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馬某令股市蒸發300億 央視整馬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5月04日訊】各位觀眾朋友們大家好,今天是美東時間5月3日,京港台時間5月4日,我是秦鵬,歡迎收看《秦鵬政經觀察》時事天天聊。

今天焦點:馬雲被央視整蠱?一句「馬某」讓三百億美元瞬間蒸發;中共開始對美國示好?不僅趙立堅掉頭,駐美大使秦剛也公開表態了。

一句「馬某」,讓在香港上市、價值2萬億港幣的阿里巴巴一度暴跌近10%。中國黨媒製造的這次事件看似一個烏龍,實際上背後恐怕並不簡單。中南海心裡並不想讓科技巨頭們的日子好過。

人們發現,中共近日在對外關係上又開始180度大掉頭,不僅偷偷承認了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而且更是開始討好美國: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大談中美人民的友誼是兩國關係的源頭活水,而中共駐美大使秦剛也公開撰文示好。這是怎麼了?

提醒一下大家,我們節目有自己的YouTube獨立頻道【秦鵬觀察】,會單獨發布一些內容,請大家訂閱。

新聞自由日 讓我們繼續關注方斌和張展們

今天是5月3日,世界新聞日。這是由聯合國1993年宣布成立的紀念日,目的是全力保障新聞自由不受威脅與壓制。大家知道,新聞報導被稱為第四權,本質上保障的是言論自由,而言論自由是一切權利之母。

通過2020年至今的大瘟疫,我想大家越來越清楚了,如果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遭到打壓,不僅中國人的健康、自由和生命權利無法得到保障,同樣全世界人的健康和自由也無法得到保障。所以,讓我們在這裡向李文亮、艾芬等吹哨人,以及方斌和張展等被中共迫害的獨立記者們,致以節日問候,願他們早日得自由。

「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的人都不自由」。同樣的,如果一個人被拴上鐵鏈不得解脫,那這樣的暴行存在一天,就是對所有人的侮辱。而相應的,當我們為自己或其他人爭自由的同時,客觀上也在為人類所有人爭自由。

在過去、現在和未來每一天,秦鵬願意為了大家的自由發聲,也希望我們的觀眾朋友和我一起,繼續為了爭取權利而發聲。對自由的熱愛是會傳染的,只要我們持續努力,一定會改變這個社會。

阿里巴巴躺槍「馬某」 央視為何算計馬雲

馬雲和阿里巴巴今天又躺槍了。北京時間5月3日9:01,中共喉舌央視新聞,突然發出一個消息:2022年4月25日,杭州市國家安全局依法對勾結境外反華敵對勢力,涉嫌從事煽動分裂國家、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等危害國家安全活動的馬某採取刑事強制措施,目前此案正在深入調查中。

由於馬雲的阿里巴巴集團以及螞蟻集團都在杭州,很多人第一時間猜測馬某就是馬雲。所以,許多投資人開始瘋狂拋售股票,這就讓在香港上市的阿里巴巴,在開盤半小時內,就從每股102.1港元跌到只剩92.5港元,跌幅9.4%。阿里的市值高達2萬億港幣,這意味著約300億美元市值在瞬間蒸發了。

接著,《環球時報》前總編輯胡錫進在微博發文稱,杭州國安局逮捕的是馬某某,不是馬某,阿里的股價才迅速攀升到100港元。

隨後,央視新聞和新華網等報導中,都不再用「馬某」,而改用「馬某某」。根據《環球時報》英文版,以及後來多個媒體的中文詳細消息,原來引起軒然大波的馬某某,是一個1985年出生的年輕人,現在是某科技公司的研發部經理。他是在今年3月開始,利用互聯網揭露中共,被當局抓捕,並且抹黑成煽動分裂國家、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這樣,馬某某當然就和馬雲的年齡、背景、經歷等,都完全脫鉤了。所以,大家才算鬆了一口氣。

大陸媒體還說,馬某某發表了《獨立宣言》,我查了一下應該是網上發出的一份詩詞格式的公開信,副標題是「追求自由的華人聯合宣言」,時間是2022年4月22日,稱「中共末年,封城管控;民不聊生,生靈塗炭。切斷物資,活活餓死;天怒人怨,特此起筆。中華大地,民風淳樸;辛勤耕耘,安居樂業。黃俄共黨,騙奪政權;人禍災難,文革饑荒。」

後面歷數了中共歷史和現在政權的各種罪行,包括「一帶一路」大撒幣,強徵豪奪,管控媒體、洗腦宣傳,鐵鏈囚女,泯滅人性,以及勾結俄羅斯,禍亂世界,等等。最後談了他們對新中國的期望:檄文滅共,獨立宣言,天賦人權,捍衛自由。

這個表面上的烏龍事件,我認為絕不是簡單的筆誤造成的,而是中共最高層對馬雲、阿里及其它高科技公司和民營企業的再次敲打。

從時間線來看,透露出非常重要的信息:央視新聞客戶端9:01首發,其它全國媒體同時轉發,然後,央視新聞客戶端再改成馬某某版本,然後其它媒體再次轉發。而《環球時報》9:30播發了馬某某版,央視新聞9:40播出了電視新聞馬某某版。《環球時報》英文版提供了案件的詳細信息,而從胡錫進快速闢謠來看,他很顯然之前就清楚這個馬某某非馬雲。

這表明什麼呢?多家中共中央級媒體同時拿到了馬某某的詳細資料,但做了分工,央視新聞首發中文簡訊,《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幾乎同一時間發送英文全文報導,而央視電視新聞則提前錄製了更詳細的報導才會在9:30正式播發。這背後看起來,有一隻大手在操縱。

而且,作為專業的新聞機構,央視新聞當然知道應該用「馬某某」表述案件當事人,也知道必須有完整的中文報導才能正常發送消息,即使只發簡訊也必須有基本的新聞要素5W1H來表明案件簡況,絕對不能用如此模稜兩可的表述來發消息。所以,當它們違背了新聞常識卻全網推送,就只能有一個解釋,那就是有意為之,要藉此敲打馬雲、阿里,其它大科技公司及其高管們。

這一點,我們也可以從4月底中共最高當局為了挽救經濟困境,召開的四次會議,相互矛盾的做法得到解釋:4月29日上午,政治局會議,要停止對高科技公司的過去監管中的打壓,但是下午政治局學習會,習近平的講話中又強調要對他們全面監管,而且非常罕見地連續用了26個「監管」。這表明,中共不肯放過那些科技大佬。而且,還要通過入股1%占據董事會特別席位,進行直接控制。

中共高層策劃這次事件,就是想敲山振虎,傳遞一個信號給馬雲等高科技巨頭們:「別以為現在為了發展經濟不得不給你們松鬆綁,是放過你們。」

那麼,當局這種做法,會造成什麼結果呢?會進一步惡化投資環境、讓更多人失去對中共的信任。因為,所有人都知道,馬雲是因為在2020年10月份的公開演講中批評中共的金融監管扼殺創新,並警告中國沒有系統性金融管理體系,觸怒了習近平,才遭當局連環打壓,同時也殃及了其它私營企業家和高科技公司,幾乎所有人因此噤若寒蟬,不得不提前退休,或直接花錢向當局輸誠,並停止了企業投資、併購,大幅裁員,中國經濟日益蕭條。

現在中共當局為了挽救經濟頹勢,不得不掉轉船頭,還說要停止對高科技公司的打壓。然而言猶言而,就發生了這個馬某事件,怎麼不讓人心寒?

從股市的表現看,中共已經失去了信任,因為大家都知道,中共想整肅誰就整肅誰,不需要正當理由,所以投資人才會如此驚慌,很多人甚至連支付寶都嚇得要卸載了。

當然,今天也傳出一個消息,馬雲三天前再次當選浙商總會會長。這次選舉相當低調,沒有主要媒體報導。馬雲當選後說:功成不必在我,但我必須為下一代擔當。

在中國當前的環境下,我認為,他馬雲的當選背後,應該有中共當局運作和批的影子,否則馬雲本人不敢接手。從這個角度看,符合之前在馬雲阿里捐出1,000億元要搞「共同富裕」、隨後低調在香港會見友人、以及到荷蘭考察農業等之後,我們做出的判斷:馬雲已基本平安落地。

但是,這種著陸是不穩定的,因為它是基於高層政治考量,而不是來自法治。沒有人知道,中共會不會再來一次什麼運動,讓馬雲再次中槍。只要中共存在一天,任何人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安全。

兩戰狼突然掉頭 對美國搖晃橄欖枝

俗話說,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現在中共和俄羅斯、烏克蘭以及美國的關係,都發生了微妙變化。我們來分析一下。

5月2日,據《自由時報》報導,俄羅斯總統普京的經濟顧問季托夫(Boris Titov)表示,俄中經濟合作存有諸多問題,中企及中資銀行深怕被美國和西方二級制裁,在躲著俄國,加上歐美技術遠超中國,因此在當前條件下,俄羅斯在進口替代問題上,不能只依賴中國。

另一個問題,是貨幣結算,季托夫說,20年來,俄中一直未能完全轉向以本國貨幣結算,導致雙方都難以擺脫對美元的依賴,俄中必須加快清算中心及專業銀行的創建。

但是,對於季托夫的言論,中國專家超直白,狠批俄羅斯經濟體不夠大,本就與中國不對等,若雙方貿易都用本幣結算,俄方拿到人民幣還可以「全球採購」,中方滿手盧布最終只能拿來買俄國產品,「很不划算」,中俄完全本幣結算,「不符合中國利益」,籲請俄國理解中方的顧慮。

看起來,雙方發生了罅隙。另外,中共核心喉舌新華社,日前還做了一個特殊的舉動,邀請了烏克蘭外長庫列巴進行了書面專訪。

4月30日,新華社實際上同時發布了烏克蘭外長庫列巴以及對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的專訪。因為中共之前一邊倒地支持俄羅斯,所以,對烏克蘭外長的這個專訪尤其引起外界注意。

專訪最特別的地方,是庫列巴有四次談到俄羅斯「入侵」了烏克蘭,而且庫列巴還強調說:「烏克蘭人民在為從外國侵略者手中爭取獨立而流血,優秀兒女在為爭取國家生存獻出生命。確保烏克蘭長治久安的唯一途徑,是在國際公認的邊界內恢復對所有領土的主權。」

當然,他也說「烏克蘭目前正在研究從包括中國在內的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和其它大國那裡獲得安全保證的可能性。我們提議中國成為烏克蘭安全的保證者之一,這是我們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尊重和信任的標誌。」他還表示,希望中共呼籲俄羅斯停火。

與此同時,中共戰狼趙立堅對美國的發言,也出現了明顯變化,大讚中美友誼,還希望西方媒體多多替中共美言,幫助緩和中美關係

4月29日,中共外交部例行記者招待會,法新社記者提問:「根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項調查,對中國持有不良看法的美國人占全國人口的80%以上,是歷史新高。請問中方對此有什麼評論?中方認為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反對中國的原因是什麼?是否認為這在某種程度上可以歸咎於中方近年來的一些言論和行徑?」

令人驚訝的是,趙立堅沒有習慣性的攻擊美方應該為這一切負責,而是說,他注意到了有關報告。但「一些報告顯示,有相當數量的美國民眾認為應該維持中美交流。《2022年美國出口報告》顯示,僅2020年美國對華出口就為美國內創造了約86萬個就業機會。所以,中國的威脅何從談起?」

他又說:「我也想強調,中美兩國人民素懷友好感情,雙方人民的友誼始終是兩國關係發展的源頭活水和重要基礎。」他提到了近期中共駐美國大使秦剛對中西部幾個州的訪問。說秦剛在「回憶這段訪問的時候講到,中美兩國人民之間的感情是十分真摯的,兩國人民之間的友好交流是中美關係前進的磅礴動力。」

他照慣例說皮尤中心的民調受訪者對中共負面看法創新高,是一些美國政客、媒體和智庫造成的。但是,趙立堅對法新社等強調說,「我們希望包括你在內的在座媒體記者能夠順應時代潮流和民心所向,多發揮正能量,更好地發揮增進中美兩國人民相互了解與信任的橋梁作用,多做為中美關係加分的事,少為那些毫無底線的美國政客充當誣衊抹黑中國的工具。」

大家是不是感覺很有意思?同時,外界注意到,駐美大使秦剛那篇《腹地之行,動人之旅》,原發表在美國中西部艾奧瓦州最具影響力的第一大報《得梅因紀事報》,讀起來也格外不同:如春風撲面,給人一種暖融融的感覺。

文章中,秦剛講述自己是本著「增進理解、促進友好、推動合作」的目的,去考察了美國中西部伊利諾伊、艾奧瓦和明尼蘇達三州,一路上都是「滿滿的收穫」和「動人的回憶」。

中美關係應該怎麼走下去?在秦剛眼裡,中美過去有太多互利共贏的合作故事,「中美友誼屋」就是最好的見證,美國人民是熱情、友善、樸實、勤勞的,中美兩國都是偉大的國家,從長遠看,中美關係還是「大有希望、大有可為」的。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跟我一樣,有點不習慣了?

那麼,中共為什麼開始疏遠俄羅斯、親近烏克蘭、親近美國呢?我理解有三個原因:

第一,2月4日,中共和俄羅斯結成對抗世界的邪惡軸心聯盟,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積極地替俄羅斯撒謊、辯護,在世界惹起眾怒,美國和歐洲多次稱要制裁中共,這讓中共感到了害怕;

第二,中共已經看到了俄羅斯在軍事上極可能會戰敗,所以要進行政治投機。

第三,中國經濟面臨嚴重下滑,外資大幅撤出,在科技等方面也在加速和西方脫鉤,中共為了自救,希望美國再次幫助它。

趙立堅和秦剛、新華社的轉變時間,正是在4月26日中共中央經濟工作委員會準備改變經濟方向之後。顯然,這是來自中共最高層的統一安排,而不是中共外交部戰狼們的自發動作。

只是,它的美夢看起來美好,美國等國家的記憶力會那麼差嗎?再次讓請大家訂閱【秦鵬觀察】,我們會繼續關注。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