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的“最恨”究竟是什么?关键词中藏答案

从4月份开始,一直到7月份,一系列数目字成为了这个时段的关键词:四二五,六四,六一零,七二零。这一组数目字跟一系列令人生畏的词汇紧密相连,那就是迫害、镇压、杀戮;它跟一个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人紧密相关,那就是前中共党魁江泽民。于是,这一组数目字,成为了全体中国人乃至全世界挥之不去的梦魇。因此,这一组血淋淋的数目字将写进中国历史,写进世界历史。

江泽民为什么要对手无寸铁的青年学生和法轮功学员实行大规模惨无人道的镇压和灭绝政策?这跟他的“最恨”有关系。那就是,作为独裁者、中共恶党的党魁,他最恨的就是以聚众、集会、游行、示威、集体上访等方式向中共要民主、要自由。因为这挑战了中共政权,威胁到他的权力,威胁到中共的执政合法性,威胁到他和他的整个权贵利益集团。在这一点上,他同他的前任邓小平、毛泽东相比,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披露,在江泽民看来,法轮功的人数之多是在和中共争夺群众。4.25日那天,最让江泽民受不了的是,在上万名到中南海和平请愿的法轮功学员中间,竟然有几十位肩上扛着军衔的军人也加入了其中。

这里我要做一点修正:4月25日这一天,最让江泽民受不了的是,包括几十名军人在内的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在江泽民眼中,汇集在象征着中共权力的中南海竟然是公开向他江泽民“叫板”。于是,四二五这一天,虽然上万名法轮功学员经前总理朱镕基解决了问题后秩序井然地离开了中南海,但江泽民从此便对法轮功心生杀机。他要找个机会狠狠地报复法轮功,以便发泄对法轮功4月25日在中南海向中共政权示威这一事件,在他心中的仇恨和愤怒。他要告诉全体中国人,他江泽民绝不允许在“六四”以后再出现聚众集会或上访事件。于是就有了后来的“六一零”和“七二零”。

据新唐人4月26日援引《江泽民其人》称,4月25日,江在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北京卫戍区,询问如果法轮功深夜仍然不撤,驻京军队是否可以立即集结,并架走中南海附近的法轮功学员。接电话的人立刻表态,时刻准备听从指挥。江泽民十分满意,悬著的心也放下来一点,后来此人被江连升了好几级。

4月26日,中共政治局常委开会讨论法轮功问题。时任中共总理的朱镕基表态“让他们去炼吧”。江泽民被妒嫉心折腾到发狂,立即跳了起来,不顾形象地大声叫喊:“糊涂!糊涂!糊涂!”

当时中共7个常委,6个不同意镇压,江泽民一意孤行,以“亡党亡国”的大帽子压下来,于1999年6月10日,江泽民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六一零”办公室。

7月20日之后,江泽民又命令“六一零”办公室系统性地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

可以看出,江泽民是一个十足的小人和奸臣。在他的词典里没有“修养”、“涵养”、“肚量”或“胸怀”这样的词汇,到处都写满了“疑心”、“狭隘”、“仇恨”、“极端”、“打击”和“报复”等类似的字眼。记得他还不是总书记的时候,一次去邓小平家,遇见了漂亮的刘晓庆,为了跟刘晓庆搭讪,遭到了刘晓庆的不屑,因而使江泽民怀恨在心,以致十几年后还耿耿于怀。在他当上了总书记后,他便找了个机会,指使爪牙将刘晓庆投入牢房。为此,刘晓庆被罚的倾家荡产,差一点丢了性命。对于一个弱女子,江泽民尚且不择手段地进行报复、打击,那么,对于在他看来敢向他“叫板”,敢向中共权力“挑战”的法轮功来说,他能不使用灭绝政策进行报复打击吗?否则,他就不叫江泽民。也正是由于他的这种特性而被邓小平看中。

当一个小人或奸臣登上权力顶峰的时候,他便会小人得志,成为整个民族乃至整个世界的灾难。

有人或许会说,“六四”屠城是邓小平亲自指挥的。赵紫阳就是因为反对镇压学生,才被邓小平利用元老们罢黜了他的总书记职务。由于赵紫阳坚持主张与学生对话,邓小平和其他几个中共元老早就想废了赵紫阳的总书记职务。元老们正在苦于无人接替赵紫阳的时候,居然惊喜地发现了江泽民其人。当时,他还只是个上海市委书记。

据大纪元援引港媒报导称,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江泽民因为处理“导报事件”的强硬态度,踏着六四学生的鲜血爬上权力顶峰。近日,港媒披露“六四”前夕,因报导悼念胡耀邦的文章,江泽民破口大骂《世界经济导报》总编辑钦本立。整肃《世界经济导报》成了江泽民登上中共权力高峰的敲门砖。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病逝,《世界经济导报》的总编辑钦本立在当天《世界经济导报》头版显著位置上,向胡耀邦表示哀悼。

4月24日,《导报》又准备以整整五个版的篇幅刊登一篇关于悼念胡耀邦座谈会的纪要。由于座谈会纪要中有两个人的发言特别受到关注——一个是时任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的严家祺先生,他提出了共产党一直没有解决政治体制方面的权力更替的问题,即最高权力更替是非程序化,领导人的个人意志在这个过程中起了相当大的作用,胡耀邦实际上就是这种体制的牺牲品。另一个是女作家戴晴,她在会上表示,历任中共总书记,从陈独秀开始一直到胡耀邦,没有一个是有好下场的。这话引起很大的震撼,于是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在审阅了该期《导报》的清样后,立即给钦本立施加压力,说这是个重大政治问题,而不是业务问题。江泽民声嘶力竭地指责钦本立丧失党性等等。

据称,江泽民当时对钦本立破口大骂,指北京形势危急,有学生冲击新华门,若报导出街会令局势恶化云云。钦只好当场致电要求暂停发行,但在此之前,部分报纸已经出街。

4月26日,江泽民在有一万四千人参加的干部大会上宣布:决定停止《世界经济导报》总编辑、党组成员钦本立的领导职务,并向该报派驻整顿小组。江泽民整肃《导报》,引发了新闻界游行声援《导报》的事件。

江泽民整饬《导报》的事情惊动了当时还在访问朝鲜的赵紫阳,并遭到了当时还是总书记的赵紫阳的严厉批评。但与赵紫阳不同的是,江泽民却受到了邓小平、陈云和李先念等几个大佬的青睐。在政治局会议上,赵紫阳同大佬们谈崩了。

1989年5月19日凌晨,赵紫阳进入天安门广场看望了绝食的学生,之后被撤职。在六四事件中,时任中共总书记的赵紫阳因同情学生,反对武力镇压被废黜,一直被软禁16年至死。
1989年5月19日晚10点钟,李鹏发表讲话,重申了中央的立场采取“严厉措施结束骚乱”。两小时后,天安门广场宣布实施戒严。5月20日凌晨2时,江泽民立即以明传电报的形式表态对中央坚决支持。江泽民这个表态走在了所有省、市、自治区领导的前面。江泽民的表态让党内大佬们找到了接班人。

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因整肃《导报》,因对中央镇压学生的政策表示坚决支持,从而博得了中共总书记的位置,登上了中共最高权力的宝座,成为“六四”的最大受益者。

从江泽民在上海整肃《导报》开始,到支持中央对手无寸铁的青年学生和北京市民实行武力镇压,江泽民的骨子里早就浸透了独裁者嗜血杀戮的本性。因此,他被中共大佬们一眼相中绝非偶然。在“四二五”以后的“六一零”和“七二零”当中,他敢于置国家宪法和法律于不顾,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一些列灭绝政策,也绝非偶然,绝非一时冲动,而是出于他对中共独裁政权的坚持和维护。谁若向他叫板,谁若向中共独裁政权示威,他将不惜一切代价和手段进行镇压。于是,在江泽民当权的十几年当中,中共创出了一个新的、看似普通却又血淋淋的词汇——维稳。

有“最恨”,也就有“最怕”。江泽民最怕的就是清算。2002年,江泽民不得不卸去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职务,但他效仿了邓小平,即保留了军委主席的职务,以便以枪杆子逼迫他的继任者胡锦涛就范,并给政治局常委们定了几条规矩,其中最显眼的一条就是:不许给“六四”翻案。可见,他对那些向中共要民主、要自由的学生有多恨,以至于要让那些在天安门广场饮弹身亡、惨遭坦克碾压而死的青年学生永世不得翻身。人面兽心,何其恶毒。

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继任者的继任者习近平,在抓了他的爪牙周永康及一大帮小喽啰之后,又抓了他的亲信、迫害法轮功专门机构的忠实鹰犬、“六一零”办公室的主任李东生。还不止于此,他的继任者的继任者,已经对江泽民集团的第二号“大老虎”曾庆红开始虎口拔牙了。这对江泽民绝对是个凶兆。不知道,在全世界的一片讨伐声中,他距离正义的法律审判还有多远。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