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士兵死在手術台上 醒來後講述瀕死體驗

英文大紀元EPOCH INSPIRED STAFF報導/李雪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5月12日訊】作為一名有天賦的運動員,斯科特‧德拉蒙德(Scott Drummond)在1971年被徵召入伍。幸運的是,當他的同齡人被派往越南時,他因優秀的籃球技能沒上前線,留在了德國的軍隊中打球,但他的許多士兵兄弟卻在越南陣亡。

雖然德拉蒙德倖存了下來,但他在28歲時的一次滑雪之旅中與死亡擦肩而過,這場意外導致了一次瀕死體驗,當時他說他去了天堂,並遇見了主。

40年來,他一直不願談及自己的經歷,直到他最終不得不分享它,因為這可以使身處困境的人看到希望。

德拉蒙德現年68歲,住在猶他州的普羅沃,幾十年前的那一天,他在斜坡上發生了意外。拉開手套後,他看到自己脫臼的拇指軟綿綿地耷拉在皮膚上。他給妻子打了電話,並被送到醫院,在那裡發生的醫療事故使他經歷了瀕死體驗,德拉蒙德講述了所發生的事情。

「我在手術台上,他們正在計劃手術。當時是一名護士和一名醫生;他們在我和他們對我的拇指進行手術的地方之間放了一張床單」,他告訴《大紀元時報》,「麻醉師原定在那裡給我用藥,這樣我就可以出去做手術了,但他在緊急情況下被叫走了。」

(斯科特‧德拉蒙德提供)

這名護士是有經驗的,但她從未進行過比爾阻斷術(Bier block,使用止血帶調節局部麻醉以進行手術),在醫生對德拉蒙德的拇指做手術時犯了一個錯誤,藥液沿著他的手臂進入了他的心臟。

「他們用於局部麻醉的藥是利多卡因,但後來發現我對利多卡因過敏。這是使我當時離開人世的原因之一。」他說,「接下來發生的事是,我被直接從自己的身體裡抬了出來,我站在那裡看著我的身體。我從上面看著下面這一切,向下看著,看到我的身體躺在手術桌上。」

護士驚慌失措地跑出房間,尖叫著說她殺死了德拉蒙德。醫務人員開始努力挽救他的生命,而他的醫生則繼續對他的拇指進行手術——所有這些都被德拉蒙德清楚地看到,靈魂已經離開了他的身體。他的腦海里聽到了一個信息:「該走了。」

他說,「有人就站在我旁邊。我無法注視他,但我通過我的思想與他們交流,他也是通過他的思想和我說話,我沒有開口講話,只是通過我的思想進行交流。接下來我知道我站在一片田野裡,那是一片美麗的田野,高高的草大概長到我的腰際。……這些草在流動,向我流淌,在我的腦海里,我感受到了來自草的愛。」

(Nazarenko LLC/Shutterstock)

德拉蒙德的腦海中聽到一個信息,告訴他不要回頭,這個信息至今還在他腦海中迴蕩。

「我已經走了。我已經死了。我繼續前進。我可以左右看,也可以看前面,但不允許回頭看」,他說,「最左邊是大樹,那是一片森林。那是我以前從未見過的樹木,直到大約三年前,我去了華盛頓的奧林匹克森林。……接下來我注意到的是顏色;顏色很鮮豔。我以前從未見過這樣的顏色。我們在地球上看到的東西是三維的。你把它放大10倍,這就是樹上葉子的顏色。它們是非常亮麗的綠色。」

在德拉蒙德和樹林之間,是一片長及腰部的野花。

「野花的獨特之處在於所有的花朵都面向我。」他說。

「我覺得與那些花聯繫在一起,因為這些花散發出愛。……這是一種非常平靜的感覺。在我面前有一片雲,但它是明亮的珍珠白色。」

就在這時,德拉蒙德在一段視頻中看到了自己的人生,從8歲一直到20歲。

(IgorKR, Deliris/Shutterstock)

「我看到了一切。」他說,「這不像是視頻流;這一切都在我的腦海中完成;這一切都在我的腦海中,但我活在其中。我又活了一遍。我看到了我的家人;我看到了我的父母為我和我的運動所做的犧牲,帶我參加所有的比賽和所有的活動和一切;這一切都是出於純粹的愛。」

他敏銳地回憶起這些經歷,再次活在「非黑即白」、「非善即惡」的清晰術語中,中間沒有任何過渡的東西,沒有中間地帶。

「『不是對就是錯,不是善就是惡』。那裡沒有人讓我用我的觀點來證明事情的合理性。」他說,「在我的生活中,直到那時,我還沒有真正走在正確的軌道上。參加職業運動和大學運動,你必須盡一切可能取得成功。而其中一些事情是不對的。甚至在商業界中,為了出人頭地,很多時候你必須一路碾壓其他人,我意識到我所做的事情是不對的。」

然後德拉蒙德又回到了那片雲的前面,然後他向那片雲走去。一隻手從裡面伸出來。

「這是我以前從未見過的,因為它是如此純淨,我無法確定它是什麼顏色。它實在是太純了」,他說,「我研究了那隻手臂……他的前臂比我的大,而且我注意到,從手臂穿過雲層的方式來看,他比我要高一些。」

「然後我研究了他的手,他的手不瘦,這是一個在建築業工作的人,或者是一個農民,也可能是一個木匠,你可以看出他是一個經常用手幹活的人……他的手臂非常強壯。」

德拉蒙德現在說,他相信那個人實際上就是主,然後主告訴他:「現在不是你(去世)的時間,你還有更多的事情要做。」如今,德拉蒙德每天還能繼續接收到這個信息。

他說,「接下來我知道的是,我被送回我的身體,我躺在擔架上,被推出了房間,突然間我開始到處亂動。我的身體裡發生了一場大戰,因為我不想回來。我以前從未感受過這樣的愛,我的生活中也從未感受過這樣的平和。」

德拉蒙德被宣布死亡已經有20分鐘了。現在他意識到,他在地球上獲得了另一個機會,從那天起他必須抓住這個機會。

「我被送回來的原因是我這輩子太自私了。我還沒有學會如何善待他人,並以我應有的方式尊重他人。」他告訴《大紀元時報》記者,「我可能最後悔的一件事是我從未告訴我妻子我有多愛她,在我進入手術室之前,我所做的只是說,『待會見』,我不知道我可能會離開(人世)。」

自從德拉蒙德與死亡擦肩而過,並隨後在天堂經歷的遭遇,他學會了對他人友善和體諒。與其專注於自己,他更願意在事業上幫助別人,培養他們,使他們能夠進步。

「我學到的教訓是如此寶貴」,他說,「而且這並不是一夜之間發生的,……這是我四十多年來必須學習的內容,因為我希望在下次回去的時候會有一個更好的報告。」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