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新: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转法轮》)——题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二日登载的大陆大法弟子蓝云《一份郑重声明改变了我丈夫的命运》一文,很值得一读。不长,照登如下:

我丈夫在一份《郑重声明》中写到:“我妻子修炼法轮功前百病缠身,经常住院,搞的我身心疲惫。修炼大法后,身体越来越好,人也越来越好。不但她受益,我和孩子也受益。我感谢大法师父、感谢大法。

“零五年秋,我妻子被国保大队的警察无故抓进看守所,我害怕迫害她,害怕毁了我的家,把大法书毁掉扔了。对这件事我心里一直很不安,感觉良心受谴责,大法师父慈悲给我悔过机会。我现在郑重声明:过去所说、所写、所做对不起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向大法师父忏悔。牢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师父好、真善 忍好!”

这份《郑重声明》是我丈夫今年被一家地级市医院确诊患有糖尿病及肾病,准备住院的头一天晚上写的。当时我丈夫病的很重,再发展就是尿毒症了,所以必须住院治疗。

他当时很紧张。我和他谈起了二零零五年我被迫害时,他毁大法书一事,我说:“迫害修佛修道的人、毁经书、谤佛、谤法是要遭天谴的。你写份《声明》吧,诚心的向师父承认错误。师父慈悲,会给你化解这一难的。我丈夫当时就写了这份声明。写完我当即就发往明慧网了。

第二天我陪他去医院住院。住院前又做了各种检查及化验。血糖化验要午饭后做,中午我俩在外面各吃了一碗面条。抽完血后等待出结果。

丈夫神情紧张,消瘦的脸上显得更憔悴,焦虑不安的在走廊里来回走着。

好不容易捱到了出化验结果的时候,丈夫赶紧去取回化验单拿给大夫看。我当时看到大夫的表情好像很惊讶的样子,并问丈夫:“你中午饭吃的什么?”丈夫说吃的面条。大夫说,“这就怪了,吃面条后血糖应该往上长,你的血糖不但没长,还从原来的十三点七降到了七,基本正常。”大夫接着说,肾功能的化验单上虽然有三个加号,但白血球不高,这样即使是四个加号也没问题。最后大夫对他说:“没事了,不用住院了。”

丈夫高兴极了,激动的和我说:我写的那份《郑重声明》只是承认承认错误,师父就给我这么大的福份,这大法太神奇了,大法师父太伟大了!我要不亲身体验说啥都不会相信的。要不然这大法能传遍全世界,共产党迫害十五年了也迫害不倒。你们坚修大法连死都不怕,我今天真是心服、口服、心悦诚服了。要不是大法师父救我,我的后半生可得怎么活呀,等师父回国我要当面感谢。(所登录原全文完)

其实,法轮大法(也叫法轮功)的神奇功效,不止体现在祛病健身方面,而且融贯于整个生命活动之中,包括工作、生活,也包括智慧乃至命运。同时,不止恩及修炼者,而且惠及常人,包括良知尚存、可以救药的曾经一度的反对者。沐浴法光,也不止是通过修炼,看一场神韵演出,诚心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或者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邪教组织),或者像上面所述那位“丈夫”那样发表《郑重声明》认错悔罪,都可以得到应该得到的福报,往往都是意想不到的福报。为什么?因为法轮大法乃是真正的福音,也是真正的科学,超常的科学。

谈到科学,有些人可能有些想法,似乎觉得把法轮大法称为科学有些别扭。这八成是西方实证科学的狭隘观念所造成的错觉。这种观念,把实证科学当成了唯一的科学,当成了科学本身。而科学其实不止西方实证科学一家、一门、一路,西方实证科学概括不了科学的全部、代表不了科学的整体。就拿医学来说吧。中医、西医,就是两种不同的医疗科学。西医原来不承认中医是科学,但是,后来在事实面前就承认了。而事实上中医比西医资格老得多,也曾经很发达,只是后来衰落了,现代的西医医生没见过以往那种发达状态的中医,就以为中医不如西医了,也就以为中医算不上科学了。这种僵化了的狭隘观念显然是站不住脚的。因而,如今就被不少人突破了。因为,西医和整个西方实证科学一样,有其局限性。当人们有了西医治不了的毛病的时候,就自觉不自觉地发现再固守那个观念实际是自己在跟自己过不去了。

据大纪元日前报导,海外“针灸热”持续升温。采用中国古代的针灸治疗来缓解各种疼痛的美国人越来越多,现在已有1,400万人尝试针灸治疗。对他们而言,这是一种神秘而有效的医术,但是他们很难理解它的运行机理。而且,他们还不能了解到,这个“发热”现象的背后,却是针灸自身的一场“扶正祛邪”的过程。

实际上,中共镇压法轮功,给其扣上所谓反对科学的“迷信”大帽子,也利用了把西方实证科学当成唯一科学的错误观念,钻了这个空子。而西方实证科学其实已经走到了尽头,一些科学家、哲学家和有识之士已经指出了这个问题,并且提出可能从东方古老文明中寻找到新的出路。例如,钱学森就提出了人体科学的概念。像他这样的科学家,在镇压法轮功的时候,中共用不上,就弃之不用(据说,江泽民找过他,要他支持镇压法轮功,未果。因而后来无声无息,直到逝世)。而像何祚庥、司马南那些科痞,反倒成了“气候”。因为给扣“迷信”帽子,所要做的,除了造谣、诬陷,就是恐吓,这正是科痞的“砖业”。

有评论指出,1996年美国著名科普作家约翰•霍根(John•Horgan)在采访数十位著名科学家之后,出版了《科学的终结》一书,认为历史发展到今天,科学所能解决的重大问题已经基本上解决了,剩下的往往是一些不可解的问题,比如关于人的大脑,人类真的能发明出超越人类大脑的超级智能电脑,它能告诉你在众多的漂亮姑娘中,哪一个是你的最爱,哪一个最有可能爱你吗?这是不可能的。1997年这本书的中译本出版了,在大陆收到的更多是嘲讽与批判。

科痞们否定“科学终结”的事实,是为了个人出名。中共否定这一点儿,则是为了掩盖自身的穷途末路。然而,这是没用的,完全没有用的。在朋友聚会的时候,每次遇到自以为最讲科学的朋友,一问他(她)吃什么、穿什么,几乎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的:“不吃上化肥的”、“不吃打农药的”、“不穿化纤的”。回头再问他,“你讲科学,是骗人呢,还是骗自己呢?”也几乎都能引起诧异、脸红和沉思。

从这个意义上说,法轮大法的开传,正是在西方实证科学走到终结的时候,正是在世间积累了大量无法解决的难题、死结的时候,人类走到绝路的时候。比如,看病的,西医看不好了,中医也治不了了,什么偏方也不灵了,走投无路了,就不得不去撞撞大运找气功了。一比较,就法轮功厉害。比如,想清静的,人心不古,单位里勾心斗角,社会上世风日下,家庭中风波不断,身体疲惫不堪,精神压力日增,怎么都展不开愁眉。一见到《法轮功》(原来书名为《中国法轮功》)或《转法轮》,一遇到炼法轮功的亲友,知道世上已经在传这样一部高德大法,就试着炼上了。一炼,喜出望外。感觉特别好。甭管什么原因,结果都是善果:身体达到无病状态,心平气和了;孩子乖了,学习好了,婆媳反仇为亲了,考上好大学了,生意兴隆了,发明多了,等等。于是,亲传亲,友传友,一传十,十传百。短短七年,从1992年5月13日到1999年,炼法轮功的人越来越多,短短七年,修者竟然上亿了。

15年前,中共江泽民集团出于妒嫉,倾尽国力,对法轮功展开全面血腥镇压,但法轮功学员坚持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向世人讲真相,传九评,劝三退,演神韵,赢得了世界各地民众、非政府组织和政府的赞佩和支持,让“真、善、忍”传遍全世界,修炼者遍及一百一十四个国家和地区。

对于如何突破谎言了解法轮大法这一超常的科学,人们的认识也越来越清醒。正如许多看过神韵的观众所说,“这种神奇的感受,无法用言语说清楚,只有亲自观看才会有”。就是说,得自己直接去接触大法,起码一开始得接触大法真相(包括翻墙寻找大法真相),接触大法弟子直接向他们了解真相。

最近,被恶警打得八根肋骨骨折,为关在青龙山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之一江天勇,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无论从身体到精神,追求一种圆满的境界。这些人特别令人佩服,甚至我经常说:‘这才是中国的未来的真正希望’。”和高智晟律师一样,他是在与法轮功弟子直接接触的过程中逐步了解到真相的:“我是位基督徒,我不信仰法轮功,但在我办案过程中,接触到大量被审判的法轮功修炼者及很多家属也是法轮功修炼者,在接触过程中,了解到他们并不是像当局指控的所谓‘搞政治’,他们依然是强身健体,追求内心的一种净化和修养,这种追求对整个社会没有任何危害。”

要走近法轮大法这一超常的科学,真正认识他,只有改变固有的旧观念,突破谎言的“防火墙”,才能做到。他是真正福音,好人都能受益。有良知者不妨一试。可别错过机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