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親歷者揭祕「1952細菌戰」真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25日訊】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百年真相》。

在上期節目中,我們說到1952年,中共發動大規模信息戰,惡意指控美國對中國東北和朝鮮平民大規模使用生化細菌武器

2020年,新冠病毒從武漢擴散至全球,中共為了推卸疫情責任、阻撓國際社會對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調查,又反咬美國製造病毒。一時間,中國的網絡上出現不少毛左和御用學者的文章,重提1952細菌戰謊言,想要混淆視聽。

朝鮮戰爭期間,美國沒有進行過「細菌戰」,這一開始就是西方主流的觀點。後來,更多支持這個觀點的證據出現了,像是志願軍衛生部長吳之理的遺稿,匈牙利記者梅雷的報告,還有蘇聯解密文件。這些,可是來自共產黨陣營的三方證詞,而且互為印證。今天,我們就繼續來看,這些證詞都是怎麼打臉中共的。

吳之理的可信遺稿

先來說說吳之理和他的遺稿。

1915年出生的吳之理,二十幾歲就在共產思潮的迷惑下加入了中共軍隊做醫生。1950年,他被選為中共入朝軍隊的衛生部部長,可見,他不但醫術過硬,還有被中共中央信任的政治資本。朝鮮停戰後,吳之理回國繼續在軍隊和軍醫院校擔任要職;他身前的最後身分是「軍事醫學科學院原副院長、顧問,副兵團職離休幹部」。按照中共的標準,他可算得上是元老級的「老革命」了。

1997年,吳之理寫下一部手稿,透露1952年的所謂細菌戰根本不存在。稿子最後說:「這事是我幾十年的心病,沒有別的,只覺得對不起中外科學家,讓他們都簽了名。也許我還是太天真,因為他們可能知道真相,但服從政治鬥爭需要。如是這樣倒罷了,如不是這樣,他們是受我們騙了」, 「現在由我這不在職的知情的83歲老人說出來比較合適」。

從全文可以看出啊,他在晚年的時候,對中共「政治扭曲人性」的認識應該比較清醒,不想把真相帶進墳墓。

在中共元老中,吳之理也不是想要說出真相的獨一人。吳回憶說,在他之前,中共上將黃克誠,曾向軍事科學院編百科全書的人說,「美帝沒有在朝鮮搞細菌戰,現在兩國關係也不壞,不宜再說這個問題。」

那時,黃克誠已經在後期病中了,編寫人員又跑去問吳之理。但當時,吳之理還不敢直說,只是隱晦地說「證據不足」。1986年,黃克誠去世,隨後出版的中共軍事百科全書,仍然將謊言版細菌戰編入了所謂的「歷史」。

2008年9月,吳之理也在北京病逝,直到他去世5年後的2013年,《炎黃春秋》月刊才在第11期刊登了這份遺稿,取標題為「1952年的細菌戰是一場虛驚」。

當時,習近平新上任不久,貌似繼續推進改革,中美也正處在蜜月期。《炎黃春秋》可能是覺得時機成熟了,才讓這份稿子見光吧。

匈牙利記者的驚人發現

接下來,我們再看匈牙利記者的驚人發現。

蒂博爾‧梅雷(Tibor Méray),是當時匈牙利共黨政府派到朝鮮的第一名記者。他被告知「美國人襲擊了北朝鮮」,於是帶著一腔「正義」的狂熱,接受任務,採寫了「證實」生物戰方面的大量報導。

梅雷曾天真地以為,批判「資產階級」的共產黨應該更有道德,但看到的實際情況,卻顛覆了他的認知。戰後,梅雷意識到自己可能被騙了,成了煽動仇恨的「宮廷小丑」。他感到良心不安,於是拿著各種細菌戰的見聞「證據」,請教多名權威專家。

最終,他認清這是一場騙局,並寫下12頁的報告,來幫助更多人破除迷惑。這份報告叫「細菌戰真相」(The Truth about Germ Warfare),發表在1957年6月的《巴黎日報》上,裡面包含大量驚人的細節。

時間關係,我們和大家分享報告中的幾點關鍵內容。

第一點,朝鮮細菌戰的發現者並不是朝鮮一方。朝鮮衛生部副部長對梅雷說:「我們首先通過中國志願者的報告獲悉細菌襲擊。他們聲稱發現了一些不尋常的昆蟲。」1998年曝光的蘇聯解密檔案也證實:1952年2月,朝鮮在接到北京通知後,才決定先發表一份聲明,而且指控內容,要與中共的保持一致。

梅雷還指出,指控美軍飛機在夜間撒下細菌昆蟲,只是猜測而已,沒有一個人親眼見過。朝鮮一個村莊的農民,在早晨發現了「被包裹在小袋裡的蒼蠅」,他們馬上就認為這是細菌戰。但是從科學上說,這種「認為」「推測」,怎麼能當成實錘證據呢?

同時,也有一些農民,私底下跟駐紮在當地鄉村醫院的匈牙利醫生說,「這些小袋不是從飛機上掉下來的,它們是中國士兵帶過來的。」但是,這名醫生是個細菌戰的堅信者,所以他還和梅雷抱怨這些農民亂說話。

當時啊,梅雷也對細菌戰信以為真,所以沒把這些農民的話放在心上。後來,他回過頭來想想自己以前忽略的這些細節,才覺得不對啊,朝鮮人和中共士兵關係很好,他們不可能造謠污衊中共士兵放蒼蠅。

最後,梅雷還驚訝地發現,包括他接種疫苗,都是一場假表演。他在平壤按要求接種了霍亂疫苗,穿著防護服,戴著過濾面具,然後被帶去現場採訪霍亂受害者。

幾年後,他與多位傑出的微生物科學家交談,才知道霍亂病菌非常怕冷,而且蒼蠅能殺菌。那些落在冰上的蒼蠅,不可能培養出活的霍亂病菌。他無法證明在朝鮮實驗室看到的霍亂病菌就來自蒼蠅,也不能驗證死亡者感染的霍亂,來自蒼蠅。

法國霍亂專家加盧特博士告訴他:「對付霍亂,必須在七天的間隔內注射兩次疫苗。先注射40億單位,然後是80億單位,幾天後才會獲得免疫力。」梅雷說,「那麼,我在去那個地區前半小時注射的疫苗沒有任何價值。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危險不存在,那為什麼還要為我注射疫苗?這同樣只是一場假的表演。」

ISC的調查報告無科學性

再來說說我們上期提到的國際科學調查委員會(ISC)簽署的報告。

這份報告在1952年出爐後,立即遭到業界質疑和權威否定。東歐最受重視的頂尖科學家之一、國際流行病預防研究所所長萊平(Lepine)教授,拒絕那是一個科學報告工作。認為它裡面有太多的漏洞,其中的因果聯繫非常脆弱。

ISC主席尼達姆,在報告發布後的新聞採訪中明確承認,他們自己沒有進行任何實地調查,是「中國人和朝鮮人向他們提供了『證據』,他們憑信心接受了」。

解密的蘇聯文件

1998年,日本《產經新聞》還刊載了12份1952年至1953年期間,蘇聯祕密檔案的抄本,其中包括斯大林與中共、朝共中央的電文,還有蘇共中央內部備忘錄。據報導,這些文件的原始來源是俄羅斯總統檔案館。韋瑟斯比(Kathryn Weathersby)等多名美國冷戰史專家研究後認為,資料是可信的。

在披露的文件中,蘇聯在朝鮮的醫療、公安以及軍事部門的顧問,敘述了如何協助朝鮮人兩次偽造爆炸現場、假細菌感染區等所謂「證據」。

日期為1953年5月2日的「蘇聯部長會議主席團致毛澤東的決議信」,更是直接指出:「……對美國人的指控是虛構的」,並建議「停止刊登指責美國人使用細菌武器的材料」,「將中國(韓國)的細菌戰問題從國際組織和聯合國機構的討論中刪除」。

很多研究者認為:這些蘇聯文件提供了無可辯駁的證據,證明對美國使用生物戰的指控,是人為的欺詐,是中、朝、蘇合作的一場騙局。

一轉眼,距這場騙局的誕生,已經過去了70年。但是,只要中共還存在,就會繼續抱著墨寫的謊言攪渾水。不過,有人就問了,如果真有鐵證,他們為什麼不敢向美國追索受害賠償呢?

參考資料:
1. 《國際冷戰史》網站(Wilson senter)的解密檔案
2. 米爾頓‧萊滕伯格《中國對美國在朝鮮戰爭期間使用生物武器的虛假指控》
3. 蘇共解密檔案
4. 蒂博爾‧梅雷(Tibor Méray)《細菌戰真相》(The Truth about Germ Warfare)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訂閱Telegram群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