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媒揭三峡集团惊人利益输送链黑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2月27日讯】(新唐人记者马宁综合报导)大陆媒体近日再次揭露三峡工程黑幕,指三峡集团内部人员多年来利用各种方式侵占国家资产、垄断公共资源、贪腐浪费、输送利益,几乎到达失控的地步。每年招标项目上百亿,绝大部分不正规。报导最后指问,三峡工程到底肥了?谁才更应该被追问?

每年招标上百亿 绝大部分不正规

2013年10月29日至12月30日,中共中央第九巡视组对三峡集团公司进行巡视,揭开了三峡集团利益链条的冰山一角。巡视组直指三峡集团存在工程建设项目的招投标暗箱操作、分包及亲友插手工程建设等问题。此外,三峡集团在重大事项决策方面,不规范不透明,选人用人决策问题非常突出。

有知情人向《时代周报》透露,三峡集团每年招标的工程总规模至少在100个亿以上。2014年以前,绝大部分都没有经过正规招标,说暗箱操作是客气了,实际上全是明箱操作。

报导说,今年是张西川(化名)承接三峡各种工程的第八个年头。不过他决定不干了,因为“三峡没有规矩,投标的环境太差了” 。

张西川在三峡投的最后一个工程,是宜昌长江电力钢结构检修厂的改造工程。

“当时第一轮综合报价等各方面排名第一,进入第二轮评审,根据招标文件,评分的时候具有3A资信的企业应加1.5分,但专家在这一栏却给了个0 分。”据张西川回忆,“当时中标的企业明显是三峡内定的,原本在第一轮差了十几分的企业,经过专家的操作,反而多了0.9分,硬把我们挤掉了。”

而来自成都的王金平(化名)则告诉记者,三峡招标有个要命的潜规则,就是评标委员会的专家私相授受,毫无监督可言。

据张西川透露,三峡工程暗箱操作、内定人选的情况极为普遍。例如,三峡位于成都地区的四大总部之一,耗资4亿豪华装修的三峡大厦,就存在至少两个问题招标。三峡大厦室内装修工程第一标段施工工程,原本中标的是苏州金螳螂建筑装饰公司。但是由于集团内部某位领导的插手,最后真正进场施工的却是浙江亚厦装饰公司。

一名不具名的内部人士向该报记者说:“巡查已引起集团内部大地震。在三峡内部,领导及相关亲属染指工程招标、输送利益的事不计其数,已是公开的秘密。领导,分门别派,甚至个别退休的老领导,也继续插手其中。目前集团上下人心惶惶,随时牵一发而动全身,拔出萝卜带出泥。”

最后该报导还说,还有人向财政部、国务院三峡建委办公室、三峡集团、国资委、国家电网申请公开三峡基金的信息却处处碰壁。三峡集团因国有独资背景,其央企身份在各种社会事务中如鱼得水,受到特别“保护”,多年来基本不受监管。正因如此,三峡工程到底肥了谁才更应该被追问。

三峡工程不仅腐败连连而且危机重重

三峡工程,目前为止是中国最大规模的工程项目。有公开的资料显示,三峡工程建设议案的举动,被广泛质疑是江泽民、李鹏等人刻意要把三峡工程办成“铁案”。 1992年4月7日该议案终于进入表决程序,表决虽然获得通过,但赞成票只占总票数的67%,是迄今为止中共人大所通过的得票率最低的议案。

三峡大坝建成后,长江中下游连年出现反常气候,大旱、高温、洪水等灾祸不断。作家郑义2011年曾撰文称,拦腰建起的三峡水坝,将湖泊原有的吞吐规律废掉了。最早反对三峡工程的著名水利专家金永堂称:“现在三峡出现的问题比早前估计的问题还要严重。很快重庆就进不了轮船了,这是泥沙淤积的问题了……反正问题多得很……”

2013年11月16日,旅居德国的著名水利专家王维洛先生发表在《百家争鸣》的文章揭开“南水北调”工程的多个秘密的文章在网路上流传。王维洛博士认为,现在不下决心拆除三峡大坝,将来想拆可能也不行了。他预言道,当三峡工程运行30年后,在论证报告上签字的专家也不敢保证重庆港不被泥沙淤积。到那时再想拆除三峡大坝,泥沙淤积量超过40亿吨,长江水无法将那么多泥沙带入大海,而是会堵塞中下游河道,迫使河流改道,想拆也不行了。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