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長篇反習近平文章爆了哪些料(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海外中文網站不斷轉載一篇文章《客觀評價習近平》。這篇4萬字的文章,實際是反習派製作的一篇長長的討習檄文,應該以江派和曾經的薄熙來一夥為主,也應該試圖拉攏了部分太子黨。不過,這篇文章承認,「黨內已經很難制約習近平」,目前也只能試圖攪局,但不乏一些內部爆料

接上篇:長篇反習近平文章爆了哪些料(上)

江派如何參與其中

文章一面貶低習近平,一面捧薄熙來,也一面捧江澤民。文章稱,習近平「擴大宣傳是擔憂自己的形像在對比其他領導人時落於下風,尤其是那些能力傑出的近代領袖,如江澤民和薄熙來等;他一度羨慕他們舉止從容,能言善道,可以在國際社會中如魚得水;江澤民曾在華爾街敲鐘,也曾在哈佛演講」。

實際上,江澤民在位出訪時,經常有些匪夷所思的舉動,招致西方社會的嘲笑。但文章卻稱,「江澤民涉獵過西方文化,他曾在接見法國總統時讚揚法國文化底蘊深厚,有名人如巴爾扎克等;就如此簡單一句話,點到即止,顯得落落大方。」

文章反話正說,完全忽略了江澤民出訪時的種種醜態。江澤民曾在西班牙會見國王時,當眾掏出梳子梳頭,令西班牙國王驚訝得合不上嘴;在冰島總統舉辦的國宴上,江澤民突然站起來高歌一曲,令在場賓主錯愕不已;江澤民在人民大會堂宴請美國總統布什,當眾高唱《我的太陽》;訪問法國一家博物館時,江澤民強行與法國總統希拉克夫人跳舞;在奧地利參觀莫扎特故居時,江澤民對鋼琴上「禁止觸摸」的標牌視而不見,當著奧地利總統的面彈奏《洪湖水,浪打浪》……

文章無視如此之多的醜態,竟然稱江澤民「國際社會中如魚得水」,露出了文章背後的江派一夥。

文章為了對比習近平,還稱「江澤民則接受過正規的大學教育」。江澤民受到過怎樣的教育呢?日軍侵華期間,江澤民的父親江世俊任汪精衛偽政府宣傳部副部長,江澤民被送到日本占領區的揚州中學,後進入汪偽政府辦的偽中央大學讀書,江澤民還參加了日偽特務第四期青年幹部培訓班,並留有照片。

1945年抗戰勝利後,國民政府不承認汪偽政府大學的成績,江澤民所修學分無效,必須重新考試並接受思想政治教育。江澤民因此參與到中共組織的學生示威活動,迫使教育部恢復了淪陷區學分,才轉入上海臨時大學就讀,再轉入國立交通大學電機系。

文章只稍微提了一下江澤民的學歷,卻揭出了江澤民的漢奸歷史。實際上,文章完全可以用胡錦濤的清華大學水利專業學歷對比,應該更有說服力,但偏偏非要讓江澤民露臉。文章隨後又說,「中國的政治路線基本已被毛澤東思想和鄧小平理論的所涵蓋,自江澤民的三個代表開始,價值體系已經淪為一種概念拼湊。」

這話應該在試圖否定第三份「歷史決議」,至少把江、胡、習劃等號,不過卻貶低了江的「三個代表」。

有意提及法輪功

文章試圖貶低習近平,拔高江澤民,還稱「很多人在隱隱地懷念江澤民時期」;「民間對習近平的評價,會驚人地發現他所招致的反感是所有領導人中最強烈的」;「哪怕換任意一個領導人執政,都會比他更強」。

實際上,在胡錦濤執政時期,雖然他並無多大實權,但中國社會應該算相對比較寬鬆的時期,他本人也曾提出不折騰,內鬥的跡象也最不明顯;也正是江、胡妥協之下,習近平得以上位。

文章不顧這樣的事實,非要標榜江澤民,忽然又稱,「如果說江澤民招到了法輪功的憎恨,習則是招到了全階層的反感。」

法輪功在中國人的話題裡是被禁忌的,在中共內部應該更是禁區。文章忽然提起法輪功,大概也知道迫害法輪功是江派集團無法繞過的坎。這也證實,法輪功問題確實是中共內鬥的一大核心問題。但文章迴避了迫害實質,僅稱「江澤民招到了法輪功的憎恨」。

江澤民一夥手上沾滿了法輪功的鮮血,生怕被清算,也生怕被政敵當作致死的一招打擊,但試圖假扮被「憎恨」而叫屈。

法輪功學員反迫害超過22年,從來都是和平理性地廣傳真相,要求法辦江澤民。中共漫長的迫害,和法輪功學員理性的反迫害對比鮮明,從中的確看到了信仰「真、善、忍」展示出的力量。

如今,隨著中共走向窮途末路,迫害法輪功眼看難以為繼,現任當權者始終不情願背黑鍋;江派一夥被不斷打擊的同時,始終害怕被清算而惶惶不可終日,因此貶低習近平時,不得不主動提及了法輪功。不知習近平被添堵的同時,是否看清了江派這一最大的軟肋。

沒有邏輯的預言

江派一夥發文章,還呼籲中共黨媒各派勢力共同對付習近平,稱「他終究不是一個扭轉乾坤的人,對中國和共產黨來說,都只會是一個過渡領袖」;「黨內為什麼能如此容忍他,讓他把國家搞到今天這般境地」;「如果放在二三十年前的政治環境,這種治國方式早就被叫停,他自己也會被元老們罷黜」。

發文章的一夥,可能不是江、曾派主要勢力,因為文章主動承認,「黨內已經很難制約習近平」,「黨內一些人會採取順水推舟的態度去慫恿他,他們會堵塞他的言路,並為他的錯誤圓場;他們會把他推入一個無以復加的境地,並把所有仇恨都引到他身上去,然後讓他為共產黨的周期性困難承擔責任。」

文章實際在用保黨的最後一招,試圖招攬反習或不滿習的勢力,並稱「共產黨也不會為習近平的一己之利去與世界冷戰」;甚至稱,「兩邊的高層會建立協作,去引導一場政治變局,把習近平和共產黨切割」,並預言「2022年將會是他最大的轉折點」,「也會面臨滿途荊棘」,「並在2027年前迎來全面的破敗」。

這樣的預言,等於在期望或呼籲美國政府與反習派聯手,先倒掉習近平,再重新回到過去。這等於公開引導外國勢力,意圖在內鬥中獲利。這話倒也提醒了白宮,美國政府還準備繼續與另一個共產黨領導人打交道、甚至扶中共政權一把嗎?

這篇文章雖然沒有太大意義,但多少揭開了中共內鬥政治遊戲的一角,應該令更多中國人清醒,也該令世界更加清醒。(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