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中共如何讓美國自由社會變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有報導披露,蘋果公司曾與中共達成2750億美元的交易。「(原因)很簡單,我稱之為貪婪。」安德斯•科爾說。

「他們(中共)正在賄賂世界各國的首腦。無論是學術界,還是我們的政治界、經濟界,人們都深受其害。」

安德斯•科爾談到中共在2016年與蘋果公司達成的2,750億美元祕密交易,以及日益增長的全球暴政威脅。

今天,我們採訪了《政治風險雜誌》(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出版人、《大紀元時報》的專欄作家、《權力的集中》(Concentration of Power)一書的作者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

科爾說:「在過去,我們有過大流行,但國家對個人的控制,還沒有這麼高的程度。」

歷史的軌跡,是否總是朝向權力越來越集中的方向發展?科爾認為:「永遠不要放棄任何一種自由,不要把一寸領土,交給中共或任何其他獨裁者。」

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

安德斯•科爾,歡迎你回到《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科爾:謝謝你。

蘋果公司給北京送大禮 中共如何讓美國戰略變形

楊傑凱:安德斯,自上次我們在鏡頭前交談以來,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實際上你已經成為一位相當多產的專欄作家,這相當讓人敬佩。每天、每隔幾天我都會看到你的一篇新文章,你寫了一篇非常棒的專欄文章,實際上是關於蘋果公司給中共政權送了一份大禮,以取得在中國境內的運營權並可以持續運營下去。無論如何,請告訴我一些與此相關的實際情況。

科爾:幾年前,蘋果公司顯然與中共達成了一項祕密協議,向他們提供大約2750億美元,看起來是就以下領域:強制技術轉讓、開發成本,也許還有其它一些東西。媒體報導不是很明確,但要知道,這是一筆可觀的資金,而且似乎是被中共所脅迫的。

而就在這之前,中國(中共)不允許某些應用程序出現在(蘋果)應用商店裡。因此,這事看來確實就是一個教科書式的(被中共)強迫技術轉讓的案例。

此外,在蘋果公司送出這份大禮之前的幾天,為了使得(與中共的)談判更加甜蜜,蘋果公司向滴滴公司投資了10億美元,這也令人費解。滴滴是中國的一家叫車APP軟件公司,與(美國)優步(Uber)公司有直接競爭關係。而且當時正值優步和滴滴爭奪中國市場份額之時。因此,這事兒就成了,一家美國公司介入,支持一家中國公司來與美國公司競爭。

你還可以看到,中共如何利用手中權力,讓美國公司、政治家和學術界的(反擊)戰略和戰術變形走樣。中共能夠如此有效地做到這一點,而沒有遇到美國政府高層、美國商人、美國生意人的更多抵制,這相當令人震驚。

楊傑凱:當然,而且這也正是你的書(《權力的集中》)中的主題。那麼,中國(中共)或者叫中國(中共)政權,是如何獲得這種影響力的呢?他們如何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甚至在若干年內都不為人所知?

科爾:在北京的中共權力高度集中,令人難以置信。不僅是中共,還有被人們稱作「終身皇帝」的習近平本人,可以說比地球上任何一個人的權力都要大。這使他成為一個非常危險的人,特別是考慮到,他顯然還在追求更多的權力,無論是針對中國人民的個人權力,還是針對鄰國的權力。不僅僅是周邊國家啦,還包括對華盛頓DC的權力,對布魯塞爾、倫敦和巴黎的權力。他正在全球範圍內,影響和左右我們的高層領導,而我們真的需要關注這一點。

[旁白]:我們的團隊聯繫了蘋果公司,但他們沒有即時回應。

中共如何獲得這種影響力?西方接觸戰略失敗

楊傑凱:讓我們來看看這個話題,因為你談到了集權。甚至在10年前,也許吧,我不太確定這一點,但也許(10年前)中共不可能與蘋果公司達成這樣的協議,或者說,(10年前)蘋果公司在中國的處境,肯定不會這樣——我已經回答了問題的一些方面了,但中共是如何獲得這種影響力的呢?請為我描繪一下這段歷史。

科爾:讓我們一直追溯到1930年代、1920年代。1921年,當年中共成立時,是中國一個非常小的政黨,通過參與工人、農民運動,中共得以發展。在1930年代,他們占據了第一塊根據地,這一行動是在斯大林的支持下實現的。(為躲避國軍圍剿)他們進行了長征,他們扛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束;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大部分時間,是國民黨都在與日本人作戰。然後中共在最後時刻介入,基本上是下山摘桃子並占據中國。

當時,在他們占據中國的時候,他們控制了一個最大的、尚未充分開發的市場——就世界上的人口數量而言。由之而來的權力很難說有多大,但即使在1949年,英國人、美國人,他們都想進入這個市場,並保持其已擁有的市場份額,因為兩個國家在中國都已經有了生意。他們知道,為了保持這種權力或保持這種市場准入權,他們需要得到中共的許可。

因此,早在40年代、50年代,我們美國實際上是在與英國人競爭,與其它國家競爭,以保持(在中國的)市場占有份額。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很多年,(上世紀)七十年代,美國向中國開放,我們希望通過更多的經濟往來可以使中國自由化。我們早就該明白,多年來我們與中國之間持續的經濟接觸,不會對促進中共自由化起作用。我們當時就應該知道這個。

在19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時,我們就應該明白,這麽做不會成功。我們對中國的接觸戰略,根本無法讓中國在政治上實現自由化。最後,在2008年左右,當美國出現經濟衰退時,我認為,中國(中共)、或者說中國(中共)的領導層決定,是時候採取更多的走出去戰略。他們可以聲稱,美國衰落了,資本主義衰落了,民主衰落了。人們的確可以看到這個變化,尤其是2012年習近平上台後,人們的確看到了變化,(中共)變得更加好鬥與富有侵略性。

「韜光養晦」時代已經成為過去,中國(中共)向前邁進,習近平向前邁進,擴大他的權力,並開始宣稱,民主、資本主義、市場經濟都已經過時了。

中國某些技術領先 美國尚未意識到中共威脅

這就是我們目前的處境。隨著中國經濟的飛速增長,他們的軍事力量也急劇擴張。此時此刻,他們每年正在建造的軍艦都比我們多,他們正在打造高超音速武器、無人機、人工智能。在某些領域,在超級計算機方面,他們的技術實際上已經領先於美國。因此,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時期。我覺得,作為一個國家,美國還沒有真正意識到,北京的中共對我們這個國家構成的威脅。

楊傑凱:中共政權的崛起與其今天所擁有的權力,非常引人矚目。對我來說,從我了解的情況來看,這是由美國商界所推動的。比如,蘋果公司要仰仗中國(中共)政權,獲得中共青睞,這非常令人震驚,因為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或接近最大的公司,經濟規模比大多數國家都大。但卻基本上屈從於中共。

科爾:我也這樣認為,蘋果公司對中共屈從,因為它必須要取得中國的市場准入,而北京充當了(市場)看門人的角色,蘋果公司想進入這個14億人的龐大市場,希望中國人購買蘋果手機,希望得到(中國的)廉價勞動力,而(現在)這些勞動力正變得越來越貴,另一方面,,他們還希望能從中國新疆獲得多晶矽。中國是一個龐大的經濟體,現在占世界經濟總量的大約20%。

因此,對習近平來說,這是一個很大的權力,而美國總統沒有這種權力。美國作為一個開放的體系、作為一個市場經濟體,我們更喜歡自由,我們更傾向於讓我們的公司和人民,與外部自由交往。

但是,正因為我們有如此多的自由,在某種意義上,我們的政府並沒有像習近平那種權力,習近平可以決定讓蘋果應用商店的應用程序商店開啟或關閉。因此,他們有相當多的權力,而蘋果公司需要(這些權力支持)。

楊傑凱:他們(蘋果公司)也有另外一方面(的需求),對嗎?你已經談到了一些,(如)供應鏈、一些配件來源、一些礦物來源。而且,他們也在中國組裝蘋果手機。如果(中共)政權突然決定對蘋果公司另眼相待,蘋果的全球銷售量會出現什麼情況?它會崩潰,不是嗎?當你考慮到這一點時,這令人震驚。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優樂客會員新年優惠方案:
https://www.youlucky.biz/post/2022-youhui
2022年費通票大優惠,每個月只要不到$2 美金(優惠只到2/22喔!馬上行動)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