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謎】在天堂看到未來 創世主已來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大家好,我是扶搖,歡迎和我一起探索未解之謎

1975年9月17日的晚上,美國南卡萊羅納州艾肯市雷電交加。

25歲的丹尼•白克雷(Dannion Brinkley)剛從南美旅行回來。他在政府安全部門工作,自己也經營一點小事業。屋外下雨的時候,他正在和合伙人打電話。

突然,「轟」的一聲巨響,丹尼被一道致命閃電擊中。他被電擊的力量狠狠拋向空中,感覺身體從內到外都在焚燒,血管好像都著了火。緊接著,他又被重重地砸到床上。

但是很快,一種和平寧靜的感覺,把丹尼從巨大的痛苦中解救出來,他發現,自己的靈魂離開了軀殼,在15尺的上空盤旋著,就像看電視一樣,看著家人朋友驚慌失措地給自己做急救,又看到救護車匆匆趕來,拉著他的肉身飛快開往醫院。

而這個場景,可不是科幻小說,而是丹尼親身體驗的一次瀕死過程。我們之前也為大家介紹過不少瀕死體驗的故事,然而丹尼所經歷的卻非同一般。他在這次奇特經歷之後,獲得了令人難以置信的預言能力,而站在現在去看他做出的117個預言,95個已經應驗,剩下的正在兌現之中。

1994年,丹尼把他的奇特經歷寫成書《死亡•奇蹟•預言》(《Saved by the Light》),吸引了大量世界各地的讀者。這本書也很快成為《紐約時報》的暢銷書。

那麼,丹尼的靈魂離體後,還去了哪些地方,經歷了什麼呢?我們接著往下說。

能量巨大的生命顯現

一開始,他跟著上了救護車,看到醫護人員努力施救,還給自己的肉身注射某種東西,期待能發生點作用。但是經過幾秒鐘痛苦的痙攣後,肉身不再動了。醫護把聽診器放到胸口聽了聽,輕輕嘆了口氣說,「他走了⋯⋯他走了。」但是,救護車並沒有減速,坐在前面的醫護人員還在透過無線電和醫院的醫生聯繫著,想知道醫生有沒有別的指示。

「我死了!」丹尼的靈魂想,「但是說真的,我一點也不想回到身體裡去。」

他看向救護車的前方,看到了一個正在形成的隧道。「那看起來是個有趣的地方。」他想。於是,他就走了進去。不對,他根本沒有移動,是隧道向他迎來。

然後,丹尼再也聽不到家人的哭聲,看不到絕望的急救人員,只覺得自己被隧道包圍著,聽到周圍有7個風鈴發出悅耳的聲音,還看到遠處有一絲亮光。

他開始以最快的速度接近亮光處,眼前的光芒越變越亮。忽然間,光明趕走了黑暗,他發現自己站在一個燦爛的天堂裡。

丹尼說,「這是我見過最耀眼的光芒,但是儘管如此,我的眼睛一點也不難受。這種光芒不但不會產生那種從黑暗的房走到太陽下的刺痛,它反而讓我的雙眼感到舒服極了。」

他往右邊看去,哇,看到了一位能量巨大的生命,像是由無數顆鑽石組成,綻放著奪目的光彩。這位偉大的生命散發出能容納一切的善和寬容,那種強大的力量,丹尼從未感受過。他覺得,沒人會比這個生命更珍惜自己了,也沒有一個人能比他給出更多的憐憫和關愛。

同時,丹尼發現自己的身子變輕盈了,沒有任何負擔。他低頭看看手,啊,手是半透明的,微微透著亮光,手臂上有一些小亮點在跳躍。他又看看胸膛,也是半透明的,像微風中飄動的絲綢。

一生快速回放 體驗連鎖情感反應

很快,丹尼被這位偉大的生命包裹住,開始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回顧自己短暫的一生,連最微小的細節都一覽無餘。但是,這個過程可不是太愉快,因為他面對的,是一個難堪的事實:自己做過不少卑劣的事。

比如,他從小就是個校園霸王,以打架和羞辱別的同學為樂,偷他們的自行車,在五年級到十二年級,至少打過6,000次架……17歲時,丹尼已經成了中學有名的「干架高手」,為了維持這個「名聲」,他幾乎天天打架,要是在自己學校找不到打架對象,還要去別的學校挑戰。

在回顧這段生命的過程中,丹尼驚訝地發現,他能夠感受到事件發生時,受害人的疼痛、驚恐和無助,也可以體會到他們所影響的下一個人的感受。他處在一串連鎖反應的情感中,體會著彼此給對方造成的影響有多深。

所幸啊,並不是所有的事都是不好的。

例如有一次,他看到一個農夫正在用樹枝毒打一隻山羊,山羊因為太疼了亂竄,結果頭卡到圍籬中,那農夫還在繼續毒打。丹尼實在是看不下去了,跳下車拉開了農夫。當這一幕回放的時候,他感受到了農夫的羞愧,而山羊竟然用動物的方式,向他說了聲「謝謝你」。

丹尼還體會到,有時候真正算數的,不在於你做了多少,而是你做的理由。比如,毫無理由地找人互毆,遠比別人挑釁時才還手的痛苦大;為了好玩去傷害別人,這種痛苦尤其深刻。但為了自己所相信的事傷害了別人,比較不會感到那麼難過。

在回顧做軍事和情報工作的那幾年,這種感覺特別明顯。

丹尼參加過越戰,在一次執行任務中,他一槍打中一個北越陸軍上校的腦袋。這次,他沒有感受到上校肉體的痛苦,而是感受到了上校在頭被炸開時的迷惑,以及他沒辦法再與家人團聚的悲哀。然後就是一連串的連鎖反應,那是上校家人們的悲傷。

軍事任務結束後,丹尼回到美國,繼續為政府工作,從事一些祕密行動。在被閃電擊中前,他參加的最後一項任務,是把槍枝運送到南美洲的一個國家,然後返回美國。後來,那些槍枝被用來射殺了一些軍人和無辜民眾。他現在親眼目睹了自己造成的後果。

這時,回顧結束了。丹尼感到一股深深的悲傷和羞愧。他想,「除了譴責,我還應該得到什麼呢?」

他看向那個綻放光芒的偉大生命,卻感受到了難以言表的寬容和慈善,而且不求任何回報。丹尼明白了,讓他看到自己做的錯事,並不是為了打擊,而是以愛護的方式教導,讓他知道怎麼糾正錯誤,用善的力量重塑自己。

他被告知:人類應該給地球帶來美好,而創造美好,可以從很小很小的善意開始。

那位偉大的生命還說了這樣的話,「你們人類是真正的英雄,那些敢於來到地球的生命都是勇士,因為你們以其他生命沒有的勇氣在做事,你們與創世主一起到地球上共創未來。」

進入水晶聖城 看到未來大事件

接下來,偉大的生命把丹尼送到了一座水晶聖城。站在雄偉的聖城前,丹尼覺得自己簡直太渺小了。他心想:這肯定是天使們造的吧,用來彰顯上帝的莊嚴。

進入聖城後,偉大的生命隱去了。丹尼又看到了十三個光靈,他們每個人都能發出一種特殊的力量。比如,其中一位光靈是「智慧」,另一位是「力量」,還有的是「寬容」,「忠誠」等等。

十三位光靈站成一排,一個接一個地走近丹尼。當走近時,他們的胸前會出現一個錄影帶大小的盒子,在丹尼的眼前打開,給他展示未來將發生的一些大事件。

等等!說了這麼多,有朋友可能會想了,這些經歷是丹尼自己說的,他是不是被閃電劈出了幻覺,或者是精神受到刺激,胡言亂語呢?一開始,不少人確實都這麼認為。專門研究「瀕死體驗」的美國哲學家和精神病學家雷蒙德•穆迪博士(Dr. Raymond Moody),也有過這樣的疑慮。

他說,在報紙上讀到丹尼的故事後,他約丹尼做了訪問。丹尼呢,除了告訴他自己的靈魂都去了哪,還跟他透露光靈給看的預言。

比如,丹尼說蘇聯會在1989年徹底崩潰瓦解;1990年,中東沙漠會因為一個大國入侵一個小國,而爆發一場大規模戰爭,兩國軍隊發生衝突,其中一支軍隊將被摧毀。他說的正是波斯灣戰爭。

穆迪博士回憶說,在七十年代的當時,他認為這些預言根本是胡說八道。他只是敷衍地點點頭,隨手寫下丹尼說的話,有好幾年的時間,他覺得這人的腦子,多多少少因為那次意外出了點問題吧。

但是從1978年開始,丹尼告訴他的事情一件一件地發生了!這回,輪到他像被雷擊中了一樣。「這怎麼可能呢?實在是太令人驚訝了。瀕死體驗怎麼會使人擁有預見未來的能力呢?」穆迪博士完全找不到答案。

有關預言啊,丹尼還說了一些,包括美國精神走向頹廢;美國總統竟是一位西部牛仔,這說的是里根總統;切爾諾貝利事件,等等。

他還看到了許多天災,原本肥沃的土地因乾旱變成沙漠,原來長著小麥和穀物的地方乾旱龜裂,化為焦土。但有的地方卻暴雨如注,大地的表層土壤被沖走,河水變成又厚又黑的泥漿。人們拿著杯子和碗,甚至是赤手沿街乞討,有的人已經連乞討的力氣也沒有了,他們蜷縮在地上,只求速死。

丹尼一共看到117個預言,到1994年書出版的時候,已經實現了95件。他在書裡說,「就在這一天,1975年9月17日,未來如同盒子裡的影像,一件一件地呈現在我眼前。」

同時,光靈們用心靈感應的方式告訴他:未來並非不可改變。丹尼真切地感受到光靈們散發出來的善念。

在看過一百多個景象後,光靈告訴丹尼:你該回地球了。「但是我一點也不想回去,我太喜歡這個地方了。在這裡我可以無拘無束、四處漫遊。」丹尼說。但是,他別無選擇。

靈魂回歸肉身 用善重塑自己

隨後,他的靈魂回到了地球,看到自己的肉身躺在手術台上,蓋著白被單。兩名護理員正朝手術台走去,要把肉身拉往太平間。

一瞬間,丹尼的靈魂進入了肉體,疼痛感又回來了。他想告訴人們自己沒死,但渾身動彈不了。於是,他用力呼吸,朝床單上噴氣。終於有人發現,他奇蹟般地復活了!那時丹尼才知道,原來自己的心跳已經停止跳動28分鐘了。

之後,丹尼花了快2年的時間,才重新學會走路和自己順利進食。康復後,他遵循偉大生命的教誨,用善的力量重塑自己,盡力幫助他人。

丹尼成為了一名臨終關懷志願者,在醫院和養老院陪伴、照顧孤獨的臨終老人。他服務了三十多年,其中用超過3萬小時照顧375名孤獨的退伍軍人臨終者,直到他們生命的最後一刻。

好了,今天的故事就和大家分享到這裡,未解之謎,我是扶搖,我們下期見。

歡迎訂閱Youmaker頻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訂閱頻道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訂閱未解之謎Telegram群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謎】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