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长篇反习近平文章爆了哪些料(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海外中文网站不断转载一篇文章《客观评价习近平》。这篇4万字的文章,实际是反习派制作的一篇长长的讨习檄文,应该以江派和曾经的薄熙来一伙为主,也应该试图拉拢了部分太子党。不过,这篇文章承认,“党内已经很难制约习近平”,目前也只能试图搅局,但不乏一些内部爆料

接上篇:长篇反习近平文章爆了哪些料(上)

江派如何参与其中

文章一面贬低习近平,一面捧薄熙来,也一面捧江泽民。文章称,习近平“扩大宣传是担忧自己的形像在对比其他领导人时落于下风,尤其是那些能力杰出的近代领袖,如江泽民和薄熙来等;他一度羡慕他们举止从容,能言善道,可以在国际社会中如鱼得水;江泽民曾在华尔街敲钟,也曾在哈佛演讲”。

实际上,江泽民在位出访时,经常有些匪夷所思的举动,招致西方社会的嘲笑。但文章却称,“江泽民涉猎过西方文化,他曾在接见法国总统时赞扬法国文化底蕴深厚,有名人如巴尔扎克等;就如此简单一句话,点到即止,显得落落大方。”

文章反话正说,完全忽略了江泽民出访时的种种丑态。江泽民曾在西班牙会见国王时,当众掏出梳子梳头,令西班牙国王惊讶得合不上嘴;在冰岛总统举办的国宴上,江泽民突然站起来高歌一曲,令在场宾主错愕不已;江泽民在人民大会堂宴请美国总统布什,当众高唱《我的太阳》;访问法国一家博物馆时,江泽民强行与法国总统希拉克夫人跳舞;在奥地利参观莫扎特故居时,江泽民对钢琴上“禁止触摸”的标牌视而不见,当着奥地利总统的面弹奏《洪湖水,浪打浪》……

文章无视如此之多的丑态,竟然称江泽民“国际社会中如鱼得水”,露出了文章背后的江派一伙。

文章为了对比习近平,还称“江泽民则接受过正规的大学教育”。江泽民受到过怎样的教育呢?日军侵华期间,江泽民的父亲江世俊任汪精卫伪政府宣传部副部长,江泽民被送到日本占领区的扬州中学,后进入汪伪政府办的伪中央大学读书,江泽民还参加了日伪特务第四期青年干部培训班,并留有照片。

1945年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不承认汪伪政府大学的成绩,江泽民所修学分无效,必须重新考试并接受思想政治教育。江泽民因此参与到中共组织的学生示威活动,迫使教育部恢复了沦陷区学分,才转入上海临时大学就读,再转入国立交通大学电机系。

文章只稍微提了一下江泽民的学历,却揭出了江泽民的汉奸历史。实际上,文章完全可以用胡锦涛的清华大学水利专业学历对比,应该更有说服力,但偏偏非要让江泽民露脸。文章随后又说,“中国的政治路线基本已被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的所涵盖,自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开始,价值体系已经沦为一种概念拼凑。”

这话应该在试图否定第三份“历史决议”,至少把江、胡、习划等号,不过却贬低了江的“三个代表”。

有意提及法轮功

文章试图贬低习近平,拔高江泽民,还称“很多人在隐隐地怀念江泽民时期”;“民间对习近平的评价,会惊人地发现他所招致的反感是所有领导人中最强烈的”;“哪怕换任意一个领导人执政,都会比他更强”。

实际上,在胡锦涛执政时期,虽然他并无多大实权,但中国社会应该算相对比较宽松的时期,他本人也曾提出不折腾,内斗的迹象也最不明显;也正是江、胡妥协之下,习近平得以上位。

文章不顾这样的事实,非要标榜江泽民,忽然又称,“如果说江泽民招到了法轮功的憎恨,习则是招到了全阶层的反感。”

法轮功在中国人的话题里是被禁忌的,在中共内部应该更是禁区。文章忽然提起法轮功,大概也知道迫害法轮功是江派集团无法绕过的坎。这也证实,法轮功问题确实是中共内斗的一大核心问题。但文章回避了迫害实质,仅称“江泽民招到了法轮功的憎恨”。

江泽民一伙手上沾满了法轮功的鲜血,生怕被清算,也生怕被政敌当作致死的一招打击,但试图假扮被“憎恨”而叫屈。

法轮功学员反迫害超过22年,从来都是和平理性地广传真相,要求法办江泽民。中共漫长的迫害,和法轮功学员理性的反迫害对比鲜明,从中的确看到了信仰“真、善、忍”展示出的力量。

如今,随着中共走向穷途末路,迫害法轮功眼看难以为继,现任当权者始终不情愿背黑锅;江派一伙被不断打击的同时,始终害怕被清算而惶惶不可终日,因此贬低习近平时,不得不主动提及了法轮功。不知习近平被添堵的同时,是否看清了江派这一最大的软肋。

没有逻辑的预言

江派一伙发文章,还呼吁中共党媒各派势力共同对付习近平,称“他终究不是一个扭转乾坤的人,对中国和共产党来说,都只会是一个过渡领袖”;“党内为什么能如此容忍他,让他把国家搞到今天这般境地”;“如果放在二三十年前的政治环境,这种治国方式早就被叫停,他自己也会被元老们罢黜”。

发文章的一伙,可能不是江、曾派主要势力,因为文章主动承认,“党内已经很难制约习近平”,“党内一些人会采取顺水推舟的态度去怂恿他,他们会堵塞他的言路,并为他的错误圆场;他们会把他推入一个无以复加的境地,并把所有仇恨都引到他身上去,然后让他为共产党的周期性困难承担责任。”

文章实际在用保党的最后一招,试图招揽反习或不满习的势力,并称“共产党也不会为习近平的一己之利去与世界冷战”;甚至称,“两边的高层会建立协作,去引导一场政治变局,把习近平和共产党切割”,并预言“2022年将会是他最大的转折点”,“也会面临满途荆棘”,“并在2027年前迎来全面的破败”。

这样的预言,等于在期望或呼吁美国政府与反习派联手,先倒掉习近平,再重新回到过去。这等于公开引导外国势力,意图在内斗中获利。这话倒也提醒了白宫,美国政府还准备继续与另一个共产党领导人打交道、甚至扶中共政权一把吗?

这篇文章虽然没有太大意义,但多少揭开了中共内斗政治游戏的一角,应该令更多中国人清醒,也该令世界更加清醒。(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