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美國會通過軸心法 北京將自食其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了解二戰歷史的人都知道,當時與美英等同盟國對壘的德意日等法西斯聯盟,被稱為「軸心國」(Axis powers)。之所以稱為「軸心國」,是源於1936年11月1日意大利法西斯獨裁者墨索里尼在與納粹德國達成協調外交政策的同盟條約後,在一次演說中稱:「柏林和羅馬的垂直線不是壁壘,而是軸心。」因為柏林和羅馬在同一經度線上。在世人的印象中,「軸心國」代表著邪惡。

幾十年後的當下,美國眾議院在4月27日以394票贊成、3票反對的壓倒性結果,通過了由共和黨人提出的「關於評估習近平如何干預和妨礙美國對俄羅斯制裁的法案(Assessing Xi’s Interference and Subversion Act)」,其英文簡稱為AXIS Act,這居然很巧合地與英文「軸心」重合,翻譯成中文為「軸心法」,即一部針對邪惡軸心的法案。這冥冥中的天意在告訴世人什麼?

具體來看,法案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介紹法案標題,在法案標題中明確提到習近平的名字,應該是前所未有的,說明美國朝野業已注意到了在支持、援助入侵烏克蘭的俄羅斯的事務上,習所發揮的重大作用。

第二部分包括「國會的發現和認知」兩個方面。國會調查發現的內容包括:今年2月4日,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前幾週,普京和習近平會晤後發表聯合聲明,表明其「無限制」的戰略夥伴關係和無「禁區」的合作;2月24日,俄羅斯在沒有宣戰的情況下,無端入侵烏克蘭;在聯合國安理會兩次譴責俄入侵烏克蘭的決議中,中共國都投了棄權票。截至4月1日,中方尚未公開譴責俄羅斯無端非法入侵烏克蘭。在3月18日與習近平的通話中,美國總統拜登明確表示:「如果中(共)國在俄羅斯對烏克蘭城市和平民進行野蠻襲擊時向其提供實質支持,將會產生影響和後果。」

此外,國會認為:中共國虛假宣傳俄烏戰爭,幫助粉飾俄在戰爭中的罪行,包括濫殺(不分青紅皂白第殺害)無數烏克蘭人,不論男女老少。國會還認為,如果發現中共國在實質上支持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戰爭,應該迅速而嚴厲的讓中共國承擔後果。

第三部分是要求國務院在法案生效後30天內向國會提交非機密的評估報告,說明中俄之間的合作情況,中共政府、中共、任何中共國有企業和任何其他中共國實體,是否提供給俄羅斯任何援助,或協助俄羅斯逃避國際制裁。法案還要求國務院在提交報告後必須每90天對內容進行更新。

需要向國會提供的證據包括:幫助俄政府或俄實體逃避或規避美國制裁或多邊制裁和出口管制;故意阻礙美國政府在中共國進行現場出口管制最終用途檢查,包括採訪和調查;向俄提供任何支持俄羅斯情報或軍事能力的技術,包括歸類為 EAR99 的半導體;建立能夠減輕美國制裁或多邊制裁影響的經濟或金融安排;助長俄的虛假信息和宣傳工作;協調阻礙包括聯合國在內的多邊組織,向烏克蘭人民或政府提供援助、譴責俄羅斯的戰爭、追究俄羅斯對入侵和發動戰爭的責任,或追究那些同謀負責的反應;提供任何物資、技術或後勤支持,包括向俄羅斯軍事或情報機構以及俄羅斯國有或與國家有關聯的企業提供支持。

可以說,法案提到的中共對俄羅斯支持的這七個方面,中共全部都有,而現在美國就要開始收集證據了。目前僅從中俄雙方媒體中就可以搜到不少證據,不妨列舉如下:

一、經濟支持。

2月4日,在普京訪問期間,中俄雙方有關部門和企業共簽署了15項合作文件,其中包括俄羅斯向中國出口石油、天然氣、小麥等大宗商品的購銷協議,而有關石油、天然氣的合同高達上千億美元。

2月23日,在俄軍入侵烏克蘭的前一天,依照協議,中共海關總署突然發布《關於允許俄羅斯全境小麥進口的公告》,允許俄羅斯全境小麥進口。

在俄入侵烏克蘭前後,有網民披露,在北京首都機場,很多飛機幾乎滿載向俄羅斯運輸的戰備物資。此外,中共的霍爾果斯、阿拉山口、二連浩特、滿洲裡等口岸,接連不斷向俄羅斯運送物資。

3月1日,俄副外長莫爾古諾夫與中共駐莫斯科大使張漢暉討論了加強俄中合作以及兩國在國際舞台上的協調問題。同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中俄雙方將繼續開展正常的貿易合作。

另據《湖北日報》3月26日報導,3月25日,滿載41車貨物的咸寧首趟中歐班列「長江號」開行,預計14天後抵達莫斯科的沃爾西諾站。

二、政治支持。

普京冬奧會訪華前,於2月3日在新華網發表的《俄羅斯和中國:著眼於未來的戰略夥伴》文章,可以看到中俄最高層對雙邊關係早已定好基調,文章稱「俄中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進入新時代,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文章還闡述了雙邊當下以及未來在經貿、金融領域、能源、信息和通信業、醫學、空間探索等方面的合作。

2月28日,俄羅斯駐華大使館將25日普京與習近平的通話內容分享到了官方微信公號,共有四大要點,其中第四點是:雙方要加強務實合作,其中考慮到了雙方2月4日在北京的會談結果。雙方對當前國際形勢進行了評估,並重申願意在聯合國和其它多邊平台上進一步密切協調和相互支持。他們指出,「絕不允許使用非法制裁來實現個別國家的自利目標」。

在拜登警告之後,北京當局公開表明了自己挺俄的態度。一方面自3月29日起,在官媒人民日報上,連續發表署名鐘聲的「從烏克蘭危機背後看美式霸權」的系列社論,將烏克蘭危機的責任全部歸罪於美國,發出了公開挺俄的信號。

另一方面,中共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與與俄外長拉夫羅夫會晤,明確雙方合作無上限。王毅稱中俄關係「保持著正確前進方向,體現出堅韌發展勢頭,雙方發展雙邊關係的意願更加堅定,推進各領域合作的信心更加牢固,中方對此給予高度的評價」,「願同俄方一道,共同落實好兩國元首達成的一系列共識,推動新時代中俄全面戰略夥伴關係不斷向更高水平邁進」。

而對俄入侵烏克蘭,中共除了在聯合國安理會投棄權票外,在國內官媒中都不隱瞞自己挺俄貶烏的立場,中共御用專家在分析俄烏戰事時,更是滿嘴的假話,迎合當局,欺騙民眾。

三、金融支持。

據大陸媒體報道,近年來,中俄金融合作快速發展,合作範圍不斷擴大,金融合作機制包括上海合作組織銀聯體、中俄直接投資基金、「亞投行」、絲路基金等金融平台。大陸國內商業銀行與俄羅斯超過200家銀行建立了代理行關係,構建了包括美元、人民幣、盧布在內的三位一體的資金清算網絡。

不僅如此,中俄銀行間從傳統的商業銀行間業務合作逐漸延伸至央行間貨幣合作、保險及金融市場等領域的合作,銀行也從原有的結算機構發展為集結算、清算、跨境投融資、現鈔調運為一體的金融主體。2017年3月,中國工商銀行在莫斯科正式啟動人民幣業務清算行服務,中國銀行也與俄羅斯境內34家同業簽署人民幣現鈔批發業務協議,成為俄羅斯境內人民幣現鈔流動性的提供者。國家開發銀行與俄儲蓄銀行、俄外經銀行、俄農業銀行、俄天然氣工業銀行共簽署510億人民幣貸款協議,支持對俄跨境人民幣貸款項目建設。

在俄遭到西方金融制裁後,尤其在3月2日,美歐提高制裁力度,將俄羅斯銀行踢出SWIFT系統後,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表示,不贊成單邊發起的制裁,中方不會參與這樣的制裁。

3月6日,俄羅斯聯邦中央銀行宣布,俄羅斯多家銀行將開始發行新的俄羅斯支付系統「Mir」和中國銀聯卡,轉向中國國有銀聯繫統,希望可以繞過金融制裁。此後,俄羅斯企業和民眾開始使用銀聯繫統。

4月29日,中共又以加強能源供應保障為名,將從5月2日開始下調煤炭進口關稅,直到2023年3月31日,屆時將重新審議。這無疑是在變相支持俄羅斯。顯然,在中共金融系統的支持下,西方的金融制裁還達不到最大效果。

四、媒體宣傳。

大陸中共各種官媒除了在報道中不隱諱挺俄立場外,還一再散布俄烏戰爭的各種虛假消息,如稱俄對烏克蘭的入侵為「特別軍事行動」,洗白俄的入侵行為;宣稱俄軍在布查等地的大屠殺是虛假的,並炮製烏克蘭總統逃離烏克蘭,烏克蘭不堪一擊等等。這樣白紙黑字的報道,蒐集出來就是鐵證。

五、科技支持。

2月26日,俄羅斯遭遇網絡攻擊後,中共派華為公司立即馳援,幫助俄羅斯維護網絡。

4月15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回答記者問時稱,「科技合作是中俄務實合作的重要組成部分,當前中俄科技合作交流活動均正常推進」。

不過,對於俄羅斯因西方制裁導致無法進口的芯片,中國企業在美國的警告下還不敢公然出口。3月23日,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接受路透社採訪時強調,任何國家的任何公司,如果違反美國因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而對俄實施的嚴厲出口管制,都將受到美國的懲罰。她說,所有中國的芯片公司都依賴美國的軟件來製造芯片,這一點在美國的管制範圍之內,嚴重時可以讓中企關門。

六、軍事支持。

3月初《紐約時報》引述美國以及歐洲官員的消息說,一份西方情報報告顯示,中共高官乃至中南海最高層對俄羅斯的戰爭計劃或意圖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後,14日,《金融時報》等媒體稱,俄羅斯在入侵開始後的某個時間點,向北京提出了軍事和經濟援助請求。

而據熟悉美國外交電報的官員透露,美國已告訴盟友,北京釋放信號願意向俄羅斯提供軍事援助,包括地對空導彈、無人機、情報相關設備、裝甲車輛以及用於後勤和支持的車輛,以支持俄入侵烏克蘭。但美國國務院發給歐洲和亞洲盟國的電報沒有說明北京是否已經開始提供軍事支持,也沒有透露北京在衝突的哪個階段似乎願意提供幫助。

因此,目前並不清楚中共對俄的軍事援助達到哪種程度,是否向俄提供了任何支持俄羅斯情報或軍事能力的技術,包括歸類為 EAR99 的半導體。不過以美國的情報能力,調查出來並非難事。

法案接下來將送交參議院等候審議。在獲得兩院通過後,法案將被提交到白宮,由總統簽署成法。如果三十天後,美國國務院提交的第一份報告列出中共支持並援助俄羅斯的證據,美國「速而嚴厲的讓中共國承擔後果」將一定不會是句空話。屆時中共海外資產、中共權貴家族的海外資產也難逃被凍結的命運。

提出法案的肯塔基州共和黨聯邦眾議員巴爾表示:「現在是美國直面對抗這個新邪惡軸心的時候了。」此前的4月21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也講過:「當我們警告大規模、前所未有的後果時,普京總統可能認為美國和我們的盟友是在虛張聲勢。但是——正如拜登總統喜歡說的——大國不能虛張聲勢,美國不虛張聲勢。普京總統嚴重失算。」

或許意識到了美國的警告並不是兒戲,不久前,中國銀聯突然暫停了對俄服務。另據英媒《金融時報》5月1日報導,據知情人士透露,中共監管機構在4月22日召開緊急會議,包括中共央行和財政部的官員,以及滙豐銀行等數十家本地和國際銀行的高管,均參加了這次內部會議。會議主要討論如何避免中共海外資產遭到像俄羅斯一樣的命運。但現場無人想出好的解決方案,中共的銀行系統根本沒有做好資產被凍結或是被排除在Swift系統以外的準備。

無疑,美國「軸心法」的推出是懸在中共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在未來的某個時間點將給予中共重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