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数千民众反污染警民混战 特警持枪(组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17日讯】(新唐人记者周玉林、王子琦采访报导)大陆知名网站论坛-天涯论坛今天有网友发帖称,8月16日,江西莲花南岭乡几千居民自发堵住该乡隆森实业公司的厂门口,要求严重污染环境的化工厂停工,当地政府出动公安、武警人员全副武装打压,与抗议居民发生激烈冲突,造成多名妇孺受伤。不少大陆网友积极转发这则消息,说帖子被不断“和谐”。当地村民和派出所人员向《新唐人》记者证实了此事。

江西数千民众抗议污染-警民激烈冲突.html#video target=_blank> 新唐人电视台 http://www.ntdtv.com

帖子称,江西省莲花县南岭乡隆森实业公司是一家以各类合金为主要产品的外来企业,合金生产过程中产生铬,铅及一系列化学化工品各种有毒物质,给当地居民生态环境带来极大影响,已造成大量鱼死,寸草不生。

当地百姓已于今年初要求该公司停产,但作用不大,向市省级举报但都被驳回。据该贴称,其中涉及到大量腐败问题。

以下为网友上传的现场图片(网络图片):

2011年8月16日,江西莲花南岭乡几千居民自发堵住该厂门口,要求严重污染环境的化工厂停工。

当地村民向《新唐人》记者证实,当地政府出动公安、武警人员全副武装,打压居民,用电棒打伤数名居民,居民非常愤怒,用石头予以还击,现场一片混乱。

该村民说:以前挂个牌子说是建电厂,建了几年,后来就污染很厉害,大量的禾田烂掉,当地村民很多得肺癌等重病,所以群众就起来反对,但是市、乡、县政府都护着这个厂。这次萍乡市派了很多武警,抓了很多人,只要敢出来说话的就抓。

此外,还有现场目击者向《新唐人》记者表示:这件事情已经闹了3个多月了,因为发电厂造成的污染很大,而且很严重,村里塘里的鱼都死了。村民不同意继续开下去,但是那个厂的老板用钱去收买政府部门,让政府来压制村民,让村民不准闹。所以村民就都自发抗议了。

该名目击者说:“这个事情大家都非常不满,因为污染太大了。昨天,全村的村民都去了,把厂子门口堵住。当时武警、防暴警察都来了,把人都打了,连小孩都打。我看着他(武警)打小孩了。我朋友她姨妈早上6点多就被抓去了。”

随后,《新唐人》记者打去隆森实业公司求证,一位自称是采购部的负责人刘女士说,昨天是有冲突的,但声称政府认为公司是合法合规的。当记者请对方谈谈事件经过时,对方说,在电话里和你们也说不清楚,去问当地政府吧。

南岭派出所工作人员也向《新唐人》记者证实了事件正在处理中,但说不方便议论,请记者与政府宣传部门联系。

至截稿前,记者拨打了莲花县南岭乡政府的电话,但电话一直没有人接聼。

冲突造成多名妇孺受伤,319国道南岭段被迫中断,往来莲花萍乡的车辆需绕行。

当天下午,政府又加派特警加强打压,用枪支对居民进行威胁。但抗议仍在继续。

网友留言吁关注

据悉,目前大陆论坛上不少网友积极转发这则消息,说帖子被不断“和谐”,并呼吁大家给与事件强烈“关注”,将其“顶起来”。

“我一朋友刚从莲花回来,国道全封了,幸好朋友跋山涉水才赶回家…
大概是:大量村民与村上政府投资的污染企业发生矛盾,来了好多**、**、防暴**、算了城管好像也有,各个手执警棍、盾牌,看样子与村民干起来了.许多村民挂彩…
救护车、消防车、警车也来一大批….
坐等新闻报道,看会和谐吗?”

“那边污染工厂,全是非法的。”

“现在还有人被抓 求解救”

“//@时代召唤apple:据消息:该污染超标厂贿赂政府,款额达8000万,该厂老板见势,坦言:只要政府归还4000万,就撤离,可政府已将脏款瓜分,于是调足力量打压反抗,用武力保护该厂重开。具体内情以及所属与否,有待大家关注并考证,深切希望社会权威媒体及人士来相助”

“不要像以前一样只是向上汇报或是新闻记者,我们只要把事实真相,如实的发到网路上,希望有心人士要不惧强权,多多揭露。大连的px项目就是这样被取消的。 ”

大陆近期发生多宗化学污染事件

近来,大陆化工污染事件频发,官民对抗事件也屡屡爆发。

上周台风“梅花”冲垮大连福佳化工公司防洪堤,险酿储有剧毒化工原料的巨罐出事泄漏,引起当地居民大恐慌。8月14日,大连市3万市民上街集会“散步”抗议,宣称要将对环境和生命安全有危害的PX化工厂赶出大连。

与此同时,位于云南曲靖市的珠江源头南盘江受到重金属废料铬渣的污染,引发许多广东人对珠江水质的怀疑。强烈要求当局作进一步交待的网帖直到8月14日继续不断在新浪微博等平台涌现,群众愤怒谩骂和,申讨声不断。

此外,江西瑞昌裕丰村、庆丰村村民及工业园区西区一工地施工人员今年8月9日因饮用一家铜冶炼企业内的自来水管网被渗透污染。中毒人数110人。中毒人员普遍出现了恶心、呕吐、腹痛腹泻等症状,送当地医院抢救。引起民众强烈不满。

今年7月24日,相邻西藏的川西北阿坝州松潘境内的四川岷江电解锰厂的尾矿渣被暴雨造成的洪水冲入涪江,污染了下游绵阳市的饮用水,造成社会恐慌,市民争相购买瓶装水。

另外,中国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所建设的中国最大海上油田蓬莱19-3油田,6月4日和17日先后发生了两起漏油事故。中国国家海洋局对公众隐瞒漏油事件长达一个月之久造成当地的多家扇贝养殖户受到3亿元人民币损失的严重后果。

2010年因江西抚州乐安县公溪镇境内的一家大型铅场在污水处理系统尚未建成的情况下,生产线便投入试产,引起当地居民恐慌。8月16日,公溪镇多个村庄的村民到中金铅业聚集抗议,要求其搬迁,被乐安县员警及武警驱打,造成多人受伤,其中多为女性及老人。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表示,随着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化学污染的阴影挥之不去,成为中国民众的最怕和最痛,由于中国各级官方与企业间的“利益输送”,化学污染就不仅涉及民众和污染企业之间矛盾,也成为中国官民对弈的新领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