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时:谈中国大陆一些重大民众抗议事件的看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26日讯】《纽约时报》有3条新闻,第一个新闻是大连的群众有1万2千人要集体抗议化工厂。这个化工厂已经建设2年了,花了美金15亿。这抗议是非常和平的,但是也非常坚定,因此有1万2千人、甚至还更多,上街抗议,因为他们发现这个化工厂的产品对他们的生活非常影响大,所以他们要“还我大连”、“还我好好的生活的地方”。好像党委书记在逼不得已之下,也在上街、在车上说,他要把15亿美金的这个工程关掉。这个承诺到底怎么样,当地的人也还不放心,所以这件事情还没有完。

但是,这件事情引起国外的评论很多,都认为这个抗议是非常和平的、也非常有计划,这表示中国民众的抗议水准越来越高。这个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所谓中产阶级、受共产党开放得到一些好处的,现在也起来要抗议它的许多做法了,就等于温州的火车事件一样,抗议的人多半不是要钱的,他们自己很有钱,但是问题是安全的问题。

第二个是川藏边境甘孜州的道孚县,这一县相当多的藏人,最近要庆祝达赖喇嘛76岁的生日,遭到地方上镇压,引起抗议。有个29岁西藏的僧人就自焚了,而且呼的口号是“西藏没有自由!”、“我们西藏要自由!”、“达赖喇嘛万岁!”等等。

事实上这次等于已经是第二次了,第一次也是在这个地区、是3月16日,西藏的和尚因为要纪念从前西藏的镇压,所以他们也自焚抗议。

所以,这里你可以看出来西藏的老百姓在这一带还是受到很大的压迫,否则不会引起这样强烈的行动出来。因为7月6号他们就开始庆祝达赖76岁生日,共产党非常不满意,所以就引起两方的冲突。

在武汉有一个特别的消息,就是一个朋友刚好在附近旅游,后来打电话给我,他说他到了成都才能打电话,一路上电话不通;亲眼看见有30多辆坦克车向那个地区进发;更讽刺的是坦克车上还写的是“汉藏一家”,事实上是去镇压藏民的。所以这件事情还没有完,将来怎么样,我们且看它的发展。

第三个也是相当吃惊的,就是8月17日《纽约时报》登载了中国政府的一个宣告,这个政府宣告是在新疆喀什噶尔地区,前两个月闹过事情,所以这个地区要变成“严打”的区,英文叫做“strike hard”。严打的时候是24小时在街上随时巡逻、随时搜查、随时抓人;抓了人以后,随时审判;审判以后,随时进监牢、或者死刑。

这个事情从7月19号已经开始,事实上,一直是说喀什噶尔一些维吾尔族,在中共方面报导他们是恐怖分子,而且说他们的领袖是从巴基斯坦受训回来的,因此中共还向巴基斯坦抗议。无论如何,真相是怎么样的,维吾尔人是冲到警察局,也俘虏了人质、也炸死人;另外一方面,警察也出动了武器,杀死他们。

所以这两个月来,我们本来没有报导,最近又因为这个宣布,我们可以想像这两个月来一直在冲突中,而且冲突可能还是越来越厉害,所以才有两个月严打的期限。这个期限是不是两个月就收回,也不知道。

所以从这三个报导,我感觉到非常危险。这个危险的原因就是共产党的群众抗议、集体抗议并不稀奇,常常发生,但是速度太快了。比如说在沿边的少数民族来讲,3月16、就是刚才讲的四川阿坝自治州的和尚,因为纪念2008年的镇压,他就自焚了。因为这里有许多藏人也支持他、也积极抗议,双方引起很大的冲突。

然后5月内蒙古的呼和浩特,汉人夺取蒙古人的牧地、牧羊牧牛的地区,又用车子压死了一个蒙古抗议的人,引起几千内蒙古的人,蒙古从来不闹乱的、从来不抗议的,这是第一次,包括上千的内蒙古大学的蒙古学生。

然后就到7月19,我们看到新疆喀什噶尔、我们刚刚讲过,维吾尔族的人跑到警察局,大概被压迫太久,加以抗议,而且警方也放枪杀死人。所以双方的冲突越来越大,因为没有什么报导,我们不知其详情。但是,8月17日的中共宣布两个月的严打期,使我们了解这个地区的问题是非常严重。

所以前后5个多月,我们看到西藏、蒙古、维吾尔的新疆,都发生抗议,而且引起暴力的镇压,所以这是很值得注意的,这是少数民族的方面。

现在讲内部,就是中国内地。内地的事情当然多得不得了,我们知道最近清华大学的社会学家调查结果告诉我们,大概大规模的群众抗议的数量怎么样在激增。1993年大概的时间,差不多是1万左右;到了2004年、就是差不多11年以后,已经增加到7万4千一年了;2010年、也就是去年,去年甚至增加到18万事件。这个事情是不是完全可靠,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大体的数字是绝对惊人的;没有暴露出来、我们不知道的,还多的很了。

我看到的这些或者在电视上、或者在日本电视上、或者在《纽约时报》、或者其它的报纸看到的。比如今年3月,云南因为政府把一部分老百姓逼他们迁居,多半是给资本家造工厂,这样就有2千人抗议;在5月四川的乐山县,那里就有6百个国际工人抗议,抗议政府扣他们的福利。这就几个月之内、5、6个月之内,大规模相当引人注目的群体抗议事件,是越来越多,不是越来越少。

以这里可以看出来共产党对付群众抗议,它绝不妥协。它就像我从前说过的,它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只要“逆它”,它就把你消灭,它没有别的其它的招数,也不跟你谈判。从这里可以看出来共产党所说的和谐社会是完全不通的。

我们中国讲“和谐”两个字,都会想到孔子所说的“和而不同”;如果都是相同的,不叫“和”了,那就“同一”了。所以共产党来讲,只有跟它完全同一,才让你存在;如果你跟它稍有违反、稍有不同,它马上要或者纠正你、或者消灭你。所以这是对它“和谐社会”之说,一个极大的讽刺。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