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穎宇:法輪功洪傳三十周年有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22年是法輪功洪傳三十周年。際此慶典,本人想從「香港人」和「公民社會」的角度略談一下感受。

2019年香港的反送中運動,香港人做出了義無反顧的反抗。一場自發的救港運動,不單引發了「顏色革命」的無稽之談,最終落幕之時,連香港賴以生存的公民社會也幾乎完全瓦解,獨立自主的政黨、傳媒、專業團體均喪失了生存空間,在《國安法》新時代下,若沒有赤裸表忠的往績,便可能喪失基本人權。隨之引發的移民潮,仍方興未艾。

法輪功在中國大陸被迫害,也是公民社會不能伸張的結果。法輪功被鎮壓的直接導火線是1999年「四二五上訪」。上訪原因,則是中國科學院院士何祚庥在《天津科技》雜誌發表文章稱法輪功為「偽科學」。文章引發法輪功學員到雜誌社,要求撤回該文,但竟遭防暴警察毆打和逮捕。逮捕進一步激化矛盾,超過一萬名學員於四月廿五日前往北京國務院信訪辦和平靜坐,要求釋放被捕學員和保證合法煉功的權利。政府與學員達成相關協議,學員和平散去。

然而,中國政府卻暗地裡成立「610辦公室」,於7月20日起對學員進行大搜捕,兩日後正式宣布取締法輪功。觀乎1999年以前官方報章一直都有刊載法輪功的正面報導,取締和宣稱其為「邪教」便明顯屬於政治決定。假如中國有成熟的公民社會,市民自然有結社權、信仰權,實踐言論自由時不應受毆打和逮捕,和平請願更不應被視為挑戰政權而得到取締的下場。在「沒有/失去公民社會」這一點上,法輪功與香港人的命運最遲在2019年便連成一線。

作為香港人,若能免受中共有關「邪教」的洗腦,對法輪功的印象應該不會差。那些年我還在灣仔上班,地鐵站連接入境處的行人天橋不時會見到學員在靜靜煉功,身體力行宣揚「真、善、忍」的訊息。法輪功舉辦的遊行,是香港所有遊行之中最賞心悅目的,漂亮的衣服,整齊的隊伍,很有嘉年華的味道,藉著一種傳統美學滲透出濃濃的中華傳統文化。而那時候,我因為學習閩南話,下載了《九評共產黨》的閩南語朗讀版,遂成為我一項重要教材。

作為香港人,也作為歷史學者,我明白到法輪功能否不受干擾地公開煉功,成為了香港政治的寒暑表。結果,梁振英2012年就任香港特首,香港法輪功便不斷受到香港青年關愛協會滋擾,我便意識到,香港政治正式進入了大批鬥的年代。這亦可視為2020年公民社會瓦解的濫觴。

作為道教徒,我與大家分享《道德經》第72章:「民不畏威,則大威至。無獨其所居,無厭其所生。夫雖不厭,是以不厭。是以聖人自知不自見;自愛不自貴。故去彼取此。」

在此謹祝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生日快樂,亦祝願法輪功在提升人類身心靈健康繼續做出應有的貢獻。

楊穎宇:香港大學歷史系文學士、哲學博士。曾於香港任教中學、大學。2005—2020年受聘於考評局管理歷史科,「庚子科場案」後被辭職。2021年初,他獲邀為《蘋果日報》製作節目《這才是真實的香港史》,當《蘋果日報》高層被捕、6月被迫停止運作後,他最終在當年7月末飛抵英國,繼而延續未完的事業。人生格言是「有一分史料說一分話」。相信凡事都有廣闊的討論空間。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