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体变简体 学者指阉割中华文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8日讯】中华五千年传统文化,为世界各国敬仰,人们会从汉字中能体会到文化的内涵,但近几十年中共用简体字代替正体字,有学者认为,“简化字阉割汉字和汉语,造成字与意的断裂”学者为了保护汉字,倡议申请将整体体字列入世界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名单。

作家老愚新浪微博发表一篇名为“陌生的汉字”文章,他认为,“不认识正体字,几乎无法认识汉字的本意;不识正体字,无从感知中华文化。”

老愚引述《文字侦探》举例,“干”、“干”、“干”。 “干”字原象盾牌之形,甲骨文“干”,矩形竖执的所谓挡箭牌,中有窥孔,上有饰缘,下有插杆。所以,古人作战,执干遮挡矢石,冒着锋镝前进,遂有干冒、干犯、干扰、干预、干涉以及不相干之说。但,“干”本是正体字,今却被指定兼任“干”、“干”二字的简化字,流沙河认为,这就弄出一堆问题,几个常用字煮成了一锅粥。

“干部”本作“干部”,原指树之主干,主干上有旁枝,树干负担重任。现在,“干”简化成“干”,与“干戈”不相干。 “干”字如干饭、干脆、干净、饼干、薯干、豆腐干都简化成“干”,也与“干戈”不相干。三个风马牛不相及的“干”、“干”、“干”,如今混为一谈,很难分清。

阉割汉字 字与意断裂

老愚说:中共执掌大陆后的简化字运动,是奔向拼音化目标的大跃进,三次简化字表,一次甚于一次——尽管第三次简化表因荒诞不堪,颁布不久即告失败,但已充分暴露出当政者摧毁中华文字的决心。他们视汉字为革命绊脚石,疯狂地对其大动手术,整个颠覆了汉字的表意系统,无情地肢解阉割了汉字,至此确立了简体字是唯一正体字的规范。

老愚认为,“不认识正体字,几乎无法认识汉字的本意;不识正体字,无从感知中华文化。” “简化字阉割汉字和汉语,造成字与意的断裂”,将意象丰富便于识别的汉字,弄成了准拼音化的字元,意义皆由外力所强加,这样下去无从体会汉字之美,中国文化品格的养育更无从谈起。

老愚认为,当年毛泽东发起的延安文艺运动,假意让大众掌握文化,其实质是消灭中国数千年的文化传统,打掉知识分子的尊严,只有这样,流氓无产者才获得真正的领导权。

他认为,简化字是一种自我隔绝意识形态的产物,既可以防止国民追寻传统,受礼义廉耻的薰染动摇革命意志,又可以隔绝港台文化侵蚀,在一个自封闭系统里为所欲为,实现其不可告人的愚民目的。

学者傅国涌公布了一位不满简化字的香港朋友的信,他这样嘲讽简化字:“亲不见,爱无心,产不生,厂空空,面无麦,运无车,导无道,儿无首,伫无脚,飞单翼,涌无力,有云无雨,开关无门,乡里无郎,义成凶,魔仍是魔。”

老愚介绍:钱钟书先生坚持自己的名字用正体字印刷,台湾作家齐邦媛女士在给大陆三联版《巨流河》的授权中,坚持用正体字写自己的名字。

“汉字简化及拼音化是歧途”,“古文今译是毁灭中华文化的方式”,老愚引述季羡林晚年给出的结论。老愚认为,季羡林用正体字印刷五百套自己的全集,希望能全部卖出去。他还认为,简化字损害了中国人的文化尊严,伤害了文化之根。

另外,日本汉诗大师石川忠久,他肯定,“汉字是3000年前古人绞尽脑汁发明的文字,是全人类的宝贝”。

支持正体字 提倡申遗

大陆作家章诒在微博发帖建议:我们就该申请将繁体字列入世界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名单。

署名“路得LuDe”表示,汉字简化,笔划倒是减少了,但文化不见了。汉字说不定有可能被偏旁、拼音、英语单词代替了。特别是网络时代,人们不再书写、不再体会到汉语言和文字的优美。真可悲!

简化后的汉字其实已经不是汉字。有网友称,“简化字,就是把正体字砍头去尾,缺胳膊少腿后的结果”。汉字的美感荡然无存,辨识起来也相当困难。

还有网友说:正体字是文化,是灵魂,支持保护!

相关视频:倡华文!吴揆:正体字含意深

新唐人电视台 http://www.ntdtv.com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