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启:艳星 厅级“农民”与食特供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3月2日讯】 每年中国政坛都会上演“两会”(人大会议、政协会议)大戏,年年岁岁既有老角色登台,又有新人物亮相,还有失意者离场。诸多光怪陆离人士中,有体育明星、杂耍艺人,乃至三级片艳星;有太子党、团派,还有厅级“农民”。这一幕幕由食特供者导演并参演的政治戏,广大食地沟油者只能无奈观看,而且只能被前者代表,即便拒绝被代表也毫无用处。

“红戏”“黄戏”一起演

近期三级片艳星彭丹成为甘肃省政协委员之事,在大陆网路上引发广泛关注。其实彭丹此前数年已“低调”成为全国青联委员,换句话说,已经成为广义“团派”的一员,而这一派系目前在中国正得势。她属于“演而不优亦仕”者,反正中共官场本来就是男盗女娼、沐猴而冠之所在。更何况在大陆早就有三陪女充任局长的先例,艳星当当政协委员又有何不可。

彭丹原来在香港演过三级片“黄戏”(比如《极度兽性》),后来回大陆又拍过主旋律“红戏”(比如《张思德》)。而领导们又何尝不是“红戏”、“黄戏”一起来?典型代表是前重庆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他曾在会场上肃立高唱红歌,是演“红戏”;会场下与年轻美女赤身卧谈,是演“黄戏”。中共官员性能力往往超群,拥有多个二奶、姘头是常事。他们在“日理万机”之余,会上与艳星泛泛谈谈,会后再与之深入聊聊,对他们而言也是一种有意思的戏。

彭丹不久前拍完了主旋律电影《南泥湾》。在抗战时期,南泥湾是中共种植鸦片之地,而这部涂抹历史真相的电影,也不过是贩卖精神鸦片之作。由以往的三级片艳星当“红戏”的导演加主演,应能比其他主旋律片多一点噱头,并能在体现党的“先进性”上别出花样。

薄熙来被罢免与申纪兰连任

二○一二年十月,重庆市人大常务委员会罢免了薄熙来的全国人大代表职务;二○○九年七月,广东省人大常务委员会罢免了许宗衡的全国人大代表职务;二○○七年七月,上海市人大常务委员会罢免了陈良宇的全国人大代表职务。二○一○年九月,李启红(中山市原市长)“辞去”全国人大代表职务。

出事的党国干部,大多是全国人大代表,这简直成为党国一条不成文规律。还有诸多担任全国人大代表的党国干部尚未出事,但他们是否比上述这些人“干净”,那就很难说了。未来几年是否会有更多人被罢免或“辞去”全国人大代表职务,应可看作习近平反腐是否“动真格”的风向标之一。

其实,人民并不知道薄熙来等人究竟是如何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的,他们又代表哪些“人民”。另一个不知代表哪些“人民”的,是薄熙来的山西同乡──连续“当选”第一届至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的申纪兰。这位无论平时还是选举期间都跟选民没有交流的人曾对记者说:“我们这是靠民主选举的,你交流就不合适”。

这位受过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乃至金日成、胡志明“光荣”接见的申纪兰之所以能创造小小的政坛奇迹,最重要的原因是她清楚“当代表就是要听党的话”,并“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这样看来,她对在全国人大上通过的一九五四年宪法、一九七五年宪法、一九七八年宪法与一九八二年宪法都赞同,无论这些宪法有多大出入。还要指出的是,她在一九五四年的全国人大上选举过刘少奇为常务委员会委员长,但也拥护过张春桥在一九七五年全国人大会议上作的《关于修改宪法的报告》,里面提到“特别是经过八年来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粉碎了刘少奇、林彪两个资产阶级司令部”。

这位名下有房地产开发公司却否认搞房地产、自称农民却为厅级干部的申纪兰就是中共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历史证人──证明这个制度是如何虚伪甚至荒诞。在中共治下,所谓人民代表大会形同“大投票机”,并且没有需要揭晓的“谜底”,因为结果只能是“赞成”。正是以这样的“大投票机”为背景,从来不投反对票的申纪兰可以出书自诩“忠诚”。

食特供者的“人民代表”大会

当代中国社会正日益明显地分裂为两大对立阶级:压迫阶级与被压迫阶级。前一阶级享有种种特权,包括食品特供权,我们可称之为食特供者;后一阶级承受种种苦难,包括受到地沟油(以及三聚氰胺、苏丹红等)的危害,我们可称之为食地沟油者。食特供者自己不会生产特供,要靠食地沟油者来生产。而广大食地沟油阶级,则没有可能享用特供。

食特供者中,固然有全然不劳动的“纯寄生虫”,但也有一些“劳心者”──只不过他们“劳心”是为维护自己、亲戚朋友乃至其所属群体的种种特权,包括食特供的特权,且为使普通民众继续受困于食地沟油的处境中。

至于广大民众,难以摆脱自身食地沟油的遭遇,正如他们难以摆脱食特供者的欺压。即便是中国所谓中产阶级,用一句形象化的说法,也是“吃了一肚子地沟油”的中产阶级。他们同样也处于被统治、被压榨的境地,并且近些年来正越来越滑向下层民众的地位。可以说,他们根本无望脱离食地沟油的处境,只要这些食特供者继续统治下去。

食特供者千方百计掩盖自己享用特供的事实,正如他们千方百计掩盖自己窃有巨额财富的事实一样。他们还力图使民众不关注自己食地沟油的真实境遇。换句话说,他们不仅自己“闷声发大财”、“闷声食特供”,还希望民众“闷声被压榨”、“闷声食地沟油”。总之,他们企图掩盖中国日益明显的阶级对立,以继续维护所谓“稳定”、“和谐”。这种“和谐”的本质不过是他们让食地沟油者“稳定、幸福”。

即将召开的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不过是食特供者(或其仆从比如申纪兰之流)的代表大会。这次代表大会选出的任何新领导人,都属于食特供者,绝无可能属于食地沟油者。

对广大食地沟油者而言,现实中的痛苦,是他们最好的教员。他们正在从现实中、从现实的痛苦中学会认清自己的真实处境,并识破食特供者的种种诡计。他们在痛苦中觉醒过来,日益坚定决心,想摆脱这个食特供的寄生阶级。总有一日,我们会听到食地沟油者的有力吼声!

文章来源:《争鸣》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