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人的新闻自由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5月4日讯】(新唐人记者唐迪综合报导)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今年的主题是:庆祝新闻自由的基本原则,在全球范围探讨新闻的自由度,捍卫媒体的独立性,对在工作中献出了生命的记者们表示敬意。当天,中国媒体人纷纷在网路社交平台留言,表示对这个特别的节日表示“纪念”。网民们或婉转、或直率地对中国新闻自由继续倒退的现状表示不满情绪,但不少微博被当局封杀。

据《德国之声中文网》报导,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到来之际,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博科娃(Irina Bokova)就“世界新闻自由日”联合致辞说:“新闻为广泛的发展问题从环境挑战与科学进步到性别平等、青年参与及和平建设提供了深入讨论的平台。只有当记者可以对各种政策和行动自由监督、调查和批评的时候,良政善治才有存在的可能。”

中国的媒体人则纷纷借这个节日的到来对中共当局打压中国的新闻自由明讽暗刺。

凤凰卫视主持人尤志东发了一则流传甚广的段子:“美国不知道世界,朝鲜不知道新闻,中国不知道自由。“

知名媒体人、记者刘向南则在一条被删除的微博中这样写道:“今天是世界新闻自由日。世界过去吧,我们就不过此节![拜拜]”

网友胡上尉说:“报导地沟油的记者李翔身中十几刀,横死街头。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因曝光中联重科财务丑闻,被跨省抓捕。4月24日,著名女记者 高瑜全家失踪。自媒体屡遭禁言、销号。这就是中国的新闻自由,全球排名倒数第15位。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对某些国家来说,今天是宣传部的节日。”

然而,上述言论先后被中共当局屏蔽或删除。

近年来中国大陆新闻自由度持续倒退

人权组织“自由之家” 5月2日公布《2014年全球新闻自由报告》称,中国大陆已连续三年得分未变,排名也下跌至第183位,为全球最不自由国家的第九位;而香港得分跌落至过去十年来的最低,排名亦再跌三位。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29期为纪念世界新闻自由日,发表了著名旅美学者何清涟题为《新闻自由难期,言论管制日苛——世界新闻自由日前夕写给中国》的评论文章。

该文评论新闻自由的基本原则至今仍然时时被中共政府践踏。中共当局对中国媒体的定位仍然是“党的喉舌”、“宣传工具”。而党的组织部门仍然掌控着媒体负责人的任命,逼迫中国的媒体负责人们“自觉地将自己定位为官员而非媒体业者”。

2013年10月3日,新华网发表文章“网路舆情分析师成官方认可职业 从业者达200万”,称“网路舆情分析师”这一职业诞生于2008年,服务对象是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和社会组织(即工青妇等类)职能机构。其工作范围与网路评论员(即“五毛”)不同,负责“收集网民观点和态度,整理成报告,递交给决策者”。

这意味着,中共当局已将控制互联网发展成一个容纳几百万人就业的新兴产业。

除了“网路舆情分析师”以外,中国大陆还存在着中共官方媒体聘请的数以百万技的网路评论员(“五毛”),以及专为中共控制网路提供技术的科技人员,都是中国特有的为政府控制互联网服务的职业群体。而这些职业群体“不创造价值,只消耗价值”,他们通过政府财政依靠纳税人交纳的税收生存。

自2007年以来,记者无疆界向全球发布“互联网之敌”名单,中国一次不落地屡屡上榜;同时,“互联网之敌”报告还指出,2013年中国仍有30名记者和69名网民因发表新闻或信息被拘禁,数量居全球之首。

针对这种现象,何清涟在文章中表示,“中共政府不仅是新闻自由之敌,更是互联网自由之敌。”

文章最后写道:“世界文明的进化史表明,民主化的第一步必自新闻自由开始,中国也无法超越这一规律。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前夕,作为一位中国知识分子与前媒体人,我谨借此文表达一点卑微愿望:希望新闻自由尽快成为中国的现实。”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