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平:我们与申纪兰有着相同的悲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3月11日讯】两会正在北京召开。今年,媒体格外关注了来自山西的人大代表申纪兰,对申纪兰的采访报导颇多。我想,媒体关注申纪兰的一个原因是:她从1954年当选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至今,是全国唯一从第一届连任至第十二届的全国人大代表。

宪法上说,全国人大是中国的最高权力机关。我理解,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有两项大的权力:一是立法权,制定法律,一是人事权,选举产生国家领导人。

申纪兰作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员,位高权重啊。

法律上说,人大代表是选出来的。所以我理解,人大代表应当代表选他的选民的利益。代表代表,就是代表一部分人的利益。

这样说来,按照许多他国的说法,申纪兰就是议会的议员。毫无疑问,申纪兰应该成为这个社会的精英。否则,她不会拥有这一身份。

这两天,我读过不少有关申纪兰的报导。尽管每一篇报导都未直接批评申纪兰的履职能力,但是,通过报导透漏申纪兰的自述,我们的确对申纪兰的履职能力感到汗颜。比如,3月7日她讲到“现在我们都享受到合作医疗,大病大保,小病小保,只有共产党能做到。”、“能得到养老保险金,只有社会主义国家才能做到这一点”。

2006年全国两会,媒体访问申纪兰:“这些年在表决我国重大问题上,您有没有投过反对票,或者弃权票?”她坦言:“没有。我作为一个全国人大代表,得对党负责,咱们在表决上就要顾全大局,不能光从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2010年开两会,她再次称“从未投过反对票”。

其实,有人已总结了“申纪兰雷人雷语”放到网上,那当中暴露了申纪兰的更加无知与愚昧。

指责一位84岁的老人,我们都于心不忍。事实上,如果人大代表真的如现行法律的规定是民选出来的,以申纪兰的能力,肯定不会当选。现在的状况是,申纪兰不断在台上做着滑稽的表演,自取其辱而不知,(有良知的人,无不同情这样一位老人,怎忍心再让她表演下去?)同时,人们透过申纪兰,对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也是一眼看穿——那不过是一场昂贵的民主秀而已。

民主制度,就是人人平等,人人是这个国家的主人,这是全世界的共同价值观。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多数国家称之为议会)制度正是实现人人平等协商的最重要的制度。我们的可贵之处在于,我们至少在嘴上还没有完全抛弃这一价值观:明著说,人民代表大会是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

最高权力机关的组成,当然要靠选举。除此之外,没有更公平的办法。我们国家也有一套诸如《选举法》之类的相关法律,似乎人民代表大会完全依法组成。其实,有几个人见过选票长什么摸样?本人已年过半百,只见过一次选票。

所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不过是人治的一块遮羞布而已。

由这个虚假的组织,产生的所谓的“国家机构及国家领导人”——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委员长、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以及他们所对应的国家机构,岂不都是一堆假货?袁世凯靠着军事实力成为中华民国总统,我们称之为“窃国大盗”。靠着假选举耍流氓手段坐在庙堂之上的人,比“窃国大盗”更令人不齿

一个国家,连写入宪法的政治体制都是糊弄人的假玩意,这个国家,假货横行、诚信缺失、道德滑坡,那是自然要发生的。

申纪兰不过是无知和愚昧而已。而有的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愚弄百姓。他们,才是最可恶的。申纪兰身上的悲剧是由这些人造成的,我们不该嘲笑申纪兰老人。

申纪兰无疑是受人愚弄的。也许,申纪兰自幼没什么文化,如果我们的社会是一个开放的、资讯多元的社会,申纪兰的脑子也许会丰富起来。令人遗憾的是,申纪兰自幼接受的是一种声音的教育,并几十年灌输不断,其脑筋已固化为“化石”,成为一个花岗岩的头脑。

我们都是这个体制的受害者。仔细想想,我们又比申纪兰的命运强得了多少?我们接触到了多少真相?我们了解了多少世界上最先进的文化?我们也不过是从改革开放以来,从这几年从互联网的缝隙里了解了一点点真知而已。同申纪兰相比,我们万不可五十步笑百步。

我们都是申纪兰,我们都是被愚弄者。申纪兰可怜,我们也可怜。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