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七一游行创历史 百万港人为何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07月03日讯】【热点互动】七一游行创历史,百万港人为何怒?:中共白皮书乱港,港人要求真普选、真民主、真自由。

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

香港的“七一大游行”创造了历史,百万民众无惧恐惧与风雨走上了街头,抗议中共乱港,同时要求特首梁正英下台,其规模更超过了2003年当时抗议《23条》的游行,我们先一起来看一下当时的一段新闻片段。

今年的“七一大游行”主要是由香港“民间人权阵线”组织,游行队伍从“维多利亚公园”出发,游行的终点站在“中环渣打行人专用区”。在游行出发前,大会宣布参加游行的香港市民已经站满了“维园”六个硬地足球场,而且在“维园”对面的中央图书馆前平台和楼梯,已经站满了等待加入游行的市民。

“民阵”召集人杨政贤晚上11点宣布,大会保守估计,有超过51万人参与游行。

据了解,自从1997年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纪念日起,每年7月1号都会举行大型游行。但是自2003年为了抗议香港政府执意推动《基本法》第23条立法,50万香港市民走上街头,“七一游行”才被大家所知。

有消息说,今年上街游行的人数估计有100万。参加游行的市民中,有年岁大的老者,有青年,也有4、5岁的小孩,还有一些残疾人士,他们有的拿着“梁振英下台”的标语,也有的打着要求“真普选”的横幅,表达自己对中共当局及现任香港政府的不满。

主持人:刚才大家看到的是来自于现场最真实、最原始的片段,并非新闻片,大家看到香港市民的热情和如此众多的人数,已经可以感受到当时的气氛。香港百万民众究竟为何愤怒?占中行动下一步究竟会如何的发展?中共又会如何面对这七分之一的来自于香港的民意?

今天我们是《热点互动》的热线直播节目,围绕着相关话题将和观众朋友展开讨论,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电话号码是:646-519-2879;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也可以拨打我们屏幕下方的电话参与讨论。今天在节目当中,我们也特别连线到参加这次游行的香港教育学院的学生会的会长黄菀靖小姐,今天通过电话来加入我们今天的节目;今天在纽约现场是政论家横河先生。

首先关于这次游行我想最有发言权,也就是在香港现场的新唐人派驻在那里的记者,首先连线一下新唐人驻香港记者梁珍。梁珍您好!关于香港游行的情况,我想您最有感受,当时的情况究竟是怎样的?

梁珍:纪岚您好!我们是七月一日那天都在全程的一直参与这次游行的报导工作。我是觉得非常的感动,这感受很像当年03年七一大游行的场面,因为整个可以说经历了日晒雨淋,从30多度的高温天气到后来是倾盆大雨,但市民都一直是坚守着,而且整个气氛是很高涨的,不断地要求梁振英下台,不断地抗议白皮书,还有抗议东北拨款,还有争取真普选,他们都在不同的方面对中共说“不”字。

我们在现场就看到很多来自香港的市民,他们都是第一次走出来,包括有些是中产阶级,还有一些甚至明星他们也走上街头,还有不少是来自中国大陆的访民,甚至还有澳门和台湾的民众他们也来香港体验民主。

整个感觉香港人都是全程发声,因为在之前80万公投的时候,香港曾经有一首歌叫《问谁未发声》这首歌就让香港人引起深深的共鸣,所以从这个游行起步,这首歌一直在穿插的在游行中响起来,我觉得那时候感受就是香港人都站出来全程发声,就是香港人抗议中共不给香港人权利,就是表达对中共的不满。

主持人:接下来我想请教学联代表,也是香港教育学院学生会的会长黄菀靖小姐,您是直接参与者同时也是学生代表,当时这么多人参加,作为学联团体或作为您本人的话,为什么参加这样的游行?有什么样的感受?

黄菀靖:这个游行我们有最大的诉求就是秉持对真普选的坚持,我们希望我们能够在2017年真的有真普选,每个市民能够选出我们的特首、我们的政府,而不是由中共直接派那些特首来代表香港,我们希望通过游行,希望梁振英先生能下台,还给市民公民提名的要求。

我参加了一部分的游行,因为之后我就直接到终点参与之后活动的准备工作。但是在中途的时候,我们曾经被警察禁锢在小街里面等了超过2个小时,警察不让我们继续游行,所以我们很多人走超过6个小时,才到达终点。

主持人:我们也注意到关于香港大游行来自世界的媒体都在关注,世界各大媒体也进行纷纷的报导。香港总共七百万人,现在报导出来的人数超过百万的民众参与游行代表了七分之一的民意,也超过过去曾经在2003年的时候香港反对23条立法的时候50万游行,这么多的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这究竟说明什么?横河先生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横河:我想说明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这次的游行跟2003年的相比,2003年是针对23条立法的,但是当时香港人确实有很多怨气,这是参加游行的人的感觉,就是两次游行都参加的。当时的怨气其实还包括经济不景气、失业率高,还有SARS,这些一起爆发起来了。但是这次其实游行的人感觉到他们没有对自己生活的怨气,所以这是一次真正争民主自由的一次游行,他并不存在03年的时候那种社会问题,所以根本是不一样的,有所不同,这是一个。

第二个,你讲七分之一的民意,这个我不太同意作为民间发起的运动,他的参与者跟支持这个观点的比例,一般来说参与者很小的,相对比较小的,就是在一个官方组织的投票当中,能够出来投票都少数,所以在美国要想表达民意,政府部门或者议员办公室他看信件他有分析数值,就是在愿意起来动笔写信的人后面,一定有一个比例的人是支持他的,观点跟他一致的,更不用说全程参加游行这么多人。

也就是说有相当一部分人没有发声的人和他们是同样的观点,特别是在不是政府组织的,是民间组织的活动当中。所以我认为这个是真正代表香港民意的,不是七分之一的民意,是远远要高于七分之一的民意表达。

主持人:我们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纽约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纽约王先生:主持人您好!贵宾好!香港百万人上街游行这是正常现象,因为中共白皮书污辱香港人民,中共对人民一点尊严都没有,那怎么不要游行呢,你看波兰在共产党时期动不动就是百万人上街游行,现在东欧的所有共产国家现在都民主了,哪一个会不讲共产党、骂共产党狗血淋头,连现在俄国的老百姓都骂苏联人,把列宁的像都推翻了,哪一个不恨共产党!

只有中国人,有很多中国人到了美国,上次我遇到一个人,他拿白卡领美国的福利看病、拿药什么都不用钱,他跟我讲一句话感谢毛主席,我马上就骂他,你拿美国的福利你怎么感谢毛主席,我说你混蛋!他结果说我就是喜欢毛主席,你看看没有,这就是中国人甘心情愿做狗!

主持人:好,谢谢王先生。接下来我们也关注到现在为止游行之后的最新情况,我们知道在当天的晚上有八千多的市民接力进行通宵的集会,最后却遭到警方的清场,有很多人被拘捕。那么来自于最新的情况,关于清场的情况,和到目前为止最新的情况,我们想再接通一下在香港的记者梁珍。梁珍你能否再介绍一下整个的事件,直到现在的一个最新的进展?

梁珍:好的。因为在七一大游行之后有香港两大学生组织,就是学民思潮和学联他们就宣布举行预演“占中”。学民思潮当晚是在特首办外通宵集会,然后一直到早上8点是要等候特首梁振英上班的时候抗议;学联是留守在游行的终点,就是遮打道进行占领中环。

警方是从凌晨3点开始清场,一直清场到早上8点,整个清场行动中拘捕了511人,包括351名男子和160名女子,这个是香港97年以来,不算当时示威的世贸抗议活动,是最大一次拘捕本地示威者的行动,所以引起香港各界的震惊。那现在这511人已经释放了。

主持人:好的。接下来,因为刚才梁珍已经提到了其中两大团体,我们今天在线上的学联代表黄菀靖小姐就是亲自在现场,同时我也知道您是留到最后,一直在现场,那当时这个现场的情况怎么样?那我们注意到现在警方最后清理和刚才包括清场以及拘捕的情况,面对着这样的一个香港警方的情况,你们有没有怕?会不会对以后的行动会产生退缩?我不知道黄小姐您怎么想?

黄菀靖:我先说那个现场清场的情况,其实在两点已经开始了,他们先拘捕了那个大台的那些主持,我们的理事长,他们在第一轮清场其实已经被拘捕了,然后后面的情况其实挺乱的,因为后面的人是不知道前面发生什么事。然后我们几个,就是我跟几位学联的同学一直在后面逗留到最后,因为我们知道如果我们不在的话,后面就会更加混乱,还有那些警察很快就会把我们清场,所以我们一直就是在后面逗留。

在数轮清场之间,警察采取很多不利对付我们参与和平集会的人,很多警察首先就是包围我们,然后就是驱离那些记者,不让他们继续采访,不让他们拍照;然后对那些示威者他们就是,其实我们没有什么抵抗,我们就是安坐在地上,但是他们拉扯我们头发,还有我们的手啊,拉的很疼,很多示威者有些是老人家,很多都是同学、市民,他们其实从来没有反抗,但是那些警察很暴力对待我们。我看到我的朋友被拉扯到眼镜掉在地上,其实当时我的情绪是很激动的,因为很多都是朋友,但是我看到他们被暴力对待。最后有80多名市民就是坚持到8点以后,最后他们就是自行上车押去拘留所的,我就是在差不多那个时候被那些警察带走的。

主持人:那如果面对这样的情况,对你们今后的行动会退缩吗?会产生影响吗?

黄菀靖:其实对于我来讲,我有三条罪名,我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其实我的家人是很担心的。511名市民被拘捕,相信他们其实有担心过的,但是我们不会害怕,不会害怕这个政权,应该是政府害怕人民,而不是我们害怕。然后我觉得这个活动,这个游行,这个留守纵然有很多人被拘捕、被清场、被暴力对待,但是我们不会害怕,也不会对以后的活动有任何的影响,因为我们知道这只是个开始。7月1日到7月2日有一千多名市民在支持我们,有超过千名的市民在留守,这只是开始;以后会有更多的市民参加。所以我们昨天的活动就是要证明给所有的人看,这只是一个和平的集会,我们要对这个政权去反抗。

主持人:横河先生,包括现在警方的清场,我们注意到一个现象,由此可以引伸出中共把七一看成一个非常敏感的日子。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横河:倒不是中共把“七一”看成一个敏感的日子,实际上当时是把七月一日定为“香港回归日”,想利用这个机会,每年到了这个时候,与中共成立的日子一齐庆祝,这样就变成了是给它献礼!所以这不是民族的问题、不是国家主权的问题;在中共眼里实际上是给共产党脸上“贴金”的问题,所以为什么会安排在这一天。结果从那一天开始,每年七一都会有大游行。

从梁振英上台以后,我们知道,2003年是最大的一次,有50万人上街,是为了抗议《23条》立法;然后数量急遽在增加,这一次是更大。

中共本来是想把它变成为自己“贴金”的事情,现在竟变成了给自己“打脸”,它并不想这样做。它是想为自己贴金,结果事与愿违。不可能它想做的事情都能做到。

其实还不只这一点,另外我们可以看到,从2004年《九评共产党》发表以后的“三退活动”,后来退党中心把七月一日定为“全球退党日”,也是故意选择在这个时间。

这是由于中共的统治最终造成的后果,连它自己认为最重要的节日也变成了敏感日,是它最恐惧的一个日子。

主持人:面对着百万民意,同时面对着警方的清场,究竟观众朋友们怎么看?我们来接听观众朋友们的电话,纽约的钱先生,钱先生您好。

纽约钱先生:主持人好。嘉宾好。我认为香港人应该决定自己的命运、应该选自己的特首,这是很正常、人人都知道的道理,不需要中共指派一个人来教你们选;被迫的。这在道理上完全讲不通的。就像一个村里的干部,应该由村里老的百姓选出来一个村长,这是一样的道理。

中共现在害怕,独裁政权不可能在香港执行,香港人民一定会更加反抗。因为香港人民尝到了自由的甜头,他们需要自由、需要民主。中国大陆没有自由、没有民主,他们没有尝到过自由、民主,一直被中共统治着不敢出声;香港人就两样,他们敢出来。这就是民意。

主持人:谢谢钱先生。接下来我想请教在线上的黄莞靖小姐。刚才我们观众朋友也提到了香港人应该决定自己的命运。但是中共却不这样说,中共的《环球时报》对香港人这一次的举动,发了两天的社论批评七一大游行,说,参加游行的民众是搞分裂。您觉得民众是在搞分裂吗?你们是在搞分裂吗?

黄莞靖:当然不是。绝对不是!我们就是相信民主,这是我们所有人的一个共同价值观。我们相信台湾也好、香港也好、中国也好还有其它各地,其实也是一个命运共同体,我们都面对着同一个不义的政权。同时我们在做的,也是在鼓励不同的人去面对、反抗这个政权、这个政府。我们相信我们不是在搞分裂,我们就是共同去捍卫、守护同一个价值──民主和公义。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接着请问黄小姐。我们注意到一个现象,这一次体现出不但香港有如此多民众站出来,同时我们也关注到,澳门和台湾也有很多人来到香港“取经”,可以说现在出现了三地学运联合聚集在一起的现象。您觉得这种现象的出现会对中共产生什么压力?您有什么评析?

黄莞靖:其实我很感动,看到很多不同的朋友,外国的、台湾的、澳门的朋友也在。我觉得这个现象其实透露着正直和不义的事情同时在发生,像之前澳门的游行、台湾的“太阳花学运”就是给中共一个警示:你不是独大的,人民是会反抗的,我们需要的是民主。就是告诉中央:你不能控制我们、不能摆布我们。我相信这是会给中央压力,希望中央能够再想一想,之后,究竟应该如何对待香港和它的人民。

主持人:我们再接听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加州的何先生,何先生您好。

加州何先生:大家好。香港50万人大游行真是大快人心!港人喊出了13亿中国人民的声音。希望有一天全中国的人民也能像港人这样站出来说话,推翻中共、反共产统治,解放全中国。港人不畏强暴,勇敢地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民主权,给中共当头一棒,也给中共敲响了警钟。就是说,中国人民会站起来说话的。

这次港人的抗争行为,除了为自己争利益、争权益以外,很重要的一点是让台湾人民觉醒了,让台湾人民看清了中共的嘴脸。台湾人民千万不要上中共经济财的当。这次香港的行动,有可能会改变台湾的整个民意和政局。

主持人:谢谢何先生。在此次大游行之前,我们也注意到香港的律师界有一千八百多人站出来,组成黑衣游行队伍进行抗议。我不知道横河先生您怎么解读这样的现象?

横河:实际上香港这里是三个问题。一个是民主,争取普选,也就是“真普选。”当时在公投的时候出来几个方案,这是“民主”这一部分。

另外一个就是“自由”这一部分,最明显的就是在中共蚕食的过程当中,香港人的自由越来越少。中共通过各种途径搞策反、搞破坏,它是最有能耐、最会的。

国际媒体最近有一则报导,中共越来越多的利用香港的亲共团体。你可以看到,那些亲共团体包括青关会在内,它都是搞一些破坏,针对着法轮功、针对着学生运动、针对着民众抗议搞一些破坏活动,甚至针对一些媒体。

这些破坏让我感觉到,一是香港的自由正在被蚕食;另一方面,中共仍然把自己看成是一个搞破坏的地下党在香港。

中共不是把它作为“一国两制”,“一国”它就已经拥有主权了。感觉它还在当年国民党统治时期,在大陆搞颠覆的那种作派;它没有办法堂堂正正地在香港、让香港“一国两制”,然后它以“一国”的方式居中,既没有这样的气度也没有这样的能力。就让人有这样的感觉。

这17年来,香港人终于看清楚,很多人很早就看清楚,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中共是不能够统治的,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统治。这就是“自由”的问题。

还有一个,就是司法独立。香港最特殊的一点就是司法独立的问题,它的司法基本上是不受干扰的。到现在为止,司法所受到的干扰,比起自由、媒体这方面相对的要少一点,至少在表面上;但是中共确实不断地想改变这一点。所以在“白皮书”里面就专门讲道,香港的法律界要由爱国人士来主导。

法律界是忠于法律的,不应该有政治效忠。中共讲的“爱国”就是爱中共,必须要跟着中共的政策走;这就不是法律了,因为一跟中共走就没有法律了。在中国大陆已经是这样子了──没有法律;是中共在破坏所有的法律、在管所有的法律,没有独立的司法。所以中国的问题为什么有这么多?!

香港至少现在还有一些独立的司法。这就是为什么律师能够看到这一点、会有这么多律师站出来,这是从1997年以来律师走出来最多的一次,一共三次,这一次是人数最多的一次。他们确实看到了威胁,香港的司法独立受到威胁。

所以香港的民主大家在争;自由在减少、在被压迫;司法,中共现在还想压迫。香港的律师们已经站起来了,这表明整个香港最主要的核心价值部分,现在是全面在捍卫,港人在全面捍卫。

主持人:面对着如此多的香港市民反应的心声、民意,中共对此将如何去做?我们看到《环球时报》说,香港“七一大游行”算不上事,即使发生了警、民冲突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下一步会如何发展呢?我想请教在线上的黄小姐,如果中共是这样的态度,下一步你们会有什么样的动作?

黄莞靖:您可以再说明一下中共会怎么样吗?

主持人:如果中共继续坚持不理睬民意,你们下一步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

黄莞靖:我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但是我知道,如果中共或者(香港)政府再这样打压我们,采取政治打压,再不聆听民意的话,我们学生一定会站起来,我相信不只是我们,以后一定会有更多的选民,可能不只是香港,还有其它不同地方的人一定会站起来去反抗这个政府。

主持人: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的节目就只能进行到这里了。香港人已经用脚表达了他们的心声──“不要共产香港”。非常感谢今天几位嘉宾的点评、分析,也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