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习近平访韩 是否针对日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07月05日讯】【热点互动】(1179) 习近平访韩 是否针对日本:日本通过集体自卫权引起美韩朝等国关注。

7月1日,在日本自卫队成立60周年之际,日本政府正式通过了对宪法第九条关于解禁集体自卫权进行解释的内阁决议案,被国际媒体广泛报导。虽然中韩两国政府对此持批评立场,但美国政府却对此表示欢迎。两天后,7月3日,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对韩国总统朴槿惠进行回访,被中国媒体大幅报导。那么,习近平访韩是否针对日本?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7月1日,日本政府正式通过了对宪法第九条,关于“集体自卫权”的新解释的内阁议案,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虽然中国和韩国对此持反对立场,但是美国却表示欢迎。

2天之后的7月3日,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对韩国的总统朴槿惠进行回访。那么这一次他没有沿袭中共的惯例,先访问朝鲜、后访问韩国,而是先访问了韩国。这一次习近平访问韩国,是否针对日本?它对中国、日本、韩国、美国和朝鲜之间的关系有什么样的影响?这几个国家今后会是什么样的关系?今天我们热线直播的节目,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参与讨论:646-519-2879。

首先向各位介绍今天的几位嘉宾,一位是现场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先生,您好。另外一位是旅美的政论家,曹常青先生,曹常青先生您好。还有一位是加拿大的多伦多的时事评论员文昭先生。文昭先生您好。

首先请问一下李天笑博士,您认为习近平出访韩国,他出于什么样的考量?

李天笑:不是说是第一次出访,是第一个中国领导人,先访问了韩国,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访问朝鲜,是这么一个概念。我想首先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回访问题,不是对韩国总统回访的问题。因为他如果回访的话,他可以先访问朝鲜,然后再去访问韩国。这个时间是由他安排的。

第二个,我觉得这里边次序颠倒是有一个原因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现在中共面临着在东南海地区的外交危机,从南海危机,一直到日本等,这些都对他来说都比较难处理。同时,他想在亚洲取得主导权、取得话语权称霸。这个北韩做不到,北韩可以起到搅局、捣乱、放几个导弹或者是核试爆等等,但是臭名昭著。

中共利用他这一点达不到在取得亚洲主导权的作用,但南韩是可以。南韩因为有求于中共,好像要对日本施压,或者是说有求于中国,可以来解决对朝鲜的问题等等。这样的话,他可以对韩国的一些经济关系呀,或是韩国对中国的一些期待等等,达到这个目的。

第二个,我觉得在四方,从来都没有一方说是针对日本的,中国没有说、韩国也没有说、朝鲜也没有说,日本也没有说,日本自己也不承认。为什么?都讲不针对第三国。但是实际上这是一个暗中较量的过程,就是说本身就是一个中国和韩国一起会谈,对日本就是一个压力,实际上就是一个。

再有一个,就是实际上日本和朝鲜之间做一些交易,习近平到了韩国,实际上也是联合韩国对抗(日本),就是暗中在较劲。这是第二个原因。

第三个,我觉得就是在美韩联盟之间打入一个楔子,很明显,根据韩国前总统李明博的国家安全顾问他认为,现在因为日、韩之间有一些分歧,比方说对慰安妇的问题、对于岛屿的主权问题等,这样的话就给了中国一个机会,可以把他们拉得越远越好。当然还不只是这三个原因,这三个原因是很明显的一个要素。

主持人:文昭先生,您认为这一次习近平访问韩国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是不是针对日本?

文昭:我的看法可能稍微不一样,因为我觉得主要目的还不是针对日本,是中共想避免自己在周边国家当中陷入完全孤立,它基于自身的需要是个主要的原因。韩国是一个有一定地区有影响力的国家,它在周边国家与北京的矛盾相对较少,态度相对温和。

因为有北朝鲜的存在,所以韩国一直希望和中共保持一个比较良好的关系,希望它能对朝鲜起到约束作用。所以它在国际事务上一直比较少去激烈的批评中共,所以在当前的环境中,四面树敌的情况下,中共希望与它巩固关系。

至于说日韩之间虽然有一些历史问题、现实问题是有一些矛盾的,但是它不致影响两个国家关系的正常化,一旦发生重要的危及国际事件,韩国肯定是毫无疑问,会坚定的站在美国阵友这里边的,所以中共它在经贸上能起到的离间作用是很有限的。

但这次经贸是一个比较主要的原因,因为推进中韩自由贸易协议,它会对台湾的通过服务贸易协议,就通过服贸形成压力,台湾在亚太地区的主要竞争对手就是韩国,它这边出口商品替代率达到了70%。

如果中韩自由贸易协议先实行的话,关税降下来,韩国出口到中国的商品,特别像机械、电子、汽车这些价格就会降下来,它会对台湾企业在大陆的竞争力产生一定的影响。所以这次去推中韩自由贸易协议,回过头来对台湾形成一个压力也是一个比较主要的目的。

主持人:曹长青先生,请问您讲一下,就是习近平在访问韩国的前两天,就是7月1日,日本正式通过了宪法第九条,关于重新解释“集体自卫权”的内阁议案,很多人不理解什么叫“集体自卫权”?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

曹长青: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回应一下刚才习近平访问南韩,我觉得可能把它意义夸张得太大了,没那么重大的意义。因为一年前朴槿惠访问北京,他当然要回访的,马上就一年了,就是一个正常的回访。

第二个,他为什么先访问南韩,不先访问北朝鲜呢?主要是欺骗世界舆论的。你想想看,我们是先访问民主南韩,而且我在那边喊了无核区呀、主张半岛无核化呀等等,我们没有跟北韩小流氓金正恩政权完全在一起。它这是欺骗世界舆论,有这个意图在里边。

另外你刚刚提到“集体自卫权”,关键是在“集体”两个字,一般世界上,联合国193个国家,哪个都有各国的自卫权,本国的自卫权,受到欺负就可以自卫。什么叫“集体自卫权”?加上“集体”就跟别的国家有关系,也就是说别的国家,我的盟国受到攻击的话,我可不可以出兵?

比如说像美国跟日本有同盟关系,日本受到攻击的话,美国根据同盟条约就可以出兵。但是日本就不能出兵,美国受到攻击,日本就不能反过来保卫美国、支持美国。为什么就受到“集体自卫权”的限制?

美国在二战以后,日本建立的民主宪法规定了,日本不可以发展武力,不可以有“集体自卫权”,也就是你的盟国受到攻击的话,日本不可以出兵、不可以保卫你的盟国。这一次解除了这个禁令,就是以后就可以了。

我们举个例子,美国受到攻击的话,日本就可以帮助美国了,及时出兵;如果中共政权对台湾使用武力,侵犯民主台湾,那日本就可以保卫,以保卫盟国台湾的名义,不受到“集体自卫权”的限制,就可以出兵抵抗中共武力犯台;包括北朝鲜侵略南韩的话,日本可以出兵了。所以这是日本一个重大的国防政策,也是地缘政治政策的一个重大变化。

主持人:请问文昭先生,您认为日本在对这个进行重新解释之后,是不是与过去有了实质性的变化呢?

文昭:这个问题答案可能比问题本身要复杂一些,因为日本宪法第九条是说不以战争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当然你受攻击的时候,自卫不属于国际争端,它是个人和国家的天然权利,所以日本宪法它是允许保留军事自卫的力量,既然自卫是可以的,那么集体自卫在法理上就是有可以讨论的余地了。至少联合国它也承认主权国家都有这个权利。

但是这里面你谈到实质变化,就有一个这么个具体情况,就是说集体自卫它毕竟意味着在自己没有遭受攻击的情况下,你要履行对盟国的条约义务,介入别国的冲突,所以它的实践中和宪法第九条还是有抵触的可能,现在并没有出现。所以关键是在具体运用的时候的尺度把握。

在现在这个现有宪法之下,没修改之前,日本对盟国提供比如说后勤医疗、搜救这些方面援助,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关键是不是直接出兵的问题。那么这个问题日本政府他们自己也承诺,真的要把日本军人派上前线上去,他们会非常慎重的。

就是说政府的解释还不代表说日本已经放弃了和平主义,不代表说已经是完成了一个根本性的转变。政府的解释以后政府还可以调整,它可以在实践中有各种基于现实条件的种种政治考量中把握。所以它现在是说,它有很实质性的变化,它是做出字面上的调整,但是还没有行动上的,还没有。就是说它不会做出这个解释,马上就会介入一个事情,就会出兵了,现在还不是这种情况。

但它的实际意义是有的,比方说刚才谈到了,如果中共武力犯台,程序上美军介入,美军受到中共解放军的攻击,日本自卫队出于对支援美军的需要,它可能介入这个台海之战,而且就是说今后它有一个权利了,有一个方向,去和别的国家发展集体防卫的这种关系,像越南、菲律宾这种可能性是有的。

李天笑:我就这一点,其实刚才对于“集体自卫权”的解释,它是对于宪法第九条,历届政府的解释跟现政府的解释不同,原来历届政府都是解释宪法第九条限制了,就是说不能够有集体自卫权;但是现政府认为有,而且引据了联合国第七章第51条,不但是有个别的自卫权,而且集体自卫权是自然的权利,认为联合国这个条约是高于宪法,宪法并没有禁止联合国这个条约,是这么一个概念。

主持人:好。曹先生,我们知道日本在二战也受到重大的打击,广岛原子弹的爆炸。所以日本对于战争是非常的敏感,也很不愿意卷入战争。您认为安倍政府对这个集体自卫权进行重新解释,他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呢?

曹长青:首先第一个考虑,他兑现他竞选的诺言,因为安倍和他政党在竞选的时候,主要的竞选纲领之一,就是说我们当选就要改变“集体自卫权”的限制,提升我们自卫队成为国防军。二战已经结束了半个世纪以上,日本今天成为民主的国家,自由世界的一部分,与当年军国主义本质完全不同的。

今天再限制日本,就是限制民主的力量,限制自由的力量,全世界193个联合国成员国家,没有一个国家的军队叫自卫队的,也没有一个国家来限制它的集体自卫权的,就刚才来宾讲的,联合规定每个国家都有这个权利的,这是个国权。所以他兑现他的竞选纲领,同时也符合现在的现实。今天很多包括中共媒体、《环球时报》,老是谴责日本要改变这放弃了和平宪法,放弃了和平,会走向军国主义了。

今天放弃了这个,怎么等于是军国主义呢?那像德国的话,二战后结束了法西斯希特勒政权的话,那德国后来也发展了国防军,也有集体自卫权,怎么不谴责德国了呢?这不是双重标准吗?今天关键就是它是个民主的日本,成为自由世界的一部分,要解除这个自卫权的限制,提升了国防军的话,有利于加大自由世界的力量,来保证亚洲的安全,尤其制约北韩、中共可能的武力的盲度。

主持人:那您认为他这个行为和中日在钓鱼岛的争端有没有关系呢?

曹长青:当然有关系!因为中共在钓鱼岛问题就是咄咄逼人不讲道理,因为日本一再强调要把这个问题交给两个机构,要不交给联合国,要不交给海牙国际法庭,由国际法庭来裁决。中共政权全都不同意,中共不同意交给国际化,不交国际化交给谁呢?你自己说了算,那怎么可以呢!

第二个,还有一个很重要,刺激日本国民的,就是中共当局单方面宣布了防空识别区,把日本的一些领域也划进来了,而且国际上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悍然宣布了,这个导致国际社会震惊,尤其日本国内,包括日本老百姓非常的恐惧。现在据6月底的日本最新民调,83%的日本国民认为中共政权是对日本的最大军事威胁,而北韩排在第二位了。

所以我觉得从某种意义来说,日本现在改变这个集体自卫权,宪法要谋求改变,本质性的主要影响来自中共军事威胁。中共是日本这个政局改变的最大的背后的推手。

主持人:好。谢谢,我们今天的话题是:习近平访韩是否针对日本?欢迎打我们的热线号码参与讨论:646-519-2879。我们先来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纽约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纽约王先生:主持人您好,贵宾好。我们表面看当然是他拉拢韩国就是对付日本,实际上是我们中国五千年历史最耻辱的一天,就是我们中国去拜访韩国。为什么?翻开我们中国五千年的历史,有哪一个朝代的皇帝,有哪一个朝代的国王,有哪一个朝代的总统,要13亿人口的大国去拜访一个几千万的小国,去拉拢小国去对付一个日本?我们五千年历史有哪一个朝代啊?

韩国自古以来,不管是大事小事都要去请问中国的皇帝,你高不高兴呀?你批不批准啊?如果中国不高兴,中国不批准,韩国的皇帝就不敢作皇帝!为什么今天落到这个程度,我们还要高兴呢?假如今天是国民党在大陆,今天绝对不会去拜访一个小国去对付日本,日本也绝对起不来。就说因为共产党控制了中国,中国倒退了500年,所以今天它什么人都怕!一个小小越南也怕,一个小小北韩也怕,这不是耻辱是什么?

主持人:谢谢。那我想请问一下李天笑博士,对王先生刚才所说的,您有什么要回应吗?

李天笑:我觉得王先生讲的还是有一定的道理,为什么呢?因为现在也说明一点,中国现在跟南海各国的关系非常的僵,不单单是现在跟越南、菲律宾这些国家,现在它画了一张新地图,现在把印尼和马来西亚也得罪了,整个东南亚国家,包括印度现在也给他得罪了,就是日本,还有台湾,当然它之间有对立的关系。整个来说,它现在没有一个朋友。

这样怎么办呢?他看韩国跟中国的经济贸易关系还挺好的。韩国跟日本产品是有对立性的,比方说日本的电视机现在被韩国打败了。

主持人:互相是竞争关系。但是跟中国是一个互补关系,大量的贸易,今年2,700亿,今年年底可能到3,000亿。这样的话就使得中共可以利用这种对台湾的战术,就是经济统战的战术,实际上也用到韩国上去,可以拉拢韩国,打破这种所谓的它现在遭遇的外交危机,设法保住。

还有一个就是与朝鲜的关系,一直在国际上维护朝鲜,形象太差。所以它要藉这个来打扮自己,就是说把跟韩国的关系拿出来,好像是跟朝鲜有点距离。所以说它还是为了自己在国内的印象,是吧?合法性,这个形象问题。

主持人:文昭先生,我们看这次中国和韩国对日本重新解释“集体自卫权”,都表达了反对立场。但是双方都比较低调,包括在他们双方的声明中也没有提及这一点。您认为是为什么呢?

李天笑:我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从两方面看。从中国方面来看,实际上中共政权它是理亏在先,因为什么呢?所谓的修宪问题也好,现在的“集体自卫权”解禁也好,都是中共单方面改变了南海地区的这些关系,特别是钓鱼岛跟日本有争端,跟南海国家有争端,这样引起来的。日本的话就是修宪的问题,就从这个激发了日本的修宪问题。这是一个。

第二个,实际上中共也知道,现在它已经没有办法阻止日本修宪的这个过程了。因为日本人做事很特别,他有两个特点,一个就是他的敬业,还有一个,他的团队精神。他一旦启动一个事情,一下子做下去。所以如果说去阻止这个事情,发出强烈的抗议或什么,反而会激起日本更大的反弹。

还有一点,中共政权一直在利用媒体误导中国人,它说日本人是反对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实际上它用的是《朝日新闻》左派的民意测验,但是我看到右派《读卖新闻》,有70%以上的日本人是支持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日本政府是听民意的,民意要这么做,他当然这么做了。如果中国政府去干预的话,那等于是干预内政了,这又跟它自己所宣传的又相反了,所以它也不敢这么做。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习近平访问韩国,是否针对日本?”那么中国、韩国、美国、日本和朝鲜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参与讨论:646-519-2879。那我们现在再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第一位是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李天笑博士好,安娜主播好。关于习近平访问南韩,当然是因为日本在二战的时候是美国的敌人,战后变成美国的盟友,有一个《美日安保条约》。美国跟很多国家签了条约,跟台湾签了《中美共同防御条约》,跟南韩、北韩签订条约,还有《美澳纽公约》,“纽”就是大陆说的新西兰,我们叫纽西兰。

那么关于这个事情,它当然是针对日本,因为如果它现在把钓鱼岛列入《美日安保条约》内容的话,那中共绝对无法忍受的,因为中共也认为这个钓鱼岛是属于中国的领土,也是祖先传下来的,当然谁也不敢在钓鱼岛附近发第一枪,谁发第一枪会造成混战,老百姓会死很多。所以我觉得这是针对日本,而且习近平在位时他绝对不会去访问朝鲜。

主持人:谢谢丁先生,那我们再接下一位匈牙利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您好。

匈牙利王先生:大家好。中共在与国际社会打交道时很像一个性工作者,只不过是拿着手里那点钱到处卖就是了。在与中共打交道的这些国家当中,我很佩服加拿大政府,欧盟、美国都比不了,你看加拿大政府在对中共打交道的时候,非常坚持自己的普世价值观,从不让步,也从不与中共配合,中国人拿不了加拿大说事,可是加拿大政府从中国拿到的利益一点都不少!我想说的就是,只要动动脑筋都可以把中共玩得团团转,北韩玩了中共几十年,现在日本这两年也开始玩中共了。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王先生。那我请问一下曹先生,对于刚才几位观众朋友的观点有什么样的回应?另外,您认为在中国还有韩国对日本这个行为表示反对的时候,为什么美国却表示欢迎呢?

曹长青:我想回应一下,尤其是刚开始时纽约王先生,他讲了中国大国皇帝都不能去访问小小的南韩,天笑刚才说这有一定的道理,我觉得完全没有道理。什么大国小国啊?那如果说中国现在领导人不可以访问菲律宾吗?访问瑞士吗?访问东帝汶吗?那更小了。什么大国小国?不是大小的问题,而是一个民主和专制的问题。

今天中共政权利用推广外交,想对抗一个民主日本,中国的观众要了解最重要的一点,今天日本不是一个军国主义国家,而是民主的日本,是自由世界的一部分,现在中共政权对付日本是对付一个民主的力量。当年日本侵略中国当然错,是罪恶的,但今天日本已经受到惩罚,二战已经结束了,当年东条英机被绞死了。现在日本是民主的力量,中共要拉拢周边国家对付日本,是对付民主、对付美日、对付自由世界,这是根本。

为什么日本现在要解除“集体自卫权”的限制,美国表示欢迎呢?美国过去这些年一直推动啊,希望日本能够承担国际的义务,希望日本能够帮助美国维持亚洲的稳定,希望如果中共一旦武力犯台的话,美国进行干预的话,日本能够提供物质力量,同时提供军事力量。所以人家安倍首相已经说了,我们会增加威摄的力量。威摄谁?主要威摄北京嘛!使中共政权不敢轻举妄动。所以结果为什么美国欢迎?自由世界欢迎日本增加国际上责任的意识,增加对亚洲的军事和政治上安全保卫的力量。

主持人:好,谢谢曹先生。李先生,我们看到这次习近平访问韩国,他没有按照中共以往的惯例,先去访问朝鲜,然后再去韩国。您认为现在中国和朝鲜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呢?

李天笑:中国和朝鲜目前出现了一些小小的分岐,政治上有一些不同,但是不足以大到一种两个国家分道扬镳,或者说是彻底决裂的程度。首先因为两国还是一个共产专制、一党专制的国家,朝鲜在这方面的话,完全是依循着毛泽东的路线;现在习近平是延续邓小平的改革路线,他们的差异在这儿。但是习近平他讲了,不否认毛泽东路线,所以从这一点来推论的话,不会放弃朝鲜。这是一个。

再有一个,就是朝鲜对于中共来说是有利用价值的,他可以利用朝鲜把水搅混,或者跳起来做一些挑衅的事情,让中国去制约他,这样的话中国就取得了谈判的筹码,可以在人权问题上,或者其它重要的问题上跟美国作交易。这是一个。但是实际上中国和朝鲜还是一个主仆的关系,他们之间是在调整他们的关系,但是有些外媒、中国媒体认为中朝之间好像要决裂了,不是那么回事。

那么对于中韩来说,实际上是中国利用了韩国,因为和中国之间的大量贸易关系,以及朴槿惠对于中国好像能够对北朝鲜进行某些制约,这是一厢情愿。因为如果说中共真的要是对朝鲜进行制约的话,那么朝鲜大量的原油、粮食、资金等,只要中国稍微卡一卡的话,那朝鲜完全屈服,但是中国没有任何的意愿,特别是在中朝之间的军事条约上,中共没有做任何事情。所以说这个目前来看,打这张牌的目的还是为了要中国取得在中、朝之间得到一些小小调整而已。

主持人:曹长青先生,现在日本对“集体自卫权”进行重新解释,您认为会对中、美、日、朝、韩之间的关系有什么样的影响?那么它的新的解释对地区的安全是有好处还是坏处?

曹长青:我的结论看法是绝对有好处,没有什么坏处。最大的好处就是增加了对中共可能在亚洲和亚太地区进行军事扩张的遏阻和阻止作用、威摄作用。当然像刚才有一位来宾说的,日本不会马上出兵,不会马上有什么立即的行动,但它产生了一个心理上的威吓作用、阻止作用。也就是说中共一旦军事扩张,在南中国海,或尤其是对民主台湾使用武力的话,它要考虑,首先美国会不会干预?如果一个美国干预,中共就制约了,它会恐惧了;那么现在又增加了个日本,日本会军事上,不仅仅是物质上,军事上支援美国,所以对中共更加制约,对亚太的安全,尤其台海安全就有绝对的好处。

主持人:好,谢谢曹先生,也谢谢李天笑博士和文昭先生在线,也非常感谢观众朋友的参与和收看,对此我们会继续关注,感谢观众朋友,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