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人實地調查「小花梅」:不能確認八孩母身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14日訊】徐州豐縣「八孩母」事件繼續發酵。儘管徐州官方在第四次通告中,為八孩母給出了雲南「小花梅」的身分,但民間輿論普遍的認為官方的說辭漏洞百出。有前調查記者前往雲南亞谷村實地調查,包括小花梅的妹妹、鄰居在內的當地人均表示,無法從照片和口音確認楊女就是小花梅

當地時間2月12日,中國前調查記者馬薩和鐵木在網絡社交平台上發布了《尋找小花梅》一文,對公眾講述了他們一些人於2月8日前往雲南福貢縣亞谷村訪查「小花梅」身分的情況。

據此文披露,馬薩等人在福貢縣等地實地查訪時,發現當地官方已經開始進行「輿情控管」。但他們仍然從縣政府的朋友及當地人口中了解到,亞谷村確實有「小花梅」這個人,她還有一個同母異父的妹妹。徐州警方調取了小花梅妹妹的DNA,據稱是用來與徐州八孩母的DNA進行比對。但警方在取了小花梅妹妹的血液並帶走一件其母親生前的衣服後,並沒有將DNA鑒定結果告訴小花梅的家人。

而當馬薩等人將網上曝光「八孩母」 楊女的影片播放給包括小花梅的妹妹、鄰居在內的當地人看時,他們卻都表示,無法從照片和視頻中楊女的口音確認她就是小花梅。

徐州市委市政府聯合調查組曾經於2月7日發布了當地官方就「八孩母」的第三份通報,其中聲稱調查人員「以亞古村為重點,擴大多個鄉鎮調查走訪,並發布協查通告 」,最後調查人員「組織亞谷村村幹部及村民比對照片、口音,確定楊某俠原名為小花梅······」。

然而,第二天(8日)馬薩等前記者在亞谷村實地訪問調查的結果,明顯與官方通報的說辭截然不同。

根據《尋找小花梅》一文的講述,小花梅是傈僳族人,但南安建村宗教科的人士卻證實說,影片中「楊女」的口音並不是傈僳語的口音,也不是怒族語。

文章指出,事實上亞古村就只有一條主街,人流也都集中在這裡,當地商店和飯店的老闆都沒人認識影片中的楊女,也都否認有人來調查過這個女子的身分。

在這兩名前調查記者的整個訪查過程中,唯一表示戴著鐵鏈的「楊女」看起來有點面熟的人,是一名醉漢。

根據這篇文章,當地人僅證實了「小花梅」確有其人,以及福貢縣幾個村子發生過不少拐賣事件,但當地人無法斷定小花梅就是徐州的八孩母。他們認為,應當讓「楊女」說幾句傈僳語讓其家人聽一聽,這樣有助於證實其真實身分究竟是不是「小花梅」。

在海外網絡社交平台上,眾多網友對上文中最後提出的讓「楊女」說幾句傈僳語的議題大加讚許,認為這是一個有助於更直接辨識八孩母與小花梅是否同一人的有效方式。

【閱讀《寻找小花梅》全文: 點這裡

(記者竺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林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