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思聪侄女马常子谈中共的迫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我母亲是上海音乐学院的教授,当时发生在他身上的是突然被隔离审讯;所谓的隔离审讯就是变相的入狱,不需要通过任何法律程序!关在学校的地下室一个不见阳光的小屋子,不许回家,不许和任何人接触,天天写交代,一关就是一年多。而马思聪逃离的事是我母亲一年后被放回家后才知道的。”

马思聪的太太的兄弟也无一逃过中共的魔爪。她的大哥因此做了8年监狱,三弟入狱5年,三弟的太太被叛5年;后因在狱中重病,被提前释放。马思聪的家庭医生被送去劳改8年,医生的太太深受刺激得了精神病。”

中共欠下中国老百姓的血债太多了,比我诉说的故事更加悲惨得多的人间悲剧何止千千万万,一直到今天还在每天发生著。凡在中国生活过的人,相信家家都有直接或间接受到中共迫害的亲人。”

“我们应该勇敢的站出来,说出中共带给人们的深重的灾难和苦难,撕开它的假面具,以祭八千万被杀害的冤魂。我相信这个经过苦心经营,号称是用特殊材料铸成的庞然大物,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民的觉醒中,在几百万、几千万人退党的大浪潮中,将轰然倒地。这个日子不会太久了!”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