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25年前天安门广场上三轮车夫的眼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5月21日讯】(新唐人记者柳青综合报导)六四天安门大屠杀转眼过去25年了,留在六四亲历者心中的记忆仍然是那样清晰,那样刻骨铭心。近日,《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的社长纪思道回忆了当年六四天安门广场上三轮车夫,流着眼泪,蹬着车,拉着一个受了重伤的学生冲向医院的情景。

纪思道回忆说,当时他们正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旁的长安街上,时间是1989年6月3日夜里,中共军队镇压学生民主运动的时候。从4月中旬到6月初,数百万抗议者挤满了中国各地上百个城市的大街小巷,要求享有言论自由和民主,反对腐败。那场学生运动震撼了全中国。

他说,迄今为止,那都是他所报导过的最有礼貌的抗议活动。在推搡着挤过警方的人墙之后,学生游行队伍会停下来,转过身,再三呼喊,“谢谢你们,公安!”有些学生被指定负责捡拾在混乱中丢失的鞋子,并把它们交还给相应的学生或警察。

6月3日晚,部队从几个方向攻入了北京。他们就好像是一支外国军队似的,朝一切移动的东西开枪。在距离天安门广场几英里的地方,一个朋友不到20岁的兄弟被军人击毙,当时他不过是骑着自行车去上班。

部队开始进城时,他跳上了自行车,飞快地朝天安门广场冲去。在那里,成群的市民涌到了街上,试图保护抗议学生。他们也遭到了枪击。

在那个可怕的夜晚,以及6月4日的凌晨,最英勇的人就是那些人力车夫。他们蹬的三轮车原本是在北京各处运货用的。每当枪声一停,这些车夫就会蹬车冲向军队的方向,运回殒命或者受伤的学生。

士兵们不为所动,甚至会朝试图搬运学生的救护车开枪。但车夫们却把生死置之度外。

纪思道清楚地记得一名车夫:“他身材魁梧,穿着T恤,也许连高中学历都没有。然而,他是何等地英勇!当他冲过去搬起一具躯体的时候,我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生怕他会中弹而亡。他把那个年轻小伙放在车斗里,拚命朝我们骑回来。他的脸颊上流淌着眼泪。

他看到了我,见我是外国人,便突然转过来,在经过我身边时放慢了速度,让我能够见证中国政府的所作所为。这是一个可怕的夜晚,我不记得他的原话,不过大意是,我应该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全世界。”

纪思道说: “四分之一个世纪过去了。长安街沿途建筑物上的弹孔已被修补,历史也同样遭到粉饰。有一次,当我提到六四大屠杀时,一名中国大学生疑惑地看着我,让我深感震惊;原来她从来没有听说过此事。”

他说,他相信有一天,就在天安门广场上,他可以在一座纪念碑前表达对当晚死难者的敬意。他希望,那座纪念碑会是一尊人力车夫的雕像。

6.4后中共扼杀精神 放纵金钱欲

美国西东大学外交和国际关系学副教授汪铮4月29日在《时代》杂志撰文说,在过去25年里,中国已经从毛主义的国家转变为一个娱乐中心,道德下滑,信仰缺乏,金钱至上,中共面临一个社会危机。

《时代》文章说,二十五年足够漫长,不幸的是,对于1989年天安门广场的抗议,一个改变中国方向的重大事件,人们无法在中共媒体上找到任何讨论或反思。

文章称,中共当局的维稳预算高于国防预算。跟25年前相比,今天的中国的言论自由更少。虽然社交媒体创造了新的表达意见的渠道,但是今天的中共媒体控制比上世纪80年代更严厉。

文章指出,在1989年,民主运动的主要诉求包括要求政府进行政治改革,遏制腐败和太子党特权,公开政府官员收入,停止媒体审查。在25年之后,很不幸的是,所有这些诉求,除了一个其他都没有实现。实际上,以上提及的领域情况比25年前更糟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