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剑:央视曝光东莞色情业不可告人的秘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2月14日讯】中国传统新年还没过完,正当海内外媒体高度关注和期待中共官方何时正式向外界公开“周老虎”一案,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关键时刻,被观众调侃为“后宫电视台”的中共喉舌——央视《焦点访谈》节目就迫不及待的突然派记者南下,暗访并曝光东莞色情业

万万没有想到,与过去所有扫黄打非报导不同的是,这次央视的报导不但没有赢得民众的认同。相反,却引发了“众怒”。在网路上遭遇大面积的吐槽、调侃、揶揄、讽刺、挖苦、笑骂和非议。

于是,惺惺相惜的中共环球时报,不得不出面替公信力早已丧失殆尽、声名狼藉的央视哀嚎:媒体与央视对立会滑向非主流。中共党报人民日报也在沉寂多日后连续发表系列评论文章:批“东莞挺住”说 杂音怪论模糊是非界限。

不过,从网友的精彩跟帖中,我们就不难发现央视曝光东莞色情业不可告人的目的和背后隐藏的蛛丝马迹:

央视曝光东莞,出卖灵魂的跟出卖肉体的过不去。

小姐卖身,央视卖心。既卖心又卖身的央视比只卖身的小姐更可恶。

世界最缺德的事情不是卖淫,而是逼人下岗,再去砸摊收税,断人生路;世界最无耻的事情不是卖淫,而是逼良为娼,再去扫黄罚款,无钱不贪。世界最无耻的不是小姐,而是某国的所谓新闻记者,他们不为弱者呐喊,而是做权力喉舌;他们没有真相是非,只有无耻无知;他们不是社会的瞭望者,而是政府的哈巴狗。

央视的无耻在于自己干着婊子的营生,台花名播被前台长拉皮条送到权贵的床上,还张开大腿嘲笑底层妓女。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必太急?

焦点访谈就是李东生创办的;他都干了些啥,谁不知道?输送了多少美女主播?他其实是鸡头一个。

前台长拉皮条,记者编辑当大茶壶,当家花旦争着出台陪官人,却对东莞挥舞道德的大棒,自己灵魂都出卖了,却嘲讽出卖肉体的人。呵呵!东莞挺住!

央视的节操并不比东莞妓女的节操高尚多少。因此,这一次央视曝光东莞色情行业也没有获得多少民意的共鸣,反而还有不少人同情东莞妓女被暴光的遭遇,这种现象值得深思。

五星级酒店没有娼妓吗?文工团不是公开的妓女吗?央视花旦主持人不是公开的妓女吗?服务权贵富豪的就叫情妇,娱乐大众的就是低级下作的妓女?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公共汽车谁更无耻?

近几年来中国“性丑闻”是层出不穷,而在官场更是丑态百出。官员养情妇,包二奶之风盛行。从雷政富到刘志军、再到李东生等等,哪一个落马的贪官不是跟情色性丑闻联系在一起呢?

不同阶层的男人玩女人的不同后果:朝廷里领导玩女人,说明精力旺盛,可再多为党工作些年;省部级领导玩女人,说明关心妇女生活,大家要向他学习;厅局级领导玩女人,说明是爱护女下属,值得同道们效仿;处级领导玩女人,说明原配照顾不周,雄性能量无处消解;科级领导玩女人,说明生活作风不正派,要被组织警告的;底层百姓玩女人,说明道德败坏,是卖淫嫖娼,要判刑的!

东莞“男人的天堂”,“女人的银行”。

东莞就是新时代的延安,是进步青年心中向往的圣地。

“莞式服务”PK“央式服务”

一不偷,二不抢,三不依靠执政党。不占地,不占房,只是用了一张床。不生女,不添男,不给政府添麻烦。无杂讯,无污染,只是偶尔喊一喊。无资金,无贷款,自带设备搞生产。下岗妹,别流泪,跟我走进夜总会。虽舒服,也劳累,拉动内需创外汇。灾不招,祸不惹,坚决不当第三者。一不偷,二不抢,天天拥抱共产党。丑不嫌,老不怕,培养干部责任大。一分相,一分价,莞式服务态度佳。不逃税,不拖税,见到局长不收费。

马年央视春晚上演革命样板戏《红色娘子军》,对活跃在大陆各地的黄色娘子军来说,乃是不祥之兆。

记者暗访一定是领导授意和批准的,而且领导也知道过程更知道造成的后果,领导为什么要这么做,领导的级别有多高,反正我是绝不相信这仅仅就是为了扫黄和央视所谓的政治嗅觉和舆论导向灵敏那么简单。央视一定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权贵你不敢监督,腐败你不敢报导,民生你不愿意关注,尼玛就整天拿这些为生计而不得不把尊严放在你们脚下的可怜人开刀。CCAV卑劣到什么程度了?

1919年3月26日,北大四位校董开会处理陈独秀嫖娼之事,胡适要求留住陈独秀,另三人反对,结果陈独秀被北大开除。愤怒之下的陈独秀遇到了苏联共产国际派来的魏金斯基,魏建议陈干脆自己玩。陈独秀表示同意。陈遂南下成立共产党。从这一天开始,中国的命运就已不可逆转。可以说,嫖娼改变了中国历史!没有陈独秀的嫖娼就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所谓的新中国!

听说东莞扫黄是因为没有在小姐中成立临时党支部。

当今中国有所谓大国撅起,和谐盛世之称。繁荣娼盛,空前绝后,红色天朝遍地风流韵事。不仅如此,黄色娘子军和孔子学院一样,遍布地球各地,不管是在北美还是在东盟,南非或是西欧,即使在阿富汗塔利班严控之下的中餐馆里,都有中国妓女活跃的身影,这是路人皆知的事情。

在老外眼中,中国女人就像世界的公车,随时可以上,随时可以下。

还用说,三个戴表的……想扫就抓一批,平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平时放水养鱼,收点保护费,细水长流。风声紧时,就狠抓一批,罚5000一个!这就是权力,这就是权力的傲慢,这就是在炫耀权力!

年年扫黄色难退 岁岁反腐败不绝

“运动式”扫黄:几乎每年都有一阵风一样的扫黄,十几年没管住色情产业。

脱下裤子嫖娼,穿上裤子扫黄。

一个老师写了一本小说《睡在东莞》,警方立即跨地拘捕。这次记者要不是中央台的,结果会怎样?

永州警方对引诱容留未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卖淫的行为不查处,却对上访妈妈唐慧进行劳教。

谁也知道,大陆所谓的性行业实际就是少数利益集团的钱口袋。

买一东莞派出所长职位二三百万,所辖中小宾馆、小型沐足至少三四百家,每家每月红包1000元。星级酒店及水会桑拿红包另算。所长马仔每月上门收取。这是全东莞公开的秘密。
本以为新年过后要打老虎,结果“玛打”的是老鸨。

转移万众瞩目打大老虎大戏受阻的视线。估计是反腐没反出个结果来,要转移视线。

老徐时评却似乎看到了更深的层面:“东莞色情业如果真像央视曝光的那样明码实价和明目张胆,那么荒淫和倡狂的背后,必然是盘根错节的权力庇护和腐败官员的参与。无疑,东莞政坛一场地震已经开始,是否涉及广东政坛以及更高层级,拭目以待。”

如果要追查中国色情业的“保护伞”的话,最大“保护伞”非中共前党魁江泽民莫属。当初,“假、恶、斗”的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团为了对付“真、善、忍”普世价值的法轮功,不惜以“腐败治国”、“色情治国”来拉拢一帮又贪又色的黑心官员为其卖命,维持迫害。从而放纵官员随心所欲的去腐败,贪淫,乱搞两性关系;同时,鼓动民众“闷声发大财”,唯利是图,不让人们关注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另外,还通过开放性产业来吸引外资,为中共镇压法轮功输血。

在江泽民亲自带头淫乱下,全社会正常的价值观念遭到彻底颠覆,传统的家庭观、婚恋观遭到前所未有的亵渎,中国社会色情行业倡狂泛滥,人们笑贫不笑娼,谁腐败谁淫乱,可能更容易升官。调查资料显示,被查处的贪官中95%有情妇,腐败的官员中60%以上与包“二奶”有关……。

不久前,“焦点访谈”曾自爆家丑,播放落马的央视前副台长、“焦点访谈”创办人李东生的发迹史,说李东生曾充当老鸨,将央视女主持、女明星介绍给各路权贵,把央视变成妓院、淫荡窝。如今,央视记者却四处明察暗访调查各地的地下色情业,并痛斥某地色情业泛滥,道德败坏。线民嘲讽,这是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

当中国社会道德败坏完全超越人类底线,中共官员的贪腐激起天怒人怨,反过来威胁到中共邪恶政权,并将整个社会推向毁灭边缘时。中共邪党又不得不祭起反腐大旗,欺骗民众,缓解民怨,维持摇摇欲坠的统治。这次很明显,与上次派遣暗藏的特务陈光标在纽约再次炒作“天安门自焚”伪案手法一样,是中共“血债帮”企图借央视曝光东莞色情业来让现任当政者替江派“血债帮”留下的无法收拾的“乱摊子”和难啃的“腊骨头”承担责任。同时,转移人们的视线,以达到瞒天过海,苟延残喘的目的。

新唐人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