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中共如何让美国自由社会变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有报导披露,苹果公司曾与中共达成2750亿美元的交易。“(原因)很简单,我称之为贪婪。”安德斯•科尔说。

“他们(中共)正在贿赂世界各国的首脑。无论是学术界,还是我们的政治界、经济界,人们都深受其害。”

安德斯•科尔谈到中共在2016年与苹果公司达成的2,750亿美元秘密交易,以及日益增长的全球暴政威胁。

今天,我们采访了《政治风险杂志》(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出版人、《大纪元时报》的专栏作家、《权力的集中》(Concentration of Power)一书的作者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

科尔说:“在过去,我们有过大流行,但国家对个人的控制,还没有这么高的程度。”

历史的轨迹,是否总是朝向权力越来越集中的方向发展?科尔认为:“永远不要放弃任何一种自由,不要把一寸领土,交给中共或任何其他独裁者。”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

安德斯•科尔,欢迎你回到《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科尔:谢谢你。

苹果公司给北京送大礼 中共如何让美国战略变形

杨杰凯:安德斯,自上次我们在镜头前交谈以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实际上你已经成为一位相当多产的专栏作家,这相当让人敬佩。每天、每隔几天我都会看到你的一篇新文章,你写了一篇非常棒的专栏文章,实际上是关于苹果公司给中共政权送了一份大礼,以取得在中国境内的运营权并可以持续运营下去。无论如何,请告诉我一些与此相关的实际情况。

科尔:几年前,苹果公司显然与中共达成了一项秘密协议,向他们提供大约2750亿美元,看起来是就以下领域:强制技术转让、开发成本,也许还有其它一些东西。媒体报导不是很明确,但要知道,这是一笔可观的资金,而且似乎是被中共所胁迫的。

而就在这之前,中国(中共)不允许某些应用程序出现在(苹果)应用商店里。因此,这事看来确实就是一个教科书式的(被中共)强迫技术转让的案例。

此外,在苹果公司送出这份大礼之前的几天,为了使得(与中共的)谈判更加甜蜜,苹果公司向滴滴公司投资了10亿美元,这也令人费解。滴滴是中国的一家叫车APP软件公司,与(美国)优步(Uber)公司有直接竞争关系。而且当时正值优步和滴滴争夺中国市场份额之时。因此,这事儿就成了,一家美国公司介入,支持一家中国公司来与美国公司竞争。

你还可以看到,中共如何利用手中权力,让美国公司、政治家和学术界的(反击)战略和战术变形走样。中共能够如此有效地做到这一点,而没有遇到美国政府高层、美国商人、美国生意人的更多抵制,这相当令人震惊。

杨杰凯:当然,而且这也正是你的书(《权力的集中》)中的主题。那么,中国(中共)或者叫中国(中共)政权,是如何获得这种影响力的呢?他们如何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甚至在若干年内都不为人所知?

科尔:在北京的中共权力高度集中,令人难以置信。不仅是中共,还有被人们称作“终身皇帝”的习近平本人,可以说比地球上任何一个人的权力都要大。这使他成为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特别是考虑到,他显然还在追求更多的权力,无论是针对中国人民的个人权力,还是针对邻国的权力。不仅仅是周边国家啦,还包括对华盛顿DC的权力,对布鲁塞尔、伦敦和巴黎的权力。他正在全球范围内,影响和左右我们的高层领导,而我们真的需要关注这一点。

[旁白]:我们的团队联系了苹果公司,但他们没有即时回应。

中共如何获得这种影响力?西方接触战略失败

杨杰凯:让我们来看看这个话题,因为你谈到了集权。甚至在10年前,也许吧,我不太确定这一点,但也许(10年前)中共不可能与苹果公司达成这样的协议,或者说,(10年前)苹果公司在中国的处境,肯定不会这样——我已经回答了问题的一些方面了,但中共是如何获得这种影响力的呢?请为我描绘一下这段历史。

科尔:让我们一直追溯到1930年代、1920年代。1921年,当年中共成立时,是中国一个非常小的政党,通过参与工人、农民运动,中共得以发展。在1930年代,他们占据了第一块根据地,这一行动是在斯大林的支持下实现的。(为躲避国军围剿)他们进行了长征,他们扛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大部分时间,是国民党都在与日本人作战。然后中共在最后时刻介入,基本上是下山摘桃子并占据中国。

当时,在他们占据中国的时候,他们控制了一个最大的、尚未充分开发的市场——就世界上的人口数量而言。由之而来的权力很难说有多大,但即使在1949年,英国人、美国人,他们都想进入这个市场,并保持其已拥有的市场份额,因为两个国家在中国都已经有了生意。他们知道,为了保持这种权力或保持这种市场准入权,他们需要得到中共的许可。

因此,早在40年代、50年代,我们美国实际上是在与英国人竞争,与其它国家竞争,以保持(在中国的)市场占有份额。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很多年,(上世纪)七十年代,美国向中国开放,我们希望通过更多的经济往来可以使中国自由化。我们早就该明白,多年来我们与中国之间持续的经济接触,不会对促进中共自由化起作用。我们当时就应该知道这个。

在1989年天安门广场大屠杀时,我们就应该明白,这么做不会成功。我们对中国的接触战略,根本无法让中国在政治上实现自由化。最后,在2008年左右,当美国出现经济衰退时,我认为,中国(中共)、或者说中国(中共)的领导层决定,是时候采取更多的走出去战略。他们可以声称,美国衰落了,资本主义衰落了,民主衰落了。人们的确可以看到这个变化,尤其是2012年习近平上台后,人们的确看到了变化,(中共)变得更加好斗与富有侵略性。

“韬光养晦”时代已经成为过去,中国(中共)向前迈进,习近平向前迈进,扩大他的权力,并开始宣称,民主、资本主义、市场经济都已经过时了。

中国某些技术领先 美国尚未意识到中共威胁

这就是我们目前的处境。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增长,他们的军事力量也急剧扩张。此时此刻,他们每年正在建造的军舰都比我们多,他们正在打造高超音速武器、无人机、人工智能。在某些领域,在超级计算机方面,他们的技术实际上已经领先于美国。因此,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时期。我觉得,作为一个国家,美国还没有真正意识到,北京的中共对我们这个国家构成的威胁。

杨杰凯:中共政权的崛起与其今天所拥有的权力,非常引人瞩目。对我来说,从我了解的情况来看,这是由美国商界所推动的。比如,苹果公司要仰仗中国(中共)政权,获得中共青睐,这非常令人震惊,因为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或接近最大的公司,经济规模比大多数国家都大。但却基本上屈从于中共。

科尔:我也这样认为,苹果公司对中共屈从,因为它必须要取得中国的市场准入,而北京充当了(市场)看门人的角色,苹果公司想进入这个14亿人的庞大市场,希望中国人购买苹果手机,希望得到(中国的)廉价劳动力,而(现在)这些劳动力正变得越来越贵,另一方面,,他们还希望能从中国新疆获得多晶硅。中国是一个庞大的经济体,现在占世界经济总量的大约20%。

因此,对习近平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权力,而美国总统没有这种权力。美国作为一个开放的体系、作为一个市场经济体,我们更喜欢自由,我们更倾向于让我们的公司和人民,与外部自由交往。

但是,正因为我们有如此多的自由,在某种意义上,我们的政府并没有像习近平那种权力,习近平可以决定让苹果应用商店的应用程序商店开启或关闭。因此,他们有相当多的权力,而苹果公司需要(这些权力支持)。

杨杰凯:他们(苹果公司)也有另外一方面(的需求),对吗?你已经谈到了一些,(如)供应链、一些配件来源、一些矿物来源。而且,他们也在中国组装苹果手机。如果(中共)政权突然决定对苹果公司另眼相待,苹果的全球销售量会出现什么情况?它会崩溃,不是吗?当你考虑到这一点时,这令人震惊。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优乐客会员新年优惠方案:
https://www.youlucky.biz/post/2022-youhui
2022年费通票大优惠,每个月只要不到$2 美金(优惠只到2/22喔!马上行动)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