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自贸区 中共有多重视?引发热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9日讯】(新唐人记者刘璇综合报导)上个月,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力主的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挂牌,但李克强反而罕见缺席,实在是耐人寻味。到底是什么原因,是担忧经济价值不大而不值得出席还是担忧将来经济有可能出意外而不出席。此举引发外界对经济改革是否是中共政府首要议程的疑问。

在海外被称为“李克强孩子”的上海自贸区,于9月29日正式挂牌,中共自称要用2至3年时间建成具国际水准的贸易自由区。不过各媒体普遍注意到,国务院27日公布的自贸区总体方案并无太多创意,具体开放措施仍待上海市公布的各种细则来落实。

据大陆《财新网》报导,国务院所发布的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与此前的申报方案相比,一些内容此次暂未出现,另有一些改革事项,特别是金融领域开放创新,则增设了前提条件。

有海外媒体评论认为,李克强的缺席似乎也在刻意淡化各界的过度期待。

《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指,此举的象征意义非常重要,李克强的缺席引发了有关中国经济改革者是否真的重新掌权的疑问。被一些人认为,说明上海自贸区的地位被降低了,或者该自贸区已成为高层分歧的焦点。

文章称,自贸区的启动正值中共一个关键会议三中全会即将于11月召开之际,这次会议将发布政府未来10年的经济议程,上海自贸区占地仅11平方英里(合28平方公里),但被大肆宣传为金融创新的孵化器,其影响最终将延伸至全国。

不过,还有一些令人担忧的迹象。中共官员迄今尚未就上海自贸区的运行发布详细的指导方针。这令投资者难以弄清该自贸区是否会像他们预期的那样成为局势改变者,或者呈现更温和的改革,抑或根本不会有任何改革。

文章指出,人们在很大程度上认为,自贸区将会完全颠覆中国对待外国投资的传统方式,即除了明确允许的情况之外的所有领域商业活动都被禁止。在自贸区内,除了明确禁止以外的所有活动都是允许的——即所谓的负面清单的办法。然而这个清单包括了成百上千的禁止领域。

瑞典市场调查公司Handelsbanken Capital Markets的亚洲公司理财特别顾问Frederic Cho说,很多人都抓着脑袋说,这一切到底是什么意思?

然而,在针对自贸区展开各种讨论的同时,却又缺乏实实在在的行动,这之间让人感到有种奇怪的不协调。迄今为止,几乎唯一激起人们兴奋的只是在香港上市、名称中带有“上海”的公司。有几家这种公司的股价飙升,因为人们笼统地预期自贸区将会为这些公司带来业务。

上海进行了狂热的大改造。曾经一度,全世界每五台建筑起重机就有一台在上海运行。

这一次,美国企业似乎基本上无动于衷:到目前为止,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是唯一一家申请在自贸区内经营的美资银行。

代表众多美国最大企业的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在不久前给成员的一封信中说,运营细节仍然很少。信中还说,自贸区的吸引力仍然取决于尚未最终成型的进一步政策决定。

Cho说,我完全相信,李克强急切地想让事情发展下去,但阻力很大。

《经济学人》杂志10月3日文章称,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成立前后的几天,诸多迹象令人感到这像一枚“潮湿的爆竹”。中共最高领导人没有一位在仪式上露面。而且,各大最高监管机构似乎都回避了这个场合,使得先前一些传言显得更可信:试验区的制度创新改革威胁到了它们的既有权威和势力范围。

中共利益集团羁绊

面临随时可能崩溃的经济,严重影响到中共政权的稳定。已无出路的中共当局被迫进行中国经济改革、转型,欲以经济的增长掩盖其执政的非法性。

上海自贸区,本来被宣扬为相当于30年前的深圳特区,可见其当初的定位是相当重要,被称为是大步伐的改革,包括物流自由、投资自由、人员自由、金融自由等等,尤其金融自由最令人关注,以致其他省份都眼红,纷纷也要争取,尤其传说广东自贸区面积达上海自贸区的40多倍。

但在当前中共内部分裂严重的背景下,自贸区作为进一步改革的试验田,中共当局亦在不断尝试。在这个过程中中共相关利益集团不断进行阻扰,中国的大型国企几乎成为了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等家族的私有财产。《大纪元》曾发表多篇报导,揭露中共家族权势和裙带关系掌控国家经济命脉并瓜分国家财富。

有分析称,只要中共还在干预经济,那些太子党,江派贪腐就不可能杜绝,李克强应该是看清楚了这点。中共现行体制下,任何所谓的经济改革都不会有用,除非打破原有体制。在这点上,已经引发巨大争议的自贸区能否做到还很难说。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