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李克强vs李鹏 败的是中国百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27日讯】 李鹏:中国核武保三峡大坝安全

一九九二年三月李鹏向第七届人大第五次会议提出兴建长江三峡工程的议案。邹家华向人大代表做议案的说明,人防问题是其中一个主要内容。当年国务院的意见是:“战时三峡工程大坝的安全问题,从五十年代起就进行了大量试验研究。减轻遭核袭击溃坝产生的洪灾损失,最有效的措施之一是在出现战争征兆时,降低水位运行,或放空水库。三峡工程设置有低高程、大流量的泄水建筑物,必要时可在一个星期或十天之内,将水库水位降低至一百四十五米或一百三十米。此时,水库库容仅一百零三亿立方米至一百七十亿立方米,万一溃坝,影响大为减轻。三峡水库下游有二十公里长的峡谷河段,对溃坝洪水起约束、缓冲和消减作用,有利于减轻洪灾损失。在大坝遭突然袭击严重破坏的情况下,据溃坝模型试验,溃坝洪灾损失是严重的,但由于狭长峡谷所产生的缓冲作用,可以减轻危害,不致造成荆江两岸发生毁灭性灾害。”

李鹏考虑的是战争时期三峡大坝的安全问题,主观认定现代战争有预兆,三峡工程有七到十天的时间可以将水库中的水放掉四分之三,因此认定三峡大坝是安全的。

一九九九年三月至六月,北约对塞尔维亚发动空袭,摧毁塞尔维亚国防部、总参谋部和多瑙河上的桥梁,并炸毁中国使馆。当年九月三峡工程总公司总经理陆佑楣参加国际大坝会议并发言,被问及三峡大坝安全问题时,陆佑楣说,三峡大坝是用二千七百万吨混凝土浇铸起来的,是铜墙铁壁,即使是北约此次轰炸南斯拉夫所使用的武器也不能炸毁大坝,除非使用核武器。然后陆佑楣阐述了邹家华没敢在人大说出来的极限战争理论:超级大国的核武器,足以将地球毁灭几次,但是中国手中的核武器,足以将对手毁灭一次。如果三峡大坝遭受核武器袭击,必然会遭到中国核武器的反击,结果是敌我俱亡,地球上的人类被毁灭,无胜者也无败者。只要中国拥有毁灭地球一次的核武器,三峡大坝就是安全的。这个理论也正是李鹏认为三峡大坝是安全的最根本的依据。

国内组织和个人对大坝造成的威胁

二十一年后,二○一三年月九月十六日李克强颁布国务院《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安全保卫条例》,第六条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危害三峡枢纽的安全。第五条规定,湖北省人民政府、宜昌市人民政府对三峡枢纽安全保卫工作实行属地管理。可见这个条例认为可能对三峡大坝造成威胁的不是拥有核武器的大国,而是国内的组织和个人。本条例考虑的不是战争时期,而是和平时期三峡大坝的安全。

李克强认为行人、车辆(第九条)、船只(第十七条)甚至风筝、孔明灯、热气球、飞艇、动力伞、滑翔伞、三角翼、无人机、轻型直升机、航模(第二十三条)都可能对三峡大坝造成威胁。

为保卫三峡大坝安全,国务院采取专门机关管理与人民群众参与相结合的办法。一方面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调一个团的兵力,包括四组地对空导弹、一大队陆军直升机、八艘巡逻快艇和二十四支机动快速反应中队共四千六百余人具体保卫三峡大坝安全;另一方面大打人民战争,组织三峡枢纽周边地区的村民委员会、居民委员会、企业事业单位开展三峡枢纽安全保卫活动(第二十七条)。

大坝结构脆弱藏溃坝灾难

为什么这座不怕北约导弹的铜墙铁壁反而害怕国内的某个组织或个人,甚至认为行人、车辆、船只,甚至风筝和航模都可能危及其安全呢?

其实,三峡大坝并非媒体宣传的铜墙铁壁,三峡大坝的结构决定了其脆弱性。

第一,三峡大坝整体性差,由几十个独立的混凝土坝块组成;第二,混凝土坝块利用重力放置在基岩上保持稳定,但会发生不同的形变和位移;第三,三峡大坝有三沟百洞,形态如奶酪一般;第四,三峡大坝质量差,特别是在坝基和坝块的结合处。

三峡大坝是混凝土重力坝,全长一千九百八十三米,坝顶高程一百八十五米,最大坝高一百七十五米。自左到右由船闸坝段、升船机坝段、左发电厂坝段、泄洪坝段、右发电厂坝段和地下电厂坝段组成,共使用混凝土二千七百万吨。但三峡大坝并非如给人大代表观看的模型那样是整体一块,而是由几十个独立的混凝土坝块组成,坝块长度不等,窄的不到十三米,宽的有四十五米。利用各个坝块的自身重量放置在基岩,保持稳定。受水的压力和温度影响,坝块会发生不同的形变和位移,也就是俗话说的,大坝在走!

和世界上许多著名大坝不同,三峡大坝设有通航设施,两线五级船闸和一线升船机。美国的胡佛大坝、埃及的阿斯旺大坝、巴西的伊泰普大坝都没有通航设施。国内的一些大坝虽有通航设施,如丹江口大坝,但升船机的通道不是横切大坝而过,而是从大坝上空飞架而过,不破坏大坝整体性。而三峡两线船闸各有一条深四十五点二米、宽三十四米的深槽横切大坝。船闸两端各有一道钢门。在最不利的情况下,一道门开着,只有一道门关着。这道门控制着三峡水库二百二十一亿立方米的水。二○○三年三峡船闸投入运行现场直播,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张羽说,如果船闸出问题,库水将一泻千里。一语道出大坝不安全的关键。比船闸更危险的是升船机(尚未完工),其位置更靠近大坝中间部分。升船机有一条深四十五点二米、宽十八米的深槽横切大坝。升船机只有几条钢梁控制着三峡水库二百二十一亿立方米的水。一旦升船机出问题,首先是船将摔到一百一十米的坝下,然后是二百二十一亿立方米水失去控制。船闸两条沟,升船机一条沟,一共三条横贯大坝的沟,这在世界著名大坝中是独一无二的。

再以三峡大坝最中间的泄洪坝段为例说明奶酪一般的结构。泄洪坝段共四百八十三米长,由二十三个坝块组成,每个坝块二十一米长。泄洪坝段中设有二十二个导流底孔、二十三个泄洪深孔(七米乘九米)和二十二个泄洪表孔(孔宽八米)。泄洪坝段共有六十七个横贯大坝的大孔。这也就是当年邹家华所说的“三峡工程设置有低高程、大流量的泄水建筑物”,出现战争预兆时,可以迅速降低水库水位。

三沟百孔的结构决定了三峡大坝不是铜墙铁壁。不但北约的导弹可以摧毁三峡大坝,一颗普通炸弹、一颗反坦克火箭、几公斤炸药、一个人肉炸弹、一条船、一只改装的风筝、一只改装的航模都可能摧毁三沟百孔的最薄弱处。一旦二百二十一亿立方米的库水失去控制,水的力量足以使三峡大坝的几十个坝段发生不同的位移,而形成溃坝灾难。这正是李克强所担忧的。

保卫三峡大坝的资金何来?

国务院条例第七条规定:“三峡枢纽安全保卫工作所需经费,由有关人民政府和单位按照职责分工和规定的经费负担体制予以保障。”一句话,人民政府承担保卫三峡大坝的资金。人民政府的资金哪里来?那是纳税人的钱。

三峡工程通过体制改革,三十二台发电机组已经归长江电力股份公司所有,三峡发电机所创造的利润也全部归长江电力股份公司的股东们所有。为什么长江电力股份公司的股东们不承担保卫三峡大坝的资金呢?因为为发电壅高水位的三峡大坝仍归中国人所有!李鹏曾说过:水轮机一响,黄金万両。李鹏家族利益集团拿走了三峡工程的水轮发电机和全部利润,将不能直接创造利润、万般风险的三峡大坝留给了中国人。李克强看到了三峡大坝的风险,让中国人为三峡大坝的安全买单。李克强VS李鹏,败的是中国百姓。

文章来源:《动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