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九百九十期】中国股市解读温家宝讲话“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中国的股市从去年10月份的6000点一路向下,几个月来股市一片愁云惨雾!

上个周末,当股民们对政府出台新的救市政策充满期待的时候,总理温家宝在出访老涡时对记者说,当中国经济的深层次问题解决之后,大陆的股市就会好起来。结果,股市应声下落,跌穿了3500点的心理关口。

中国的股市,为什么以“大跌”回应总理的话?什么是中国经济的深层次的问题?中国的经济和股市是否还有应对之道呢?我们今天请本台特约评论员杰森先生跟大家探讨这些问题。杰森您好!

杰森:林云您好!

主持人:杰森,我们在上周的节目里面曾经探讨过,说美国当华尔街的投资银行贝尔斯登出现危机的时候,政府和商界联合出手,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挽救了一次经济危机。

今年,就上星期来看,大陆的股市也是遇到了危机,股民们很希望政府能够出台救市的政策,因为可能也是到了一种心理的关口了;但是这个时候,温家宝的一番话使得股市又进一步的大跌。这个局面是在什么样一种背景下出现的?

杰森:事实上我们知道了,整个中国股市从去年10月份开始就进入一种一路下走的状态,中间几乎呈现下跌,特别是最近三个月,跌幅已达13年之最。

上个星期四,股票就大跌,当时很多人就预测说,很可能政府要救市了。因为美国也在救,而且中国的股市已经跌得很不像样了,已经跌得再不管就很危险了。

所以星期五的时候,中国的股市有反弹的迹象。在整个周末的时候,大家都在等一些好消息,有人传闻说,中共要降低印花税的税率,这些利好消息都会出来的。

结果利好消息没有兑现,而同时就如您说的,温家宝在老涡被问起来的时候呢,就说了一个这样玄乎其玄的话,什么深层问题解决了以后,股市才能回转。整个来说,就把股民的期盼给破灭了!

他说这种玄话的时候,往往没有一个直接的实际政策在准备着。很多股民因此就信心大失!

主持人:就觉得政府可能没有什么切实的直接措施。

杰森:至少在目前,短期内没有一个立刻的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说股民一下子就丧失信心了,就把星期五涨上来的幅度,一下子又全部吐回去了。整个股市就以3400多点收盘;跌破3500点心理大关。

主持人:有网民就说,温家宝一开口,股市就再大跌,好像这也试过几次了喔!怎么温家宝就成了股市的克星?还是股民对总理没信心?

杰森:不是,中国股市本身是个政策股市。就是说一般的国家一个官员说话,可能对股市有影响,但是不会影响那么大,这是跟中国股市特点有关,中国股市本身是个政策股市。

而且中国股民往往从中国的官员说话中,来感觉会有什么事。我倒不觉得温家宝一说话就一定会跌,但是这一次上,本身温家宝在这个环境下,确确实实让股民很失望。

第一个失望的是,他谈到的这个是空话,本身没有说我们准备怎么怎么救市、怎么怎么做;或表示一个救市的决心。没有这样说。所以说呢,整个股民对政府救市,这样的一个期望破灭了!

再一个就是温家宝说整个中国深层的经济问题解决了以后,股市会好。这就说明了两点。第一,中国出现了深层的经济问题;第二,就是这个深层问题要解决好了这个前提,股市才能好。

主持人:不解决好了,可能还一直向下。

杰森:还一直往下。换句话说,事实上老百姓真的也知道中国有深层经济问题。但是老百姓确确实实不认为这个深层经济问题短期能解决好。

如果真如温家宝所说的,说要是深层问题解决了,还不知道等到何年哪月?所以股民一下就很失落,对于温家宝的讲话的失落,其实是对于整个中国未来经济的这种深层问题可不可以解决的一种失落。

主持人:实际上,刚才的讲话就是深层经济问题解决了以后,股市才好。这个话是香港的记者,香港的媒体报出来的。实际上在大陆的媒体还不是这么讲的,好像讲得更玄,更模糊过去了。实际上他是讲到了这个深层经济问题,那么温家宝指的这个深层经济问题是什么?在您看来。

杰森:股民在网上讨论的时候说,这个深层问题其实就是现在面临的通货膨胀的问题,中国大陆普遍的通货膨胀的问题。

其实通货膨胀是个现象,它不是一个问题。它实际上是有很多其它的因素决定的。再具体来看,通货膨胀,我们看连续几个月涨得最厉害的是食品,食品价格都是20%,这是官方数据。老百姓说,甚至50%这样子的概念,涨得老百姓心里发慌。

你看这个食品价格怎么涨,特别是肉类怎么涨的?你回过去看的话,事实上前面很多年,中共在所谓的发展过程中,在强力的压制农民的收入,造成粮食价格一直很低的状况下,甚至养猪就是赔钱,在这样的状态下,很多粮食作物和猪肉根本就没有利润可图。

在这样的时候因为供求跟不上了,可能农民不愿意养猪了,猪肉价格就上涨而引发其它的上涨,其它粮食也都是这样一个概念。换句话说,事实上不是说是一个所谓次级房贷的影响,那不是。

主持人:不是外界的因素。

杰森:更大的因素是来自于中共长期以来不正确的作法,整个压制农民的收入,以获得中国低廉的经济发展的这种现实来表达出来。比如说,因为你粮食便宜了,农民就可以很低的工资来进行生产;比如600块钱就可以让农民工在那干一个月。

它用这样廉价的劳动力,来创造一个中国近多少年的巨大经济,以加工业为基础,巨大的经济发展模式;而这个模式本身造成的后果,目前也展现出来了。

当农产品价格涨到一定程度,而农民已经完全放弃种地的时候,在这样的现实情况下,农产品价格就不断的上涨,这个上涨的结果,就带动其它方面都在上涨;一旦农产品上涨,劳动力也在上涨。

同时,当然国际上的原油价格、运输价格、能源也在上涨。因为中国大能耗的加工业造成这种能耗的需求,还有其它方面都涨成了整个经济通货膨胀。

换句话说,很复杂的经济问题。但是归根结柢,事实上中国长期以来,因为过度追求GDP发展,而造成的不公的政策。造成了一种欠债,这个时候正在兑现这个债,在还债,在还这个债的过程中造成这种深层的经济危机的一个展现。这个经济问题是在多少年,所谓的改革开放发展当中酝酿出来的问题,而此时再展现出来。

主持人:您说到现在是在还债阶段,而且仅仅是刚开始还。

杰森:刚刚开始还这个历史上、各个底层人民的一个欠债。

主持人:这样说起来,这种深层的问题,可真是有时间才能看到有希望能解决的那一天了。

杰森:现在是很难,目前来说,中共一直在说,今天最开始就说,今天最大的问题就是解决通货膨胀的问题。事实上第一个月、第二个月出来了后,数据是很吓人的,百分之八点几了。就是消费者物价指数(CPI)的生长速度已经到了百分八点几。而事实上它没有能力去控制这个。

而整个来说,我们也可以看到南方,特别是珠三角地区,原来以加工业为主的,现在上万家的企业倒闭。整个来说,你可以看到高成本的这种通货膨胀带来的高成本,使得中国的一个最主要的出口加工业的产业支柱,已经在进入崩溃的状态。

这时候,因此引发的整个经济链,能不能正常运作呢?因为它本身,如果这个经济崩溃的话,能不能有替补的产业,使这个经济弥补上它。

另外,我们也看到,今年房市也进入一种居高,高到已经不能再高,已经往下蹋下来的状态。因此带来的整个中国唯一的亮点,就是固定资产开发这个行业,是不是还能支撑下去?

方方面面你都可以看到,随着物价通货膨胀引发的,不管是加工业的问题,还是房地产业的问题,2008年按温家宝的话说,就是很难过的一年。

在这个时候你再谈股市,要依赖于经济好转才能改变的情况下,明显给了股民一个感觉,好像是说2008年整个一年都没希望了,股民在这时候信心就彻底崩溃!

主持人:但是在温家宝讲话的时候,他还提到另外一方面,就是说要加强法治,来维护股市的安全。您刚才讲的话,这个股市事际上已经是汲汲可危了,它是从经济层面上来讲。加强法治跟维护股市的安全,这个怎么来看?

杰森:事实上我们知道,中国股民跟国际股民有很大的不同,中国股民大量讨论就是说,庄家怎么做,什么大机构怎么做了。就是说中国股民是不是已经能接受了一种非常畸形的中国股市现状。

也就是说,整个中国证监会是国家代表,而所谓的庄家、大机构往往也都是,要不是国家大企业,要不就是国家政府机构,他们往往从信息上、从运作上,都是整个把散户往进带,整个在拉散户的钱,或圈散户的钱。方方面面这个概念,甚至中国股市畸形发展的状态,或者法律不健全,或司法不能独立下直接的一个产物。

但是温家宝也是一厢情愿的说这个话。因为中国你知道,一个法治系统,它除非有整个的司法系统,本身我可以独立,我才能保证在经济领域,特别是在股市、监控股市这方面能拿到了司法独立。

如果其它的司法都不能独立,都被所谓的党盖帽子、在罩着,使得方方面面都要听党的话,那么你怎么可能在经济领域,而唯一在股市这个领域得到司法独立、司法公正呢?这是很难的。

所以从这一点来看呢,整个股民也不抱信心说,整个未来的中国股市就变成一个公平、开放的、公正的股市。

主持人:所以还有股民说是美国的政府是能够“做得到”;而中国的政府是能够“说得到”。为什么中国的政府做不到,只能说到呢?

杰森:事实上这牵扯到中共政府巨大的一个统治成本概念在里头。事实上中共,我们已反复说了这样的数据,2007年整个中共财政收入,是中国人民GDP增长速度的三倍。整个印花税,2007年的收入就达到了2,000亿人民币,占整个中国财政收入的4%。

换句话说,中共当时说,我要控制股市,所以它就大量的把整个印花税提高了3倍。这时候一下子整个的印花税,一年就让它暴富起来。在这个情况下,股民当然就希望能不能把印花税降低一些。

主持人:希望降低印花税这个问题已经讨论很长时间。

杰森:它反复不降低,事实上中共它一贯是这样。因为它一旦把钱收到了,它每年财政收入都是20%—30%在涨。但它每年还有财政赤字,就是说它每年还花超一点,它的官员还花超一点,保证明年它有借口,更多的从社会榨取钱财。

它事实上,你不能看中共的政府跟美国的政府它不一样,事实上它只能取钱的政府,它不愿意往出吐钱的一个政府。因为它巨大的利益集团,它每一个细胞都在里头,尽可能的吸取钱。

主持人:像八爪鱼的足似的在吸。

杰森:对。趴在中国这个体上榨钱。你要让它返回来一点钱,有人说,好了,你收了我们股民的2,000亿的印花税的钱,你能不能藉一个平抑基金,就是说你别把它用来给当官的买车去,你能不能返过来股市,搞一个平抑基本,当股市下降的时候,像美国政府一样注一些资,保证股市进入平稳的状态。中共一直没有这样的举措!甚至它自己的官员提出来,它都没有这样做。

因为啥呢?所有这些收藏的资金,它最终都会被它这个体系消化掉。你这个时候让它说,我明年我少收点,我把印花税降低一点,它可能做不到。为啥呢?一进入这个体制,这个钱就需要了。

整个物价也是这样子。很多粮食物价已经上涨了20%,很多人吃饭都已经开始算,有的人都在吃不饱的边缘了。这时候你说,能不能政府补点儿钱?这方面保证农民不损失;另外,保证城里人价格不要涨的很快。

你投上几百亿、上千亿,就能解决这样的问题,对于你的财政收入,就是1%、2%的概念,能不能拿出来呢?它要想拿,它是能拿出来;但是中共愿不愿意拿?这是不可能的。就这个问题。

美国政府可以一下子拿出来1,500亿美元,给人民发一个刺激资金。那么中国政府呢?在我看来,你要让它拿出这么1,000多亿来给老百姓,平白无故做点好事,它不愿意的!

主持人:就是说实际上中共是可以有办法来解决,但是就看它愿不愿意的问题。

杰森:它有这个经济实力,它有五万亿的财政收入,就是它愿意、不愿意的问题。

主持人:那是不是中国特色的这条路走不通了呢?

杰森:在我看来,事实上中共这样巨大贪婪的体制,温家宝一个人,就温家宝本人想拿出来,这个贪婪的体制也不允许他拿出来。因为各级官员就是那样子,有一个巨大的统治需要。

所以整个来说,我自己感觉,在中共的统治下,你想让中国政府,中共政府实实在在的,不是口头上的,是实实在在的拿出钱来,解决中国老百姓的食衣住行的问题、股民的股灾问题,真是很难!

主持人:真的是很难!我们节目时间又到了,非常感谢您的分析。观众朋友们,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