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8孩母事件全民找真相 高层会介入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17日讯】8孩母事件全民找真相,民意汹涌可覆舟?公开信要求中央彻查,恐引发更大震动 | JASON 姚诚 | 方菲访谈 02/16/2022

徐州8孩母事件,已经形成全民挖掘真相的态势。有调查记者曝光了董和杨某侠的结婚证, 女方和8孩母完全不是一人。 目前有传闻中共高层在考虑是否介入。面对全国范围内汹涌的民意和怒火,这个事件将会如何发展?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2月16号星期三。徐州8孩母事件在官方给出第四份通告后,不但没有压下民意,反而引发更多的进展。有调查记者曝光了董某和杨某侠的结婚证,证件上女方的照片和8孩母完全不是一人。也有公民记者专程到小花梅的家乡了解情况,还有网民曝光了丰县河里有多具女性尸体的情况。另一方面,北大、清华等4所知名高校的学生连署,要求彻查8孩母事件。

目前有传闻,中共高层在考虑是否介入。面对全国范围内汹涌的民意和怒火,这个事件会如何发展?是否会引发更大的震荡?今晚我们请来两位嘉宾来解读这个热点事件的最新进展,两位都在线上,一位是时事评论员Jason博士,Jason博士您好。

Jason: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另一位是前中共海军司令部中校姚诚先生,姚诚先生您好。

姚诚:主持人好,嘉宾好。

主持人:谢谢。好的,我们来谈一谈这个事件的最新一些进展,我们先请Jason博士来解读一下。Jason博士我们刚才在开场白中提到了一些进展,最大一个应该就是这个结婚证的曝光,大家看到董某和杨某侠的照片,而这个照片跟这个8孩母完全看上去不是一个人。另外,有调查记者到云南亚古村去调查,甚至拿到了小花梅的照片,这个小花梅跟结婚证上的好像是很像。所以现在就是一片的,大家就说那这个小花梅或者杨某侠,这个人现在在哪里?

这个铁链女如果不是小花梅,她又是谁等等。当然还有更多的,比如说有人扒出来说,这个地方的法院其实判决案子的时候,好几个就是人家自己说是我是被拐卖来的,要求离婚。法院不判,不判离婚。甚至当地有多起,不知道是自杀还是怎么样的女性尸体等等。反正这一系列的进展,我觉得看得,就是每天可能都会有最新的你可能都跟不上。您觉得这些最新的进展,在您看来告诉我们什么呢?

Jason:中共没说一句真话,在整个这个事情上。它4次公告,本身自相矛盾,自我否定。当然它前两个完全按的是岁月静好的这个语言背景在说的,第一个说没有任何拐卖现象,是正常结婚。第二个说是路边捡的,就留下了。两个好像都非常无辜,一个是正常婚姻,一个好像是助人为乐一样的,把一个流浪的妇女接回家,但是这完全是不可思议的一个结论。就是你不能把街边捡一个女的回来,让这个女的给你生8个孩子。

这是不可思议的,而且这个女的本身她有精神病,她也不可能有自主婚姻这样一个概念。所以说这两个公告出来以后,因为它本身的这种愚蠢,已经立刻给这个事火上浇油。那么后面3和4它相对来说是有准备,而且是3和4本身好像没有矛盾,只是一个递进的关系,但是3和4本身已经完全否认了政府公告1和2上面的说法。因为公告3就明确说了,这个女的事实上是云南。

主持人:桑某某。

Jason:对,云南大山里头的一个女的,但是还保持一个相对来说无辜的说法,说是当时已经有精神病,被亲人带到江苏一边治病,一边找个好人家。破绽百出,怎么可能那么远的地方跑到徐州这个地方来治病。那么第4个它就开始甩锅,它还保持说法,这个说法就是第3个引出一个云南小花梅这样的一个名字。那么第4个的话,它就说这个事情是有拐卖现象,同时的话,这个8孩爸也有绑架、刑拘,控制人身自由。

主持人:非法拘禁。

Jason:拘禁这样子一个罪,所以说把这些人全部控制起来。同时的话,这个过程中8孩母也被关到精神病院。那么这个后面两个,我看到是中共已经完全有备而来地在处理这个事情。这个事情一个基本的核心人物,是他们新引出的小花梅这个女士的这个概念。但是这个概念本身他们想围绕这个概念,建立整个故事。因为小花梅本身父母双亡,而且本身好像最开始就有精神病,好像他觉得这是一个完美的人选,把整个事情盖全。

没想到网民做了让人很佩服的事情,一方面有网民去云南采访了当地的村民,拿到了小花梅当年的照片。另一方面,有人曝光了他们的结婚照,这两个照片一合,大家清楚地意识到,第一刚才你说了,小花梅绝对不是8孩母,第二小花梅就是照片上那个女的。这两个概念一出了以后,中共的第3个、第4个所谓的官方公告也完全破产。所以说以宏观看,中共几乎没说一句真话。

那么这个过程中,在我看来的话,其实中共到目前为止,从这个事情公开出来以后,照片公开出来,大家已经确认整个事情跟小花梅没关系。小花梅事实上当年有可能是跟姓董的结婚了,但是现在我们关注的这个8孩母,绝对不是小花梅。

主持人:而且小花梅去哪里了呢?

Jason:对,这个小花梅去哪里了?这几乎是一个,可能是牵扯命案的一个问题在这,所以说这个事是越牵越多。那么中共的回应已经不再开始用一个新的说法来掩盖旧的说法,它已经开始做一些比较蛮横的事情,在压盖这个事情。至少从地方上,有很多支持的人被挡在村外,甚至有2个去支持的人,被当地政府逮捕,甚至威胁要以什么寻衅滋事罪来判刑。而同时的话,网上这个消息也纷纷开始在删。

甚至有人说,连徐州附近跨省山东的警察,都有可能调在徐州附近,来维持徐州当地做封锁这个任务。那么如果山东的警察介入了,你明显就知道这个事情至少在中央的公安部这一级别,是准备帮着当地来维护这个事情。因为跨省调警察,这个事情绝对不是徐州本地警察做的事情。所以说在我看来的话,目前中共展现出来的是,从来没说过一句真话。第二中共基本上是准备按小花梅这样一个故事,把这个事情定性。

第三个中共基本上从高层目前的表现来看,事实上是在准备用强压民意、强压参与的人这样的方式,把整个事情硬压下去,来强推中共第3、第4这个声明这样一个说法。

主持人:我觉得这个事情有两个特别罕见的地方,从民间来看,它作为一个社会事件,它这个热点和关注度远远超过了以前的一些社会事件。哪怕是雷洋什么都没有持续这么久,而且不但是持续发酵,甚至有升温的趋势。另外一个,它展现出了网友的行动力,或者说中国民众的行动力。就它几乎成为一个全民去挖掘真相,全民破案的这么一个过程。你看我们看到很多东西都是网友弄出来的,然后官方不得不回应。

所以它形成了一种,无形中形成了一种官民对峙的这样一个情况。您觉得为什么会是这样呢?为什么这么多人,已经不单是嘴上说了,他还会去行动了。

Jason:因为这是非常明显的,这个事情是跟每个人都是有切身关系的。谁家没有孩子,谁家没有兄弟姐妹,这样的概念。几乎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和这个8孩母,其实就差一次走错路;就差背后给一个闷棍;就差在一个不该吃饭的地方吃一顿饭被迷倒。就差这一点点,自己的命运就跟这个8孩妈的命运几乎联系在一起了,所以说每个人都有感同身受的这样的感觉。

而且中共在这个过程中,肆无忌惮的这种污辱老百姓的智商,这样的做法本身也使得很多中国人不能忍下这口气。因为很多网上曝光出来的结果,你只要有一点点还没有瞎,你就能看出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中共就是在掩盖。一个是感同身受,一个是中共的这种蛮横的态度,使得这个事情持续升温。而且我自己的感觉上有一点,整个这个事件它在网上删稿这个速度,比其他的很多事件要慢很多。

历史上,中共一个事情一旦官方有说法,那么这个稿就是秒删。但是这个事情我发现,你比如说刚才你谈到的一些大学的学生,北大、清华这样的声援的信,它事实上是出现了一段时间以后,才开始删。这就让我不得不猜想,甚至会不会就包括像网管这样的人,他内心对这个事情都是同情的,他都会在一定时间里,让这些消息不断地出来。因为这个消息它哪怕出来有一段时间,那么这个事情就可能有机会让大家传开了,你再删其实已经不起作用了。

所以说删稿只有秒删才真正起作用,一旦你不秒删,你每个事都让它持续几个小时,那么整个这个事情就基本上是一直在蔓延。所以说在我看来,就包括最新的有关8孩母在精神病院的一个,中共还做了一个专门的视频。

主持人:对,没错。

Jason:在那个视频里,居然有一个镜头是8孩母对着这个医生,恳求他们,请放了我吧,这样的话。这样的画面能在新闻报导中出现,我在猜想也有可能小编,是在某种意义上讲,用这样一个镜头,虽然是在讲故事,但是也把整个目前8孩母她的处境展现出来,让人知道其实8孩母已经被中共控制起来这样一个现实。所以说我的感觉上,所有的人他其实因为这种事情是跟自己切身相关的,几乎中共所有以前非常得力的舆论控制体系,现在都处于有可能有裂缝,有崩塌的这样一个边缘这种感觉。

这就是让我感觉这个事情一直在持续,就是因为中共好像没有像以前那么有效地,秒删所有相应的稿子。

主持人:也许有删不过来的情况,据说现在在微博上有人统计了一下,在两个话题之下,阅读量已经基本上超过50亿次了。

Jason:阅读量50亿次这个不是让我觉得是一个好像特别惊讶的一个事情,因为就我知道中共不管是微信还是,它们其实都建立了一个非常强大的,包括人工智能的识别,如果它把相应的关键字放进去,哪怕你是以图片的方式出现,哪怕你是语音的方式出现,它都有相应力抓住你相应的关键字,然后秒删。如果中共是真的高层下了死命令来做这样一个事情。

可能现在有一个因素就是啥呢?就是目前很可能是在一个政法体系里头做出这样一个决定,刚才我们说了,肯定有中央一级的公安系统介入这个事情。但是有可能,比如说像最高层,政治局常委那个层面的人,可能没有对这个事有明确的说法,所以说它的各个部门之间行动不一致。你比如说它在删稿这个体系里头,它就没有要求必须秒删,你谁不秒删我开除谁。

主持人:有可能。

Jason:而在公安这个体系里头,它就可以让山东的警察开始支援徐州。所以说你可以感觉到,很可能因为最顶层的决策层没有发话,所以说底层它的行动上有差别。

主持人:有可能。那我们再请姚诚先生来解读一下,姚诚先生我们看到这个事件发酵以后,我看到您也接受不少媒体的采访,因为当时您在大陆的时候,曾经参与过中国妇权的这样一个组织的,甚至您是中国妇权在中国的负责人。多年参与了营救妇女、儿童这方面的事情,相信亲身目睹了很多这方面的悲惨遭遇,所以先跟我们谈一谈您参与这方面的一些情况。

姚诚:好的。刚才Jason博士说了中共为什么要掩盖这个东西,掩盖这个事情。第一我基本上可以肯定这个女孩是被拐儿童。为什么中国出现被拐儿童,是因为中国的计划生育造成的这种巨大的人道灾难。我们暂时不说有4到5具的孩子胎死腹中,就是从1982年真正的从82年开始,一直到放开二胎这段时间,三、四十年时间,中国被拐儿童几百万,甚至上千万,这一点都不为过。

这个是因为中共它的这个计划生育政策造成的,它在掩盖。那么我现在讲一下我们所做的一些工作,2007年的时候张菁在纽约成立了中国妇权组织,我当时从牢里出来以后,我就加入了这个组织成为一个义工,是大陆的负责人。我负责儿童项目,儿童项目主要的是帮助被拐儿童家庭寻亲。一开始我们是在云、贵、川去登记,谁家谁家孩子丢了,登记在册,把资料收集起来。

然后我们跑到广东附近这一块,在街上把它摊开去寻找被拐儿童。后来发现,因为2015、16年之前,拐卖男孩的事情多,男孩的价格要高,就是女孩的价格只是男孩的1/3。到了2016年以后,男孩、女孩的价格平均起来,大量的女孩被拐卖,而且遍布全国。所以我们每年要组织多次的,组织家长们到各个地方去寻亲。你比如说除掉西藏、新疆,还有什么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没有,几乎中国所有的省、市、自治区,重点的地区我们都去组织过寻亲,这个是一个。

当然我现在要讲的就是,我在寻亲的过程中,受到的就是看到的中共千方百计地在阻挠。所以我今天想藉这个机会说,孩子不是找不回来,徐八子这个女的,并不是找不到她的父母,现在的科学技术完全可以找到。公安部2010年的时候成立的DNA库,寻亲的家长报案以后,把DNA弄进去,然后哪个孩子找到以后,在网上去比对,这是可以找到的。如果政府要有所作为,在这个方面有所作为,中国的70%、80%的被拐儿童是可以回家。

我就举一个事例,我们在福建做过一次DNA比对,是美国张菁这边募捐的钱,我们组织了30对,就是60个人的DNA。我们一开始美国这边意思是说,我们派医疗队,我们去给你们送DNA,你不要送钱,这样的话我们可以做很多很多的人。浦田地区有十几万的童养媳,浦田地区有十几万的童养媳在等着,我没有办法,我只能做60个。我这60个其中比对成了5对,就这一次找到5对。

国家安全部当时就找到我,不允许外国的机构进来做,他们吓唬我说,外国人美国人在想通过这些事情,要掌握中国人的DNA和基因,将来造成基因武器去攻击中国,这胡说八道。所以说徐州这个女的,中共为什么隐瞒她?为什么不去做DNA,现在这样你做出DNA,也没有人相信你。

主持人:是,它说对不上。

姚诚:必须有国际组织介入,必须有一个中立的机构去做。你中国政府做,你解决不了问题。几百万的孩子现在不知道在哪里,中国每5年进行一次人口普查,这个人口普查要把它利用好了,大部分的孩子都可以回到父母身边。现在每个村子都有警察叫片警,他对每家多个孩子、少个孩子清清楚楚。那么这家多个孩子,你们要是真的去办事的话,你把这孩子和他父母做个DNA一比,不是你家的,那就把他解救出来。

为什么警察不在这里有所做为呢?因为警察参与了这个犯罪行为。因为买了这个孩子以后,这家买了孩子以后,通过关系花钱找到了派出所的户籍局,给他报上户口,然后就说这孩子是这家生的。为什么公安不去找?一查,查到底几乎所有的派出所的户籍警全部得判刑,全部是有犯罪的。我们现在联系到这个徐州八孩母,为什么中国一直在隐瞒它?就是因为他们就是罪犯。

主持人:是,我就插一句。因为我觉得您刚才说的是这么个情况,因为他这个据说这个人,现在网友普遍认为她是,就是四川的那个李莹。如果是李莹的话,那个女孩子她是十二岁的时候被丢失的,就十二岁的时候被拐走。就是像您说的,很可能就是拐卖儿童这样的。然后如果说是没有当地的参与,她不可能二十年在那边这种情况,都没有人去管。另外就是说,刚才我们说到结婚证嘛,那结婚证上的那个女方如果是小花梅的话,那她也是被拐来的。但是居然有结婚证,这实际上就是相当于当地的执法机构帮她办的啦,对不对?

姚诚:对。那个我再举一个例子,我们在福建石狮找到了一个男孩,他被拐才半年,他的奶奶,我们带他奶奶去见了。奶奶见到孙子那就是我孙子,那骗不了的。然后对方,他就要求做DNA,那很好,就带着他的父母亲,他的父亲去做DNA。等到做DNA的时候,一比对不是。最后我们查到什么情况?这个家庭有一个当地刑警大队的大队长,用了别的孩子的基因抽的血跟他做的。然后我们去交涉的时候,这个孩子不见了,给他转人了。

我们现在也能看到中国的一些习俗。这家买一个孩子他是花钱买的,他也不想随随便便的就给你拉走,对吧。而且中国这个很多村庄都是亲戚朋友,家家都买孩子。我刚才说福建莆田十几万的童养媳,沿海地区的家庭基本都有童养媳,一个两个甚至三个。那么他们也抱团娶了。我们进去寻亲的时候,遇到的这种不仅仅是公安的阻挡,也遇到了这个村庄里面的暴力相待。

主持人:对,是。就是这个和我们从徐州这个案子看到的情况是一样的,很多人就是因为这个案子有讲出了很多很恐怖的其他的这个拐卖妇女,包括虐待这个妇女的这个情况都是。就是说全村的人如果这个女的是逃不出去的,因为全村的人都会帮着看,然后基本上全村的人都知道这个情况,然后是帮着,互相之间帮着的,所以这个一旦你被弄到这种地方呢,你无论受到什么样的虐待都没有人管,而且你也逃不出去。但是我听说就是看到媒体采访,您曾经帮助过一位在安徽的就是妇女逃走,营救过她是吗?

姚诚:这个事情应该从某种程度上说,比这个徐州这个女孩还惨。这个家庭生了三个女儿,计生办找他家里罚款,房子全部扒掉,孩子的母亲就跑掉了。这个父亲也没有钱也出去打工就跑了,把这三个孩子丢给孩子的奶奶寄养。计生办找不到他家人罚款,就把她奶奶给关起来。三个孩子放在家里面。有一个小学老师晚上敲门进去了,把二女儿给强奸了。强奸以后,她家一个边旁的一个叔叔把大女儿和二女儿就把她卖掉了,小女孩太小了,不知道。

然后我们就是寻亲找,大女儿我们找不到,后来我们找到了这个二女儿,二女儿叫邓露蓉,是安徽宿松人。我们找到这个女孩的时候,我们去了两趟,前面两趟我们见不到她。见不到村里面的人就跟我们说,这个女孩疯掉了,那女孩子在山里面,在山里面。她后来是什么情况?她十三岁被卖到这一家,她的这个男人四十多岁,这个男人也是游手好闲,这个村庄里面就是个光棍族,然后这个男人允许让她的,也不叫老婆吧,让这个女孩吧去在村子里接客,二十块钱一次。这个村子里面有四、五十个光棍汉,上到六十岁的老人老头,下到二、三十岁年轻人,她要接待这么多人,她受不了,毫无疑问受不了,现在还有些性虐待的问题,这受不了就跑,跑到山里面以后就睡在山里面,睡到草堆里面,饿了以后就在山里面挖什么东西吃吃。她也回来,我们第三次去的时候她回来了。她为什么回来?她生了一个儿子,因为眼睛感染孩子双目失明,她舍不得她这个儿子,她回来的。回来以后我们看到她躲在那个草堆里面,我们就想把她带走,然后村子里面的人拿着锄头、扁担都过来。我当时跟德国的一个记者,还有一个丹麦的摄影师,我们三个肯定,我们赶紧走,要不然被这些人打死了。他们为什么不让我们去把孩子带走?因为他们也知道,他们是,要查下去他们要犯罪。然后我们到了派出所报案,说这里面有拐卖儿童案、有强奸案、有人间案,就很多啦。这个女孩接客以后,钱,这个男的在他家后面造了一栋小屋,为什么这个村子里的女人们跟我们告状这事呢?因为她们男人没事也跑到她家来睡觉。很气对吧。我们到了派出所有报案,派出所说,这个强奸案私了了,这个小学老师他的一个亲戚也在省里面当官,平掉了,赔了八万块钱给这个邓露蓉的父亲。这个邓露蓉的父亲叫邓结超,也是一个坏蛋。拿了钱就跑了。那么他的孙子,他的外孙子,眼睛失明他都不管。然后我们去没有用,派出所不接,这个案私了了。我们说这个不是私了的案子,这是个公诉案子,不行。到今天为止这个小邓露蓉还是在过着当代的白毛女的生活。你没有看到这个孩子眼睛发呆的那个眼睛,没有看到她的儿子双目失明,被蹲在黑暗的那个角落里面,瑟瑟发抖的那样子。我今天这期视频,我本来不做这个,我做的心寒,我一想起这个事情以后,我就觉得我没有能力把她救出来。所以我一想通过这些媒体,通过这么个呼吁,徐八子事情不是个案,是很普遍的案子,我今天没有时间讲很多具体的故事,太多太多,我们讲的都是冰山冰山的一角。

主持人:这简直是太黑暗了,所以我觉得真的是,可以就像您说的这所有的人在其中的,真的就是犯罪,全部是这个犯罪集团的一分子,全部是犯罪分子。所以我再很快问一下,就是回到这个八孩母亲,现在有人说,就是之前有一个导演,他本身就是徐州的丰县的,叫王圣强吧,然后他就说,他说这个人就是李莹,他说我们当地人都知道,但是有人不让人说她是李莹。很多人分析说是因为这个李莹的父亲是一个退伍军人,当局怕影响不好,那您本身也是军人,您觉得是不是有这个因素?

姚诚:这个因素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因为习近平想连任也好,在党内斗争也好,他现在急需的垄断军权。中国的老兵维权给压得很死,大家心里都不平,那么今天假如中共要重这个DNA,查出来这个孩子,他的父亲就是一个退役军人,我可以这么说:军人们就要站出来,我们在保家卫国,我们在流血牺牲,我们维护你的一党专制,我们不说了。我们的家庭、我们的孩子都保护不了,你说我该怎么办。所以这个因素是很重要的,我现在也不知道啊,为什么中共不敢去做DNA。假如跟这个退伍军人DNA做上了以后,这个事情就不是今天这个事情了。

主持人:好,那Jason博士,刚才姚诚先生说到这个,但是据说中共是做了DNA,但是声称不符合是吗?

Jason:对,她的父亲因为思念李莹,早早就悲愤的去世了,然后她的母亲其实也算是公务员。她父母其实都是公务员,都是像一个中国四川的六百万中等城市的公务员,都是社会的中产阶级。然后她妈妈后来改嫁,改嫁了以后,据说中共最近跟她妈做了DNA,告诉她妈说这个8孩母不是你的李莹。这是中共的报导,我看的都是中共的报导。当然了我对中共所有说的话都不信。

主持人:没有任何可信。

Jason:都是谎言。刚才我们大家已经说了,我们姚诚先生已经明确地举的那个例子,非常生动的。就是这个当地的公安能用假的血清,把一个追到家门口的父母和奶奶欺骗他们说:这不是你的孩子。那么中共这么远程做,而且中共现有的官方说法已经确立了,那么它做出所有的结果,其实都是维护它们现在的这种说法。所以说在我看来的话,中共声称它们做了DNA,而这个8孩母不是李莹,这个说法我几乎是认为是没有一点点的可信性。

就是整个刚才我的感觉上,就是说这个事情其实已经到了,中国人用全民的这样子一个热情,或者不说热情,悲愤去追寻真相的时候,中共有没有一点点的良心或者说是想法能往后退一点点步子。因为这个不牵扯到中共的高层,只是地方的几个小的官员。他们这个事情如果放不下,那么中共几乎这个系统是没有一点点希望的。当然刚才我也听到了姚诚先生讲的那个悲惨的故事,这个事情完全是中共底层官员在完全维护这个事情。就是中国社会有的时候很多地方就像脓包一样,就是你揭开来奇臭无比、奇丑无比,真是让人惨不忍睹那种感觉。这就是有可能中共它不敢揭这个事。这个事情揭出来的话,它的底层一大批官员…

主持人:冰山一角,现在这些事。

Jason:可能都是问题。然后整个这个事情,现在大家已经不断地在网上开始谈这种孩子被拐骗、妇女被拐卖等等这样的故事,已经不停地在翻这个事儿了。中共它就担心这个事情它敢退一步,它整个维护的这种谎言的假象就崩塌了,整个像雪崩式的这个事情就会蔓延下来。所以说在我看来的话,因为中共造的这个罪恶太大,它在任何一个地方都不敢退一步,退一步就可能面临雪崩的这样的一个结果。所以说其实有的时候,咱们觉得好多事情不可理解,就是说这样的一个事情居然用这样的方式来做这么愚蠢的掩盖。但是它其实就始终在玩一件事儿,就是“我控制一切,你又拿我怎么样”这样的一个态度来对待大家。

主持人:对,现在看到网上有传闻说已经闹得高层了,然后高层好像还讨论了。那据说彭丽媛发话说要彻查,然后说习没有表态等等。因为彭丽媛本身是联合国这个什么妇女大使或者什么的,就说这个事儿如果不处理,我以后都不能出国门什么什么。您觉得这个消息这个传言的真实性有多大?另外因为刚才我们也分析过,说其实很可能高层在这个事情上是没有太说话的。因为确实我们现在看到,除了地方在做一些动作之外,媒体也好、高层也好,还是更高的这种宣传机构也好,全部沉默。就是它现在似乎就处于一种还没有决定好要怎么做的状态,那么下一步有没有可能高层介入呢?

Jason:这个事情我的感觉高层肯定是知道的,就是他们没有说话就可能是有分歧。因为高层目前来说的话派系斗争也是非常严重,很多时候比如说习近平还没吭声的时候,这个事情就牵扯一个站队的问题。当然彭丽媛是不是表态?她表态的这个重要性多高?她对习近平的影响或者对整个政治局的常委的影响有多大?这个当然我不知道了,但是我觉得可能有这个网友一厢情愿的编故事这个成分在里头。其实在我看来的话,其实牵扯到一个这样的问题,就是高层发话,运作到底层,这个事情到底能真正的彻查的这个概念是什么样?这个我持…

主持人:是,很多人会提到雷洋案。

Jason:对,这个是有一个巨大的问号的。其实不光是雷洋案,好多这样的事情其实都是。因为你不管怎么样,习近平不可能他自己去查这个事,那么如果说他让整个公安系统去查,那么公安系统他们每个人都是有千丝万缕关系的,上下通气。你北京那个事情,它就是一个北京就那么一点事儿,它最后查的就完全说雷洋嫖娼之后,然后被自己的晚饭给呛死的。就是这么一个事情就让你接受这样一个现实。

那么此时此刻这个徐州这个事情的话,它官员派下来除非它是用军队把整个地区封锁住,然后派一个什么第三方的军队,或者说其他的外省的警察来彻查这个事情。不然的话在我看来,整个你就是一个文件下去或者一个命令下去,说徐州彻查这个事儿。我感觉最终唯一的结果,就是再抓几个村里的替罪羊,就像8孩爹或者两个拐卖份子,这个事就可能了了。这是最终的这个中共的结果。

其实在我倒不对中共高层发话持很大的信心,另外发话以后最后这个事情真的能得到真相持很大的信心。因为就我观察过去中国二十多年的事,我还没有看到任何一个类似这样的事件,给我一个满意的真相。就包括北京有一个红黄蓝托儿所,强奸孩子的那个事情。很多疑团,最后一句话是小孩在编故事就完了。所有这些事情在我看来的话,中共在这个事情越丑恶,最后帮你维护这事的就是中共本身。因为中共它不敢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就是让真相迈出一步,那么它整个这个谎言编织的这个系统,就会崩溃。这就是我感觉这个事情我不抱希望。从一开始我就不抱希望,特别是它第三、第四个官方公告出来以后,形成一个完整故事之后,我就更不抱希望了。你想如果有任何的事情推翻第三、第四个说法,那就等于说中共自己体系内部在打脸。这个事情在我看来中共近期还没发生过这个事情。

主持人:好,姚诚先生您怎么看呢?您怎么看这个传言,另外您觉得这个高层会介入吗?

姚诚:我认为彭丽媛出来是作秀,中共不可能在这个上面有大动作,它只能压。因为计划生育是中共的基本国策。中共计划生育导致次生灾难,包括人口老年化、包括很多的拐卖,还有这里面的故事我就不说了。这一系列的东西都是源于这个计划生育。如果中共要想在上面有所作为,要整个否定它们基本国策、否定计划生育。你看看现在由于计划生育导致的中国现在人口老年化,现在逼着妇女们生两个、三个了。所以如果说中共要想做这个,甚至全盘否定计划生育的话,它这个挣钱、它的信誉都就有影响。它只会压,它抓人它使劲抓。现在我也发现有人就被抓了,我们中国妇权在国内实行的义工和志愿者,几乎全部被抓去坐牢。中共不让我们做好人,它认为我们要是做好人他们就是坏人。所以好人做好事,做慈善,国外的NGO组织都是敌对势力。所以彭丽媛是在做秀。我不相信中共在这上面有所作为,它会继续打压、抓、压,用它们的枪杆子最后镇压掉。

主持人:但如果压不下去呢?现在比如说有大学的这个学生的连署,然后也有别的人出来要求这个什么中央彻查呀呢?那可能还会更多人出来呼吁,您觉得这些会对中共形成压力吗?会起任何作用吗?

姚诚:中共度过危机的能力是非常强的,八九六四开着坦克车、机关枪都来扫射。我把话撂在这里:现在出现的这些人不要急,中共会秋后算账。绝对会抓,但是最后抓到什么程度?不知道,但是它绝对不会让你们这些人在上面去妄意中央,它们是绝对不会推翻它所谓的基本国策的。所以它只有镇压、镇压。

主持人:但从乐观的角度来看,这些人我们看到在这个事件确实出现了这种全民去挖掘真相,全民破案的情况。相当于这些人就像您当年一样,就是自己去那个地方去调查呀,自己去怎么怎么样,甚至有人就开车到那个村里要去见这个8孩母什么的。就是这个是不是也是一种人心的觉醒了?就是如果越来越多的人像您当年一样,在这个事情上有所作为,您觉得这个是不是也是一个乐观正面的情况呢?

姚诚:这件事情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唤起了人们的良知。我也认为会有更多的人去关注,也有很多的勇士奋不顾身地向前。可以通过这个事件来说,中共现在已经坐在这个火药桶旁了。那后面到底怎么样?那我还是不抱乐观态度,我还是觉得中共不会善罢甘休,中共会秋后算账。

主持人:好,那Jason博士也请您补充一下。您觉得这个事情最终会在中共这个体制内激起多大的波澜和振动和裂痕?即使一下子没有看到,但是在整个它解体过程中起到的作用呢?

Jason:在我看来的话,这个事情上的最大的好处就是让大家民意上觉醒,彻底击碎中国是世界上最安全国家这样的谎言。但是中共的压迫,会让中国人心进一步的悲哀或者是丧失掉。那么我感觉的话,中共整个这个社会,每一次这种事出现、每一次良心的唤起,然后每次被中共压下去,最终的结果就是整个中共这个社会腐烂下去。其实中共这个社会某种意义上讲的话,它最终是以腐烂的形式散掉的。

主持人:好,是。我看网上有人放司马南的视频,说现在坏人都看不下去了,可见这个事情是多么的没有底线。我们看一看这个事情接下来的发展,我想我们还会持续关注,也很难说这事情会怎么样发展。但今天节目时间就先到这里了,非常感谢二位的精彩点评。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