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子子:江泽民失势 江绵恒替父“露脸儿”死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2月22日讯】政治流氓江泽民由于在任时推行腐败治国、迫害法轮功、乱搞男女关系触犯刑法,犯下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而面临法律诉讼,其苦心经营多年的 “血债帮”在权斗中失势,打“大老虎”的声音已经呼出其名,其邪恶集团的罪恶即将被清算,江泽民想“露面儿”死撑的机会也看不到了。在此“生死存亡”的时刻,其子江绵恒借上海科技大学2月19日招生的机会,以“校长”之名在媒体上发表图片“露脸儿”,意在替父死撑,安慰帮众、给自己壮胆。就像卡扎菲和本拉登一样,被打的不敢公开露面了,还要在媒体上以录音录像的形式“露脸儿”死撑,表示自己“还行”。

从2014年2月20日《人民日报》刊登的消息看,2月19日是上海科技大学宣布启动面向全国本科生招生的日子,上海科技大学筹建工作小组组长、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江绵恒首次以“校长”身份在官方媒体中出现。

如同海外著名评论员章天亮先生评论中说的那样,江绵恒这次以“校长”身份“露脸”是降级了。同时也证明了,江泽民犯罪集团为所欲为的时代没有了。“血债帮”的势力下降了。

从相关的消息中还看到,这个学校的投资相当巨大,经费和土地都是上海市政府承担,该项目的硬件投资在寸土寸金的上海市就相当于几十亿元人民币、加上行政管理经费、1000多人的师资开支、科研项目投资,上海财政每年最低要支付几亿元。咱们看看,每一名学生配一位导师,200名学生就有200位导师,每位导师还得有一个科研项目吧?那就是有200个科研项目,在许多名校没有项目资金支持的情况下,这个刚刚建立的学校就有了200个有经费支持的项目了,比任何名牌大学都奢侈。谁有这么大能力办这么奢侈的大学啊?它还没有任何办学资历就能得到政府的经费支持是凭什么?上海市政府是傻瓜吗?在没有钱解决上海市访民问题的情况下、在没有钱解决没有退休金人员基本生活条件的情况下、在许许多多没有钱解决其他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情况下,上海财政却能拿出这么多纳税人的钱办如此奢侈的学校,其中的问题是明显涉嫌违法的。

从另外一个角度说,公办学校是由教育主管部门管理、按照国家财政投入教育预算分配经费的,地方政府的定向投入也应当列入教育主管部门的统一预算进行管理、并且只能在短期内做定向分配使用,不能永远特殊享受地方财政供养,地方政府也无权直接管理学校,教育主管部门之外的科研部门更无权设立和管理学校。江绵恒是负责科研部门的,更不是上海市政府行政管理部门的,其筹建并担任学校校长是明显违法的行为,是破坏教育主管部门的行政实施权力。其中的真相是特权?还是涉嫌腐败?为什么江泽民的儿子就能做成这个违法的事?如果它是私立学校就不涉及违法问题,它恰恰是公办,它不是江绵恒自己的,它是涉嫌“侵占”公财的。

这种以公办名义谋取私利的项目在江泽民时代多如牛毛,同土地开发、国有资产转移的套路是一样的,是产生种种腐败乱象根源,更是“血债帮”的一贯手法。江绵恒可以借校长的身份随时套取上海市政府的钱、可以套取国家财政支持中科院的科研经费,甚至还可以巧立名目套取国家教育经费,该项目完全可以是供养 其家族的聚宝盆。更重要的是,该项目对于“血债帮”的政治意义重大,江绵恒“露脸儿”就能证明其爹还“安全”,就能给“血债帮”提振精神。这是该项目的真实目地,是为了江家父子“露脸儿”而做。可见,江泽民父子虽然势衰,其邪恶之坏是不会改变的,它就是毒药,你不让它毒,它做不到,它就是有毒的东西。

中共“反腐”当局能允许江家父子如此“露脸儿”挑战吗?会有戏可看。

我说过,中共邪党为了自保,它一定会把江泽民抛出来给人出气骗取民心的,表面上看是其在权斗中失势,实际上是中共邪党卸磨杀驴,是江泽民自己选择的、是其自己要的报应。所以,任何期待中共改良的解读都是幻想,都是痴人说梦。中共邪党必然解体是天意,那是其邪恶基因必然导致的结果,那不是人力所能改变的。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