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刚夫妇忆6年前的4.25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每年的4.25,对曾经因炼法轮功而被关押在北京团和劳教所一年半的陈刚和他妻子白品都是难以忘怀的日子。他们俩就是6年前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办上访的万名法轮功学员的两位,现居住在美国南泽西。

陈刚回忆说:这六年可以说是我们一生中经历最曲折的六年。镇压之前因为我们炼功,家里、单位、亲戚朋友关系处理得特别好,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候。但是镇压开始后,没想到镇压手段那么残酷、邪恶,把共产党的假、恶、暴充分暴露出来,在我自己身上充分体现出来。

陈刚说:当时425一个直接导火线就是天津发展到抓人、打人,几十人被抓,再发展下去真得是不堪设想。怎么办?我们平民老百姓,我们能干什么?当时全国各地法官轮功学员陆续受到公安部门骚扰。

妻子小白说:那时我们思想很纯,相信政府,相信政府能把天津人放了,能让我们有一个和平稳定的炼功环境。他们当时对共产党有一点了解,又相信它能解决,又担心北京会抓人,陈刚是北京一炼功点辅导员,临出家门时陈刚对妻子说:如果我被抓,到时候你还要做一个真善忍的好人。法轮功这么好,我们不可能不炼。

小白回忆说:镇压法轮功充满了谎言。我从95年开始修炼,到现在已经10年了,我没给师父交一份钱,怎么敛财?我北京团和劳教所去看陈刚,姓壮的所长亲口对我说:我们这儿是春风化语,从来没打过一个法轮功学员,不信你可以去问?

他给我说这话的时候,陈刚在里面差点儿被打死!我就不知道他们这种谎言怎么能说得脸不红、心不跳的。

陈刚说:包括我后来被关在劳教所里,他们搞得那些虚假,一来记者就把我们藏起来,找人出去演习等。还要提前背台词:我们吃很多肉:我们从来不打人,我们这儿象老师对待学生,象父母对待孩子。说得多好听。可是,我在劳教所里差点儿被打死。我在劳教所没有一天不受折磨。睡觉恐怕每天平均只有4个小时,还曾经连续15天根本不让睡觉,用几跟电棍打﹐等等。

陈刚说:在监狱、劳教所每一天、一分钟都是煎熬,很痛苦,现在还有很多朋友在劳教所里。有一朋友被打得瘫痪,警察说他是自己在水房里摔的。他们什么都能干得出来。你就不知道他们下一分钟又能干出什么事来﹗现在被迫害致死的已经多少人了?真心希望大家都来关注这场迫害,早日停止迫害。

小白说:现在通过看大纪元时报的九评共产党,对共产党有了更深的了解,一下子知道为什么镇压一群这么好的人。

小白和陈刚已经在大纪元网站上公开申明退出团员。九评共产党说得更清楚,共产党就是充满谎言、暴力,讲真话对它都是危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