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胡温政改分三步 六四平反在其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3月26日讯】(新唐人记者何雅婷综合报导)据香港《苹果日报》消息,近日北京纷传,中共中央拟接纳总理温家宝有关政改及重新评价六四的建议。据传政治方面将模拟日本政党体制,即一党独大,但容许党内分派,以形成互相监督机制。一石激起千层浪,此消息立即引发公众热议,有人对中共政改的期望陡然攀升,也有许多人认为,一党独大即意味着换汤不换药,难解中共死局;同时也形成了一个大众共识:六四惨烈血案的历史真相到了浮出水面的时候了。

据香港《苹果日报》26日报导,有消息人士透露,中共中央开会研究后会推出一个包罗万象的改革方案,而平反“六四”就是一张主牌。

据称相关改革方案,会就政治体制分三步走,政治方面将模拟日本政党体制,即一党独大,而容许党内分派,形成各派系之间相互监督、制衡的机制。此消息一经传出,立即引发民众热议。

公众期待平反六四

据大纪元报导,有北京知情者透露,早前曾一度传出死讯的江泽民,目前靠输液延命,其实已是植物人,江本人实际上对目前中共内斗激烈的局势已发挥不了任何作用,所以江派台前掌门人实际上是周永康,而周目前的处境显然大大不妙。

因此,有评论认为,此时传出中共党内拟接纳总理温家宝有关政改及重新评价六四的建议显然不是空穴来风。

北大法学教授贺卫方则认为,现在提平反六四阻力还是很大的 ,因为“政府过去一直强调六四的做法是正当的,这些人现在还活着”。但他表示,大家都寄希望于今年秋天,“相信如果形成昂烈民意,相关领导人形成决策也有底气”。

丁学良教授认为,虽然北京高层中的确有人希望抹掉中国人关于六四的集体记忆,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这已经成为不可能,而为六四平反的可能性却越来越大。不过,他认为,也许温家宝在卸任前仍无法为六四平反。

在“六四”事件后被关押多年的异议人士陈子明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从各种渠道也了解到,中共内部有一大批人也有这样的意图。他认为现在“平反六四”已有广泛民意基础,时机也越来越成熟。

而北京律师浦志强表示:“我觉得评价六四不能再拖了,再说共产党没有什么牌可打了。”

有舆论认为不能对此抱太高期望

有分析人士表示,大陆国家主席胡锦涛25日前往韩国,展开为期8天的亚洲3国之行,现在国内立刻传出政改及平反六四的意向,看起来更像是有人有意放风以试探民意。

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也表示,从体制内部听闻了相关消息,但她表示质疑:“光抢著出六四这张牌,谁承担责任?!这个改革方案说白了,就是对薄熙来事件的应变措施。”

香港的中国政治观察人士林和立也对近期中共“平反六四”不乐观。他认为,尽管中共党内有开明派支持平反,温家宝也多次提过这个事,但中共出于“维稳”考虑,不会碰这个事。

更有观察人士认为:如果中共当局者不能彻底抛弃中共那种极端而且邪恶的意识形态,而他们的所谓“政改”仍然保持着中共一党独大的格局的话,那他们所做的就只是为了平息一下民怨、缓和一下已经异常尖锐的社会矛盾而采取的一种权宜之计,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政治改革。换汤不换药的技俩,已经解不开中共目前所面临的死局了。

六四真相:

日前有网友在新唐人留言,以六四亲历者的角度叙述了六四屠城的真相。

屠城前的预演:

1989年6月3日下午2时,镇压行动开始了。当时西单、六部口和新华门都有很多市民在围观“军用品”。突然,六部口响起了喇叭广播声,警告周围的市民迅速离开。广播不久,逾千名军警在西长安街筑起厚厚的人墙,军人排列最后,武警居中,交警居前,一个指挥官跳上一辆吉普车顶,叫嚣著:“立即执行任务”,军警们立即向人群发射了二十多枚催泪瓦斯,手持电警棍冲入人群逢人就打。一直把学生打退到长安街中心线外,随即在新华门前围成一个半月形的圈子。

人们愤怒了,团团围住了这群穷凶极恶的军警,由于手无寸铁,围攻的学生和市民不断受伤倒下。在大会堂西门对面围墙内的几千军警,纷纷把砖头石块砸向学生,据复兴医院一名医生透露,一位路过的孕妇被暴打流产。警民之间的血腥冲突一直持续到傍晚六时多,以大会堂西侧的军警撤退暂时告一段落。

屠城开始阶段:

6月3日晚9点多,前门地区突然冲出七百多军警,逢人就用枪托照头砸,三十多名市民瞬间头破血流重伤倒地。与此同时,广场东西两侧也冲出大批军警,它们高喊“打倒暴乱”的口号直冲广场。但此时愤怒的群众也不甘示弱,纷纷找来了木棒和盾牌,勇敢地和鹰犬们进行血拼。

6月4日零时15分,前门突然冲出了装甲车,一辆车身上漆著“003”字样,车头卡著半圆形安全岛的装甲车,见人不避逢物必撞,“993”号装甲车也并排而来,两辆装甲车在长安街上快速地来回冲击,将一辆辆群众的单车碾成了铁片。其中一辆装甲车竟然在建国门前将一辆消极怠命的运兵卡车撞翻,当场碾死三个军警及一名学生,鲜血和脑浆溅了一地,惨不忍睹。其它军警纷纷跳车大骂“老子不干了”。

凌晨4点钟,广场的大喇叭传出了“镇压反革命暴乱”的口号。此时广场的纪念碑前集结了大量血拼到底的学生,约八千多人。

血腥屠城正式开始了,人民大会堂的大门突然打开了,事先通过北京地下战备暗道,提前集结到人民大会堂和劳动人民文化宫及中山公园等处的军警,一排排手持着冲锋枪冲了出来,它们将喷火的枪口射向了手无寸铁的学生。大批装甲车也同时向纪念碑冲来,张牙舞爪地形成一个弧圈形的合围之势。

军警们在封闭的地下集结期间,完全不了解外面的真相,只在共产党的无耻扇动下,轻信了所谓的“反共产党学生,四处绑架杀害军警”的弥天大谎。此时被洗了脑的军警们,早已对大学生充满了满腔的仇恨,它们纷纷举起刺刀和警械,砸向纪念碑上的大学生,一个接一个的大学生头破血流倒地不起,撕心裂肺的哀鸣此起彼伏,划破了天安门的夜空。

屠城中间阶段:

为了不在汉白玉石的台阶上,留下大屠杀的弹孔罪证,纪念碑前的机枪始终是平射的,这显然是鹰犬们事先谋划好的!军警把学生从纪念碑上打倒广场上,学生一接触地面,机枪顿时响起,成排的学生牺牲了,后面的学生自然又退回纪念碑台阶,上面的军警便用刺刀和警械,又把学生强行打倒到地面上,于是机枪又立刻响起……

情况万分危急,纪念碑上的学生被迫突围,高大的吴国风同学冲在了最前面,丧心病狂的鹰犬向他身上连开了3枪,又用刺刀捅进了他的腹部,吴国风同学用双手死死地握住军警的刺刀,高喊著:"同学们快撒’,一个万恶的军官,慌忙掏出了手枪,射穿了吴国风的后脑,吴国风同学壮烈地倒下了,临死紧抓着刺刀的双手丝毫没有松开。十几名清华大学的同学迅速组成了人墙,暂时阻挡住装甲车的围攻,给同学们的成功突围争取了宝贵的时间,不幸的是这十几名清华的同学,最后全被共产党的装甲车碾成了肉泥。

在东西长安街为主干的大范围内,军警们四处屠杀,凌晨5点多,由东而来了大批坦克和军车向广场高速冲来,一路上机枪手逢人就射。六点多,在西长安街上,数辆坦克至少将十几个学生活活碾死,脑浆迸流鲜血四溅,场面血腥惨不忍睹。7点多,军警全面控制了广场,所有进入广场的路口全被封堵;鹰犬们开始在广场毁尸灭迹,焚烧所有的东西,一时间铺天盖地的黑烟迷漫了广场,大火整整烧了3个多小时。

国际红十字会在凌晨二时的一个统计是被杀死的学生和市民至少两千多人,其中有一位9岁男孩,身上竟密布了9个枪眼,鹰犬们的血腥屠杀由此可见一斑。

屠城结尾阶段:

被杀红了眼的学生和市民,仍在拿着石头和棍棒四处伏击著凶残的军警。从北京饭店下望东长安街,每半小时到一小时之间,勇敢的大学生和北京市民们一次又一次地组织起队伍,高喊著:“打倒红色法西斯……”震耳欲聋的口号,一边又向着刺刀和坦克冲锋,一个又一个的倒在血泊中,再也没有醒来。27军的鹰犬们象吃了兴奋剂,个个涨红著脸,不停地举起枪来,对着抗暴的群众疯狂扫射,当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护士们,哭天喊地的将学生和市民们抬上救护车时,这些丧心病狂地鹰犬们,竟然鲜廉寡耻地狂笑起来!

天安门屠城过后,北京各大医院堆满了死伤者,医院里血迹斑斑尸骨如山,抢救室里血流成河。六四屠杀学生的场面之血腥悲壮,在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绝无仅有!天公或许也震怒了,雷声隆隆电光闪闪,下起了瓢泼大雨。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