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最高層出動 鐵鏈女案未來四大走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19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2月18日(星期五),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分水嶺到來,江蘇調查組究竟要調查誰?最高層惱怒,內部會議預示鐵鏈女案四大走向;財新DNA比對報導之謎:兩大詭異信息背後是什麼?

在開始今天的話題之前,有個事情需要先和朋友們說明一下。在徐州鐵鏈女事件剛剛曝光發酵的時候,我們曾經與大家約定過,由於「楊某俠」這個官方稱謂實際上是一個恥辱性的性奴代號,所以我們除了個別時候引述官方原話外,不使用這個名字來稱呼鐵鏈八孩母親這個人,而是暫時使用「徐子八」——也就是徐州生育八孩女子的縮寫,作為對這位女性的代稱。

也就是說,這其中並無任何對其不尊重的意思,而恰恰是因為不想侮辱這位女性,一時又沒有一個合適的稱呼,所以暫時使用了與中共大外宣李子柒作為對應的「徐子八」這個代稱,因為這才是中國部分農村地區真實生態的寫照。

但隨著事件真相逐步進入大眾視野,情況也在變化,尤其現在越來越多的跡象顯示,很可能董家8個孩子並非都是鐵鏈女一人所生,那麼繼續使用「徐子八」這個代稱就不夠準確了,而且可能對人產生誤導。所以,從今天開始,我們將使用國際社會普遍報導採用的「鐵鏈女」這個名詞來指代這位女性當事人,希望朋友們理解。

【鐵鏈女轟動全球 案件分水嶺到來?】

徐州鐵鏈女事件,從被抖音博主曝光後一路發酵到今天,剛好過去了3週。這兩天網絡上都在熱傳一張圖,說據初步的統計,目前該事件已經在全球最主流的十大語種得到報導,至少有一百多億的閱讀量,三十多億人都知道了這位身世詭譎而悲慘的女性的故事。

也就是說,全球差不多一半的人都在與親友談論這條超出大多數人認知極限的新聞,而且這個龐大的數據還在不斷往上增加,因為我們都知道,距離整個事件的終極真相還有相當長的一段距離。

100億這個數據不知道是怎麼統計出來的,但我覺得大體上差不多,因為僅僅是江蘇省委省政府成立鐵鏈女調查組這麼一個短消息,從17日中午12點過公布,到當天下午4點,就這麼短短的3個多小時,「#調查組成立#」這個話題就衝上微博熱搜第二,話題閱讀量就高達9.7億,這意味著差不多所有有手機的中國人都知道了徐州調查組搞砸鐵鏈女案件這件事。而「#官方通報徐州豐縣生育八孩女子情況#」這一個話題,截至昨天晚上的閱讀次數也高達39.7億。

所以,江蘇調查組成立這個短消息可以說是整個鐵鏈女案件的分水嶺,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一場官民之間對真相的爭奪戰,才剛剛開始。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隨著這則短消息的發布,此前一直處於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狀態的全國近500家大小官方媒體,突然像開閘洩洪一樣,全部都開始轉載這個消息,手腳快的也馬上開始發表社評,義正詞嚴地呼籲查明真相、嚴懲罪犯了。

這當然不是這麼多媒體突然集體從沉睡中被喚醒了,而只能是它們集體從此前的裝睡中被允許醒過來了。原因當然只有一個:最高層點頭鬆了口。

【高層內部會議紀要曝光】

這就是我們今天要和大家來討論的第一個重要信息,就是一份高層內部關於徐州事件的「六級四方」會議紀要被曝光了。

這個會議據說是在徐州舉行的現場會,參會者多達500多人,因為參與的級別多達六級,就是指中央、省、地區、縣、鄉鎮,一直到村。而四方則是黨、政、警、醫四大系統。

從內容看,這份會議紀要中最主要的發言人——我們姑且稱之為「訓話人」,應當是代表最高層的某個官員,很可能是中央處理鐵鏈女事件專項小組的組長或常務副組長之類的人物。不管是誰吧,總之這份記錄能夠讓我們了解到中共高層對待此案的一部分態度,也可以讓我們對未來的案件走向做出一個大致的判斷。

文件的內容還是比較長的,我個人歸納了一下,其主要的要點大概有如下幾點:

1. 訓話人當場質問董集村村長和所屬鄉鎮幹部對鐵鏈女及八孩事件是否知情,這些人都以自己是近些年上任,了解不多為由進行推脫,然後訓話人順水推舟,說「時間跨度長,可以理解」。大家注意,這是第一個可能暗示未來案件走向的信息。

2. 訓話人詢問為什麼不公開董志民結婚證照片,下面回答說,我們發現照片不像,怕引起進一步麻煩,所以不給看,對外說年代久遠,結婚照找不到了。然後訓話人接著表示說,為什麼不像,是人不對還是容貌發生了變化,要實事求是嘛,真是容貌發生了變化,它非要不像,你有什麼辦法。

這是一個重要的信息,首先,就像我們說的,徐州官方是惡意在隱瞞真相,他們知道結婚照女子和鐵鏈女相差太大,怕牽扯出更多內幕,所以乾脆對外撒謊隱匿關鍵證據,這已經涉嫌偽證罪和包庇罪。如果不是被網友公布出來,他們可能真的就瞞天過海成功了。

其次,訓話人並沒有斥責說你們撒謊不對,反而還疑似在給下屬暗示:容貌差異大並不是不可以接受的結論,這是一個很流氓也很危險的暗示。

3. 訓話人詢問南京醫大法醫鑑定專家的DNA鑑定結果是否有把握,專家沒有直接回答,只說從小花梅母親衣服上提取到了幹細胞樣本。然後訓話人要求再組織一次權威機構的檢測,說拿出過硬的根據來,是錯的就認錯,懸而未決,也比經不起推敲好。

這裡的信息很微妙,因為訓話人等於自己已經承認了徐州方面委託南京醫大做的DNA鑑定結果經不起推敲,說明最高層對DNA可能造假是心中有數的。

4. 訓話人逐級追問到了當地派出所和分局的公安,結果公安回答說早年曾經有嘗試調查解救,但遭到村民集體圍攻,怕引起群體事件,就不敢管了。

結果訓話人先是以天津大邱莊的禹作敏事件為例說村民抗法不足慮,然後話鋒一轉,說四份情況通報,前後矛盾,漏洞百出,難以服眾。為什麼不考慮周密以後再發布?同時還訓斥宣傳上也暴露了不少問題,官方媒體沒有出面說話,沒有發揮輿論引導作用,放任自媒體興風作浪,遺禍無窮。

這位訓話人還特別舉例,說如果安排《人民日報》記者出面採訪董某,採訪人販子桑某,恐怕效果會好很多,也會省很多周折。

大家要注意,這就是為什麼我說其實這場官民爭奪戰才剛剛開始的最大原因。訓話人的指示,已經擺明了要求官方媒體控制鐵鏈女案件的話語權和解釋權,不是以調查事實為基礎,而是安排黨媒採訪董志民和桑某妞這兩個犯罪嫌疑人,用他們的說法來為此案定性、洗地、下結論。這對無數堅持追問真相的網友來說,可能才是真正最艱難的時刻。

從這個角度說,黨媒宣傳機器保持沉默不是最可怕的,這些機器一旦開動起來開始集體撒謊維穩了才是最可怕的。

5. 訓話人也訓斥了當地警方,提到了去豐縣醫院被抓的兩位女性志願者,說工作方法不要簡單粗暴,說中央護犢子,會幫你說話,給你撐腰,但中央也要面子,如果你缺少政治智慧,捅了簍子給中央添亂抹黑,中央也不想跟著背鍋。

最後總結的時候,訓話人特別提醒說,這事兒只是極端個案,不代表社會主流,由於基層幹部政治思想工作水平低,導致這麼一個陳年舊案搞得沸沸揚揚,讓中央抗疫工作、反腐倡廉、經濟建設和冬奧會等都受影響,對這一類給中央添堵的現象,中央絕不姑息等等。

這個講話在海外流傳很廣,其內容有多大真實性呢?我個人看法,大體上是真實的,因為我們看到至少有幾個要點立即被兌現了。

首先,講話提到說昨天看到北大學生聯署呼籲,這份呼籲是2月15日公布的,所以這個會議應該是在14日開的,會後3天,江蘇省級調查組就宣布成立了,這顯然就是開會講話的結果。

其次講話強調了官方媒體要起到引導輿論作用,果然在江蘇調查組成立的同時,我們就看到大批官媒開始說話了,這與講話的要求一致。

第三,講話提到了兩位被抓的女志願者,那麼現在已經可以確認這兩位女士也都獲得釋放了。要知道,她們原本是被刑事拘留的,還不是一般的行政拘留。這樣的案子說放人就放人,只可能是高層發了話,下面才有可能不顧刑拘的司法程序,如同兒戲一般才抓了幾天就放人。

從整個講話的基調來看,最高層的確非常生氣,但主要原因並不是因為被鐵鏈女案件超出人想像的殘酷性所震動,而是因為基層工作能力差,應對不得力,導致一件農村的陳年舊案沒有捂住,令最高層在冬奧會各國來賓面前顏面掃地而惱怒。

【鐵鏈女大案未來4大走向】

換句話說,高層斥責的重點並不在於事實真相是什麼,而在於地方沒能幹淨利落抹平這件事。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大體上可以得出下面幾點判斷了,不一定準確,只是提供朋友們參考:

1. 江蘇省委調查組名義上是地方級別,但其調查報告必須得到最高層認可才能發布,這個調查組就是實質上的中央調查組,而且很可能其發布的任何通報都將被作為最終結論而定案,各級官媒也一定會大肆渲染為其背書。這個定案一旦出來,再有反對、質疑的聲音,可能會被扣上造謠傳謠、尋釁滋事等罪名打壓。

2. 董志民和桑某妞等3人可能會被加重處罰,部分基層官員或辦事員可能也會被拋出來追責,但級別普遍不會高過縣級,不排除個別市級官員會涉案處罰。但輿論基調一定會沿著「黨中央和社會制度都是偉光正的,只是個別地方惡勢力與瀆職官員不好,本案彰顯了黨的強大自我糾錯修復能力」等等方向去展開。

3. 鐵鏈女案大概率將會被最大限度局限化、個案化,董集村和徐州其它地方囚禁的類似女子,包括其它地區存在的大量拐賣婦女案,極可能被隱藏、掩蓋得更深,媒體會反覆渲染社會主義新農村的生活依然光明美好充滿愛心和溫情,尤其董家8個孩子可能會成為各級部門關注重點,樹立為「黨的關懷暖人心」典型案例進行宣傳。

我們看到在曝光結婚證的鄧飛微博下,已經有徐州沛縣人向他爆料,說在距離董集村5公里左右的地方,還有很多被拐賣來的年輕女性被囚禁在家裡暗無天日,希望藉助這次幾乎是唯一的機會能夠拯救她們。這再次凸顯了類似鐵鏈女一樣的惡性案件在當地極具普遍性。

4. 至於最關鍵的,鐵鏈女與小花梅這兩個明顯不同的人是否仍然會被最高層認定為是一個人,客觀地說,肯定和否定兩種可能性都存在,而其中關鍵的因素,恐怕要取決於3點:

其一,如果確認了她們是兩個人,那麼小花梅的下落和鐵鏈女的真實身分會牽扯到多高級別的官員以及多大範圍的拐賣黑幕,這是否會引發黨內派系鬥爭等等就是當局重要權衡因素。請注意,訓話人在講話中明確提到了「內部邪惡勢力」這個說法,說明此案已有內鬥因素參與。

其二,如果推翻徐州市級調查結論,徐州DNA檢測造假就是定案,這將對中共基層政府的信用度帶來多大摧毀效果?他們內部肯定會對這個因素進行評估。

其三,民間挖掘真相能力和保持輿論關注的熱度將是最大變數,因為我們都看到了,徐州調查組被江蘇省調查組取代,最大最直接的原因就是董志民結婚證被網友挖出來曝光了,結果就是徐州調查組被一刀斃命。這個變數是唯一不在官方掌控之中的。

【財新網報導掀波 李瑩母DNA鑑定疑雲】

說到鐵鏈女的身分,還有一個重要的信息需要和朋友們來討論,這就是財新網最新的一篇影響較大的報導,說李瑩母親梁曉清女士被官方告知已經兩次比對過她和鐵鏈女的DNA,結果都是不匹配。

與此同時,梁曉清也向記者表示說,她認為視頻中的鐵鏈女和李瑩在外貌上和口音上的差異還是挺大的,還特意強調了李瑩曾經有400度近視,眼神和鐵鏈女不太像等等。

李瑩失蹤24年,如果被拐賣倍受摧殘,其外貌發生較大變化是極其正常的事情,而一個青少年假性近視在長時間不看書寫字的情況下會得到恢復,這也不是什麼難以理解的事情。

至於說口音,我們就舉一個例子來說明。

就在這幾天,《南方週末》在2001年發表過的一篇題為「被拐六年」的報導在網絡熱傳,講的就是一個14歲北京女孩被拐賣到河北山村的經歷。這個很長的故事我們這裡就不複述了,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搜索查看。但這篇報導就提到了一個很重要的細節,就是當這位女孩逃出來第一次和她母親通話的時候,她母親怎麼都不敢相信電話的那頭是自己的女兒,說了這麼一句話:「口音全變了,和小時候說話的聲音一點都不像,一口的河北腔。」

我們舉這個例子,就是想說明,一個在未成年時期被拐賣的女孩,在異地他鄉囚禁才6年,口音就完全改變了,如果同為未成年被拐賣的李瑩就是鐵鏈女,她已經在徐州生活了20多年,口音改變才是正常的,說一點不變反倒才是不正常的。

所以,我想梁女士的視覺聽覺判斷上,不排斥可能是受到了DNA比對結果的影響。

至於最關鍵的DNA比對,這是我們無法迴避的最尖銳問題,我們先看看財新網原文報導是怎麼說的。

報導說,2020年11月,公安機關曾將被鎖女子楊某俠的DNA錄入「全國公安機關DNA數據庫」對比,至今未比中親緣信息。

然後報導說,南充公安和徐州公安對李瑩母親和「鐵鏈女」各進行過一次DNA比對,結果均沒有配對上。

南充公安比對的過程,是從李瑩母親的血液中提取DNA樣本,與豐縣「鐵鏈女」錄入公安系統數據庫的DNA樣本進行比對;而徐州公安則是從豐縣「鐵鏈女」的血液中提取DNA樣本,與李瑩母親梁曉清錄入公安機關DNA數據庫的樣本進行比對。

兩次比對都不是活人面對面比對

大家看到了嗎?這裡面就存在兩個巨大的問題:第一個就是兩次比對都不是活人面對面比對。從親子鑑定的角度,兩個當事人當面提取樣本進行面對面比對才是最可靠的,因為親子鑑定往往牽涉巨大的財務和繼承權等糾紛,只有這樣才可以最大限度避免樣本被中途掉包的可能性。

以現在中國的交通狀況,梁曉清前往徐州進行面對面比對根本就不是個事,為什麼徐州警方就是不允許?

鐵鏈女的DNA樣本早一年多被存

第二個問題非常詭異,就是鐵鏈女的DNA樣本居然早在2020年11月就被當地公安錄入了「全國公安機關查找被拐賣/失蹤兒童信息系統」和「全國公安機關DNA數據庫」。這是豐縣調查組於1月30日發布的第二號通告公開說的。

我相信朋友們可能都看到問題所在了:在2020年11月,外界根本就沒人知道鐵鏈女的存在。那個時候,她一直都是以「楊慶俠」這個名字作為當地有合法戶口身分的人而存在著,她生下這麼多的孩子都正常辦理了出生證,上了戶口。

也就是說,那時候的鐵鏈女不是任何官方意義上的被拐賣人口。那麼,為什麼當地公安要上傳她的DNA樣本到打拐系統中去?

公安知道鐵鏈女來歷不明?

公安的這個動作說明了他們其實知道鐵鏈女來歷不明,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他們上傳樣本?他們上傳的DNA樣本又究竟是誰的?這些問題恐怕都需要一個明確的答案。

我們從這裡看,當地公安極有可能捲入了這個販賣性奴的產業鏈,在這樣的情況下,當地所採的所謂鐵鏈女的樣本可信度有多高呢?反正我是高度懷疑的。

我們都知道,在大陸的DNA親子鑑定這個行業,摻假造假早就不是祕聞。隨手一搜就可以看到包括新華社、《新京報》、澎湃新聞等官方媒體都有過報導。就在2020年9月,新華社記者還曾經臥底調查,用3份假血樣和3個假名字,讓廣東華醫大司法鑑定中心迅速給出了兩個不存在的人確認有父子關係的鑑定報告。

這樣的事情,難道就不會發生在堪稱蛇鼠一窩的徐州豐縣嗎?

不管怎麼說,徐州調查組的信用已經破產,他們可以隱匿結婚證照片來欺騙大眾,他們當然也可以偽造血樣來忽悠上下級。江蘇省調查組目前還沒有發布任何通報,所以我們也不妄下結論,我們也希望鐵鏈女案件最終能夠有一個水落石出的結局,但我們希望那是一個正義真正得到伸張的結局,而不是又一個精心編織出來的謊言。

好的,今天我們就暫時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