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地:温州车祸─腐败恐怖主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10日讯】草菅人命的腐败工程

今年夏天有点烦,中国大陆九天内发生四座桥梁垮塌、一座桥梁倾斜:七月十一日,江苏盐城通榆河桥坍塌;十二日,武汉黄陂一高架桥引桥严重开裂,并向两边倾斜;十四日,福建武夷山公馆大桥倒塌;十五日,杭州钱江三桥引桥坍塌;十九日,北京怀柔宝山寺白河桥发生坍塌。

这些腐败导致的豆腐渣工程终于在七月二十三日来了总爆发,七月二十三日也注定成为二○一一年中国最重要的一个节点:原福建省第八届政协委员、厦门远华特大走私案头号嫌疑人赖昌星结束了十二年的流亡生涯,被加拿大当局遣返回中国大陆。谁会想到,这一万众瞩目、未来可能对中共十八大政局造成冲击的特大新闻,当天就被和谐号死亡列车的灾难所淹没。铁道部声称的“中国高铁是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创造的人间奇迹”,成为“中国高铁是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创造的人间惨剧”!

在中国,时速二百公里或以上,并使用“CRH和谐号”的列车称为“动车组”(俗称高铁)。七月二十三日二十时五十分,温州发生伤亡数百的动车追尾特大事故!血的事实再次验证了中共当局在安全问题上是何等的草菅人命!《南方周末》资深记者吕明合在博客上透露:“已经可以确定,铁道部隐瞒了死者数字。”

中国高铁的腐败神话

有道是,绝对的权力产生绝对的腐败,有丰厚油水可捞的中国铁道部自然不是世外桃源。二○一一年七月二十二日,媒体披露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苏顺虎已被中纪委双规,这是继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被免职,铁道部运输局原局长、副总工程师张曙光被双规后,铁道部第三名落马的高官──七月二十三日即发生温州高铁特大事故,铁道部已然成为中共官场腐败的重灾区。

著名作家章诒和感叹:“很难想像,一个铁道部副总工程师富可敌国,在美国与瑞士银行坐拥二十八亿美元存款,美国有三栋豪宅。他叫张曙光,还是该部运输局局长,属于司局级。一个月的正常月薪约八千元。折算起来,二十八亿美元存款相当于二百万个月的薪水,几代人都赚不来。中国高铁的神话,很有可能在一连串的腐败案后,真成了神话。”

二○○七年四月,铁道部宣称“我国自主研发的自动闭塞系统可保证列车的安全距离和间隔时间,防止列车追尾事故的发生”。二○一○年四月,铁道部总工程师何华武表示高铁的技术和设备先进可靠,装备了功能全面、精确可靠的防灾报警监控和视频监视系统,能对异物侵线、大风、地震、雨雪等自然灾害及治安综合情况进行实时监测监控,完全符合国际公认的安全标准。对于日本同行对中国高铁安全性的质疑,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铁路建设高级顾问王梦恕认为日本人是在“吃醋”:“中国高铁在控制系统、信号系统也很成功,能保证后面不追尾、前面不撞车。”

二○一一年六月,北车集团长春轨道客车公司副总工程师、高铁网络控制系统专家常振臣表示:中国高铁“网络控制系统(TCN系统)符合欧洲标准,该系统与车身恒速控制系统配合,可以保证车辆不会有追尾发生,而且能达到极高的正点率”。

七月七日,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声称中国高铁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十四日,京沪高铁故障频发,王勇平表示设备处于磨合期,不影响安全;二十一日,高铁设备制造厂之一的中国南车集团眉山车辆厂集体大罢工,强烈抗议工资改革不公;二十三日,铁道部总工程师何华武在第三届交通运输工程国际学术会议上宣告“中国高铁的安全保障是可靠的”,因为“中国的铁轨对硫等杂质的容忍度更低,意味着中国铁轨的质量比日本与欧洲所使用的更加优秀”。

话音未落,温州发生伤亡数百的动车追尾特大事故!二十四日,铁道部新闻声称事故原因是雷击造成设备故障!搞了半天,中国当局的专家、官员对于高铁安全性信誓旦旦的承诺原来全都是在信口开河!

掩埋车厢残骸引起公愤

灾难发生后,追查事故原因、避免类似灾难,保护现场是最起码的常识。中国《铁路交通事故应急救援和调查处理条例》第四章第二十四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破坏事故现场,不得伪造、隐匿或者毁灭相关证据。”

然而,就为了“伪造、隐匿或者毁灭相关证据”,当局竟然在事故现场用七、八辆挖掘机挖了几个直径十米左右大坑,并对车厢破拆、碾压后推入坑中掩埋,引发媒体和公众的强烈愤慨。七月二十四日铁道部温州高铁特大事故新闻发布会,发言人王勇平的解释是,现场抢险情况复杂,“施救人员把车头埋在土里,主要是为了便于抢险”。

真是欲盖弥彰!二○一○年五月二十三日江西东乡列车脱轨事故,破损较大的几节车厢被就地处理,“用几辆巨大的挖掘机将之砸毁,就地掩埋。砸瘪的火车被埋在下面,主要是为了尽快进行通路工程。”为了经济利益和掩盖相关官员的渎职罪行,尽早通车、尽量息事宁人、维持表面上的和谐稳定,早已成为中共官场的潜规则!

七月二十四日凌晨二点,距离事故发生不过数小时,当局竟认为车厢内已无生命迹象,结束现场搜救!凌晨五点,发现一名幸存者;七点,央视新闻说反复搜救没有生命体征了,现场开始切割车体、把直立的车厢推倒……结果下午五点二十分,又发现一名幸存者!

一个不由选票推选出来的政府,怎么可能对选民负责?!

一九七九年颁布的《火车与其他车辆碰撞和铁路路外人员伤亡事故处理暂行规定》:“事故调查处理委员会在当地县以上革命委员会领导下进行工作,一般路外伤亡事故,事故调查处理委员会由铁路车站(段)主持,铁路公安和有关铁路业务单位以及伤亡者所属单位的代表参加组成。”

二○○七年颁布的《铁路交通事故应急救援和调查处理条例》规定:“特别重大事故由国务院或者国务院授权的部门组织事故调查组进行调查。根据事故的具体情况,事故调查组由有关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监察机关等单位派人组成,并应当邀请人民检察院派人参加。”

也就是说,当今事故的调查早就与“伤亡者”和其单位无关。事故责任人就是事故的调查者,怎么可能查明真相?

“腐败恐怖主义”的缩影

日本高铁专家认为,此次中国动车相撞惨剧,是动车技术和运营管理系统存在问题。中国高速列车没有很好的避雷装置和技术,遇到雷雨天气就断电就被迫停车,显示中国高铁技术的脆弱性。另外,前方列车停驶,后续列车也应立即停驶,中国连最基本的铁路运营管理技术都没有。日本川崎重工、日立重工联名发表声明:中国高铁使用日本公司技术及关键核心部件,未经日方允许,擅自修改了运行条件和运行参数,对此造成的事故,日方概不负责。

有记者认为,近五年中国高铁开始大跃进,一是二○○六年前后,一是二○○八年下半年,和宏观经济周期紧密相关。每次中国特色的经济模式走到谷底的时候,高铁就出来打鸡血。

一切为了带血的GDP,我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

不愧是中国速度,七月二十五日早晨六时五十七分,“七‧二三”温州高铁特大铁路交通事故路段恢复通车。日本《朝日新闻》二十六日头版发布“无视残骸的运行”!桥下是混杂着人血的车厢残骸,桥上是高速奔驰的列车,这就是中国的现实。

当权力不受制约,当新闻不再自由,当一个政府的合法性主要来自于经济增长,当一个政府对公务员的吸引力来自大面积的腐败和特权,当一个社会失去道德坐标,一切向钱看,骇人听闻、难以预测的悲剧就难以避免,这就是腐败恐怖主义──政治腐败导致的上访、黑监狱、酷刑、司法不公、被失踪、强拆、毒食品、环境污染、弊病丛生的高铁,直接危害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可以说,腐败恐怖主义危害的烈度与广度远超传统意义上的恐怖主义。它不仅侵犯人权,还会腐蚀人们的灵魂,败坏整个社会的风气。

人们不是不关注赖昌星,但生活中有太多比赖昌星更值得关注的事物。实际上,赖昌星只是“腐败恐怖主义”(权钱交易)的一种表现。“七‧二三”温州高铁特大事故作为“腐败恐怖主义”的一个缩影,表明强行给经济增长提速的打鸡血方式,最终是死路一条。

文章来源:《争鸣》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