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天真 趙紫陽的遺言注定他的悲劇人生

作者: 梁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5月14日訊】按:趙紫陽胡耀邦中共吞噬的最後兩個有自由理想的領導人,在他們之後,中共當權階層剩下的只是獻身權力野心的人。1944年,當趙紫陽在中原領導軍民抗日的時候,漢奸兒子江澤民進入汪偽中央大學。幾十年後,江因支持鎮壓愛國學生而升任中共總書記,把反對鎮壓的前任總書記趙紫陽軟禁至死而不得自由。

趙紫陽的遺言讓我對他的悲劇有了更深的理解,對他晚年的遭遇產生了更深切的同情。而我相信,許多人,包括趙的親友讀他遺言的第一反應,就是他的天真。一個強烈的感覺,就是趙生前一直在想像中和他的「同志們」爭論,他說,「同志們,你們看,事實證明我沒有支持動亂,沒有分裂黨,事實還證明我是對的,不搞政治改革,不平反六四腐敗就會氾濫!」。現實中沒有人會給他這個機會,但趙紫陽死不瞑目,他要把這場爭論帶到另外一個世界去,直到他的「同志們」低頭認錯。

趙紫陽和胡耀邦中共吞噬的最後兩個有自由理想的領導人,在他們之後,中共當權階層剩下的只是獻身權力野心的人。胡趙成為中共革命祭壇上最後兩個為自由的理想而犧牲的領導人,並非偶然。這兩人有一個重要的共同點,他們都是「紅小鬼」出身,投身革命的時候,還處在少不更事的年齡,因此,他們不可能理解正常的家庭和社會生活,他們的家庭就是革命隊伍,他們的社會就是在紅色風暴中動盪的「革命根據地」,他們雖然嚮往自由卻從來沒有機會理解自由。

在血腥的革命生涯中,無知為他們天真的自由理想提供了最有效的保護,他們參與了殺戮和政治迫害,但他們曾真誠地相信,這些都是實現自由所必要的手段,直到毛澤東的文革促使他們開始用自己的頭腦來思考。很自然地,自由的理想使胡耀邦和趙紫陽成為中共內部最早在思想上反叛毛澤東的高官中的一部分。由於他們的年齡優勢,在毛澤東去世後的權力鬥爭中,胡趙的地位迅速竄升,開始有機會嘗試用自己的權力來恢復中國社會的自由,胡耀邦成為中共黨內推動思想和政治自由的急先鋒,而趙紫陽則是推動經濟自由的幹將。

開始的時候,胡趙發現他們恢復自由的努力得到了中共「革命老人」們的強力支持,但隨著老人們恢復了權力,支持他們的元老越來越少,而反對他們的越來越多。胡趙的悲劇,緣起於他們不能理解這些「革命老人」的真實思想。胡趙應不難發現,這些「革命老人」已不再相信自由,或從未相信過自由,他們只想保住自己的權力和地位,但是,胡趙絕對想不到的是,這些被他們看作是父輩的「革命元老」,為了保住權力和地位,可以走多遠。胡趙的政治經驗和歷史知識,根本不能和這些老傢伙相匹敵。這些老人內心有許多不能與人分享的血腥秘密和政治體驗。鄧小平和陳雲對經濟改革雖有重大分歧,但他們有一個基本的共識,就是不相信任何人會寬恕中共的暴行,因此要不擇一切手段保住政權。老人們對人性之惡的理解,顯然為胡趙所不及。

在這個背景下,不僅衝突是必然的,衝突的悲劇結局也是必然的。不過,趙紫陽命運的悲劇色彩比胡耀邦更加強烈。正如趙紫陽沒有想到老人們會冒天下之大不韙,對學生和平民大開殺戒一樣,老人們也沒有想到趙紫陽會為正義的尊嚴,抗爭至死。這樣,趙紫陽就不僅把所有參與六四鎮壓決策的人永遠地釘在恥辱柱上,也把所有後來堅持迫害他的當權者也永遠地釘在了恥辱柱上。

在失去自由的晚年,趙紫陽遭到來自「同志們」的仇恨之深是非同尋常的。趙紫陽的遺言告訴我們,他的抗爭,使江澤民之流無法在世界面前遮掩自己的猙獰面目。惱怒之下,江澤民、胡錦濤、溫家寶超越所有法律和道德底線,至死也不恢復趙紫陽的自由。

倘若不被軟禁,趙紫陽不僅能活更長,而且,以當代資訊之發達和趙紫陽的領悟力,他應有機會對中共革命和自己的人生,獲得更深的理解。因此,趙紫陽最大的悲劇,並不是失去中共總書記之職,而是整個晚年被剝奪自由15年,失去了更深刻理解自己人生的機會,失去了促進中國政治和解的機會。

歷史的弔詭,莫過於這個事實:1944年,當中共地委副書記趙紫陽在中原領導軍民抗日的時候,漢奸兒子江澤民卻進入了汪偽中央大學。幾十年後,江因支持鎮壓愛國學生而升任中共總書記,把反對鎮壓的前任總書記趙紫陽軟禁至死而不得自由。趙可能至死也不知道,他這位「同志」兼對手曾經的不光彩身分。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