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8孩母事件全民找真相 高層會介入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17日訊】8孩母事件全民找真相,民意洶湧可覆舟?公開信要求中央徹查,恐引發更大震動 | JASON 姚誠 | 方菲訪談 02/16/2022

徐州8孩母事件,已經形成全民挖掘真相的態勢。有調查記者曝光了董和楊某俠的結婚證, 女方和8孩母完全不是一人。 目前有傳聞中共高層在考慮是否介入。面對全國範圍內洶湧的民意和怒火,這個事件將會如何發展?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2月16號星期三。徐州8孩母事件在官方給出第四份通告後,不但沒有壓下民意,反而引發更多的進展。有調查記者曝光了董某和楊某俠的結婚證,證件上女方的照片和8孩母完全不是一人。也有公民記者專程到小花梅的家鄉了解情況,還有網民曝光了豐縣河裡有多具女性屍體的情況。另一方面,北大、清華等4所知名高校的學生連署,要求徹查8孩母事件。

目前有傳聞,中共高層在考慮是否介入。面對全國範圍內洶湧的民意和怒火,這個事件會如何發展?是否會引發更大的震盪?今晚我們請來兩位嘉賓來解讀這個熱點事件的最新進展,兩位都在線上,一位是時事評論員Jason博士,Jason博士您好。

Jason: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另一位是前中共海軍司令部中校姚誠先生,姚誠先生您好。

姚誠:主持人好,嘉賓好。

主持人:謝謝。好的,我們來談一談這個事件的最新一些進展,我們先請Jason博士來解讀一下。Jason博士我們剛才在開場白中提到了一些進展,最大一個應該就是這個結婚證的曝光,大家看到董某和楊某俠的照片,而這個照片跟這個8孩母完全看上去不是一個人。另外,有調查記者到雲南亞古村去調查,甚至拿到了小花梅的照片,這個小花梅跟結婚證上的好像是很像。所以現在就是一片的,大家就說那這個小花梅或者楊某俠,這個人現在在哪裡?

這個鐵鏈女如果不是小花梅,她又是誰等等。當然還有更多的,比如說有人扒出來說,這個地方的法院其實判決案子的時候,好幾個就是人家自己說是我是被拐賣來的,要求離婚。法院不判,不判離婚。甚至當地有多起,不知道是自殺還是怎麼樣的女性屍體等等。反正這一系列的進展,我覺得看得,就是每天可能都會有最新的你可能都跟不上。您覺得這些最新的進展,在您看來告訴我們什麼呢?

Jason:中共沒說一句真話,在整個這個事情上。它4次公告,本身自相矛盾,自我否定。當然它前兩個完全按的是歲月靜好的這個語言背景在說的,第一個說沒有任何拐賣現象,是正常結婚。第二個說是路邊撿的,就留下了。兩個好像都非常無辜,一個是正常婚姻,一個好像是助人為樂一樣的,把一個流浪的婦女接回家,但是這完全是不可思議的一個結論。就是你不能把街邊撿一個女的回來,讓這個女的給你生8個孩子。

這是不可思議的,而且這個女的本身她有精神病,她也不可能有自主婚姻這樣一個概念。所以說這兩個公告出來以後,因為它本身的這種愚蠢,已經立刻給這個事火上澆油。那麼後面3和4它相對來說是有準備,而且是3和4本身好像沒有矛盾,只是一個遞進的關係,但是3和4本身已經完全否認了政府公告1和2上面的說法。因為公告3就明確說了,這個女的事實上是雲南。

主持人:桑某某。

Jason:對,雲南大山裡頭的一個女的,但是還保持一個相對來說無辜的說法,說是當時已經有精神病,被親人帶到江蘇一邊治病,一邊找個好人家。破綻百出,怎麼可能那麼遠的地方跑到徐州這個地方來治病。那麼第4個它就開始甩鍋,它還保持說法,這個說法就是第3個引出一個雲南小花梅這樣的一個名字。那麼第4個的話,它就說這個事情是有拐賣現象,同時的話,這個8孩爸也有綁架、刑拘,控制人身自由。

主持人:非法拘禁。

Jason:拘禁這樣子一個罪,所以說把這些人全部控制起來。同時的話,這個過程中8孩母也被關到精神病院。那麼這個後面兩個,我看到是中共已經完全有備而來地在處理這個事情。這個事情一個基本的核心人物,是他們新引出的小花梅這個女士的這個概念。但是這個概念本身他們想圍繞這個概念,建立整個故事。因為小花梅本身父母雙亡,而且本身好像最開始就有精神病,好像他覺得這是一個完美的人選,把整個事情蓋全。

沒想到網民做了讓人很佩服的事情,一方面有網民去雲南採訪了當地的村民,拿到了小花梅當年的照片。另一方面,有人曝光了他們的結婚照,這兩個照片一合,大家清楚地意識到,第一剛才你說了,小花梅絕對不是8孩母,第二小花梅就是照片上那個女的。這兩個概念一出了以後,中共的第3個、第4個所謂的官方公告也完全破產。所以說以宏觀看,中共幾乎沒說一句真話。

那麼這個過程中,在我看來的話,其實中共到目前為止,從這個事情公開出來以後,照片公開出來,大家已經確認整個事情跟小花梅沒關係。小花梅事實上當年有可能是跟姓董的結婚了,但是現在我們關注的這個8孩母,絕對不是小花梅。

主持人:而且小花梅去哪裡了呢?

Jason:對,這個小花梅去哪裡了?這幾乎是一個,可能是牽扯命案的一個問題在這,所以說這個事是越牽越多。那麼中共的回應已經不再開始用一個新的說法來掩蓋舊的說法,它已經開始做一些比較蠻橫的事情,在壓蓋這個事情。至少從地方上,有很多支持的人被擋在村外,甚至有2個去支持的人,被當地政府逮捕,甚至威脅要以什麼尋釁滋事罪來判刑。而同時的話,網上這個消息也紛紛開始在刪。

甚至有人說,連徐州附近跨省山東的警察,都有可能調在徐州附近,來維持徐州當地做封鎖這個任務。那麼如果山東的警察介入了,你明顯就知道這個事情至少在中央的公安部這一級別,是準備幫著當地來維護這個事情。因為跨省調警察,這個事情絕對不是徐州本地警察做的事情。所以說在我看來的話,目前中共展現出來的是,從來沒說過一句真話。第二中共基本上是準備按小花梅這樣一個故事,把這個事情定性。

第三個中共基本上從高層目前的表現來看,事實上是在準備用強壓民意、強壓參與的人這樣的方式,把整個事情硬壓下去,來強推中共第3、第4這個聲明這樣一個說法。

主持人:我覺得這個事情有兩個特別罕見的地方,從民間來看,它作為一個社會事件,它這個熱點和關注度遠遠超過了以前的一些社會事件。哪怕是雷洋什麼都沒有持續這麼久,而且不但是持續發酵,甚至有升溫的趨勢。另外一個,它展現出了網友的行動力,或者說中國民眾的行動力。就它幾乎成為一個全民去挖掘真相,全民破案的這麼一個過程。你看我們看到很多東西都是網友弄出來的,然後官方不得不回應。

所以它形成了一種,無形中形成了一種官民對峙的這樣一個情況。您覺得為什麼會是這樣呢?為什麼這麼多人,已經不單是嘴上說了,他還會去行動了。

Jason:因為這是非常明顯的,這個事情是跟每個人都是有切身關係的。誰家沒有孩子,誰家沒有兄弟姐妹,這樣的概念。幾乎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和這個8孩母,其實就差一次走錯路;就差背後給一個悶棍;就差在一個不該吃飯的地方吃一頓飯被迷倒。就差這一點點,自己的命運就跟這個8孩媽的命運幾乎聯繫在一起了,所以說每個人都有感同身受的這樣的感覺。

而且中共在這個過程中,肆無忌憚的這種汙辱老百姓的智商,這樣的做法本身也使得很多中國人不能忍下這口氣。因為很多網上曝光出來的結果,你只要有一點點還沒有瞎,你就能看出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但是中共就是在掩蓋。一個是感同身受,一個是中共的這種蠻橫的態度,使得這個事情持續升溫。而且我自己的感覺上有一點,整個這個事件它在網上刪稿這個速度,比其他的很多事件要慢很多。

歷史上,中共一個事情一旦官方有說法,那麼這個稿就是秒刪。但是這個事情我發現,你比如說剛才你談到的一些大學的學生,北大、清華這樣的聲援的信,它事實上是出現了一段時間以後,才開始刪。這就讓我不得不猜想,甚至會不會就包括像網管這樣的人,他內心對這個事情都是同情的,他都會在一定時間裡,讓這些消息不斷地出來。因為這個消息它哪怕出來有一段時間,那麼這個事情就可能有機會讓大家傳開了,你再刪其實已經不起作用了。

所以說刪稿只有秒刪才真正起作用,一旦你不秒刪,你每個事都讓它持續幾個小時,那麼整個這個事情就基本上是一直在蔓延。所以說在我看來,就包括最新的有關8孩母在精神病院的一個,中共還做了一個專門的視頻。

主持人:對,沒錯。

Jason:在那個視頻裡,居然有一個鏡頭是8孩母對著這個醫生,懇求他們,請放了我吧,這樣的話。這樣的畫面能在新聞報導中出現,我在猜想也有可能小編,是在某種意義上講,用這樣一個鏡頭,雖然是在講故事,但是也把整個目前8孩母她的處境展現出來,讓人知道其實8孩母已經被中共控制起來這樣一個現實。所以說我的感覺上,所有的人他其實因為這種事情是跟自己切身相關的,幾乎中共所有以前非常得力的輿論控制體系,現在都處於有可能有裂縫,有崩塌的這樣一個邊緣這種感覺。

這就是讓我感覺這個事情一直在持續,就是因為中共好像沒有像以前那麼有效地,秒刪所有相應的稿子。

主持人:也許有刪不過來的情況,據說現在在微博上有人統計了一下,在兩個話題之下,閱讀量已經基本上超過50億次了。

Jason:閱讀量50億次這個不是讓我覺得是一個好像特別驚訝的一個事情,因為就我知道中共不管是微信還是,它們其實都建立了一個非常強大的,包括人工智能的識別,如果它把相應的關鍵字放進去,哪怕你是以圖片的方式出現,哪怕你是語音的方式出現,它都有相應力抓住你相應的關鍵字,然後秒刪。如果中共是真的高層下了死命令來做這樣一個事情。

可能現在有一個因素就是啥呢?就是目前很可能是在一個政法體系裡頭做出這樣一個決定,剛才我們說了,肯定有中央一級的公安系統介入這個事情。但是有可能,比如說像最高層,政治局常委那個層面的人,可能沒有對這個事有明確的說法,所以說它的各個部門之間行動不一致。你比如說它在刪稿這個體系裡頭,它就沒有要求必須秒刪,你誰不秒刪我開除誰。

主持人:有可能。

Jason:而在公安這個體系裡頭,它就可以讓山東的警察開始支援徐州。所以說你可以感覺到,很可能因為最頂層的決策層沒有發話,所以說底層它的行動上有差別。

主持人:有可能。那我們再請姚誠先生來解讀一下,姚誠先生我們看到這個事件發酵以後,我看到您也接受不少媒體的採訪,因為當時您在大陸的時候,曾經參與過中國婦權的這樣一個組織的,甚至您是中國婦權在中國的負責人。多年參與了營救婦女、兒童這方面的事情,相信親身目睹了很多這方面的悲慘遭遇,所以先跟我們談一談您參與這方面的一些情況。

姚誠:好的。剛才Jason博士說了中共為什麼要掩蓋這個東西,掩蓋這個事情。第一我基本上可以肯定這個女孩是被拐兒童。為什麼中國出現被拐兒童,是因為中國的計劃生育造成的這種巨大的人道災難。我們暫時不說有4到5具的孩子胎死腹中,就是從1982年真正的從82年開始,一直到放開二胎這段時間,三、四十年時間,中國被拐兒童幾百萬,甚至上千萬,這一點都不為過。

這個是因為中共它的這個計劃生育政策造成的,它在掩蓋。那麼我現在講一下我們所做的一些工作,2007年的時候張菁在紐約成立了中國婦權組織,我當時從牢裡出來以後,我就加入了這個組織成為一個義工,是大陸的負責人。我負責兒童項目,兒童項目主要的是幫助被拐兒童家庭尋親。一開始我們是在雲、貴、川去登記,誰家誰家孩子丟了,登記在冊,把資料收集起來。

然後我們跑到廣東附近這一塊,在街上把它攤開去尋找被拐兒童。後來發現,因為2015、16年之前,拐賣男孩的事情多,男孩的價格要高,就是女孩的價格只是男孩的1/3。到了2016年以後,男孩、女孩的價格平均起來,大量的女孩被拐賣,而且遍布全國。所以我們每年要組織多次的,組織家長們到各個地方去尋親。你比如說除掉西藏、新疆,還有什麼北京、上海這些大城市沒有,幾乎中國所有的省、市、自治區,重點的地區我們都去組織過尋親,這個是一個。

當然我現在要講的就是,我在尋親的過程中,受到的就是看到的中共千方百計地在阻撓。所以我今天想藉這個機會說,孩子不是找不回來,徐八子這個女的,並不是找不到她的父母,現在的科學技術完全可以找到。公安部2010年的時候成立的DNA庫,尋親的家長報案以後,把DNA弄進去,然後哪個孩子找到以後,在網上去比對,這是可以找到的。如果政府要有所作為,在這個方面有所作為,中國的70%、80%的被拐兒童是可以回家。

我就舉一個事例,我們在福建做過一次DNA比對,是美國張菁這邊募捐的錢,我們組織了30對,就是60個人的DNA。我們一開始美國這邊意思是說,我們派醫療隊,我們去給你們送DNA,你不要送錢,這樣的話我們可以做很多很多的人。浦田地區有十幾萬的童養媳,浦田地區有十幾萬的童養媳在等著,我沒有辦法,我只能做60個。我這60個其中比對成了5對,就這一次找到5對。

國家安全部當時就找到我,不允許外國的機構進來做,他們嚇唬我說,外國人美國人在想通過這些事情,要掌握中國人的DNA和基因,將來造成基因武器去攻擊中國,這胡說八道。所以說徐州這個女的,中共為什麼隱瞞她?為什麼不去做DNA,現在這樣你做出DNA,也沒有人相信你。

主持人:是,它說對不上。

姚誠:必須有國際組織介入,必須有一個中立的機構去做。你中國政府做,你解決不了問題。幾百萬的孩子現在不知道在哪裡,中國每5年進行一次人口普查,這個人口普查要把它利用好了,大部份的孩子都可以回到父母身邊。現在每個村子都有警察叫片警,他對每家多個孩子、少個孩子清清楚楚。那麼這家多個孩子,你們要是真的去辦事的話,你把這孩子和他父母做個DNA一比,不是你家的,那就把他解救出來。

為什麼警察不在這裡有所做為呢?因為警察參與了這個犯罪行為。因為買了這個孩子以後,這家買了孩子以後,通過關係花錢找到了派出所的戶籍局,給他報上戶口,然後就說這孩子是這家生的。為什麼公安不去找?一查,查到底幾乎所有的派出所的戶籍警全部得判刑,全部是有犯罪的。我們現在聯繫到這個徐州八孩母,為什麼中國一直在隱瞞它?就是因為他們就是罪犯。

主持人:是,我就插一句。因為我覺得您剛才說的是這麼個情況,因為他這個據說這個人,現在網友普遍認為她是,就是四川的那個李瑩。如果是李瑩的話,那個女孩子她是十二歲的時候被丟失的,就十二歲的時候被拐走。就是像您說的,很可能就是拐賣兒童這樣的。然後如果說是沒有當地的參與,她不可能二十年在那邊這種情況,都沒有人去管。另外就是說,剛才我們說到結婚證嘛,那結婚證上的那個女方如果是小花梅的話,那她也是被拐來的。但是居然有結婚證,這實際上就是相當於當地的執法機構幫她辦的啦,對不對?

姚誠:對。那個我再舉一個例子,我們在福建石獅找到了一個男孩,他被拐才半年,他的奶奶,我們帶他奶奶去見了。奶奶見到孫子那就是我孫子,那騙不了的。然後對方,他就要求做DNA,那很好,就帶著他的父母親,他的父親去做DNA。等到做DNA的時候,一比對不是。最後我們查到什麼情況?這個家庭有一個當地刑警大隊的大隊長,用了別的孩子的基因抽的血跟他做的。然後我們去交涉的時候,這個孩子不見了,給他轉人了。

我們現在也能看到中國的一些習俗。這家買一個孩子他是花錢買的,他也不想隨隨便便的就給你拉走,對吧。而且中國這個很多村莊都是親戚朋友,家家都買孩子。我剛才說福建莆田十幾萬的童養媳,沿海地區的家庭基本都有童養媳,一個兩個甚至三個。那麼他們也抱團娶了。我們進去尋親的時候,遇到的這種不僅僅是公安的阻擋,也遇到了這個村莊裡面的暴力相待。

主持人:對,是。就是這個和我們從徐州這個案子看到的情況是一樣的,很多人就是因為這個案子有講出了很多很恐怖的其他的這個拐賣婦女,包括虐待這個婦女的這個情況都是。就是說全村的人如果這個女的是逃不出去的,因為全村的人都會幫著看,然後基本上全村的人都知道這個情況,然後是幫著,互相之間幫著的,所以這個一旦你被弄到這種地方呢,你無論受到什麼樣的虐待都沒有人管,而且你也逃不出去。但是我聽說就是看到媒體採訪,您曾經幫助過一位在安徽的就是婦女逃走,營救過她是嗎?

姚誠:這個事情應該從某種程度上說,比這個徐州這個女孩還慘。這個家庭生了三個女兒,計生辦找他家裡罰款,房子全部扒掉,孩子的母親就跑掉了。這個父親也沒有錢也出去打工就跑了,把這三個孩子丟給孩子的奶奶寄養。計生辦找不到他家人罰款,就把她奶奶給關起來。三個孩子放在家裡面。有一個小學老師晚上敲門進去了,把二女兒給強姦了。強姦以後,她家一個邊旁的一個叔叔把大女兒和二女兒就把她賣掉了,小女孩太小了,不知道。

然後我們就是尋親找,大女兒我們找不到,後來我們找到了這個二女兒,二女兒叫鄧露蓉,是安徽宿松人。我們找到這個女孩的時候,我們去了兩趟,前面兩趟我們見不到她。見不到村裡面的人就跟我們說,這個女孩瘋掉了,那女孩子在山裡面,在山裡面。她後來是什麼情況?她十三歲被賣到這一家,她的這個男人四十多歲,這個男人也是遊手好閒,這個村莊裡面就是個光棍族,然後這個男人允許讓她的,也不叫老婆吧,讓這個女孩吧去在村子裡接客,二十塊錢一次。這個村子裡面有四、五十個光棍漢,上到六十歲的老人老頭,下到二、三十歲年輕人,她要接待這麼多人,她受不了,毫無疑問受不了,現在還有些性虐待的問題,這受不了就跑,跑到山裡面以後就睡在山裡面,睡到草堆裡面,餓了以後就在山裡面挖什麼東西吃吃。她也回來,我們第三次去的時候她回來了。她為什麼回來?她生了一個兒子,因為眼睛感染孩子雙目失明,她捨不得她這個兒子,她回來的。回來以後我們看到她躲在那個草堆裡面,我們就想把她帶走,然後村子裡面的人拿著鋤頭、扁擔都過來。我當時跟德國的一個記者,還有一個丹麥的攝影師,我們三個肯定,我們趕緊走,要不然被這些人打死了。他們為什麼不讓我們去把孩子帶走?因為他們也知道,他們是,要查下去他們要犯罪。然後我們到了派出所報案,說這裡面有拐賣兒童案、有強姦案、有人間案,就很多啦。這個女孩接客以後,錢,這個男的在他家後面造了一棟小屋,為什麼這個村子裡的女人們跟我們告狀這事呢?因為她們男人沒事也跑到她家來睡覺。很氣對吧。我們到了派出所有報案,派出所說,這個強姦案私了了,這個小學老師他的一個親戚也在省裡面當官,平掉了,賠了八萬塊錢給這個鄧露蓉的父親。這個鄧露蓉的父親叫鄧結超,也是一個壞蛋。拿了錢就跑了。那麼他的孫子,他的外孫子,眼睛失明他都不管。然後我們去沒有用,派出所不接,這個案私了了。我們說這個不是私了的案子,這是個公訴案子,不行。到今天為止這個小鄧露蓉還是在過著當代的白毛女的生活。你沒有看到這個孩子眼睛發呆的那個眼睛,沒有看到她的兒子雙目失明,被蹲在黑暗的那個角落裡面,瑟瑟發抖的那樣子。我今天這期視頻,我本來不做這個,我做的心寒,我一想起這個事情以後,我就覺得我沒有能力把她救出來。所以我一想通過這些媒體,通過這麼個呼籲,徐八子事情不是個案,是很普遍的案子,我今天沒有時間講很多具體的故事,太多太多,我們講的都是冰山冰山的一角。

主持人:這簡直是太黑暗了,所以我覺得真的是,可以就像您說的這所有的人在其中的,真的就是犯罪,全部是這個犯罪集團的一分子,全部是犯罪分子。所以我再很快問一下,就是回到這個八孩母親,現在有人說,就是之前有一個導演,他本身就是徐州的豐縣的,叫王聖強吧,然後他就說,他說這個人就是李瑩,他說我們當地人都知道,但是有人不讓人說她是李瑩。很多人分析說是因為這個李瑩的父親是一個退伍軍人,當局怕影響不好,那您本身也是軍人,您覺得是不是有這個因素?

姚誠:這個因素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因為習近平想連任也好,在黨內鬥爭也好,他現在急需的壟斷軍權。中國的老兵維權給壓得很死,大家心裡都不平,那麼今天假如中共要重這個DNA,查出來這個孩子,他的父親就是一個退役軍人,我可以這麼說:軍人們就要站出來,我們在保家衛國,我們在流血犧牲,我們維護你的一黨專制,我們不說了。我們的家庭、我們的孩子都保護不了,你說我該怎麼辦。所以這個因素是很重要的,我現在也不知道啊,為什麼中共不敢去做DNA。假如跟這個退伍軍人DNA做上了以後,這個事情就不是今天這個事情了。

主持人:好,那Jason博士,剛才姚誠先生說到這個,但是據說中共是做了DNA,但是聲稱不符合是嗎?

Jason:對,她的父親因為思念李瑩,早早就悲憤的去世了,然後她的母親其實也算是公務員。她父母其實都是公務員,都是像一個中國四川的六百萬中等城市的公務員,都是社會的中產階級。然後她媽媽後來改嫁,改嫁了以後,據說中共最近跟她媽做了DNA,告訴她媽說這個8孩母不是你的李瑩。這是中共的報導,我看的都是中共的報導。當然了我對中共所有說的話都不信。

主持人:沒有任何可信。

Jason:都是謊言。剛才我們大家已經說了,我們姚誠先生已經明確地舉的那個例子,非常生動的。就是這個當地的公安能用假的血清,把一個追到家門口的父母和奶奶欺騙他們說:這不是你的孩子。那麼中共這麼遠程做,而且中共現有的官方說法已經確立了,那麼它做出所有的結果,其實都是維護它們現在的這種說法。所以說在我看來的話,中共聲稱它們做了DNA,而這個8孩母不是李瑩,這個說法我幾乎是認為是沒有一點點的可信性。

就是整個剛才我的感覺上,就是說這個事情其實已經到了,中國人用全民的這樣子一個熱情,或者不說熱情,悲憤去追尋真相的時候,中共有沒有一點點的良心或者說是想法能往後退一點點步子。因為這個不牽扯到中共的高層,只是地方的幾個小的官員。他們這個事情如果放不下,那麼中共幾乎這個系統是沒有一點點希望的。當然剛才我也聽到了姚誠先生講的那個悲慘的故事,這個事情完全是中共底層官員在完全維護這個事情。就是中國社會有的時候很多地方就像膿包一樣,就是你揭開來奇臭無比、奇醜無比,真是讓人慘不忍睹那種感覺。這就是有可能中共它不敢揭這個事。這個事情揭出來的話,它的底層一大批官員…

主持人:冰山一角,現在這些事。

Jason:可能都是問題。然後整個這個事情,現在大家已經不斷地在網上開始談這種孩子被拐騙、婦女被拐賣等等這樣的故事,已經不停地在翻這個事兒了。中共它就擔心這個事情它敢退一步,它整個維護的這種謊言的假象就崩塌了,整個像雪崩式的這個事情就會蔓延下來。所以說在我看來的話,因為中共造的這個罪惡太大,它在任何一個地方都不敢退一步,退一步就可能面臨雪崩的這樣的一個結果。所以說其實有的時候,咱們覺得好多事情不可理解,就是說這樣的一個事情居然用這樣的方式來做這麼愚蠢的掩蓋。但是它其實就始終在玩一件事兒,就是「我控制一切,你又拿我怎麼樣」這樣的一個態度來對待大家。

主持人:對,現在看到網上有傳聞說已經鬧得高層了,然後高層好像還討論了。那據說彭麗媛發話說要徹查,然後說習沒有表態等等。因為彭麗媛本身是聯合國這個什麼婦女大使或者什麼的,就說這個事兒如果不處理,我以後都不能出國門什麼什麼。您覺得這個消息這個傳言的真實性有多大?另外因為剛才我們也分析過,說其實很可能高層在這個事情上是沒有太說話的。因為確實我們現在看到,除了地方在做一些動作之外,媒體也好、高層也好,還是更高的這種宣傳機構也好,全部沉默。就是它現在似乎就處於一種還沒有決定好要怎麼做的狀態,那麼下一步有沒有可能高層介入呢?

Jason:這個事情我的感覺高層肯定是知道的,就是他們沒有說話就可能是有分歧。因為高層目前來說的話派系鬥爭也是非常嚴重,很多時候比如說習近平還沒吭聲的時候,這個事情就牽扯一個站隊的問題。當然彭麗媛是不是表態?她表態的這個重要性多高?她對習近平的影響或者對整個政治局的常委的影響有多大?這個當然我不知道了,但是我覺得可能有這個網友一廂情願的編故事這個成分在裡頭。其實在我看來的話,其實牽扯到一個這樣的問題,就是高層發話,運作到底層,這個事情到底能真正的徹查的這個概念是什麼樣?這個我持…

主持人:是,很多人會提到雷洋案。

Jason:對,這個是有一個巨大的問號的。其實不光是雷洋案,好多這樣的事情其實都是。因為你不管怎麼樣,習近平不可能他自己去查這個事,那麼如果說他讓整個公安系統去查,那麼公安系統他們每個人都是有千絲萬縷關係的,上下通氣。你北京那個事情,它就是一個北京就那麼一點事兒,它最後查的就完全說雷洋嫖娼之後,然後被自己的晚飯給嗆死的。就是這麼一個事情就讓你接受這樣一個現實。

那麼此時此刻這個徐州這個事情的話,它官員派下來除非它是用軍隊把整個地區封鎖住,然後派一個什麼第三方的軍隊,或者說其他的外省的警察來徹查這個事情。不然的話在我看來,整個你就是一個文件下去或者一個命令下去,說徐州徹查這個事兒。我感覺最終唯一的結果,就是再抓幾個村裡的替罪羊,就像8孩爹或者兩個拐賣份子,這個事就可能了了。這是最終的這個中共的結果。

其實在我倒不對中共高層發話持很大的信心,另外發話以後最後這個事情真的能得到真相持很大的信心。因為就我觀察過去中國二十多年的事,我還沒有看到任何一個類似這樣的事件,給我一個滿意的真相。就包括北京有一個紅黃藍托兒所,強姦孩子的那個事情。很多疑團,最後一句話是小孩在編故事就完了。所有這些事情在我看來的話,中共在這個事情越醜惡,最後幫你維護這事的就是中共本身。因為中共它不敢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就是讓真相邁出一步,那麼它整個這個謊言編織的這個系統,就會崩潰。這就是我感覺這個事情我不抱希望。從一開始我就不抱希望,特別是它第三、第四個官方公告出來以後,形成一個完整故事之後,我就更不抱希望了。你想如果有任何的事情推翻第三、第四個說法,那就等於說中共自己體系內部在打臉。這個事情在我看來中共近期還沒發生過這個事情。

主持人:好,姚誠先生您怎麼看呢?您怎麼看這個傳言,另外您覺得這個高層會介入嗎?

姚誠:我認為彭麗媛出來是作秀,中共不可能在這個上面有大動作,它只能壓。因為計畫生育是中共的基本國策。中共計畫生育導致次生災難,包括人口老年化、包括很多的拐賣,還有這裡面的故事我就不說了。這一系列的東西都是源於這個計劃生育。如果中共要想在上面有所作為,要整個否定它們基本國策、否定計劃生育。你看看現在由於計劃生育導致的中國現在人口老年化,現在逼著婦女們生兩個、三個了。所以如果說中共要想做這個,甚至全盤否定計劃生育的話,它這個掙錢、它的信譽都就有影響。它只會壓,它抓人它使勁抓。現在我也發現有人就被抓了,我們中國婦權在國內實行的義工和志願者,幾乎全部被抓去坐牢。中共不讓我們做好人,它認為我們要是做好人他們就是壞人。所以好人做好事,做慈善,國外的NGO組織都是敵對勢力。所以彭麗媛是在做秀。我不相信中共在這上面有所作為,它會繼續打壓、抓、壓,用它們的槍桿子最後鎮壓掉。

主持人:但如果壓不下去呢?現在比如說有大學的這個學生的連署,然後也有別的人出來要求這個什麼中央徹查呀呢?那可能還會更多人出來呼籲,您覺得這些會對中共形成壓力嗎?會起任何作用嗎?

姚誠:中共度過危機的能力是非常強的,八九六四開著坦克車、機關槍都來掃射。我把話撂在這裡:現在出現的這些人不要急,中共會秋後算帳。絕對會抓,但是最後抓到什麼程度?不知道,但是它絕對不會讓你們這些人在上面去妄意中央,它們是絕對不會推翻它所謂的基本國策的。所以它只有鎮壓、鎮壓。

主持人:但從樂觀的角度來看,這些人我們看到在這個事件確實出現了這種全民去挖掘真相,全民破案的情況。相當於這些人就像您當年一樣,就是自己去那個地方去調查呀,自己去怎麼怎麼樣,甚至有人就開車到那個村裡要去見這個8孩母什麼的。就是這個是不是也是一種人心的覺醒了?就是如果越來越多的人像您當年一樣,在這個事情上有所作為,您覺得這個是不是也是一個樂觀正面的情況呢?

姚誠:這件事情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喚起了人們的良知。我也認為會有更多的人去關注,也有很多的勇士奮不顧身地向前。可以通過這個事件來說,中共現在已經坐在這個火藥桶旁了。那後面到底怎麼樣?那我還是不抱樂觀態度,我還是覺得中共不會善罷甘休,中共會秋後算帳。

主持人:好,那Jason博士也請您補充一下。您覺得這個事情最終會在中共這個體制內激起多大的波瀾和振動和裂痕?即使一下子沒有看到,但是在整個它解體過程中起到的作用呢?

Jason:在我看來的話,這個事情上的最大的好處就是讓大家民意上覺醒,徹底擊碎中國是世界上最安全國家這樣的謊言。但是中共的壓迫,會讓中國人心進一步的悲哀或者是喪失掉。那麼我感覺的話,中共整個這個社會,每一次這種事出現、每一次良心的喚起,然後每次被中共壓下去,最終的結果就是整個中共這個社會腐爛下去。其實中共這個社會某種意義上講的話,它最終是以腐爛的形式散掉的。

主持人:好,是。我看網上有人放司馬南的視頻,說現在壞人都看不下去了,可見這個事情是多麼的沒有底線。我們看一看這個事情接下來的發展,我想我們還會持續關注,也很難說這事情會怎麼樣發展。但今天節目時間就先到這裡了,非常感謝二位的精彩點評。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