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鐵鏈女」對中國政局之影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鐵鏈女」事件是轟響中國的冬雷。在2022這特殊的一年,無論是持續延燒還是被中共硬性消音,其對中國政局的影響都是難以估量的。本文略說三點。

第一,「鐵鏈女」事件讓世人看清了中共的流氓本性。

2021年12月,一個網紅博主無意中拍到「鐵鏈女」視頻,甫一流出,全民憤怒,舉世震驚。現有數據稱這個話題的國內外閱讀量超過100億次(遠超冬奧)。面對如此強大的民意,中共卻仍愚弄世人。「鐵鏈女」事發地當局豐縣、徐州,分別於1月28日、1月30日、2月7日、2月10推出四份調查通報,前後矛盾、破綻百出。民眾的怒火被點燃了。

據傳最高層也被燒著了。中共召開六級四方會議,各省都有一個副書記參加,五百多人的規模。六級是中央,省,地區,縣,鄉鎮,一直到村;四方是黨、政、警、醫。不過,網絡流出的《會議紀要》,其中心意思卻並不是解決問題:「不能因為你工作上的失誤,給中央添亂抹黑。中央護犢子,會幫你說話,給你撐腰,但中央也要面子,你捅的簍子,中央不想跟著背鍋。」

根據這次會議,江蘇省調查組於2月17日成立。2月23日,江蘇省調查組發布「鐵鏈女」事件通報,基本是為之前的第四份通報背書,繼續掩蓋真相,睜眼說瞎話,與民為敵。

與此同時,當局還:追查網絡上「鐵鏈女」結婚證的出處;事件發生地豐縣董集村被封鎖;對民間呼聲全面壓制,針對大批活躍的微博博主、微信公眾號進行刪帖、警告或乾脆炸號封殺,內部通知各大高校和官方媒體禁止談論、轉發鐵鏈女事件;封口行動迅速;突然出現大量五毛水軍帖子,攪渾水;等等。

第二,「鐵鏈女」事件暴露了中共的瀕死狀態。

沒有比較就沒有鑑別。我們先說一個歷史事件。眾所周知,清末朝廷無能、喪權辱國,這時發生了楊乃武與小白菜這一大冤案。諸位想想,亂世之中,當政者又是被許多人痛罵的慈禧,冤案能平反有望嗎?可恰恰是慈禧,特批刑部複審此案,從而真相大白。慈禧還處理了一大批涉案官員:餘杭知縣劉錫同處流刑,遠放黑龍江;仵作沈祥以及其他相關人等三十多位官員被革職、充軍或查辦;浙江巡撫楊昌浚、浙江學政胡瑞瀾、杭州知府陳魯一干官員一百餘位,革除頂戴花翎,永不續用。廣大民眾拍手稱快。

可以說,沒有慈禧的介入,楊乃武就不可能申冤。許多評論從權術解讀慈禧的平反之舉,但問題是,慈禧為什麼能夠平反?竊以為,這兩點是不可抹殺的:第一,不管人怎麼罵,慈禧有多少缺點,她畢竟還是有人性、有個性的,沒有這個人性基礎不可能有平。歷史上的昏君多去了,誰有慈禧這個作為?第二,慈禧是個成熟的統治者,亂世仍能掌控大局,牢牢控制官員群體。

用「鐵鏈女」事件與楊乃武與小白菜冤案相比較,兩者的差別就太明顯了。據傳習近平、彭麗媛對「鐵鏈女」事件都很憤怒,筆者願意相信這是真的,因為這是任何一個正常人的必然反應;但是,迄今,為什麼習當局沒有徹查「鐵鏈女」事件真相,而是走「維穩」路線呢?

筆者以為可能有這麼三個因素:其一,習近平對權力的掌控並沒有官方宣傳的那麼牢固,同樣面臨著「政令不出中南海」的難題,這並不是說有人公開跟習對著幹,而是太多的官員「躺平」、抵抗,習身邊沒有多少忠心的、能幹的人;其二,中共體制的腐爛遠遠超過了晚清,下級政府黑社會化,上級政府流氓化、無作為,習因為「保黨」情結,不敢把膿瘡捅破,害怕一切不可收拾,所以苟且維持;其三,習今年「二十大」想三連任,如果徹查「鐵鏈女」事件,所謂政績不就穿幫了嗎,給政治對手提供口實,在內鬥中被動。

從對「鐵鏈女」事件的處理來看,習近平較慈禧差之多矣。慈禧尚不能保住大清,死後三年,辛亥革命,民國肇始;那麼,習近平能保住中共嗎?習如果保不住中共,也不走戈爾巴喬夫的道路,等待他的結局也就不言自明了。

第三,「鐵鏈女」事件激發了廣大民眾的覺醒。

滅絕人性的「鐵鏈女」事件,迄今只短短兩個月,就點燃了中國人的怒火。全民認識到:

第一,「鐵鏈女」事件不是個案,而是普遍存在的現實,是政府參與的有組織犯罪。例如,根據地方誌,1989年,徐州開展專項行動,解救被拐婦女八百多人;1992年,徐州開展專項行動,解救被拐婦女兒童一一千二百多人;2000年,徐州開展專項行動,解救被拐婦女一萬二千多人、兒童五千四百多人。為什麼被拐婦女越來越多?沒解救出來的有多少?拐賣和「打拐」是不是在演雙簧?而當地法院也竟然判決被拐婦女不得離婚!更荒唐的是,根據中共現行《刑法》,非法購買一隻鸚鵡,最高判刑五年,但非法購買一個女人,最高判刑三年,相當於非法購買20隻癩蛤蟆的最高刑期。「中國女人的價值不如鸚鵡,僅僅與癩蛤蟆相當」。

第二,「鐵鏈女」事件涉及到所有的中國老百姓,感同身受,已經是人人自危了,我們與「鐵鏈女」的差距只是一根鐵棍、一瓶飲料和一條鎖鏈。解救「鐵鏈女」,就是解救我們自己。

因此,我們看到,民眾對「鐵鏈女」事件的關注,相關話題幾十億次的點擊量,遠遠超過中共不惜財力打造的「冬奧會」。民間越來越多的力量動員起來在尋求真相。從「驕傲女孩」的調查到大學校友聯署,從前媒體人的追查到政協委員、前中共高官、紅二代的發聲,體制內外有人性的人都在互動。就是金融界,也在抵制著來自徐州的金融產品。而且,海外的民眾也在行動,從紐約的時代廣場到好萊塢星光大道,「SOS釋放鐵鏈女」的標語、傳單和行為藝術,此起彼伏、絡繹不絕。

「鐵鏈女」事件對中共來說,真是一隻「黑天鵝」(」Black swan」 incidents):極為意外,在發生前,沒有前例可以證明,但一旦發生,就會產生極端的影響。

結語
本文開始即說:「鐵鏈女」事件是轟響中國的冬雷。事實上,冬雷極為罕見。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冬雷的發生,表明為政不仁,法度失常,遂使小人橫行,娼盜奸賊之患甚囂塵上。又諺語曰「春正月雷,民不炊,為喪為疫。」這些都與今天的現實非常類似。

2022或許是極不平常的一年。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