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达:中共就怕信报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2月30日讯】

“一去残冬晓日红,
三杯泪酒奠苍穹。
鸡肠曲曲今何在?
始信人间报应灵”。

这首小诗,是2013年11月20日,即年方51岁的北京电视台(BTV)台长王晓东把生命献给党的次日,郭德纲写在博客上的。十三天后,他麻烦来了。

中共的中国广播电视协会电视文艺工作委员会,声言“代表全国电视文艺工作者,”向“全国各级电视台、各级文化传媒机构及行业从业人员”,发出一份专门冲着这首小诗的“自律维权声明与倡议”,说是“当全国电视传媒人都为我们失去一个为电视事业鞠躬尽碎、英年早逝的同行──北京广播电视台台长王晓东同志而扼腕叹息,悲痛不已之时,一个所谓的‘公众人物’,在大众用真诚、良知与信任构建的公共空间互联网上,释放其所谓自由的表白”,“同时配发大红‘囍’字图片,并将该文置顶显示。就该人之举,引起全社会的哗然,引起全国电视文艺工作者的强烈愤慨。”

同时,又捎带着代表“观众和非观众”撸袖子亮拳:“我们大众有权利放弃对他的关注,有权利撤销对他的‘封号’。”

“我们会持续关注事情的发展”。

千军万马围剿一卒,是“自律”吗?

数百官媒围攻一民宅,是“逞强”呢,还是“示弱”呢?

这阵势,看来是非要把“锅”砸了不可。胆小的,光吓,就得被吓个半死。何以至此呢?

对于出师之名,那“自律维权声明与倡议”是这样讲的:“2013年12月3日,电视文艺工作委员会接到了北京电视台‘北京电视台关于请求中国广播电视学会电视文艺工作委员会强烈谴责郭德纲侮辱逝者行为’的函,中国广播电视学会电视文艺工作委员深感震惊与愤怒。”就是说,是由BTV“拣来的骂”引起的。因为料理完王晓东的后事后,党又需要活着的“全国各级电视台、各级文化传媒机构及行业从业人员”真的“化悲痛为力量”,继续为党卖命了,所以,便以BTV的名义向中国广播协会电视文艺工作委员会发函,称郭德纲这条微博“形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并要求全国400家电视台强烈谴责郭德纲‘侮辱’逝者的行为”。

何以见得的呢?那“自律维权声明与倡议”表述的明确而又富有中共邪恶党文化“特色”:“莫让今天的王晓东先生之车,变成为千千万万个电视传媒人之辙。”

说它“表述的明确”,是指它把直接目的说的很明确:再有像“英年早逝”、“壮志未酬身先死”的王晓东一样的“后继先生”的时候,不许任何人再说是“报应”,不能让全国400家“全国各级电视台”,还有“各级文化传媒机构及行业从业人员”听到“报应论”的警示,以免“应声而散”。

对此,吴莱《看看这个婊子是如何立的牌坊(图)》(文中把自律维权“中国广播协会电视文艺工作委员会”的“自律维权声明与倡议”网照转为了文字)一文,剖析的很透:“该文件一开头就故意把民众和中共混淆在一起,说:‘公共网络平台是国家的公共资源,系千千万万的民众用民主意识搭建起来的现代交流空间,既然是全民大众空间,那就要有一个大众共同的约定。这个约定的根本就是做人的基本良知与准则。如果违反这个公共的基本道德底线,那就是践踏大众的约定、民众的尊严,就是侵蚀、毒害我们共同的公共空间。’”在买菜刀、买火车票、买手机、上网……等等一切都实名制的国家,一个说相声的个体户在自己的微博上写了一首小诗,北京电视台就要求全国400家电视台一齐起来不许他登台表演,不但要搞臭他,还要掐断他的财源,谁是受害者?!‘做人的基本良知与准则’‘民众的 尊严’从何谈起?!”“中共国以一党专制的国家传媒之力来打压一个相声个体户郭德纲,这说明了什么?”“‘莫让今天的王晓东先生之车,变成为千千万万个电视传媒人之辙’,这才是郭德纲被政府打击的根本原因──中共怕王晓东51岁死吓坏千千万万个电视传媒人,大家都撂挑子了,对中共说‘不’!”

说它“表述的又富有中共邪恶党文化‘特色’,”是指它的说法把最终目的掩盖了起来。按一般正常人的理解来说,“莫让今天的王晓东先生之车,变成为千千万万个电视传媒人之辙”,这话的意思,应该是“避免英年早逝”的悲剧。但是,它字里行间,根本丝毫没有这层意思,恰恰相反,有的,如上所述,完全是掩盖这种悲剧继续发生的根本原因的意思。其实,它的本意,正是反的,正是将其第一个否定词“莫”去掉之后的意思:要“让今天的王晓东先生之车,变成为千千万万个电视传媒人之辙。”——把英年、老年、青年都一骗到死,都骗入陪葬的陷阱完事儿。

有这么严重吗?就这么严重。中共的阴谋和罪过之严重程度,总是远远超出人们的想像。其实,说白了,它宣扬、灌输无神论,否定“因果报应”、“善恶必报”,对它而言,不过是隐身草而已,因为它本身就是魔鬼,它只是为了骗人。不然,请想一下,既然你不承认“报应”,人家说“报应”,又没点名,你紧张什么?你干嘛“拣骂”呀?为啥还兴师动众呢?

可见,中共是真的害怕,它怕的,不是郭德纲那个人,而是“报应论”。因为一信这个,罪恶的荒唐的无神论就破产了。无神论一破产,人们一敬神佛,中共就没戏了。它取缔所谓“反动会道门”,打压和扭曲、变异宗教,镇压法轮功,都是为这个。因而,它不光怕“报应论”的传播,怕“报应”真相的传播,而且死死地加以阻挡。它正在遭天谴的眼下,更是如此。

然而没用,会说的不如会听的。八千万冤血,加上真相、九评和神韵的传播,懂得和学会了反著听“党话”的人越来越多了。明眼人一看便知中共“蹶什么尾巴拉什么屎”了:名为“自律维权声明与倡议”,实为打人的帽子和棍子,害人的毒酒和麻药。

“始信人间报应灵”,大家不会注意不到,郭德纲讲的是“始信”。由此可以推断,郭德纲“始”前也不信过,也中过无神论的毒。这本身表明,真相是可以唤醒良知的(至于写那诗的时候,他有没有幸灾乐祸的情绪,这应该是另一回事。而且“中国广播协会电视文艺工作委员会”,并没有把这当成个人恩怨上的私事,走的也不是“私了”的渠道)。

说起来,其实这事发生在神州,实在是一个莫大的悲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侯未到,时候一到,一切全报”。过去,这话妇孺皆知。由于中共的恐怖洗脑,而今,像郭德纲那样的大腕,才“始信”。但也是个喜讯,中共那么胡折腾,摧毁五千年神传文明,到头来终归还是白忙乎,在镇压法轮功的暴行中把自己打倒了,连无神论也破产了。

这些年,罗京、任长霞、宋来顺、王立军、薄熙来等众多迫害打手相继遭到恶报。据《明慧网》报导,“善恶有报,如影随形”,尽管中共极力封锁体制内人员遭恶报的消息,但仅海外媒体收录的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案例就有上万起。其中有判刑入狱的、自杀身亡的、抱病而死的、雷击劈死的、车祸毙命的、还有突发暴毙的,恶报形式各异。

最近,围剿在镇压法轮功的罪恶活动中结成的江派势力血债帮的包围圈在日益缩小,速度在不断加快,恶报的指向越来越集中于镇压法轮功的凶手,而且从上到下,线索越来越清晰可辨。昔日对法轮功修炼者关于“迫害天法,必遭恶报”的善意告诫当耳旁风者,现在已经惶恐不已了,有的感到后悔了。中共的“中国广播电视协会电视文艺工作委员会自律维权声明与倡议”,无非是这种恐慌心理的自欺欺人的“自白书”,阻人反思悔悟的蒙汗药罢了。

据北京消息人士透露:原政法委某高官向高层递交报告,仅十八大后的三个多月里,各级政法委官员被双规、逮捕人数多达453人。其中公安系统392人,检察院系统19人,法院系统27人,司法系统5人,非公检法司系统10人,还有12名政法高官自杀身亡。据不完全统计,中共十八大以来,衣俊卿、刘铁男、倪发科、郭永祥、王素毅、李达球、王永春、蒋洁敏、季建业、廖少华、陈柏槐、郭有明、陈安众、付晓光、童名谦、李东生、杨刚等落马的十七位省部级官员,大多属于江派嫡系。随着周永康被抓的消息的扩散,特别是对李东生六一零办公室头目身份的公开问责,有关江泽民、曾庆红、罗干被查的消息也在海外透露出来。一旦恶报直穿“靶心”江泽民的时候,正邪较量的历史活剧就将落幕了,全面的善恶报应的大限也就到了。

天有好生之德。恶报,也是警钟,目的在于拯救好人。同时,也以天象示人。贵州省平塘县带有浑然天成的“中国共产党亡”六字的“亡党石”,已经于二零零二年 由中共以“救星石”的名义开辟成了旅游风景区;释迦牟尼佛预言的三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不断在各地开放。最近,香港狮子山上的石狮呈现出眼被染红的奇观,与千年传说和神韵舞剧《红眼石狮》正相契合。尤其是大法弟子,在十几年的被迫害中坚持讲清真相,广传剥光画皮的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劝好人三退,在全球巡演“世界第一秀”神韵,呼唤良知,劝人向善,选择美好的未来。正是:

因果报应贯微洪,
天法威严赏罚明。
正念良知灵机动,
善笑恶灭获永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