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秉中:河南艾滋血灾何时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1月10日讯】 编者按:河南提倡血浆经济导致数十万人感染数万人死亡的艾滋病血灾,本刊早已报导并出版高耀洁医生的专著。事发十余年,善后情况如何?本文揭露受害者仍在悲苦中,而主政者李长春涉嫌这样严重的渎职罪,被纪委等许多干部控告三十余次,中央置若罔闻,还官升高层。作者已经多次公开呼吁胡锦涛严肃处理不果,特再发此函,盼引起国人关注。

尊敬的温家宝总理:

我关于“河南‘血浆经济’十宗罪”致胡锦涛总书记第三封公开信发出后,同前两封公开信一样,“泥牛入海”无消息。他们目前依然处在十分悲苦的境遇中为谋求一线生机而苦苦挣扎。这种悲惨状况让人无法平静和忍受。

在二○一二年中国新年这个年关将至之际,我不得不向百忙中的温家宝总理发出公开信,这也是我第二次向温总理投诉,期盼我国政府下决心解决因推行“血浆经济”导致一、二十万农民感染艾滋病毒和数万感染者死亡这一震惊中外的河南污血案:

一由国务院立案调查,二对污血案主要责任人问责直至追究刑事责任,三对河南“血浆经济”受害者出台赔偿和医疗救助方案。

田喜李喜阁为赔偿上访:得到坐牢

请听听河南血浆经济受害者的悲情诉说:

我在近日同艾滋病患者田喜妈妈交谈中得知,一九九六年九月当时年仅九岁因外伤输血治疗在医院感染艾滋病毒,同时还感染乙肝和丙肝病毒的河南新蔡县田喜,他在多年上访毫无结果再次要求医院赔偿时因遭到拒绝,一怒将医院办公桌上电话等物推到地上,法院竟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判他一年有期徒刑。已处于艾滋病二期的田喜出狱后健康状态每况愈下,身体消瘦,食欲不佳,一点七五的身高体重不足百斤,满脸疱疹和脓痂,尽显重病面容和憔悴之态。他曾几次想放火跳火炕自杀。田喜妈妈到北京上访,被截访。一再说,如果你再上访就给“劳教”。田喜一家就这样多年无助地在生死线上苦苦挣扎。

另一个艾滋病毒感染者李喜阁。她不仅因住医院分娩输血治疗感染艾滋病毒,还因母婴传播导致大女儿和小女儿也感染艾滋病毒。更悲惨的是大女儿因治疗无效而过早夭亡,小女儿又因是艾滋病毒携带者将她拒之于幼儿园外。李喜阁一家四口、三口人无辜受害,而目前仍得不到赔偿在苦难中挣扎求生。为了讨回公道,李喜阁上访多年无结果,有一次竟以“冲击国家机关”罪被拘留长达二十一天。

日前我有机会与三位年龄都在三十岁上下,都具有初中文化程度,又都是艾滋病感染者的农村劳动妇女交谈时对我说,我们希望有人能把我们的苦难和要求向上级反映,但千万不要点出我们的真实姓名,因为那样暴露身份就会受歧视,也会受到当地官员的打击报复。这三位的共同点都是因为在医院输血治疗感染艾滋病毒。这三位悲苦女子和田喜与李喜阁以及所有“血浆经济”受害者一样,他们多么渴求政府的善待与关爱,又多么期盼与健康人一样享有爱的天空。

感染者治疗中急待解决的问题

这是我在采访中听到河南“血浆经济”受害者呼声最为强烈的一个问题。受害者反映最多的主要围绕“生存”与“治疗”这两个方面。

一是低保太低。现在很多地方只能领到一百五十元甚至六十或七十元;有的地区连一分钱也拿不到。

二是免费医疗卡内注入经费严重不足。按要求这种卡每月最少应注入三百元,可是有的地方只是一百五十元。

三是国家规定每半年或每一季度的病人体检,会有五十元的交通补助,一年也就是一百至二百元。这一点钱有些地方也没有落实。

四是据民政部规定,对每一个病人每个月应付给二十元的生活补助,一年也就是二百四十元,可是有些地区则迟迟没有发放。

还有不少问题,包括有相当一部分受害者感染了丙肝,有的还同时感染了乙肝。国家不给免费治疗。

前几天二○一一年艾滋病日活动期间,河南省的艾滋病毒感染者到北京上访过程中,大部分人以“维稳”之名被地方政府派来的人抓了回去,余下的上百名上访者北京警方竟下令任何旅馆和酒店一律不得让他们入住。他们只能在火车站、医院或地下通道栖身。

令全球极为关注的发生于一九九○年代因主政河南省的李长春推行“血浆经济”,提倡“卖血致富”而导致一二十万农民无辜感染艾滋病毒和数万感染者死亡的河南污血案,国家至今既没有立案,也没有对主要责任人问责,更没有对受害者进行赔偿。然而近期以来,某些官员竟公然唱出对河南污血案可以实施谓之为不追究过错的“无过错补偿”论调。也就是将有严重罪过改为不追究的“无过错”,将对受害者的“赔偿”改为“补偿”。他们把给予受害者的赔偿当成施舍和恩赐与受害者讨价还价。河南污血案的罪恶性质事实俱在,不管施展什么招数其性质都是无法改变的。

必须指出,对艾滋病毒感染者检测和确诊太晚和早期治疗太迟付出高昂代价不可宽恕。

河南艾滋病毒感染者,相当一部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深受其害的。据了解,北京属于本市户口艾滋病死亡率仅为百分之五左右,上海也大致如此,而河南要比这个比例不知要高出多少倍。这不仅因为感染者在不知情时怀孕生育,导致新生儿母婴传播病例多发,又由于检测和确诊太晚导致感染者失去早期最佳治疗时机加重了病情而过早死亡。

实名举报李长春者屡遭打压

我在致胡锦涛总书记的第二封公开信就提到,原河南省委纪委有四位委员自二○○四年九月以来,一直坚持对高官李长春在担任河南省省长和省委书记期间,严重渎职造成疫情蔓延,人民生命财产遭受巨大灾难的严重过失向中央政治局、人大常委会、中央纪委和最高人民法院进行控告;二○○六年又再次向最高人民法院起诉这位高官严重渎职,造成数十万人不幸感染艾滋病毒,一万多人因艾滋病得不到治疗而死亡的惊天大案。但中央曾先后委派两位政治局委员向控告李长春的四位前纪委官员施压,妄图将严重的污血案事件虚无化。

另据披露,河南省党政干部、纪委、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于多年以前,总共有三十三起因“血浆经济”造成河南省二十二个地区近二十五万人感染艾滋病毒向高级法院控告李长春严重渎职罪问题。这些控告都被上层一个个给压了下去。

一九九八年接替李长春在河南省执政的另一位高官李克强,他上任后极力掩盖李长春推行“血浆经济”导致艾滋病在河南大规模泛滥的劣迹,并继承前任打压举报者和上访者。对他最不可原谅的就是他和李长春多年以来一直把长期隐瞒河南暴发流行的艾滋病严重疫情做为他们的共同目标,这样的政治品德不被追究还要担任更重要职务,岂不令人匪夷所思。

我至今算这次已是第六次实名举报,前不久中国高层曾令北京警方对我传讯,对我施压,妄图达到“用纸包火”的目的。上述冷酷无情的现实让我感受到,要求对二位高官立案和问责真是太难太难了。但我要说,如果警方不放弃对我施压的恶劣做法,就等同于在干柴堆上玩火必将导致星火燎原。就是发生“出师未捷身先死”的不测事件,我也在所不惜。

鉴于解决已经拖了近二十年,殷切期望温家宝总理在其任内,果断出手,不留后遗症地将河南污血案解决在二○一二年的“龙年”。让河南的受害者家庭在龙年中国新年都能吃上舒心的饺子,也让这些家庭中的女孩子都扎上红头绳,期待国务院对河南污血案一立案、二问责、三出台对受害者的赔偿与医疗救助方案,从而结束受害者无休止地上访和喊冤这样的苦难生涯,让众多受害者开始梦寐以求的新生活。

此致敬礼!

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

原中国健康教育协会副会长  陈秉中

原北京医科大学 兼职教授
        二○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本文为摘要,全文见开放网站www.open.com.hk)

文章来源:《开放杂志》1月号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