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系列片】真实的江泽民(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05月15日讯】历史真相系列片《真实的江泽民》第四集 江泽民的GDP(下)

中国第一贪 – 江绵恒

八十年代江泽民地位不稳,便让江绵恒去美国留学、拿绿卡,观望中国形势。1992年江泽民手握党政军大权后,让江绵恒赶快回国“闷声大发财”,于是江绵恒带着全家回来了。

1993年1月份,他在中科院上海冶金研究所工作,四年后担任了所长。随着江泽民地位的稳固和权势的增大,江绵恒投入商海,当官发财两不误。

1994年江绵恒用数百万人民币“贷款”,买下了上海市经委价值上亿元的上海联合投资公司,开始了他的“电信王国”生涯。2001年上联和上联控股的公司,已有十余家。如:上海信息网络、上海有线网络、中国网通等。业务相当广泛,包括如电缆、电子出版、光碟生产、电子商务的全宽频网络等。

上海商界人士称,江绵恒的董事头衔多得数不清,上海若干重要经济领域他都染指。甚至上海过江隧道、上海地铁的董事会,他也有份。江绵恒既是中国电信大王,也是上海滩的大哥大。

这还不能使江氏父子满足,因为在中共的历史上,富商做得再大,没有官位做保证也是危机四伏。于是1999年12月2日,国务院宣布的任免名单中,令人跌破眼镜地的出现了江绵恒的名字。他被江泽民任命为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坐着火箭挤进了国家领导人的行列。

2001年5月,在香港举行的财富论坛上,江泽民带了“国家领导人”江绵恒出席,介绍给非富即贵的国际要人认识,特别是跨国公司的富豪们,以扩大江氏王国的实力。此时江绵恒已经成了中共“官商一体”的最高代表。

在没有“中国网通”之前,江绵恒是“网通”老板,他扬言说要吞并“北方电信”。其实“网通”早已经让江绵恒给折腾空了,他根本没有能力收购“北方电信”。为了解除江绵恒的危机,江泽民亲自下令,中国电信必须一分为二,分为“北方电信”和“南方电信”,把“北方电信”十个省固定资产,白白送给“网通”。

2004年9月,作为内地四大电信商,最后一个没有上市的公司,“网通”的上市时间表一拖再拖,10月是最后期限。为何中共四大电信商中的三个,都有上市实力。而江绵恒却在得到北方电信十个省固定资产后,还没有资产,钱哪里去了?

这段时间,江绵恒把网通三次整合后,又统统撤销。在令人眼花缭乱的整合、撤销把戏中,他把国家电信资产,都收集到自己腰包里。

江绵恒亲自网罗来的中国网通总裁张春江毫不隐讳地的说:这一切就是“为了股票上市”。说白了就是自己把官产掏空了,化为己有,让买“网通”股票的人当冤大头。

2012年5月份,江绵恒以对台统战为名,动用巨额国家资金,投资个人事业的黑幕被曝光。当年最轰动的新闻就是,江绵恒与台湾企业钜子王永庆之子王文洋,超级合作组建宏力集团,在上海浦东张江高科技园区建晶圆厂一事,一度被称为两岸“金权太子党”的超级合作。

在台湾媒体的连番追问下,王文洋透露,他“投资”的十六亿美金资本,他自己其实没出一分钱。几十亿资金都是江绵恒单方面出资,江绵恒才是真正的大老板。号称上海首富的大地产商周正毅,在2003年5月被查扣,此案被称为“建国以来最大的金融诈骗疑案”,调查结果直指江绵恒。调查人员查到在紧邻静安区的普陀区,发现江泽民长子江绵恒和普陀区政府,也以周正毅在静安区的手法圈了一大块地。江绵恒和江绵康在上海圈的地,都是批准使用的,但都是免费圈地,不掏一分钱。

江家亲属赚得盆满钵满

江泽民的次子江绵康,没有哥哥那么风光,但也被江泽民委托徐才厚,塞进了南京军区任副政委,军衔为少将。江绵康本来是搞无线电的,历来的工作都与军队毫无关系。江泽民要退休前,觉得把枪杆子交给谁,也没有交给自己的儿子放心,就想把江绵康调到“总参”,不料却被迟浩田顶了回去。没办法,江泽民只好把儿子塞到总政组织部任第二局局长,不久升任组织部副部长,再提升为组织部部长。

江上青共有两个女儿-江泽慧和江泽玲。江泽民提拔江上青的女儿江泽慧,当上部级干部。江泽慧原不过是安徽农业大学一名普通教师。江泽民升官后,江泽慧受到火箭式提拔-先升安徽农大林学院的院长,随即再升农大校长,然后又任林科院院长。

江泽民有个在安徽蚌埠,当了十八年扳道工人的姨外甥吴志明,是江泽民生母吴月卿一支的亲戚。吴志明不学无术,直到江担任上海市委书记,才在1986年3月入了党提了干,最后火箭式窜升成副部级干部。2002年6月历任上海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武警上海市总队第一政委、上海市政协主席。

2003年1月,江泽民把自己的外甥夏德仁调任辽宁省省委常委、大连市市委副书记、大连市市长。从此江泽民到大连,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呼风唤雨。周永康自称是江泽民夫人的亲侄儿,并时常吹嘘自己“是江主席身边的人”。在镇压法轮功的过程中,周永康是冲在最前列的几个人之一,后来被江提拔为公安部部长。在2007年十七大召开时,周被江泽民提拔为政法委书记,跻身政治局常委。

此外,江泽民还有多少或明或暗的亲戚,在做官或闷声大发财,已经难以统计。

前边谈到江泽民儿子江绵恒,从国营公司中白拿白抢成为暴发户。自从薄熙来事件曝光以来,更多的江家帮主要成员的案例浮上水面。让我们看看周永康和曾庆红家族的部分案例。

阿波罗新闻网2012年4月8日“惊爆黑幕:周永康儿子周斌,一出手一次就白抢近30亿元”。周斌借助周永康权力,勾结四川古蔺县县长申远康等,伙同早已安排托管郎酒厂的私企老板汪峻林暗箱操作。假借国企产权改制,采取自卖自买手段,以郎酒厂自有资产作抵押,将拥有固定资产17亿元,处于盈利状态的四川省古蔺县郎酒厂蓄意搞垮。串通建设银行贷款一亿元,又勾结评估公司低价评估,贱卖贱买郎酒厂。然后用郎酒厂的钱,去还了建设银行的贷款。

周斌等人是真正的空手套白狼,一分钱没掏,变相掠夺了郎酒厂的资产近30亿元。包含:固定资产17.28亿元,窖藏酒价值10亿左右,还有酒厂的无形资产。

曾庆红曾是江泽民时代的二号实权人物,也是江泽民除周永康外的另一心腹。1989年随江泽民进京,任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1992年在排除杨家将事件中,为江泽民稳定地位起了决定性作用。后升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党校校长。2003年至2008年,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

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政大学政治研究室副主任、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的辛子陵,最近在海外媒体上实名发表文章,公开举报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的重大腐败行为。辛子陵文章介绍说:2006年曾庆红的儿子曾伟,从银行贷款了7千万,在山西太原买了一座煤矿。然后通过一家有关系的评估公司,评估到了7.5亿人民币。再由山东最大国有企业鲁能集团,出资7.5亿收构了该煤矿。通过几次这样的反复操作,本来没有拿出一分钱的曾伟,变魔术一样,手上有了33亿元。然后他竟然直接以这33亿元,买下了账本净值738.05亿元,实际价值1100亿甚至更多的山东鲁能91.6%的股权。

江泽民曾受到薄一波的提携,自然会对薄一波的儿子薄熙来给以回报。薄熙来也极力讨好江泽民,率先在大连市政府大楼前,竖起了江泽民的巨幅肖像。在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上,薄熙来更是不遗余力,获取了江泽民的信任。江泽民为薄熙来的腐败提供了最大的保护伞。薄熙来的腐败金额也是大得惊人,日本《朝日新闻》2012年4月21日报导称:中共当局调查结果确认,薄熙来夫妻向海外转移了60亿美元的非法收入。

政府债务

据华尔街日报报导,在薄熙来担任中共重庆市委书记期间,该市为帮助薄熙来获得中国政府的高层职位,努力追求经济增长,在这一过程中积累了高达数百亿美元的债务。

薄熙来2007年担任重庆市委书记之后,重庆各家银行的贷款量激增。美国西北大学中国地方债务问题专家史宗瀚表示:重庆地方政府、国有企业、国有开发商,在2011年年底的负债共有1万亿元。

据媒体报导,2013年“两会”期间,审计署副审计长董大胜表示:截至2010年底,中国中央债务规模在7.7万亿元人民币左右,地方债10.71万亿,考虑到部分地方债存在一定浮动性,估计目前各级政府总债务规模,在15万亿至18万亿之间。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于2013年7月首次公布其对中国政府债水平评估称:据估计,如今中国各省、市、县和村的债务总额,介于10万亿至20万亿元人民币之间,在规模上相当于中国经济的20%至40%。

人造增长

“官出数字 数字出官”,对于政府官员来说GDP就是政绩,就是升迁的资本,于是GDP统计数据造假也就流行开来。2011年全国31个省区市GDP总和为51.8万亿元,比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多出了4.6万亿元,相当于一个山东省2011年GDP的总量。

据维基解密电文描述,有关中国的经济数据,李克强向美国大使透露他重点看三个数据:电力消费、火车运输量以及贷款发放量。李克强说中国的GDP数据都只有“参考价值”,是“人造的”。

从中共应对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的例子可以看出,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不是由中央集权的计划经济转型到市场经济过程中,在市场调节之下的自发现象。而是一个经济权高度集中的,由政府行政力量导控的“人造增长”。作为对付危机的第一波反应,中共2008年11月的4万亿人民币,和2009年2月美国奥巴马政府签发的近8000亿美元的救市资金旗鼓相当。可是中国经济的总量不到美国的一半,而美国还是危机的发源地。按经济总量的比例算,这种作法显然是无视本国经济体系健康的饮鸩止渴。但是在腐败和维稳的需求之下,这样的反应就可以理解了。

真实的江泽民》写作组新唐人电视台联合制作
二零一四年四月
All Rights Reserved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