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大焕:管理逐利是万恶之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14日讯】近日,媒体报道河南邓州计生委被指下红头文件,向下级层层摊派超生抚养费征收指标,有逼村民超生和助长地方腐败之嫌疑。

以约束生育为目标的计划生育,在一些地方是如何走向“逼人超生”反面的?其中的生成逻辑,其实非常简单:因为计生部门的逐利倾向,摊派超生抚养费征收指标(也就是传统的超生罚款,只不过换了个名目)习以为常;征收任务下达,要鼓励被摊派任务的下级的积极性,必须给予“罚款留成”或者“超额归己”,那么计生干部收款不开票、中饱私囊就是必然;计生干部为了为完成任务、多得罚款,只有采取“放水养鱼”的办法,纵容甚至变相鼓励人们超生,然后再罚款,收取所谓的社会抚养费。

与此相关的情形,远非仅限于计划生育工作一项。治理公路超载、公安查处黄赌毒,几乎都沿着完全相同的逻辑在运行。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冯正霖7月24日在全国交通运输安全生产紧急电视电话会议上要求,坚决制止严重危及桥梁安全的违法超限车辆上路上桥,维护公路安全。这其实是一个环环相扣的恶性循环:收费公路太多太贵,导致车辆不超载无法生存;查处超载并且罚款分成,导致超载禁而不止;车辆超载,导致车毁桥塌事件层出不穷;路损桥塌,进一步增加公路维护成本,势必要延长和增加收费。死结在哪里?明眼人都知道。

一切以逐利为目的的管理都是耍流氓,都会导致自己目的的反面!这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规律。

罚款还只是管理逐利中的一个小儿科,更大的逐利行为在于以部门利益为指针、以部门立法为手段、以部门牟利为目的,制造垄断和独占,形成一个个巨无霸的垄断王国,对上,抗拒国法和政令,对下,糟践百姓财产和性命。如铁路王国、教育王国、医疗王国。等等。在一个个“法不能进、令不能进、公民权利不能进”的独立小王国里,它们外表光鲜的背后,其实内在往往已经鱼烂。而我们每个人,都是雷电和暴雨中那艘飘摇的船上风险不定的乘客。从上到下,从掌舵者到最普通的乘客,从最高层到最底层,我们都是牺牲品,或身败,或名裂,无一幸存。这一切,断非个人的道德、智慧等原因得以解释,而是一切造成“独立王国”的制度和环境,都必将走向山穷水尽而永不得救赎。

文章来源:《菜根网》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