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傳鐵鏈女失蹤 更猛黑幕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22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2月21號(星期一),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鐵鏈女突然下落不明,調查組意欲何為?大數據檢索董志民居然是「未婚」!董氏宗族黑幕曝「嘗鮮」背後驚人罪惡;金融圈出手制裁徐州。

在上次的節目中,我們剛剛和大家討論了一個判斷,就是隨著江蘇調查組的成立,大陸民眾為營救鐵鏈女而奔走呼籲的努力,將會面臨最艱難的時刻。從17號成立到今天為止,這個調查組才運作了4天,大陸整個的輿論環境已經空前惡化,我們此前對這個事件走向的大致判斷,非常不幸的可能都會成為現實。

今天我們會儘量簡要地和大家系統回顧一下這個週末都發生了什麼,尤其是一些比較有代表性的人和事,這有助於我們清醒地認識到當前徐州鐵鏈女事件的緊迫性,更有助於我們認識到加大力度發聲,不能讓這件事徹底墜入黑暗的重要性。

江蘇調查組:解決所有提出問題的人

就整個大的方面來說,這個週末爆出來的的大量信息可以大致劃分為兩大部分,依然是截然對立的官民兩大陣營。我們先來說說官方這邊的情況。

江蘇調查組到現在為止並未公開發布一個字,但這個機構顯然已經有了大量的部署和行動,而且效率驚人。從各方曝光的信息來看,江蘇調查組所有的行動可以用一句話來概括,就是:解決所有提出問題的人,最大限度為鐵鏈女事件降溫並壟斷解釋權。

就我這裡不完全的初步收集,江蘇調查組幹的事情,或者說幹的不是人幹的事情,大致有以下幾個方面:

追查董志民結婚證出處

1. 調查組起手第一件事情就是嚴厲追查董志民結婚證的出處,想要追殺究竟是誰把結婚證照片拿到手並發送給了前調查記者鄧飛並在大眾視野中曝光的。

這個行動已經得到多個信源的確認,鄧飛本人在今天早上發出微博,證實包括南京網友叫「珍珠」的已經遭到徐州警方多次訊問,還有其他多位網友自報遭到警方約談,都一個目的:是否發送了結婚證照片給鄧飛。

而鄧飛也公開聲明,說自己確實收到和公開舉報了一組董楊結婚證照片,現已被有關部門證實是真實證件和照片,但他確實不知道是誰發送的。他建議江蘇集中精力去查明結婚證女性,小花梅和鐵鏈女到底是不是同一個人等等。

說白了,就是建議江蘇調查組把精力用在解決問題上,不要浪費在提出問題的人身上。

而據知情人士對海外自由亞洲電台披露,僅江蘇、安徽兩地已有一百多人被公安傳喚,都是為了追查董志民結婚證的來源。

與此同時,一個名叫姜立軍的人發帖,聲稱是自己進入豐縣民政局官網,在婚姻登記檔案室找到了照片並公布,讓調查組來找自己不要去打擾其他人。

我們無法判斷這位姜立軍說的是真事還是一種反諷,但江蘇調查組一上來不查罪犯先查舉報者的舉動——儘管所有人都知道這是黨內幫規——這動作還是犯了眾怒,這是不爭的事實。

豐縣董集村被封鎖

2. 在事件發生地豐縣董集村,現在已被大量警察和豐縣人民武裝部人員封鎖。還有網友上傳了照片說董集村疑似已經被一圈鐵皮沿公路完全圍住,禁止任何外人進入,成了名副其實的「牆村」。

我們都知道,各地武裝部系統早在1996年就已經歸屬軍方管轄,所以董集村事實上已經進入軍管狀態。而根據推特近期倍受關注的名叫「驕傲女孩」帳號披露的信息,當局已經在歡口鎮董集村周邊,使用步態識別、人臉識別等技術手段,對進出該鎮的人進行排查分析。

對民間呼聲全面壓制

3. 江蘇調查組第三個高效率的行動,是針對全國範圍內的民間呼聲開始全面壓制。這個行動包括了針對大批活躍的微博博主、微信公眾號進行刪帖、警告或乾脆炸號封殺的措施;包括了對多地書店公開表達同情鐵鏈女、呼籲大眾不要遺忘這個女子的行為進行約談警告並強制其取消。

除此之外,還包括了對大量公民自發的聯署征簽活動。就連我這裡都收到了大陸朋友發來的信息,說他們自願發起的網絡征簽活動,在收到的簽名超過一千後,簽名群屢屢被封,很難繼續下去。

北大帶頭發起聯署公開信之後,部分高校跟進,這引起了中共當局高度緊張。我們都知道,自從89年六四屠殺事件後,高校的任何動靜都成為中共最敏感的神經,碰一下它們就會關起門來驚恐不已哆嗦半天的。所以目前各大高校和官方媒體,都接到了內部通知,禁止談論、轉發鐵鏈女事件。

其中深圳衛視媒體中心甚至還爆出一份內部通知,要求下屬各媒體和社交媒體官方帳號,均不得轉發《正午三十分》欄目在2月18號關於鐵鏈女事件的報導。這條報導,是我個人看到的第一條國內官方電視媒體對該事件的報導。所以,這條報導很有可能成為國內電視媒體報導中的孤例。原因很簡單,調查組的口徑還沒統一好,誰提前報導了,有可能增加後面圓謊的難度係數。

而另一個代表性的案例,是上海一群女學生於19號晚上在淮海路上發傳單,呼籲大眾持續關注鐵鏈女案件,結果警方神速鎖定了相關人士,轉發的微博也被立即封殺。這個例子讓所有人都看到了,中共警察可以通過人臉識別如此迅速就鎖定一個人的身分,但卻無法分辨小花梅的照片和鐵鏈女是不是同一個人,這是中國高科技非常有黨性的又一次科學驗證。

當局的封口行動迅速

4. 當局的封口行動之迅速,甚至已經覆蓋了遙遠偏僻的雲南亞谷村。據我所知,已經有多批多名公民記者前往亞谷村實地調查,根據其中一位公民記者披露的信息,給出小花梅本人照片的小花梅舅舅已經接到警方電話警告,同時也已經有央視的人前往他家裡進行了大量拍攝。

在強大的壓力下,這位老實巴交的貧困村民不得不改口推翻了之前的說辭。所以如果在未來央視出面聲稱小花梅舅舅認定了鐵鏈女就是小花梅之類的說法,我想我們大家都會知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突然出現大量五毛水軍帖子
5. 當局採取的第五個行動,是在微博微信等平台中,突然出現了大量五毛水軍的帖子,其內容或攻擊為鐵鏈女發聲的大v反華帶節奏配合境外勢力;或直接為董志民及拐賣產業鏈洗地,說什麼鐵鏈女兒女雙全,50歲了還有夫妻生活其實很幸福,什麼解救被拐女性將造成家庭離散悲劇。甚至還有人振臂高呼,說鐵鏈女毫無大局觀,沒有愛國意識,她應該出來發表聲明說自己過得很幸福,只有這樣才不會給安定團結的大好盛世抹黑等等。

甚至就連與李瑩家庭關係密切的親友出來說話,都受到五毛和小粉紅的攻擊,說她是「領狗糧的」。

這些官方豢養的惡毒物種各種突破天際的無恥言論實在太過噁心,我這裡就不想詳細去描述這些內容了。總之,我們從這裡可以看到,當局這種封殺的力度和廣度,遠遠超越了一個江蘇省委的權限。我們早就說了,這個調查組名義上是江蘇的,但實際上就是中央級的。

民間揭黑幕 聲援鐵鏈女呼聲高漲

與官方拚命捂嘴封殺相對應的另外一大信息板塊,是民間揭露黑幕的行動依然在進行,而且站出來聲援鐵鏈女的呼聲依然在高漲,甚至包括了一些體制內人士。我們在這裡也和大家來簡要地梳理一下究竟有哪些值得重視的關鍵信息。

鐵鏈女下落不明

1. 第一個關鍵信息,是推特「驕傲女孩」率先披露的鐵鏈女的下落,說豐縣精神病院的人,都不知道李瑩在哪了。她說的李瑩就是指鐵鏈女,這個帳號一直認定鐵鏈女就是李瑩。

這個信息在今天得到了另外一個渠道的驗證,《新聞看點》的博主李沐陽先生給我分享了他的觀眾從大陸發來的消息,說鐵鏈女現在已被祕密轉移,既不在豐縣,也不在徐州。如此一來,大眾輿論讓鐵鏈女本人出來說話的呼聲,恐怕只能落空。

鐵鏈女並未完全喪失與人溝通的能力,這從她此前在視頻中表達「不會讓我走」、「這個世界不要俺了」、「這一屋子都不是東西,通家都是強姦犯」等都可以看出來。現在官方將其嚴密控制,被送到了無人知曉的地方,從好的方面去推想,這是為了保護她,防止被徐州當地滅口。從壞的方面去推想,這是為了永久切斷她與社會的聯繫,永久讓她處於瘋癲狀態,也就達到了事實上永久滅口的作用。

與此同時,「驕傲女孩」發布了李瑩被拐賣的路線圖,顯示李瑩從南充-重慶到了貴陽,這裡是雲貴川被拐賣婦女的集散地,然後轉道長沙-鄭州一線被賣到了徐州銅山縣(今徐州銅山區)之後才被轉賣到了豐縣歡口鎮董集村。

該帳號特別聲明,說這是得到了當年一些警察的幫助,也包括一些過去曾經參與人口拐賣,現在有了贖罪願望的人的幫助,才還原出來的。

這個信息與此前其它渠道披露的李瑩先被賣到銅山,後被轉賣豐縣是一致的。

豐縣沒有任何傈僳族人

2. 第二個關鍵信息,是推特註冊為人大校友的名為「魯難」的帳號發布的,他貼出的查詢資料照片中,徐州市2010年人口普查數據顯示豐縣沒有任何傈僳族人,而只有1名怒族女性。

但按照官方說鐵鏈女就是小花梅,而且小花梅出生於1969年的說法,2010年小花梅應該是42歲,但官方自己的人口普查數據又顯示從40-44歲年齡段人數為零。這顯然等於官方自己否定了自己。而更加令人驚奇的是,有網友在今天通過大數據中心查詢結果顯示,董志民公開的身分資料居然顯示為未婚!

這已經不是一般的離譜了,甚至可以說是一種玄幻了。我們看到都是來自官方的公開資料,但這些資料相互矛盾,信息之混亂,足以反映出當地將拐賣婦女合法化的操作之隨意性、公開性,已經到了一個無法無天、群魔亂舞的程度。

董氏宗族是黑幫化勢力團伙

3. 這一條來自民間的爆料是匿名的,我對匿名信息一般都比較謹慎,但這條信息我個人感覺比較接近真實情況。其中提到的重要信息如下:

當地買媳婦是公開行為,而且當地頭面人物有對新買媳婦「嘗鮮」的規矩,其中至少有兩個已經被董志民招供出來了。

董氏宗族幾十年來在整個徐州形成了盤根錯節、勢力龐大的權力體系網,上達北京某些部委,下至縣鄉村各類行業,紅黑兩道通吃,任何市縣一把手新官上任,不買他們的帳基本難以待下去,有特別不買帳的甚至曾經被下毒。

也就是說,董氏宗族在當地已經形成了紅黑一體的黑幫化勢力團伙,豐縣和徐州4次通報之所以漏洞百出相互矛盾,就是因為各系統裡面有董家人參與作用的結果。在這次的事件中,董家甚至有人在小範圍內部會議中撕破臉,以同歸於盡來威脅在座的徐州市委書記、紀委書記、豐縣縣委書記以及各級公安局長。

從這個角度看,江蘇調查組基本上可以說就是一個劇組,因為江蘇官場和徐州官場存在千絲萬縷的關係,調查組成員之一江蘇省公安廳副廳長陳輝曾經就擔任過徐州市公安局局長。

這麼一個起碼的利益相關方都不進行迴避,調查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是可想而知的。

人性覺醒 民間呼聲高漲

4. 值得一提的是,為鐵鏈女呼籲的聲音也有來自體制內一定層級的人。像深圳前市委書記厲有為,為此寫了一首詩呼籲「惡行比追究」;而中共元帥孫女葉靜子也在微博發帖,反對當局強壓之下作秀粉飾太平,呼籲徹底解決問題,並點明豐縣肯定只是冰山一角,其它的也應當追查。

5. 在大陸民間,除了輿論上的呼聲,也有採取行動的人。誰也沒想到的是,向來被大眾視為「吸血」行業的金融界,這次居然成為站在第一線的人群,而且是讓徐州和豐縣遭到經濟重創的人群,讓無數人看到了這個圈子龐大人群的良心所在。

簡單點說,就是金融圈人士罕見地站了出來,對豐縣城投債表達了某種集體性的厭棄,而且這種抵制並沒有哪個正兒八經的金融公司出面來發文呼籲,幾乎都是清一色的小號或個人號在討論這件事。沒誰登高一呼,但大家無形中就形成了某種強大的默契,抵制、下架徐州和豐縣的金融產品。

用圈內人自己的說法就是,很多曾經軟磨硬泡求爺爺告奶奶才到手的項目,說撤就撤了,就停就停了,而且還是針對江蘇這種經濟發達的好區域,這對這些總是把收益率計算到小數點後四位的金融人來說,前所未有。

不僅如此,淘寶上也出現大量網友開始抵制徐州和豐縣的一切商品。這個場景與此前大陸網友抵制日貨,抵制美國貨的行為看起來非常相似,但最大不同在於,這一次沒有任何官方媒體煽風點火,甚至都沒有哪個大v出來帶個頭啥的,大家就這麼很自然地避開了徐州和豐縣的東西。

從鐵鏈女事件進入公眾視野到現在,一直都有人在討論,為什麼這樣一個曾經被認為是司空見慣的拐賣婦女案件,會有如此之巨大的能量,在官媒集體裝聾作啞,在谷愛凌和冬奧會信息高密度轟炸,甚至在普京可能在烏克蘭地區大動干戈這種超級熱鬧大事件的面前,幾乎以碾壓的態勢始終占據著信息關注度的榜首。

這背後的原因當然是見仁見智。就我個人的看法,我更理解剛才提到的金融圈人士的一個說法,金融圈為什麼出現了前所未有的默契,只是因為一個簡單的道理:是個人都看不下去了。

這句大白話,說中了鐵鏈女事件最本質的東西,就是生而為人,就不應被這樣對待。這是任何一個還有人性在,還有最起碼的善念良知在的人都能夠認同的最大公約數。

鐵鏈女難以想像的殘忍的經歷,擊中了這個最大公約數,讓我們看到絕大多數國人內心深處最柔軟、最寶貴的東西其實依然存在,包括很多體制內的人士。儘管它一度被各種各樣充滿黨性的宣傳和強制性的滅絕人性的洗腦所淹沒,但在某個不經意的時刻,它仍然會突然被點亮,並放射出耀眼的光芒。

因緣際會,鐵鏈女充當了這個點亮的人。

到今天為止,鐵鏈女事件已經不再是一個案件,而是在某種意義上成為了中國人一次道德自我救贖的運動。無數人都在關注、轉發、吶喊的過程中逐漸找回了自己原本就有的善念,並且驚奇地發現這個善念其實可以擁有巨大的力量,去改變了很多我們一度認為不可動搖的東西。

為什麼有人在說,不是我們在拯救鐵鏈女,而是鐵鏈女在拯救我們,也許這就是原因所在吧。

好的,今天我們就暫時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