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的體育政策犧牲運動員青春

(大紀元專欄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北京將體育視為其維護世界主導地位的途徑。它決意通過中央計劃、國家資助和犧牲本國公民來實現這一目標。

「拼搏超越,愛國爭光」上海市體育運動學校(Shanghai Sports School)的一塊標語寫道。對於中國共產黨來說,體育不是自我完善或良性競爭。體育是黨可以宣稱自己在全球至高無上地位的又一個舞台。為此,運動員是國家用完即棄的工具。

自中共參加夏季奧運會以來(至2020年),它共獲得634枚獎牌,其中金牌262枚,銀牌199枚,銅牌173枚;而美國總共贏得了2,635枚獎牌,包括1,061枚金牌,836枚銀牌和738枚銅牌。在美國參加的28屆夏季奧運會中,有15屆美國是贏得獎牌最多的國家。中國唯一一次獲得獎牌總數第一是在2008年,當時它主辦了夏季奧運會。

運動員贏得獎牌時,所有國家都感到自豪,但中共將此推向極端,將贏得奧運會作為政府的優先事項。因此,它調動了整個國家的資源,包括產業政策。中共有一個與體育資金和訓練掛鉤的國家戰略。該戰略側重於運動員獲得最多獎牌的幾個項目:體操、跳水、射擊、乒乓球和羽毛球。

作為中共極端政策的一個例子:中國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擁有國家資助的乒乓球學院——中國乒乓球學院的國家。

1997年4月29日,中國選手鄧亞萍在曼徹斯特(Manchester)舉行的世界乒乓球錦標賽女子團體賽上對陣韓國選手金英姬(Kim Hyon-hui)。(Bob Collier/AFP via Getty Images)

2002年,中國國家體育總局發布了《2001—2010年奧運爭光計劃綱要》,要求中國在2008年奧運會上躋身獎牌前三名。該項目包括「119工程」,旨在提高中國在游泳和賽艇等歷史上表現不佳的項目的水平。

(註:「119工程」指奧運會賽場上的田徑、游泳和水上項目(賽艇、皮划艇、帆船)的金牌分別為46枚、32枚、41枚,三個項目金牌總和為119枚。這三個項目是奧運賽場金牌大戶,幾乎占據奧運會301枚金牌三分之一,「119工程」就是力爭在這些項目上拿獎牌。)

2021年,中國體育管理部門從中共獲得了10億美元的資金。我們可以做一個比較:在夏季奧運會上表現良好的澳大利亞向澳大利亞體育委員會提供了1.24億澳元的政府資金。相比之下,美國政府分配給奧運訓練的資金為零,因為美國運動員由私人資金和贊助支持,而不是政府。

美國和中共對待奧運會的方式的差異是他們如何對待一切事物的縮影,從教育和經濟到工業化和城市化。在美國,政府提供了一個規則和法律框架,確保財產權、自由和安全,同時允許公民有廣泛的獨立自由。經濟、工業化、城市化、體育組織自然發展。在美國,體育聯合會是私人的,是自我監管的,而在中國,這些機構是國營的、國家控制的、由國家資助的。

美國政府不僅沒有具體的奧運戰略,而且大約42%的美國人口肥胖。美國聯邦法律不要求學生在學校接受體育教育。然而,美國贏得的奧運獎牌比歷史上任何國家都多。

美國的體育教育體系與中共截然不同。美國在自願的基礎上向所有兒童提供體育運動。而那些有特殊天賦,想要追隨奧運夢想的人,可以自由地去做。相比之下,中共強推少數精英運動員,把他們壓垮,直到只有少數人在艱苦的訓練中倖存下來。

中共的體育學校系統

「向同志們學習,共創輝煌新奧運」的字句被張貼在濰坊市體育運動學校的自我批評板上。

在中國,高中和大學一般不設運動隊,也不提供培訓。基於蘇聯模式,頂級運動員在指定的體育學校和大學中產生。訓練人員在全國各地旅行,尋找具有體育天賦的孩子。

選定的兒童將接受各種身體測試,包括測量他們的腳,手臂和腿,以及DNA測試,以確定他們最擅長的運動。如果父母同意,年僅四歲的孩子就會被招募到寄宿學校,在那裡他們按照嚴格的時間表進行培訓。那些表現出色的人被調到職業/國家隊,在那裡他們可以領取政府工資。只有不到3%的孩子最後能實現這一目標。這些運動員的長期目標是在中國奧運代表隊獲得有限名額中的一個。

2016年8月7日,中國選手范憶琳在里約熱內盧(Rio de Janeiro)奧運會期間參加在奧林匹克競技場舉行的藝術體操女子平衡木項目資格賽。(Emmanuel Dunand/AFP/Getty Images)

李小雙體操學校是武漢市一所著名的國營體育學院,工作人員為中國國家體育總局工作。這所學校在西方的眾多紀錄片和報導中都過介紹,這些紀錄片和報導聚焦於在體育系統中長大的中國兒童所受到的孤立、極端訓練和虐待。但這只是中國數千所體育學校中的一所。

中共體制的一個主要缺陷是,孩子們必須離開正常的教育才能參加體育運動,才有機會參加奧運會。體育學校聲稱有學術課程,但學術水平極低。

隨著中國變得越來越富裕,父母們要求為他們的孩子提供更高質量的教育。因此,越來越少的父母願意讓孩子接受體育學校的嚴格訓練,特別是以犧牲學業為代價。

1990年,中國有3,687所體育學校。到2016年,這個數字已降至2,183。我沒有找到體育學校兒童人數的最新數字,但2005年有40萬人。

根據2014年的數據,每年約有10萬名學生從體育學校畢業,只有2,700名學生被職業/國家隊錄取。每年只有不到5,000名運動員被體育大學錄取。對於中國其餘的體育學校畢業生來說,他們的運動生涯將結束。由於沒有資格進入學術性大學,他們將不得不去找其它謀生的方法。

美國擁有更多的運動員

美國的奧運會和職業運動員來自學術和大學的運動隊體系,在那裡他們參加常規課程,與非運動員相同,然後在課堂之間進行體育訓練。

根據監督高中體育的私人組織全國州立高中協會聯合會(the National Federation of State High School Associations,縮寫為NFHS)的數據,近800萬高中生(約占15%)參加了學術運動隊。NFHS管理18,500所高中的16項體育運動。

負責大學運動隊的全國大學生體育協會(the National Collegiate Athletic Association,縮寫為NCAA)報告說,超過46萬名學生參加大學體育比賽。NCAA監管20項大學體育項目。

美國高中生和大學生在體育運動中訓練和參加比賽的人數大大高於在學術和大學隊中比賽的人數。學校並不提供花樣滑冰、拳擊、空手道、跆拳道和騎馬等奧林匹克項目的訓練,因此父母僱請體育聯盟以外的私人訓練。

未計入學術和大學總數的運動員還包括參加小聯盟棒球和壘球比賽的300多萬美國兒童,以及參加美國體育聯盟(the American Athletic Union)提供的35項運動的70萬美國青年。

加在一起,美國有超過1200萬高中和大學年齡的運動員,可以從中挑出代表參加奧運。例如,美國游泳協會是一個私人組織,管理著3,000個游泳隊。美國總共有超過327,000名業餘競技游泳運動員。這些運動員經過多年的選拔,最終爭奪美國奧運游泳隊不到60個位置中的一個。

獲獎之後的生活

絕大多數中國運動員沒有工作技能,許多人只有五年級的閱讀水平。幸運的人可能會得到教練的工作。大多數人將成為工人、推銷員,或保安。

據《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報導,前奧運跳水教練于芬說,「運動員沒有為離開培養他們的體育系統做好準備。」

中國的皮划艇靜水比賽金牌得主楊文軍在一所體育學校長大。他告訴《紐約時報》,他非常後悔錯過了適當的教育:「作為一個孩子,除了運動,我什麼都沒學,現在我該怎麼辦?我什麼都做不了。」

2021年8月5日,中國隊的金牌得主全紅嬋於2020東京奧運第十三天在東京水上運動中心舉行的女子10米跳台決賽頒獎典禮上。(Clive Rose/Getty Images)

據《中國體育報》報導,中國30萬退役運動員中有80%受到失業、殘疾或貧困的困擾。

與中國不同,美國大學生運動員在大學裡主修任何他們想學的科目,商業、金融和經濟是最常見的專業。此外,美國學生運動員的畢業率與非運動員基本相同,約為69%。

中國只有不到10所容納量有限的體育大學:北京體育大學約有14,000名學生,武漢體育學院有10,000人,西安體育學院有9,000人,上海體育學院有7,000人,南京體育學院有7,000人,天津體育學院有6,000人,廣州體育學院不到6,000人,首都體育學院有5,000人。

這些數字是學生的總數,包括非運動員、學術學生、研究生和成人學習者。這意味著任何一年的運動員入學量都只是這個數字的一小部分,估計不到5,000人。

即使是進入體育大學的一小部分運動員,也只能學習與體育相關的專業,因此他們的市場競爭能力有限。

每年大約有6,000名中國運動員從比賽中退役,據中國體育運動委員會(國家體委)估計,中國共有30萬退役運動員。

在2008年奧運會上,中國唯一一次獲得獎牌總數第一的奧運會,中國代表隊由639名運動員組成。中國網民認為,沒有獲得金牌的運動員不愛國,贏得銅牌的運動員通常被排除在政府榮譽之外。這意味著在奧運會前的四年中,有23,930名運動員一無所獲。所有的運動員都放棄了學業,忍受了一生的訓練,為中共贏得了48枚金牌和22枚銀牌。

許多在體育學校就讀的中國學生甚至因為受傷而沒有完成學業——他們的處境是最糟糕的。他們缺乏職業培訓和教育,也可能背負著身體殘疾的額外負擔。

被拋棄的運動員——受傷的、貧困的、被降級為社會最底層的人——是中共中央計劃體所造成的真正損害。中央計劃體系耗盡中國公民的青春,然後拋棄他們。儘管如此,美國在奧運金牌方面仍然領先於中國。

作者簡介:

安東尼奧·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亞洲居住過20多年。他畢業於上海體育學院,擁有上海交通大學的中國MBA學位。安東尼奧是一名經濟學教授和中國經濟分析師,為各種國際媒體撰稿。他關於中國著作包括《超越一帶一路:中國的全球經濟擴張》(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國經濟簡明課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原文「China’s Sports Schools Destroy Lives and Fail to Deliver Gold」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