾到過徐州及周邊地區,打拐和解救婦女非常艱難,也很危險。他寫道,「他們每個村口、交通要道及分界處常常有老人手提銅鑼值班把守。見到誰家媳婦逃跑或外地公安進村辦案,就立馬敲響銅鑼,片刻整個平原大地鑼聲傳遍,家有收買媳婦的人立即組織追趕或相互通風報信,被拐賣的女人休想逃脫。」

5女相100男 計劃生育種禍根

為什麼拐賣婦女這麼嚴重呢?還有一個原因不能忽視,這也是中共禍害中國人種下的禍根。

可能有朋友看到了一個消息,江蘇徐州邳城河前天(5日)的相親大會上,只有5名女孩,但是男孩有上百人。

大陸媒體昨天(6日)引述當地紅娘江某表示,江蘇存在著男多女少的現象。僅在江某的婚介所,男女生的比例就是100:20。據江某介紹,當地女孩對男方的基本要求是有房有車,工作穩定。江某表示,當地彩禮的起步價是16萬元,多的高達三四十萬。還要求有金項鏈、金戒指、金手鐲等等。

這些條件即使都具備,還得看家裡兄弟姐妹多不多。如果兄弟姐妹多,男孩就不好找對象。如果男孩長相好,而且家裡經濟條件不錯,找對象就相對容易一些。

幾十萬元的彩禮,再加上房子、車子和「三金」,有多少農村家庭有這樣的實力?所以相比之下,還是花上幾千塊錢買一個「媳婦」更省錢,如果「運氣好」,家裡有這樣的「門路」,可以花很少的錢,就能買來一個。

其實,這是中共前幾十年搞滅絕人性的計劃生育政策造成的惡果。一家只能生一個孩子,這導致農村家庭無論如何都得有個男孩。胎兒性別鑑定如果是女孩,立刻墮胎。這造成了中國人口、特別是農村地區男女比例嚴重失衡,而在當地娶不上媳婦的男子,就是人販子眼中的「商機」。

**************************************
百年難遇的一代高僧──虛雲大師,坐閱五帝四朝,受盡九磨十難,生為肉球,19歲進入佛門,一生修行,得到從皇帝到總統的敬重,準確預言二戰,卻在112歲被中共軍警打至肋骨斷折,120歲圓寂,留下舍利數百。

在文化看點,一起來看一看大師百年傳奇。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我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http://muyangshow.com,還有一個是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並訂閱。也希望您在視頻下方留言,與我們進行互動。更希望您能夠幫我們把這個頻道轉發出去,讓更多有緣人接觸到我們。感謝您的收看,也感謝您的支持和幫助,再會。

優樂客會員新年優惠方案:
https://www.youlucky.biz/post/2022-youhui
2022年費通票大優惠,每個月只要不到2美金(優惠只到2/22喔!馬上行動)

加入會員觀察獨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陽會員網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陽: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歡迎訂閱+按小鈴鐺: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費下載電子書】: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