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网:李娜的脸党也要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2月5日讯】胡适先生曾感叹,大陆不仅没有说话的自由,特别可怕的是失去了不说话的自由。“没有不说话的自由,就逼使许多中国知识分子讲政治性的谎言”。

(《胡适之先生年谱长编初稿》第七册,2600页)胡适先生这话,触及中共恐怖邪教的本质:不止剥夺人表态的自由,也剥夺人不表态的自由。党奴虽然被称为“党的儿女”,但是,党规严明:不许自主表态,也不许自主不表态,必须无条件地按照党妈的希求表态,最好是高度自觉地这样做。否则,就得被“一切献给党”。而今,与时共进,更加细化,连表情也公开纳入“党管”之列了。典型的例子,就是李娜的脸,党也要管。

看中国2014年2月3日报导,著名的网球运动员李娜最近成了党矢之的!一个运动员而已,何以成为党媒攻击的对象,而且措辞之激烈,较警察无故屠杀孕妇而更胜一筹!原因很简单,李娜在得到湖北省政府奖励80万并与湖北省的最高领导合影的时候,表情冷漠。按照《新民晚报》的说法,领导很不开心!于是,《新民晚报》愤怒呵斥:李娜,你为什么摆臭脸(此前,党媒训斥李娜的词儿是“不要太任性”)!

是的。被塞80万元钜量钜款,竟然心不烫,眼不热,手不哆嗦,还神情冷漠。这在见钱眼开的钱奴看来,实在不可捉摸,简直是太不明白,吃错药啦!心里想:你是不是怕钱多了难花怕钱多了烧手怕钱多了招贼啊?担那心干吗?“有钱能使鬼推磨”,共产党的官百亿千亿的贪,你何必怕那么多!

面对动不动就骂“老百姓给脸不要脸”“强奸你也要配合”的领导的领导大驾光临接风,竟然不哈腰,不答谢,目不仰视,花都不接,还甩张臭脸,这在甘当党奴者看来,实在无法理解,简直是忒不识相,发高烧啦!心里话:你当你妈给你生的那张脸真是你自己的啊,那是讨党妈开心的玩具零件,这都不懂!怪不得你在体制内混不下去呢?!

以上两种嘴脸,党媒兼而有之。所以,《新民晚报》就冲着李娜那张自主苦笑的脸开了“奴骂”:臭脸!可是,《新民晚报》的“奴骂”,立即遭到广大网友的回击,连一些党媒都提出了异议(这是邪党内斗所致)。因为觉醒的人们从李娜那张自主苦笑的脸上,看到了摆脱体制束缚后的尊严和被统战魔爪纠缠时的无奈,闻到了“党外的奇异香味”,感到了被“党内瘴气”包围的困惑。

在这方面,程凯先生《李娜的脸回中国后更加美丽》一文的题目,言简意赅,旗帜鲜明。下面一段话,发人深省:

“李娜逃离了体制,却没有逃出中国(在这里读为中共红朝似乎更接近作者本意——笔者注),甚至没有逃出湖北。李娜,可能要为自己的美丽付出代价,和任何美丽在中国都必然付出代价一样。如果李娜因美丽而面临艰险,她别无选择,唯有继续以美丽回应丑恶和邪恶。美丽的李娜不会孤独,她背后有喜欢她那张冷若冰霜的美丽臭脸的亿万粉丝和中国网民,其中包括不懂网球也称不上粉丝的我”。

还有网友以李娜本人的名义并模仿其独特的性格和语言作出“回应:《李娜:脏话都形容不了你们的卑鄙!》”,原文如下:

“对我的非难,从奥运会开始一直到现在”。

“我从小失去了父亲,遇到难事没人能替我扛,遇到委屈我能向谁说?不到30岁的我经历了全国媒体的口诛笔伐。那份心痛,谁能了解我?但我没有崩溃。有全国网友的支持,有老公姜山的支持,我没有崩溃,我很庆幸,今天的网络媒体,我能看到支持我的人,这些人在新华社的媒体从来找不到。正如,在政府的涨价听证会,你找不到反对涨价的人。只有姜山才是我的依靠,我只有在姜山怀里才能痛快地哭一场”。

“有人说我不懂得配合体委的领导,我不是不懂得配合,我在体育圈里呆了这么多年,见了太多的丑恶与不堪。有人说奥动冠军在香港亲民,在内地不亲民。到底是谁唯利是图?是我吗?运动员为什么不在内地亲民,因为内地给不了他们钱。这些运动员,在教练和领导眼里,只不过是赚钱升官的工具而已。这些运动员也习惯了当工具,只有当他们伤痕累累退役的时候,才知道下场有多惨。说实在的,我希望每个中国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都拿一块金牌,否则那些没有拿到金牌的运动员退役后人生太惨,太惨,他们就是药渣。”

我是一个不到30岁的女子,就体会到了60岁的人生,领教了中国媒体那份无耻,什么心情?打个比方,当年刘少奇看到《人民日报》批他是大工贼的心情。贺龙被红卫兵殴打时的心情?其实,我不怪这些媒体记者,这些记者很悲哀。我知道,离开圈养的中国运动员体制,变成散养运动员,我取得的成绩微不足道。但让主持圈养运动员的领导们,心里不舒服,他们之前极力给运动员们灌输:没有我们的举国体制,你们连饭都吃不上。让我们听他们的话,不能有半点不服从。广告都得给他们提成,明明是我们运动员用自己的血养着他们,他们还要我们感谢他们。但我打破了他们的神话,只是成功地养活了我自己,我的团队,他们便把我视为怪物,明里或暗里,让记者写文章批判我”。

“没事,我能承受得住,不管我今天的运动生涯如何,我已向圈养的运动员证明:姐妹们,我们能,我们也行”。“桑兰,她活得太不容易了。因公负伤后,媒体极尽冷嘲热讽之事,尤其对跨洋官司。你想一想,一个小姑娘从16岁,就要开始了轮椅上的人生,这是多么残酷!一个小姑娘为了后半生的生活费用,迫不得已打跨国官司,看看中国媒体记者那份无耻。也许只有这些记者被车撞成瘫痪的人,才能理解桑兰的无助。这就是我从此不再信中国媒体记者的原因”。

“TMD,不要以为我不会说脏话。我只是想—-有时脏话都形容不了你们的卑鄙与无耻!!!”

由此反而观之,我们再次看到了中共的邪恶、无耻与虚伪、虚弱:

人有脸,树有皮,邪党没脸又没皮。
恐怖洗脑骗儿女,血染风采旗作皮。
人梦难以见邪恶,脏话不足表卑鄙。
党奴一切献给党,脸皮专演皮影戏。
喜怒哀乐一自主,红朝共撕臭脸皮。
香臭美丑全颠倒,侠女顺天党特惧。
最怕表里正如一,好人扭脸弃党去。
人人脸甩党阴影,中共立马就没戏。
天灭红魔救良善,三退保命见神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